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金瓶梅
金 瓶 梅
 
 
 
潘金蓮脹紅了臉皮,訕訕地往廚房去了。這裡武松收拾行李,搬到縣衙門去住,從此就知嫂嫂潘金蓮不是個正經的婦人。   那武大賣餅回來,見兄弟搬走了,問潘金蓮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反倒被她數罵了一頓,哪再敢開口。   卻說本縣知縣到任二年多,賺得許多金銀,需要一個勇武可靠的人護送到東京,打點上司用。知縣將武松叫來如此這般囑咐了一番。
 
 
武松領了知縣差遣,徑直來到哥哥家堙A說此番上東京,多則兩、三個月,少則一個月便回,要哥哥每日遲出早歸,有人欺侮,莫與他爭鬥。千叮萬囑方灑淚相別。   武松走後,大郎真的按兄弟吩咐,每日遲出早回,到家便關門。潘金蓮起先還罵他兩句,後來慣了,估摸他要回家來,先去收了簾子關門,武大心媟t暗高興。   一天,潘金蓮照例去收簾子,不料失手掉了叉竿,打在一個人的頭上,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地方一霸,頭號拈花惹草的主兒西門慶。
 
 
西門慶被叉竿打了一下,正要發作,抬頭一看,是個年輕美貌的婦人。只見潘金蓮向他深深一拜,說道:"奴家一失手,誤打官人,還請休怪。"西門慶還了一禮,連說"不妨、不妨。"   西門慶自見了潘金蓮,心堳K再也放不下,暗暗想道:"好一個漂亮婦人,怎麼得把她弄到手才好。賣茶的王婆不就住在她的隔壁麼?明天去找王婆撮合此事,縱然花些銀兩也值得!"   第二天一早,西門慶就到王婆的茶館來坐,將潘金蓮的底細打聽得一清二楚,就涎著臉兒許王婆銀錢,要她牽線,成就好事。那王婆本是三姑六婆淫盜之媒,只要有錢,什麼不幹,當下一口應承了。
 
 
次日,王婆假意請潘金蓮來家幫著做壽衣。晌午就留潘金蓮用飯。西門慶藉口探望王婆,便一起陪著飲酒。   潘金蓮本是水性楊花的婦人,西門慶又一心一意設下圈套。酒桌上兩人言來語去,都有了心,更兼王婆殷勤牽線,哪消三兩天,兩人便在王婆房中乾下了茍且的勾當。   自此,那婦人天天從後門到王家來與西門慶相會,真個如膠似漆。俗語說:"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不到半個月,街坊鄰舍都曉得了,只瞞著武大一個。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