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博覽

 

李 白

  李白(701—762),字太白,自號青蓮居士,盛唐大詩人。祖籍隴西成紀(今甘肅省天水市附近),後其一支謫居中亞碎葉(今前蘇聯境內的托克馬克附近,唐時屬條支都護府統攝),李白即降生於此。神龍初,李白隨父逃歸於蜀,居綿州彰明(今四川省江油縣)。

   李白與杜甫齊名,世稱“李杜”。他的思想比較複雜,兼有儒、道、遊俠、縱橫家的成分,而以儒、道為主,甚至把莊子抬高到屈原之上。李白的政治理想是“使寰區大定,海縣清一”(《答孟少府移文書》)。但其避開科舉,而隱逸於世,廣為交遊,以便名動京師,待朝請之。其慕姜尚、范蠡、魯仲連、張良、謝安之風,且益加之。期為帝王之師,以建奇功,後便功成身退。其思想為盛唐之產物。龔自珍曾說:“莊、屈實二,不可以並,並之以為心,自白始;儒、仙、俠實三,不可以合,合之以為氣,又自白始也。”(《最錄李白集》)然而,正當其要有所為的時候,開元盛世已經過去,朝廷日趨腐化,社會醞釀著新的危機。慾望極奢,而實現的希望卻極涉茫,因此他對自己遭到打擊的感受也加倍地沉重。而每當遇到挫折和不平,他都爆發出強烈的憤慨,他對現存秩序的大膽批判和否定,往往有排山倒海之勢。然而憤慨之餘,又常想用隱居求仙、狂飲頹放來暫時解脫精神的痛苦,可見道家之批判現實與隱逸思想對其影響之深。李白就是這樣在理想與現實、出世與入世的激烈思想鬥爭中度過了他的一生。

   李白一生經歷可分為四個時期。(一)讀書和漫遊時期(四十二歲以前)。李白“十五觀奇書,作賦淩相如”,同時“十五遊神仙”、“十五好劍術”。二十歲以後,他便漫遊蜀中,登峨眉、赴青城。這些經歷,對李白豪放的性格和詩風的形成有重要影響。開元十四年,李白二十六歲,便“仗劍出國,辭親遠遊”,開始一新的漫遊和求仕的時期。足跡所及,幾半中國。並先後與元丹丘、孔巢父和道士吳筠等隱居嵩山、徂徠山和郯中。(二)長安三年(四十二至四十五歲)天寶元年,終因吳筠推薦,玄宗下詔徵赴長安。“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南陵別兒童入京》)賀知章見其,嘆為“謫仙人”,名動朝野。然玄宗只是用他來點綴太平,故其感到政治理想破滅。“揄揚九重萬乘主,謔浪赤墀青瑣賢”,其蔑視帝王權貴的傲然作風,終為人所不容,故其再度出山。“五噫出西京”,三年翰林,使他認識到了統治訪華團的腐朽和現實政治的黑暗,故開始寫出一些抒發憤懣,抨擊現實的詩篇。(三)再度漫遊(四十五至五十五歲)。“一朝去京國,十載客梁園。”白出京至洛,遇杜甫,至汴州,逢高適,三人同遊梁宋。“醉眠秋共被,攜手日同行。”(杜甫《與李十二同尋范十隱居》,李杜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其間,“歸來無產業,生事如飄蓬”,其生活十分窘困。且因天寶年間政治的日益黑暗,其心情也十分悲憤:“摧殘檻中虎,羈絏鞲上鷹”,但他相信自己“才力猶可倚,不愧世上英”,所以他揭露現實的作品愈來愈多,反抗精神也愈來愈強,成為他這一時期創作的顯著特色。(四)不幸的是年(五十五歲至卒)。安史亂起,隱于廬山。永王璘起兵,軍過潯陽,辟他為幕府,後因璘而下獄,並被流放夜郎。“平生不下淚,於此泣無窮。”(《江夏別宋之悌》)途中,遇赦依當涂令李陽冰。李光弼討史朝義,其請纓殺敵。安史之亂期間,李白詩歌和杜甫一樣,被看作愛國精神的體現。

  李白是偉大的浪漫主義詩人。一生寫詩很多,但“自中原有事,公避地八年,當時著述十喪其九,今所存者皆得之他人”(李陽冰《草堂集序》)。今《李太白集》收其詩九百餘首,《全唐詩》編其詩二十五卷。他的計以古體和絕句數量最多,成績也最大。律詩較少,七律更少。古體詩中,樂會詩就佔一百四十九首。這些樂府詩雖多仍樂府舊題,但內容卻多即事興慨,有強烈的現實性和政治性,如《戰城南》、《將進酒》、《行路難》、《梁甫吟》等皆是。這些詩和他著名的《古風》五十九首,以及他的七言長篇歌行如《夢遊天姥吟留別》、《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雲》等合在一起,構成了標誌白李詩歌成就的一個重要方面。其中有的抒寫懷抱、有憤慨政治的黑暗,有的表現對動亂時局的憂慮,還有一些關心體貼婦女的作品,而最具特色的是那些慨嘆政治失意的作品,感情奔放,如瀉江河,不辨涘,最能反映他的性情和風格。他還善於用絕句的形式錶現含蓄深摯的感情,如《送孟浩然之廣陵》、《贈汪倫》、《早發白帝城》、《獨坐敬亭山》等,尤其是七絕,顯得俊逸飄灑,從容不迫,如出天然,所以和王昌齡並駕齊驅,為有唐絕唱。另外,他的五律也顯得氣韻流動、古樸渾壯、不拘偶對、別具一格。而豐富的想像,大膽的誇張,強烈的抒情,清新的語言又構成了他詩歌的獨有特色,顯示出他學習詩、騷及漢魏六朝詩歌的功力。生平詳見唐李陽冰《草堂集序》、唐范傳正》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有《李太白集》,清王琦為輯注。

古風(其一)

  【題解】

  本篇為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一首論詩之詩。詩中回顧了《詩經》、《離騷》以來中國詩歌發展的趨向,以及政治興衰與文風變化的關係;讚美上古淳樸政治在當代的復興,表達了盛唐文人趁時而起的共同理想和改革文風的責任感,最後以總結一代文化的使命自許。為《古風》五十九首的開宗明義之作。《古風》組詩繼承阮籍《躞h》、陳子昂《感遇》的寫法,集中地抒寫了詩人的人生抱負以及對社會政治的感想。

  【原文】

  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誰陳?

  王風委蔓草,戰國多荊榛。

  龍虎相啖食,兵戈逮狂秦。

  正聲何微茫,哀怨起騷人。

  揚馬激頹波,開流蕩無垠。

  廢興雖萬變,憲章亦已淪。

  自從建安來,綺麗不足珍。

  聖代複元古,垂衣貴清真。

  群才屬休明,乘運共躍鱗。

  文質相炳煥,眾星羅秋旻。

  我志在刪述,垂輝映千春。

  希聖如有立,絕筆于獲麟。

蜀道難

  【題解】

  此詩為李白傑出代表作之一。《蜀道難》是樂府《相和歌辭》舊題,多寫蜀地山路之險峻難行。而關於此詩所作本事,眾說紛紜。唐孟棨《本事詩》載:“李太白初自蜀至京師,舍于逆旅。賀監知章聞其名,首訪之。既奇其姿,復請所為文。出《蜀道難》以示之。讀未竟,稱歎者數四,號為‘謫仙’,解金電換酒,與傾盡醉。”此說多為人附會,認為作于開元末年首次入長安時。

  【原文】

  噫吁嚱!危乎高哉!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巔。

  地崩山摧壯士煞費苦心,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

  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衝波逆折之回川。

  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渡愁攀援。

  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岩巒。

  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扶膺坐長嘆。

  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

  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

  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絕壁。

  飛湍瀑流爭喧豗,砅岩轉石萬壑雷。

  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

  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所守或非親,化為狼與豺。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

將進酒

  【題解】

  《將進酒》,樂府舊題,是鼓吹曲辭《漢鐃歌》十八曲之一。宋人郭茂倩《樂府詩集》卷十六《將進酒》解題雲:“古詞曰:‘將進酒,乘大白’,大略以飲酒放歌為言。”“大白”,大酒杯。“將”,即“請”的意思。這首詩作于天寶十一載(752),時李白與友人岑勳,在另一友人嵩山隱者元丹丘潁陽山居會飲。詩以豪放的氣概抒寫人生短促、及時行樂的傳統主題,鬱勃之志中深含著懷才不遇之愁悶和政治失意之苦鬱,氣勢汪洋卻不落消沉。

  【原文】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復醒。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鬥酒十千瓷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行路難(其一)

  【題解】

  唐玄宗天寶三載(744),李白在朝廷堥到同列者的嫉妒、誹謗,自知不為當權者所容,乃憤然辭朝而去。辭別朝廷後不久,作《行路難》三首,此即其一。《行路難》原為古樂府雜曲歌辭,大都寫世路艱難或離別悲傷一類的主題。此首表現前途茫然、障礙重重的苦悶,以及衝破險阻、實現理想的信心。

  【原文】

  金樽清酒鬥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閒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

靜夜思

  【題解】

  李白自開元十二年(724)離開蜀中之後,便長期客居他鄉,此篇即為思鄉而作。《樂府詩集》將其列入《新樂府辭·樂府雜題》。關於其文,清人數種選本全文作“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宋元選本文字稍異,為“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山月,低頭思故鄉。”今人多從前者。

  【原文】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秋浦歌(其十五)

  【題解】

  《秋浦歌》為共十七首的組詩,約作于天寶年間盤桓于秋浦(今安徽貴池縣)時,抒其怨憤與愁鬱。此為第十五首,為此中佳作。

  【原文】

  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

  不知明鏡堙A何處得秋霜?

夢遊天姥吟留別

  【題解】

  本篇為李白的代表作之一。題一作《別東魯諸公》。天姥,山名,在今浙江新昌吟,詩體名,歌行體之一。作于天寶四載(745),在此前一年,李白在都城長安受權貴排擠,被放出京,抵達山東。其時,他將由東魯南遊吳越,行前以此詩贈友人。

  【原文】

  海客談瀛州,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雲霞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

  天臺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渡鏡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謝公宿處今尚在,淥水盪漾清猿啼。

  腳著謝公屐,射登青雲梯。

  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千岩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龍吟殷岩泉,傈深林兮驚層巔。

  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

  列缺霹靂,丘巒崩摧。

  洞天石扉,訇然中開。

  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奶臺。

  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

  惟覺時之枕蓆,失向來之煙霞。

  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

  別君去兮何時還,且放白鹿青崖間;須行即騎訪名山。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

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

  【題解】

  此詩作于開元年間,為送別詩中的千古名篇。孟浩然,唐代著名詩人。廣陵,即江蘇揚州。此詩寫作者于黃鶴樓畔送友人孟浩然放舟東遊,先設想三月煙花,江南春早,繼寫孤舟漸遠,帆影遙沒。江水碧空,離情無涯。表現出作者對孟浩然的深重情誼。

  【原文】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

送友人

  【題解】

  此詩為唐玄宗天寶末年李白於安徽宣城送別友人時所作。而所送為何人,卻難考證,僅能據其詩中“降蓬”、“浮雲”之字,略斷其為一位失意蹉跎者。

  【原文】

  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

  此地一為別,降蓬萬里徵。

  浮雲遊子意,落日敵人情。

  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宣州謝眺樓餞別校書叔雲

  【題解】

  詩題一作《陪侍禦叔華登樓歌》,為天寶末年李白在宣城期間餞別秘書省校書郎李雲之作。宣州,今安徽宣城縣。謝朓樓,一名北樓,南齊謝朓為宣城太守時所建。校書,校書郎,官名,在中央政府做整理圖書工作。李雲當時任秘書省秘書郎。

  【原文】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懼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望廬山瀑布

  【題解】

  《望廬山瀑布》詩共有兩首,第一首是五言古詩,此處所選為第二首。從此詩中所表現出的昂揚激進的感情和對廬山瀑布驚訝讚嘆的語氣判斷,它可能是李白二十六歲從輥地出發,被遊廬山時所作。

  【原文】

  日照香爐生紫煙,遙看瀑布挂前川。

  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望天門山

  【題解】

  天門山,在今安徽當涂。東曰博望,西曰梁山。夾江對峙,雙峰如門。故合稱天門。此詩作于開元十三年(725),其時二十五歲的李白于遊洞庭、窮蒼梧之後,乘舟東下,初次路過天門山。

  【原文】

  天門中斷楚江開,碧水東流至此回。

  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

早發白帝城

  【題解】

  安史之亂中,李白投效永王李璘而為幕府。後蕭宗兄弟爭權,李璘被殺,李白亦獲罪流放。至白帝城便遇赦,李白于歸途而經三峽,得作此詩。白帝城,今四川奉節東。

  【原文】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月下獨酌(其一)

  【題解】

  《月下獨酌》詩共四首,此為其一,題一作《對酒》,多以其為李白于長安時所作。詩表政治失意之苦鬱寂寞,但仍不脫其豪縱曠達之態。

  【原文】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

  永結無情遊,相期邈雲漢。

李白故事數則:

  
詩贈汪倫
  
杜甫讚李白
  
李白求師
  鬥酒詩百篇
 
黃鶴樓
  李白倒騎驢
  太白遺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