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瑰寶 -> 古典名著 -> 西廂記
西 廂 記
 
 
 

如此恩愛往來,不覺已越月余。老夫人漸有覺察,恰恰那日歡郎無意中說出姐姐與紅娘每晚燒香到半夜,老夫人益發起疑,把紅娘叫來盤問。

 

"小賤人,你知罪麼?"夫人劈臉便問。紅娘回道:"奴婢不知罪。""你還嘴強!今天實說了便罷,若不實說,我打死你這個賤人。"老夫人舉起家法板邊拷邊問:"誰叫你和小姐深更半夜花園堨h來?"

  紅娘見隱瞞不過,乾脆直說道:"夫人息怒,聽紅娘道來--那晚夜深停了針繡,和小姐閒談心,說張生哥哥病久,我倆背著夫人,到西廂問候。"夫人急問:"那張生說了什麼?"
 
 

"他說夫人恩做仇,教他半途喜變憂。""喜變憂怎樣?快往下講!"紅娘略頓一頓,"往下麼……他把門兒關了,我只好走。他們情意兩相投,夫人你得罷休,便罷休,又何必苦追究。"

  老夫人目瞪口呆:"這……都是你個賤人。"紅娘卻大膽回道:"此非張生、小姐、紅娘之罪,實乃夫人之過,一不該言而無信將婚姻賴,二不該女大不嫁把青春埋,三不該不曾發落那張秀才。如今是米已成飯,難更改!"  

夫人心有不甘,要把張生送官究辦,紅娘勸她且休驚動官府為好,傳將開去,都知道相國夫人背義忘恩,反為不美,不如成其好事,實為兩便。夫人暗忖:這話也是,待經官啊,不免玷辱家門,莫若將女兒給了張生這廝罷。

 
 

主意既定,只得叫紅娘先把鶯鶯喚來,隨後再傳張生。鶯鶯聽說事發,大吃一驚,又經紅娘告知母親已答應成全婚事,才稍稍放心,羞人答答跟著紅娘來到前廳。

 

老夫人邊哭邊責怪女兒:"今日你作下這等勾當,如何做人?唉,誰教我養女不長進!"

 

又對著剛來拜見的張生厲聲說道:"你這秀才白讀了聖賢之書!待把你送官,恐壞了我家名聲。我如今將鶯鶯與你為妻,只是……"

 
 

她明白道出崔門三代不招白衣女婿之意,要張生明日即赴長安趕考,得了官方能迎娶鶯鶯,落第了休來相見。一面吩咐安排果酒,明日在十里長亭為張生餞行。

 

第二天,老夫人請法本長老作陪,一行人來到長亭。時值暮秋天氣,一碧雲天,黃花滿地,西風淒緊,北雁南飛,為離人平添無限愁緒。

 

老夫當著長老之面發話,囑咐張生此去定要謀得功名,才不辱沒了相國門庭。

 



  網站幫助 網站導航 廣告服務 聯繫方法 幫助資訊 用戶留言 設為首頁  
 
COPYRIGHT 2000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