首頁 -> 文化 -> 京劇精粹 -> 梨園佚聞

 


尚 老 將

07/24/2003/11:25
華夏經緯網

    尚和玉(1873——1959),原名璧,河北省寶坻縣大套村人。9歲人玉田縣石門鎮的“久和春”科班,初習梆子武生兼小生,後改京劇武生。滿師後又自願留科兩年,後到北京搭嵩祝成班,因其戲路不適京班要求,僅為武戲配角。他空懷一身演技,卻不得施展,便留心京派戲路,暗自苦心鑽研。後經張虎山引薦,拜人俞菊笙門下深造,並從俞之內弟張玉貴習藝,技藝大進,後到津門及東北各地演出,嶄露頭角。1900年又赴煙臺演出,與李吉瑞、薛風池相識,結為金蘭之好,相互切磋技藝,並與李、薛等人同臺演出,後同赴津門。在津定居後,由小桂元為其組班演出,常演劇目為“三樓一挑”,即《趙家樓》、《賈家樓》、《艷陽樓》和《挑華車》.自此聲譽鵲起。由於武功穩準磁實,長靠、短打、箭衣戲皆能,其長靠更優於短打,更擅勾臉之戲。由於行幫的排斥,只準其演武凈,不許唱武生,但卻因常演《收關勝》而享名,有“大刀和玉”之美稱。二十年代曾與尚小雲、程硯秋合作,後由津門遷至京城。梅蘭芳亦邀其合作。
 
    尚和玉與楊小樓,同出於俞菊笙門下,楊稱尚為師兄。尚雖得俞之三昧,恪守俞的風範,但欠缺創意,況其天賦遠不及楊,限于嗓子條件,有些戲不適演唱,如《連環套》一類之戲只可回避。但他武功極為紮實,腰腿功深厚,舉手投足節奏鮮明,身段功架一絲不茍。其“垛泥”單腿立住穩如盤石,“亮相”極有雕塑造型的美感。所演《四平山》等為內外界所推崇,楊小樓對尚所塑造的李元霸,亦從內心佩服。曾說:“這類戲我唱不過老尚。”雙錘在他手中重似千鈞,講究氣勢不尚花俏。他認為唱、念、做、打都要合乎戲理,演戲是演人物,武打也要有目的性,要打出人物性格,要符合當時的背景和心情。他在給學生授課時曾講:“舞臺上不能胡亂耍錘,更不許扔錘出手。若是胡亂拋扔,連自己都不知是在幹什麼?那就不是演戲了,麗是江湖賣藝的。台下可以做為練功用,臺上可不能亂用,你們別以為我不會耍才這麼說。”說完就給學生示範了一番,又說:“學會耍錘容易,演好人物就難了。”尚和玉的藝術風格是以粗獷豪壯、勇猛凝重著稱,被世人稱為“尚派”。他昆亂不擋,武生、武凈兼演。其扮相雄偉威武,極擅扮演勾臉的豪傑、猛將。常演劇目有《晉陽宮》、《惜惺惺》、《車輪戰》、《四平山》、《收關勝》、《趙家樓》、《賈家樓》、《艷陽樓》、《挑滑車》、《鐵籠山》、《戰滁州》、《竊兵符》、《英雄義》、《詐歷城》、《惡虎村》、《寧國府》、《金沙灘》、《嘉興府》、《飛叉陣》、《金錢豹》、《水簾洞》等,都獨具風格。《長坂坡》“尚派”與“楊派”演法不同,各有獨自見解,“掩井”一場,尚和玉從不演“抓帔”,而是趨步奔至井臺,有獨特的表演。
 
    尚和玉常說:“要想唱好戲,得有修性心;沒有修性心,怎成好藝人。”同輩人將他的名字倒置過來,稱其為“玉和尚”,一般都尊稱他為“尚老將”。他一生剛直不阿,胸懷坦蕩,對藝術極為負責,無論演戲還是教戲,都極其認真。曾于富連成社、中華戲曲專科學校、榮春社等科班執教,深得學藝者崇敬。尚老將的弟子有韓長寶(1894-—1954),他是尚的最早弟子,曾于“四維戲校”等科班任教,韓的弟子有蔡寶華等。其子韓舒聲工老生;婁廷玉(1898—1973)于1920年拜尚為師,曾有“小尚和玉”之譽,師徒曾同臺演出《艷陽樓》等;張德發(1901—1981)于1921年拜尚為師,師徒曾同於稽古社執教;朱小義(1904—1941)曾師事郝振基、王益友習崑曲,後改京劇武生兼武醜,後拜尚和玉為師,因其鴉片煙癮極大不能自拔,尚對朱說:“你太沒出息!”朱終因體力不支淪為配角,英年困死津門;侯永奎(1911—1981)曾師事郝振基、陶顯庭、王益友等習崑曲武生,後拜尚為師,藝事精進享譽劇壇。其子少奎繼承父業;傅德威(1916—1988)曾拜楊小樓為師,後拜入尚門成為尚派傳人;孫盛雲(1913—1998)原名鎮南,10歲人富連成社習武生,1934年拜尚為師,隨侍尚師達10年之久,口傳身教帶其演于京津等地,78歲仍能演《挑華車》。尚老將的弟子還有康喜壽、駱連翔、何連濤等。票界的弟子有朱作舟(1886—1960),別號龍沙散人。曾與王庚生、劉叔度並稱天津票界三傑。于1930年創辦琴聲雅集票房。1956年以古稀之年仍能演《金錢豹》;“滎陽少主”鄭星垣(1918—1992),經齊如山引薦拜尚為師,于宣南香廠路“新豐樓”舉行儀式,蕭長華、程繼先、尚小雲、金少山、郝壽臣、時慧寶等參加了拜師會。師徒相處甚為融恰情如父子,鄭每次送給尚師的孝敬錢,均托侯永奎代為轉遞。據傳鄭為報答恩師,還送給師父一份厚禮——房契,讓尚師有一寬敞清靜的住所。40年代鄭定居香港,師徒揮淚而別,自此再未相見;張少良(1900—1973),初習老生,嗓敗後改武生,與張德發相識,遂拜尚為師,曾與尚師與師兄們演出合作戲;趙子儀曾為春陽友會之名票,後與南鐵生、章小山等創辦東園雅集票房,尚和玉亦常去參加活動,遂拜尚為師。
 
    1936年陳富康創辦的“長慶社”解散後,學生一部分加入尚小雲創辦的“榮春社”,一部分被天津勸業場少東家高勃海(1910—1982)收留,于天華景創辦了“稽古社”科班,因高曾從尚老將學過戲,于“七七事變”後,特請尚先生出山赴津,擔任該社名譽社長及藝術總教習。社長婁廷玉,副社長韓富信(1901一?)。尚老將慧眼識人因材施教,對賀永華、張德華、蔡寶華、徐俊華、劉武華等重點培養。賀永華未入稽古社時,曾從郭少安問藝,郭少安(1897—1962)傍尚老將多年,並曾向尚師請益。尚先生對學生毫無保留地傾囊傳授劇目,但因人授藝,發揮各人所長。張德華除學其他尚派劇目外,因其身材魁梧,適演李元霸之戲,故得尚親傳其《晉陽宮》、 《惜惺惺》、《四平山》等戲。張春華原習武生,經尚老將認真觀察,見他練功刻苦且矯健敏捷,對他甚是喜愛,惜身量矮小不適演武生,遂勸其改習武醜方為上策,果然展其所長成為一代武醜名家。稽古社僅培養出“華”、“承”兩科一百多學生,便於1944年9月宣告解散。
 
    尚老將在稽古社除授藝外,每年均登臺演出,時年已60多歲,仍演出《英雄義》、《水簾洞》等,臺上仍然一絲不茍全力以赴。《英雄義》的“水擒”是尚老將特有的傑作。“甩發”、厚底連走三個“虎跳”。張春華、王富華的阮氏兄弟,尚老將的史文恭連從二人頭上“飛腳”、“旋子”過人,台下頓時“炸窩”的好,後臺提心吊膽地捏著一把汗,人人稱讚不愧是“尚老將”。稽古社解散那年,尚老將已年逾古稀,寶刀不老仍演出《鐵籠山》、《挑滑車》等重頭戲,可見其功底之深厚。曾與蕭長華、程繼先、馬德成、時慧寶組成“五老會”演出。1950年尚和玉與王瑤卿、蕭長華、王鳳卿、馬德成、張德俊、譚小培、金仲仁、鮑吉祥被田漢禮聘至“戲曲改進局戲曲實驗學校”(中國戲曲學校前身)任教,時稱“九大教授”。1951年抗美援朝時,戲校師生為捐獻飛機,于大眾劇場舉行了五場義演,6月17日的首場演出,尚老將以近80歲高齡,仍請纓粉墨登場演出了《晉陽宮》,受到內外界的讚譽。

    尚老將早年在科班執教時,曾向尚長春、黃元慶等傳授《惜惺惺》、《四平山》、《鐵籠山》等,到中國戲校執教時,又為田中玉、櫃之毅、錢浩梁等傳授其拿手劇目。尚老將1959年病逝,享年87歲。

    尚和玉之女為葉盛章前室,未生子女。

    (本文曾得蕭盛萱先生、張德華先生提供寶貴資料,在此一併致謝。)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