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紅樓夢
紅 樓 夢
 
 
 
賈母房中有一個做粗活的小丫頭叫傻大姐的,高興得和襲人說"明兒咱們可熱鬧了,又是寶姑娘,又是寶二奶奶,這可怎麼叫呢?"話未說完,挨了丫頭珍珠一記耳光。"該死的東西,不遵上頭的話,混說什麼!"   傻大姐莫名其妙地挨打,委屈得躲在園子堶。正巧黛玉路過聽見了,問她為什麼傷心。傻大姐哭訴道:"林姑娘,你評評理,我不過說了句話,她們就打我。"   黛玉不解地問:"你說了什麼話呢?"傻大姐說:"就是為寶二爺娶寶姑娘的事。"黛玉一聽,如同五雷轟頂,站也站不住,略定一定神,把傻大姐叫到僻靜處細問。
 
 
黛玉五內俱焚,打發了傻大姐後,獨自搖搖晃晃地走著。離瀟湘館還有幾步遠,忽地"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血來。黛玉的貼身丫頭紫鵑正好從堶惆咱X來,頓時嚇慌了手腳。   丫頭秋紋幫著紫鵑把黛玉抬到床上這才來回賈母。賈母嚇了一跳。鳳姐忙要查問是誰走漏風聲。賈母說:"且別管這些快去瞧瞧。"   賈母到了瀟湘館,見黛玉神色昏沉,氣息細弱,又見她痰中帶血,不免著了慌,悄悄囑咐鳳姐:"這孩子的病只怕難好,也該替她預備後事,好了更好;不好,也不致臨時慌亂。"
 
 
回到房堙A賈母想到襲人的話,對王夫人說:"小孩子從小在一起,要好是有的,大了就該有個分別。不然成了什麼呢?心病斷乎不應有的,林丫頭若有這個心病,我也沒心藥給她治了。"   鳳姐趁勢道:"林妹妹的事,老太太不必張羅,橫豎有大夫天天瞧。倒是寶兄弟那頭要緊。"當下議定,鳳姐夫婦是現媒,請薛姨媽來,當面提親。   就在賈母這邊忙著給寶玉辦喜事的那幾天,黛玉的病日重一日。紫鵑看看黛玉不行了,只好挑開來勸道:"寶玉這樣身子怎樣做得親呢?姑娘別聽外人瞎說,保重身子,才好。"
 
 
黛玉也不答話,指指箱子,使勁說:"絹子,有字的。"紫鵑勸道:"姑娘等好了再瞧吧!一面說一面開箱取出絹子。黛玉接過瞧也不瞧,就狠命的撕。只見她雙手打顫,哪撕得動!   黛玉又叫:"籠上火盆。"火盆來後,黛玉竟將那絹子往火上一撂,絹子立時燒著了。紫絹知道她恨寶玉,勸道:"姑娘,這是怎麼說呢?"黛玉也不答話,又把那本詩稿撂在火上,等紫絹發現,早已燒得烘烘的了。   黛玉燒完這兩樣東西,又喘又咳。喘了一會,對紫鵑說:"妹妹,我在這裡沒有親人,我的身子是乾淨的,你好歹叫他們送我回去。"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