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聊齋志異
聊 齋 志 異
 
 
 
老夫人得知,哭罵小翠道:"狂婢何殺我兒?"小翠坦然不驚,笑稱:如此癡兒,不如勿有。正鬧時,元豐睜眼呻吟,自訴回顧往事,都如夢寐,從此元豐不癡不呆,與前判若二人。   王給諫余黨借此彈劾王御史家有妖異,王公被罷官。二老取出家珍玉瓶,欲作贈禮疏通上司。小翠把玩之間,失手將玉瓶跌碎。王公夫婦正為罷官懊惱,交口責罵。   小翠垂淚對元豐說道:"我為你家保全不止一瓶,身受唾罵無數。所以忍受,實為報恩。我母乃一仙狐,二十年前因避雷擊,避身你父腳下得免。今既如此相逼,你我如何再做夫妻!"
 
 
說罷盛氣而出,追之已杳無蹤跡,元豐頹然若失,此後日夜思念小翠,動輒慟哭不止,二老也後悔無及。   兩年後,元豐偶過郊外自家亭園,隔朁蕃D笑語聲,停轡登鞍一望,竟是小翠。急步入園,兩人握手泣下,互道相思,小翠見元豐如此憔悴,不由動情,但不願相隨回家,元豐便托稱養病,移居亭園。   年余,小翠以自已不能生育為由,勸元豐另娶一婦在家,元豐先是不肯,經小翠再三央求,只得答應,定親于鍾太史之家。吉期將近,小翠親手為新人縫製衣裙。
 
 
新娘入門,音容笑貌竟與小翠無異,元豐闔家無不驚詫。待元豐趕至郊外亭園,已不見小翠蹤影,僅留紅巾一條,上結玉玦一枚。   《陸判》 陵陽書生朱爾旦,為人豪放,學習也很用功,只因魯鈍,尚未成名,一日為同窗好友慫恿,深夜摸進十王殿,將面目猙獰的陸判官背負出來,贏得一席酒宴,喝至半醉回家。   次日,朱爾旦在齋中小酌,忽然風動門響,那判官跨了進來,朱爾旦忙站起來說:"我真該死,昨夜冒瀆宗師,今天來要我的命吧?"判官笑道:"承蒙相邀,今夜得閒,特來同飲。"朱父旦十分高興,推杯換盞,暢飲起來。
 
 
從這以後,陸判每隔三、兩日即拜訪朱爾旦。一天夜堙A朱爾旦在夢中感到五臟微痛,睜眼一看,陸判正在整理他的腸胃,大驚失色,陸判笑道:"你的文章寫不好,是你的心臟毛竅被塞。我在陰間挑了一枚給你換了。   從此朱爾旦文思大進。不久,考中秀才第一名,秋天考舉人時又中了。同窗看了他的試卷,都很驚奇,仔細詢問,才知道這是陸判給他換心的結果。紛紛要求與陸判見面,朱爾旦一口答應。   眾人見陸判綠面赤須,雙目如電,一個個嚇得溜走了。朱爾旦便帶陸判回家問道:"我的妻子面貌不美麗,不知能否給她換一下?"陸判笑道:"可以,有機會一定幫忙。"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