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儒林外史
儒 林 外 史
 
 
 

這時,眾鄰居有的已把范進丟失的一隻鞋尋來。有的向人討了盆還讓范進洗臉。范進又自將頭髮挽成結。看看差不多了,眾鄰居簇擁他回去。

 

一路上,胡屠戶盡誇自己有眼力,挑了個好女婿,既有才學、相貌又好;又說他女兒福氣好,長到卅多歲,到底嫁了個老爺。一面說一面將女婿滾皺的後衣襟拉平。眾人都捂嘴笑。

  到了家門,胡屠戶叫:"老爺回府了!"堶悸漱H迎出來,范母見兒子不瘋了,歡喜不盡。范進問:"報子上的老爺呢?"眾人接著告訴他:"用胡老爹送的幾吊錢打發走了。"范進拜了母親、丈人,又謝了鄰居。
 
 

正在這時,有個陌生人手持大紅貼子飛跑進屋,高叫:"張老爺特來拜會新中的范老爺。"這張老爺就是前科的舉人,曾任知縣的張靜齋。胡屠戶立刻躲進後屋,鄰居各自散去。

  范進將張靜齋迎到屋內,兩人平磕了頭,分主賓坐下。張靜齋首先攀談,說了些仰慕的話,敘了輩分,說范進的老師是他祖父的門生。他和范進是親切的世弟兄。  

說著,取出一封銀子作為賀禮,又要把他在東門大街上一座三間三進空屋送與范進,說住在那邊,早晚好請教。如此重禮,范進哪肯收。

 
 

張靜齋急了,再三說:"你我年誼世好,就如至親骨肉,若再推辭,就是見外。"范進方才收了。

 

張靜齋走後,胡屠戶方敢出來。范進叫妻子把紅包打開,竟是一封封雪白的細絲錠子,約莫有五十兩。范進取出兩錠,遞與胡屠戶:"方才費老爹的心,拿了五、六吊錢來。這六兩多,老爹拿了去。"

 

胡屠戶把銀子揣得緊緊的,忽然又舒開拳頭,假意不收。范進道:"我這裡還有,若用完了,再向老爹討。"胡屠戶聽說,連忙把銀子往懷奡╮A說:"也罷。你相與了這張老爺,何愁沒有銀子用?"

 
 

胡屠戶笑嘻嘻地說:"張家是我的大主顧。一年少說也要送去四、五千斤肉。"又對女兒說:"早上我來送賀禮你那該死的兄弟還不肯。如今我拿了銀子回去罵他。"說罷,千恩萬謝,低著頭,笑咪咪地走了。

 

自此之後,果然有許多人來奉承范進:有送田產的,有送店房的;還有些破落戶來投靠做奴僕的。張靜齋又催著范進搬家。范進應接不暇。

 

不到一個月,范進搬進新居,家媦佷侄竷,過著貴族老爺式的生活來。請客、擺酒、唱戲,一連熱鬧了三天。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