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金瓶梅
金 瓶 梅
 
 
 
兩人請王婆房中坐下,取出信讓西門慶看。武松在信中說了中秋節前一定到家,要哥哥多加保重等話。兩人不由都慌了手腳。   王婆在一旁說:"初嫁由雙親,再嫁由自身,怕他什麼!如今武大已快百日,大娘子請幾個和尚念場經,把靈牌燒了。趁武二未到家,大官人一頂轎子把大娘子抬回家去,豈不萬事都了了?"   西門慶說:"這個主意使得。"當下約定,八月初六,是武大的百日,請僧燒靈;初八早上娶潘金蓮去。三人計議定當,西門慶吃過飯便回家去了。
 
 
光陰似箭,轉眼到了八月初八,諸事已完畢。西門慶讓潘金蓮換了一身艷色衣裳,一乘小轎抬回家去。那條街上人家,都已知道此事,只是懼怕西門慶有錢有勢,不敢過問。   西門慶將潘金蓮娶到家中,收拾花園內三間房讓她住下,讓吳月娘房堛漱X頭春梅來服侍金蓮。西門慶原有吳月娘、李嬌兒、孟玉樓三房妻妾,後又收了一個丫頭孫雪娥為四房,因此潘金蓮就排為第五房。   卻說武松八月中旬回到清河縣,往縣堨瘜峇F公事,便來到哥哥門前。叫了半天門,卻不見一絲動靜,正待要問,只見王婆匆匆走來說:"你哥哥得病死了,嫂嫂也嫁了外京人走了。"武松一聽,半晌沒說出話
 
 
武松轉身走到街上買了些香燭紙錢,果品點心,回到哥哥家,重新安設武大郎靈位,倒身下拜,放聲大哭一場,然後坐在靈前,細細想了半夜,總覺哥哥死得不明。   第二日一早,武松上街訪問街坊鄰舍。那街坊上的人懼怕西門慶,都不肯直說,內中也有好心的人,偷偷讓他去問鄆哥和何九。   鄆哥將潘金蓮與西門慶如何勾搭上,武大如何被西門慶踢傷、後來死了,從頭至尾,細細說了一遍。武松聽罷,立即找人寫狀子,到縣衙大堂上叫起冤來。知縣看了狀子,又問了鄆哥 證詞,當下退堂。
 
 
知縣下堂後,與左右官吏商議。原來知縣、縣丞、主簿、典吏都是和西門慶有關係的,一聽此事,都說難以問理。知縣便把武松叫來說:"自古捉姦見雙,殺人見傷。你沒捉著姦,你哥哥屍首又沒了,如何告他?"   這裡知縣正與武松搪塞,那邊早有人將消息報給了西門慶。西門慶便叫心腹家人帶上銀兩、連夜將官吏都買通了。   武松見狀子告不準,便想拼上命與西門慶廝打,不想沒打著西門慶,倒誤打死了專給西門慶報信的李皂隸,終於遠遠地發配到孟州牢城去了。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