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金瓶梅
金 瓶 梅
 
 
 
到了城外化人場,舉火燒化棺材。不一會兒,燒得乾乾淨淨。   潘金蓮回到家中,把孝衣脫了,將武大的靈牌用一張白紙蓋住,當天就和西門慶在一起導歡作樂。先前在王婆家茶房媮椄O偷雞摸狗的勾當,如今武大死了,家中無人,一任他們膽大妄為。   西門慶天天到潘金蓮處宿夜,起先還怕被鄰舍瞧破,假意先到王婆那邊坐一會,後來竟直接從婦人後門進出,常常三五夜不回去,把家中妻妾都扔在腦後。
 
 
這天,西門慶正在藥店埵P主管算賬,就見做媒的薛嫂兒,進門就嚷:"大官人,叫我好找,我這裡有一樁好親事,包你老人家滿意!"   西門慶問什麼親事,薛嫂說:"南門外販布的楊家娘子,大號孟玉樓,一表人材,手埵酗@份好家當,光銀子就上千,如今死了當家人,大官人若娶了她,真個是添人進財!"說得西門慶滿面春風,當下約定,明天就去看人。"   西門慶剛忙著向孟玉樓下定禮,準備迎娶,前妻的女兒西門大姐又要出嫁。大姐原計給東京八十萬禁 軍提督楊大人親家陳洪的兒子陳敬濟為妻,如今要娶過門去。西門慶自然又是一番忙碌。
 
 
不說這裡西門慶忙著迎娶孟玉樓,又忙著嫁女兒,足足忙了一個多月,卻說那潘金蓮日日盼著心上人來,直把那門兒倚遍,眼兒望穿,只是不見個人影。那婦人挨一日如三秋,只得送銀子給王婆,央她到他門上去尋。   王婆起了個早,候在西門慶門口,直等到日上三竿,看看沒指望了,正往回走,就見西門慶醉眼歪斜地從麗春院堨X來。王婆忙上前扯住,在他耳邊嘀咕了好一陣,西門慶笑道:"我知道她惱我,我這就去。"   潘金蓮一見西門慶,如同天上掉下個活寶兒似的。歡喜不盡,又是嗔又是嬌;連忙整治酒菜,還拿出送給西門慶生日的禮,哄得西門慶滿心歡喜,當夜就在她家歇下。
 
 
且說武松到東京,交割箱籠,付了回信,便與一行人取道回清河縣。路上只覺身心恍惚,神思不安,更兼雨水連綿誤了時日,心內十分焦急。於是先差了一個士兵,快馬先預報知縣,又帶封信給哥哥武大,告知歸期。   那士兵先稟告了知縣,隨後就來找武大家。正巧王婆坐在門口,聽說是武都頭寄來的家信,忙說:"武大郎不在家,都上墳去了,你有信給我,他回來我交給他也是一樣的。"那士兵把信交給王婆,就騎馬去了。   王婆拿著信,從後門趕到潘金蓮那兒。那婦人同西門慶飲酒作樂,狂了半夜,睡到午飯時還沒起身。兩人一聽王婆說武松帶信回來,不久就到的消息,連忙一骨碌都起床了。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