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人物

 


陳丹青:我的野心仍在繪畫上 出書只是為了還債

12/10/2007/09:18
華夏經緯網

  “我的野心仍在繪畫上。出書只是為了還多年來的債,我會儘快結束打散工的狀態,真的要畫畫了”

  身為畫家,卻屢有新的文字作品推出。陳丹青以獨特的文化人形象遊走在兩種身份之間,繼《退步集續編》之後,他的又一本專欄集《與陳丹青交談》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

  《與陳丹青交談》是2001年一年陳丹青在《藝術世界》雜誌上的專欄文章結集,這是他迄今唯一開辦的專欄,普通讀者提出各樣問題,由他作答,互相交談,作者和讀者這樣近距離的互動,這在當時是非常新穎的事,因為生活快節奏的急功近利,使眾多讀者的“提問相當淺雜,思路卻皆盡相似”,對陳丹青是很大的考驗,他必須從淺處看出深意,從眾多似真似假的疑問中指出癥結所在。本書十二篇文章基本不設主題,只回答一個個提問,以十二個月為區分標誌。文中陳丹青一般避開專業問題,就社會、教育、現實主義等展開探討。

  憶及當年,陳丹青表示:“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得快。當初少年歌迷尚不知周傑倫何方神聖,‘80後’才俊適在大學用功……在我,新世紀初來乍到看家國,事事糊塗而新鮮,徑自在專欄堜M‘廣大讀者’瞎起勁,前十一期我看見自己的嘻皮笑臉,到了末一期,忽然對準外語考試破口大罵,實在是從氣悶的學院伸出腦袋,做做深呼吸。我的惡名,大概便起于那次公開發作吧,據說,當年四川美院的學生複印了貼暀W,上書‘請看猛文’。”專欄出來後,反響出奇好,吸引了一大批讀者,其中就有央視主持人崔永元、白岩松及香港導演王家衛。

  在回國的這幾年,國內藝術家們的作品在西方受到追捧,而陳丹青卻一直遠離熱鬧的繪畫界,專欄的誕生也使得他在美術界遭受爭議:“回國及今,我常被美術圈好漢斥為江郎才盡無路走,轉而假借媒體亂作秀。現在想想,那最初的‘秀事’與‘秀場’,便是這份小專欄。”近年來,陳丹青的書一本接著一本出。從《紐約瑣記》、《多餘的素材》,到《退步集》、《退步集續編》,一直到《與陳丹青交談》,作品出版之神速,比許多作家還多。出現在公眾視野中的他,已經不是一個畫畫的陳丹青,而是一個寫作的陳丹青。對於這一種角色變換,他表示,自己並不是要搶作家的飯碗。

  “我對寫作是沒有期待的。之所以給大家以錯覺,是因為,寫作變成了很公眾的事,而畫畫已慢慢變成了我的一件私事,它越來越私人化,我不需要向外界證明我還在繪畫,而且比過去畫得還要好。”當被問到在繪畫上是否還能超越當年的《西藏組畫》時,陳丹青說,自己早在紐約時,就已經超越了《西藏組畫》時期。“所謂超越,只要跨過一步,不就是超越了嗎?”他表示,如果說他還有野心,那肯定是在畫畫上,“出書只是為了還多年來的債,我會儘快結束打散工的狀態,明年是真的要畫畫了”。

  陳丹青此次除簽售“舊的新書”《與陳丹青交談》外,還簽售了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新的舊書”《紐約瑣記》、《多餘的素材》。他表示:“這三本書都不兇,算是回到了我原來的樣子,寫寫說說,用上海話講,就是‘嘎山湖’。”(記者 傅小平)

 來源:文新傳媒-文學報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