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聊齋志異
聊 齋 志 異
 
 
 
兩年後姐妹各生一子,漸言自家姓魏,母封曹國夫人。大用暗想:曹州並無魏姓世家,何況大戶失女何以不加追究。心中疑竇頓起。又不敢追問。便託故獨自前去曹州尋訪。   及至曹州,仍借住原紳仕家,偶見壁上有《贈曹國夫人》詩,急問主人,主人笑請往見曹夫人,竟是牡丹一株,高與人同。問所由名,則以此花為曹州第一,人皆戲以"曹國夫人"封之。又問花屬何種,答曰:"葛巾紫"。   大用驚駭不止,疑女為花妖,回家後不敢直言,但誦《贈曹國夫人》詩以窺動靜。葛巾聞詩慘然變色,呼玉版抱出兒郎,淚下似雨道:"三年前感君見愛,以身相報。今見猜疑,何能再聚?"
 
 
說罷,與玉版舉兒遙擲大用。兒附地而沒。二女也消失不見。大用悔恨不已。   數日後,墜兒處生牡丹二株,一夜便長尺許,當年開花,一紫一白,朵大如盤。較尋常"葛巾"、"玉版",花瓣更多。不久繁茂成叢,分移他處,更變異種,美不勝收。自此,洛陽牡丹甲於天下。   席方平,東安人,耕讀為生。其父席老漢為人樸實,但與本鄉羊姓富戶不和。羊大戶死後席老漢得病,周身赤腫,口稱"羊大戶買通冥使打我",慘叫而亡。
 
 
老父見欺于強鬼,席方平決意親赴陰曹代伸冤氣,從此不吃不喝,不言不語,似癡似呆,竟然魂離心竅,飄飄蕩蕩來到地府。   入城行至獄前,見老父帶枷臥檐下,狀頗狼狽。席老漢舉目見子,失聲痛哭,訴說獄吏受賄橫加鞭打,周身幾無完膚。席方平大罵獄吏,抽筆寫詞,要去城隍府喊冤告狀。   羊大戶得訊,上下賄通。城隍以席方平所告無據,不予理睬。席又告至州郡,拖延半月,又批轉城隍。城隍一言不問,把他痛打四十大板,押解還陽。
 
 
到得家門,席方平不肯入內,掙脫冥役,直奔豐都森羅殿前喊冤。城隍、郡司暗派心腹追來,許以千金,囑令不可再告狀。席方平不聽。   及至昇堂,閻王面有怒色,不問情由先打席方平二十板。席方平大喊:"小人何罪?閻王置若罔聞。席氣極叫道:"誰叫我無錢!"閻王更怒,命拖下炮烙。   席被烙得骨肉焦黑,苦不得死。閻王問他再打官司否,席方平道:"點怨未伸,寸心不死!"閻王又怒,命鋸解軀體。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