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儒林外史
儒 林 外 史
 
 
 

有個客人道:"聽說監生也可以進場,何不捐它一個監?"監生就是在國子監(明代最高學府)肄業的人,在當時可出錢買這資格。金有餘笑著說:"好是好,可是要幾百兩銀子,……。"。

 

那人道:"這不難,我們幾個每人拿五十兩銀子,不夠你湊。只不知周相公可肯俯就?"周進頓時收淚,趴下磕頭,說:"若得如此,便是重生父母。我周進變驢變馬也要報效。"

  在客人們的資助下,周進順利地捐了個監生頭銜,取得進場考試的資格。八月初八,周進大搖大擺地進入貢院。他的座號正好是天字第一號。他不禁喜出望外。
 
 

自古道:"人逢喜事精神爽。"以前每場考試,周進總有才思枯竭之感,這次文如潮涌,不費氣力,將七篇文字做好了。放榜那天,果然高中。不僅周進歡喜,金有餘和眾客人都歡喜不盡。

  周進要回汶上縣拜見知縣、學師。眾人的貨正好賣完,於是一同回去。一回到汶上,拜過知縣、學師,汶上縣不是親的也來認親;平時不來往的此刻上門拜訪。周進大有應接不暇之感。  

消息傳到了薛家集,又是申祥甫出面牽頭,向各家湊份子,買了四隻雞、五十個蛋、炒米之類,上門賀喜。周進躊躇滿志,留他們吃了酒飯。

 
 

不久,上京會試。不消說,盤纏、衣服都是金有餘替他打點得整整齊齊。真是福星高照,會試下來,中了進士。

 

三年後周進升了御史(明清時主管中央和地方監察和彈劾的官員)。欽點廣東學政(主管考試的官)。於是擇吉起程赴任,沿途地方官員迎往送來,好不威風。

 

周進到廣州接任,前任幾個看文章的相公來參拜他。他雖然繼續留用,但想到自己歷年來吃的苦,便打定主意:"此番卷子一定要親自過目,絕不能由著這班人的意見,屈了真才。"

 
 

接著,便去文廟燒香,然後掛牌公告考試地點和日期。這天,應考的是南海、番禺兩縣的童生。周進端坐在堂上點名發卷,想著當年自己的處境,恍如隔世。

 

最後點到一名叫范進的童生,只見他形容憔悴,花白鬍鬚;十二月還穿件單衣,凍得索索抖料想此人與自己過去的境遇差不多,憐憫之心,油然而生。

 

周進問他多大年紀,考過多少次?范進跪下道:"名單上是三十歲,實際年紀五十四。廿歲考起,已考過廿多回。"周進又問:"為什麼總不進學?"范進惶恐地回答:"總因文字荒謬,各位大老爺不曾賞取。"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