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聊齋志異
聊 齋 志 異
 
 
 
洛陽書生常大用,久慕曹州牡丹美名,不遠千里前往觀賞。時方二月,牡丹尚未開放,常生借住當地紳仕宅園中,整日徘徊牡丹花前,作《懷牡丹》詩百首,托物寄情,留連忘返。   一日他在花前迂一女郎與老嫗,疑是紳仁家眷,當即避走。傍晚去時又見此二人,仔細窺去,女郎貌若天仙,,艷麗非凡,大用不由趨前下拜道:"娘子必是神仙。"老嫗連聲怒斥狂生妄言,姑娘即微微一笑,與老嫗離去。   從此大用日夜思念女郎,寢食不安。一晚老嫗忽持一甌來到床前道:"我家葛巾娘子親煎毒藥湯,請速飲!":大用駭問:"我與娘子素無仇怨,何至要我性命?"轉念一想:"與其忍受相思之苦,不如一死。"當即把藥一飲而盡。
 
 
不料那藥芬芳異常,大用頓覺病情大減,酣然睡去。醒來時,病已霍然脫體。大用由此益信女郎是神仙,常去葛巾站處、坐處虔誠祝禱。   不久,常生又遇女郎,大喜而拜。葛巾將他扶起,正要說話,老嫗忽至。葛巾避石後囑大用道:"夜以花梯過晼A有屋四面紅窗者即妾居處。"   至夜,大用登垣,暀U果有花梯在。喜而下,尋至紅窗前,聞室內有下棋聲,近前細覷,見葛巾與一素衣美人對奕。大用不敢入內,候至深夜,棋聲不停,只得悵然而返。
 
 
明晚又往,幸寂無人。大用入內,正待與葛巾敘情,忽聞人聲。女郎急道:"玉版妹子來近,君可暫避床下。"大用只得聽從。   玉版邀葛巾去她房中作通宵對奕。葛巾推託再三,仍被強拉而去大用無奈,從床下爬出,恨恨而歸。   隔夕,女郎至大用住處,偎依談笑,直至天明,自此三、兩夜必至,去時被褥皆染異香,大用又驚又喜,不復思歸。
 
 
數日後,葛巾對大用道:"我倆之事,願早作打算,免遭閒言。"她讓大用先回洛陽,自已隨後即至。於是大用日夜兼程趕回洛陽,及至家門,葛巾車轎相繼到達。   家人相見,喜歡萬分。四鄰聞得喜訊,紛紛前來祝賀。大用終因葛巾來歷有異,心中惴惴不安;葛巾卻神情從容,坦然自若。   葛巾見大用之弟大器頗有才華,對大用道:"妾妹玉版與之相配,可謂佳偶。"乃遣老嫗驅車去曹州接來,由大器親至城外迎回完婚,自此兄弟皆得美婦,家業日殷。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