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儒林外史
儒 林 外 史
 
 
 

明朝成化末年(西元一四八七年),元宵節剛過,在通往山東兗州府薛家集的路上,有一個衣衫破舊,形容憔悴的老人,急匆匆地趕路。他叫周進,是應聘來薛家集教書的。

 

學堂設在和尚廟內。當周進趕到時,十幾位學生家長已擺酒候他多時了。眾人慌忙拱手讓座。獨有個戴方巾的年輕人,遲了半天才站起來和他見禮。

  周進悄聲問別人,方知那人是薛家集新考中的秀才叫梅玖。想到自己還是個童生(按,古代童生考秀才,需經縣、府、院三級考試。)就不肯坐首席。眾人道:"論年紀是周先生長,先生請勿客氣。"
 
 

不料梅玖卻馬上糾正眾人的話,說他們學堛熙W矩是:童生進了學,不怕十幾歲,敢稱為老友;要是不進學,八十歲也只能稱小友。老友是不與小友論長幼的。說得周進臉上一陣紅。

  酒席吃罷,一個學生的家長叫申祥甫的告訴周進,明天開學。廟後兩間空屋,一間作教室,一間供他歇宿。他可在廟媟f夥。年金銀子十二兩。說著,眾人紛紛遞上紅紙包,周進收了。  

晚上,周進孤燈一人,想著梅玖對他的態度,甚感淒涼:"這舉子進學,只怕是做夢了。"坐了一會,覺著乏味,將眾人給他的紅包拆開來點數。

 
 

包堨]的銀子多少不等,有八分,有三分,有四分;只有荀家包了一錢。湊起來還不到一兩。不夠一個月飯食錢。這時正好和尚進來,周進便將銀子仍舊包了交與和尚收著再算。

 

從此,周進便在廟內教那些孩子讀書寫字。那些孩子頑皮得很,一時照顧不到,便溜到外面打架。周進只得耐著性子教導。

 

不覺清明來臨,這日,周進吃過午飯,出了後門朝河沿上望去,雖是鄉村地方,河邊卻也有桃、柳二樹間隔種著,桃紅柳綠,甚是好看。周進心情不覺開朗起來。

 
 

突然下起雨來,周進退入門內,繼續向外觀看,卻見上游有只船在雨中急駛。船到廟前停住,一人頭戴方巾,身穿寶藍色緞直裰,領著兩個從人向廟堜b來。

 

一進門,那人跺了跺腳上沾的泥巴,自言自語:"原來是個學堂。"直走進去。周進跟進去作揖。那人只拱了拱手,道:"相必你就是先生了。"周進道:"正是。"

 

那人回過頭問從人:"和尚怎的不見?"正說著,和尚出來,一見那人,忙道:"原來是王大老爺。"又對周進說:"這王大老爺就是前科中的舉人。先生陪著,我去拿茶。"(按:明代考上秀才的稱相公;秀才考上舉人的稱老爺。)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