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人物

 


"68歲林黛玉"陳愛蓮:我老覺得我挺年輕的(圖)

01/30/2008/08:39
華夏經緯網



陳愛蓮
 

  舞臺上 她是68歲的林黛玉

  我自己沒有年齡的概念 我老覺得我挺年輕的

  商海 她摸著石頭過河

  與其大家都坐這兒餓死 我不如出來

  半個多世紀的舞蹈生涯 一雙停不了的紅舞鞋

  我就跟舞蹈,我就說了相識,戀愛、結婚,生子

  【人物介紹】

  陳愛蓮,1939年出生於上海。1954年考入中國第一所舞蹈學校。因主演中國第一部芭蕾舞與中國舞蹈相結合的舞劇《魚美人》一舉成名。

  1989年任陳愛蓮藝術團藝術總監、團長。1995年創辦陳愛蓮舞蹈學校。

  2007年12月27日晚,陳愛蓮舞蹈藝術55週年專場演出在全國政協禮堂舉行。在專場演出中,陳愛蓮和她的學生們表演了中國古典舞劇“紅樓夢?葬花”片斷和“春江花月夜”“草原女民兵”等經典舞蹈劇目,演出不時贏得全場觀眾的陣陣掌聲,舞臺上一個個充滿活力的青春形象使人們幾乎忘記了這位舞者的年齡.

  王志:介意透露一下你的年齡嗎?

  陳愛蓮:我不介意,今年68歲。

  王志:68?

  陳愛蓮:對。

  王志:那你的頭髮焗過嗎?

  陳愛蓮 :基本不焗,哪有理髮店、美容店說陳愛蓮去焗油啊。

  王志:你自己可以焗啊?

  陳愛蓮:不,我偶爾會有幾根白髮,我就跟我們的學生說,我是就是因為操你們的心操的,要是不操心的話,一頭的黑髮。

  王志:但是你說你這個頭髮,和你的皮膚,和你的打扮,像一個68歲的人嗎?

  陳愛蓮:我覺得你有點保守吧,現在我看那個說是人的細胞什麼各方面因素,應該是活到150歲,那按我這個年齡,才中年吧,是不是啊。

  王志:但是自然規律,我們現實是68歲的人,應該拄著拐杖,應該老往醫院跑。

  陳愛蓮:這個錯誤的,我覺得,人活七十古來稀,現在已經不實用了,要與時俱進了。

  王志:那在你的心目中間有沒有年齡的概念?

  陳愛蓮:我自己經常想不起年齡,就是別人逼得我想年齡。他們說,聽說你還在跳啊,然後說, 注意身體啊,你畢竟是這把年紀了 。就是這個時候,我才覺得好像人家老在提醒我年齡。我自己沒有年齡的概念。我老覺得我挺年輕的。

  採訪是在陳愛蓮的家中進行的,陳愛蓮的家就在陳愛蓮舞蹈學校的教學樓上,而家堛澈廳也就是她的練功房,舞蹈和生活對陳愛蓮來說已經融和在一起,現在的她每天還依然和年輕時一樣練功。

  王志:但是很多人可能都有疑問,陳老師年齡是不是假的?

  陳愛蓮:它不可能的,倒是有人建議過我, 說不可以改一改啊。那我說太不誠實了這個人,那就等於我的身份證,我那個戶口本,打從上海到北京現在要重新把它改掉,那你說合適嗎。

  王志:但是現在科學發達啊,駐顏有術,返老還童這種事情也經常發生,你有沒有動過手術。

  陳愛蓮:我想我基本上沒有動過吧。

  王志:什麼叫基本上。

  陳愛蓮:沒有拉過皮啊,墊鼻子啊什麼都沒有啊。你覺得我不老嗎,我倒覺得我這些年老了多了,這是人生的客觀規律,只是我老化的程度比較緩慢。

  王志:那就是駐顏有術,一定有什麼秘方要不然怎麼能這樣?

  陳愛蓮: 我保持練功,一直在跳舞,第二我是有非常科學的一套方法。第三條就是保持一個非常的心態。

  王志:怎麼保持?

  陳愛蓮:保持好的心態, 你比如我一般都是向前看不向後看,我的人生並不平坦。我人生有很多坎坷啊,很多很傷心的事情。過了這段,就成為歷史了。不能把它背在身上,然後永遠往前看。

  68歲的年齡,兩次生育,會給一個女人留下什麼樣的形體和精神狀態,而陳愛蓮似乎偏偏願意打破人們的這種固有思維。

  我懷孩子到七個月的時候,我還做踹燕呢,就是一個人蹬平,一隻腳站那,一腳抬起來,人平著,還做這個踹燕,給人示範著教課,一直到生孩子的當天我還在擦地板,趴在床底下擦地板,整天給別人排練。

  王志:那你不擔心生產的以後身體變形嗎?

  陳愛蓮:生的時候肯定肚子要大一點了,那麼生完了以後,很注意,你比如第三天就開始稍微要有點仰臥,然後我一個月的時候, 我就開始練自行車,54天產假以後,我就練功,練功以後不到100天,我就成為主力,然後就大家來參觀課的時候,我就表演就是主力了沒有什麼感覺,當時開始感覺腰有一點,中間那一節,有一點點剛才開始恢復,有一點點硬,然後沒有什麼。

  王志:你覺得你的婚姻家庭生活幸福嗎?

  陳愛蓮:我還是喜歡就是找一個知心知己。就是找一個相愛的知己。以愛情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就是把物質放在第一位。

  王志:你是不在乎于物質生活呢,還是你的物質生活也得到很大的滿足,像現在穿金戴銀。

  陳愛蓮:假的,我穿金戴銀,這個就很值錢的,是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送的,女的,女的朋友送的。

  王志:為什麼一定要告訴我是女的。

  陳愛蓮:這樣更好一點。因為我也有男朋友送的,比如我身上挂的比較貴重的東西,所謂貴重的都要好幾萬的吧,就這類的,那都是很多人送的,一些粉絲送的。你說我買得起嗎。我想買就買得起,但是我很少買貴重的東西。

  王志:牌子嗎,講究嗎,比方說化菻~。

  陳愛蓮:從來不講究牌子。我也不去蒸桑拿,美容院幾乎都不去,我也沒時間去。衣服也是,我覺得漂亮的,合身的,對我來講是合適的,不盲目的追求名牌,但是我會考慮它的品質。

  從12歲學舞一直跳到68歲,陳愛蓮的舞蹈生涯超過了半個世紀。2007年,陳愛蓮工作的一項重要安排就是準備她的舞蹈藝術55週年專場演出。為了這場演出,她已經籌劃了一年多。

  王志:你為什麼一定要演這一場,在五十五週年的時候。

  陳愛蓮:中國人就逢五逢十對不對,是個大是不是。那麼現在五十五週年從藝,本身這就是一個大,另外如果說我不能跳了,我什麼都不能幹了,我在家媟磽悀虓搳A大家來給我恭賀恭賀,老太爺從藝五十五週年了,我不反對別人做,但是我的性格我不會做。

  王志:為什麼不呢?

  陳愛蓮: 我覺得沒有什麼價值,因為我有很多其他有價值的東西,來不及去做,我沒事在家媯扔菃A們來給我慶賀 。

  王志:27號這場演出你自己就沒有一點忐忑嗎,會不會是人家因為尊敬你?我才去看你演出。

  陳愛蓮:不是,去年12月份,我在北大演《紅樓夢》,你知道售票就別提了,沒有票買。那麼就是說爆棚,尤其是我獨舞的時候,只要我在場,鴉雀無聲我都有點害怕就安靜到我不知道台下還有人,他們說我們眼睛應接不暇,生怕漏看了一點東西,特別逗,有一個老先生拿著裹挾進來坐得還挺前面的,看到第三場我葬花的時候,他們想看一個67歲的人嗎,說陳愛蓮什麼時候出來。 早就出來了,第一個一開始黛玉敬佛就出來了,前面一直都是她。

  然後呢還有一幫北京舞蹈學院繼續教育的學生,看完以後回來問他們的同學,那個同學是從我這個學校畢業的,哪個是替身,哪個是她的真人。後來說什麼替身啊從頭到尾都是她自己。 我五十週年在上海演出的時候我一跳,沒跳多久,觀眾席就喊了,什麼62歲,明明26歲嘛。

  王志:那平心靜氣,聚精會神的原因會不會是擔心你呀,陳老師可別閃著。

  陳愛蓮:那我相信,我希望你去看好嗎,我希望你去看我想很多人都不是你的想法,但是很遺憾,我真是公演太少了,這次也無法賣票,所以很多觀眾不滿意。

  王志:不但無法賣票,絕大部分是贈票,而且只演一場。

  陳愛蓮:不是贈票,贈不過來。

  王志:為什麼?

  陳愛蓮:要看的人太多了。

  王志:演出的劇目選擇上有什麼講究,會不會把那些難度大的剔除去。

  陳愛蓮:恰恰選擇特別難的劇目。首先是要有代表性對嗎,要精品,觀眾當中熟知的精品,所以我從1959年我演我的《春江花月夜》,六十年代初我的《虞美人》堶悸熙D舞,這兩個都是得金獎的,國際金獎的。然後七十年代的《草原女民兵》,八十年代的這個,《吉卜賽舞蹈》,然後呢就是《紅樓夢》了,其中一段,就是散花,葬花,就作為這個晚會的一個壓軸節目。所以你說是難還是容易啊。

  其實,在2002年,63的陳愛蓮就推出了《陳愛蓮舞蹈藝術50週年慶典》大型舞臺音樂舞劇。當時的人們對於63的她還能站在舞臺上已經感到非常驚訝,出人意料的是,時隔5年之後,68歲的她還會接著舉辦55週年專場演出。

  王志:那陳愛蓮為什麼還能夠跳呢?跟領導關係好?

  陳愛蓮:並不是領導叫我跳啊,我現在所有得的獎都不是公家給的,很遺憾,所有文化部給的獎,什麼文聯給的獎,我都沒有。我都是社會給的。

  王志:但是政協主辦,領導出席這不就是個標簽嗎。

  陳愛蓮: 那我跟你講,我從去年就已經開始籌劃了,一直到一個多月前我實在急得不得了劇場都沒有,保利也沒有了,這也沒有了,那也沒有了,然後忽然想到,政協禮堂,政協能不能,也是一個朋友啟發我的,說我們政協報給你主辦怎麼樣,我說也行啊,我說不在乎單位大小,只要我能演,因為為什麼,這個人說話要算話,我今年五十五週年,我一定要拿出一場,一個《紅樓夢》還有一場晚會來作為彙報,答謝。 當時去你知道嗎,如果再去晚兩天,政協的劇場也沒有了。

  王志:我們很想知道創造這種奇跡,是你的一個目標呢,它還是已經成為你前進的一個動力了,我一定要做?

  陳愛蓮:我一直是一個孤兒,然後都是黨和國家,人民培養了我對吧,給我創造了各種機會,那給我印象特別深的就是在我上北京舞蹈學院上學的時候,陳校長就給我們大家講,那話我記一輩子,六十個農民的一年勞動養我們一個舞蹈學校的學生,你們可要珍惜了,另外那個時候就是老覺得要愛國嘛,要回報祖國。

  陳愛蓮1939年出生在上海,1949年,10歲的陳愛蓮在一年之內失去了父母,成為孤兒,進入了上海一心孤兒院。1952年中央戲劇學院附屬舞蹈團學員班到上海招生,在孤兒院媬鴾中F12歲的陳愛蓮。

  王志:怎麼就輪到你了呢?

  陳愛蓮:我趕上了一個特別好的時代 ,你說在解放前,包括在民國的時候,一直哪有舞蹈專業,沒有這個事業,所以新中國解放以後,才建立了,咱們應該感謝咱們的黨和政府,這真是這樣,這不是假話.

  王志:那你總得挑一挑吧,你的優勢是什麼,怎麼會選擇上你。

  陳愛蓮:一共在三家孤兒院挑了七個孩子,我們孤兒院就去了三個,因為解放以後,新中國成立以後就在接到(孤兒院)媄銝鼮L那些群舞,就是集體舞什麼。這類然後比劃比劃,大家就覺得挺什麼,我這方面有天賦,可能更與眾不同。

  王志:那你當初自己怎麼看舞蹈呢,為什麼要跳舞。

  陳愛蓮:我對舞蹈可沒有認識,我就夢想當電影演員,要不就當話劇演員,所以到了中央戲劇學院附屬舞蹈團以後,我當時好失望,我覺得完蛋了,後來正好這個時間呢看了前蘇聯四部芭蕾巨著,《羅米歐與朱麗葉》、《天鵝湖》、《普希金的淚泉》、然後《巴黎聖母院》,一看完以後都是舞劇,我覺得舞蹈也能完成戲劇給你的任務,也能塑造人物,也能展現故事情節,也能表達一定很多的理念,並不是說光是蹦。

  1954年,在經過了2年的學員班生活後,陳愛蓮考入了中國第一所舞蹈學校北京舞蹈學校。1959年,陳愛蓮以各科全優的成績畢業,同年主演了中國第一部芭蕾舞與中國舞蹈相結合的舞劇《魚美人》而一舉成名。1962年她代表中國參加在芬蘭舉辦的第八屆世界青年聯歡節,獲得4枚金質獎章。

  王志:有什麼樣的條件促使你脫穎而出呢,是因為你個人天才的能力呢,還是遇到了很好的機遇。

  陳愛蓮:現在都說我是個天才,我覺得我主要是得到了太好的機遇。你看我從孤兒院出來吧,在舞蹈團學員班的時候,都是大家教我們,吸取媄銗峈熄陘云獄R蹈部分最多最美的是崑曲對嗎,北昆的大家韓世昌,馬祥麟,侯永奎,我們經過他們手把手啊。兩年的這種教學,另外,我還比較用功,晚上演員排戲,有很多孩子就玩去了,我就天天坐那看,不但看,然後我就學。 到了北京舞蹈學院也是最好的老師,然後還是全科,學中國的古典舞,學中國的各民族民間舞,藏、蒙、維,什麼傣什麼都學,然後這邊學蘇聯的,義大利舞,西班牙舞,匈牙利舞,也都學,還有西方的芭蕾,全科選擇。那麼就是造就了我這樣,就是什麼都能來。/所以我學習條件太好了。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王志:第一次當主角是什麼時候?還是一上來就是主角?

  陳愛蓮:我大概剛進這個行當就比較顯露頭角了,就是我1957年,中國第一個文藝調演,就代表參加了全國的文藝表演。然後就進中南海,坐在第一排跟毛主席照相,那個時候才十幾歲。我1952年進了舞蹈團學員班吧,1953年的人民畫報上,我就是站在正中間,就是主角了。

  從孤兒院走上舞蹈之路,陳愛蓮經歷了少年成名的輝煌,但也隨之品嘗了人生的酸甜苦辣。文化大革命中,她不僅失去了最親的人,也被迫離開了心愛的舞臺,下鄉改造三年這段時期是陳愛蓮人生事業的最低谷。

  王志:那麼單純一個人,文革跟你有什麼關係?

  陳愛蓮:文化大革命你想想,我是受衝擊對象嘛,因為我演才子佳人,帝王將相,就這樣也受批判,受打擊,受打擊最大的就是我的第一個丈夫楊宗光嘛,我們在北京舞蹈學校的時候,他是我老師,他大我有四五歲吧,是當時舞蹈界最優秀的一個舞蹈演員和男教員,非常非常愛我,最後我們感情也非常好,他這個人呢就是有種寧折不彎的,他不會圓潤變通,我認為,那當然那個時代這種情況下,他也覺得委屈,而且他也很剛烈這麼一個人。結果臥軌自殺了。

  王志:那個三年,下放的三年,怎麼過來的?

  陳愛蓮:本來想下放我們一年,那麼周總理就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就是跟部隊的說,這些人呢,每天要保證給他們一個小時的專業訓練,然後剛開始呢大家信心百倍,反正最多熬一年吧,就都回來了是吧。後來沒多久以後,慢慢以後就不練了為呢就聽到消息我們回不來,確實回不來,呆三年呢,所以就開始沒人練了。結果大家有看書的,有睡覺的,有打磨活的,幹什麼的都有。

  王志:你在幹嗎呢?

  陳愛蓮:我呢就天天練功,就抓緊那個小時練功,我記得我印象很深,我穿一身黑,然後在部隊的操場,在部隊操場,籃球場,部隊土籃球場,弄了一些棍,支著那當把桿什麼的,在那土地上跑步,壓腿踢腿幹嗎,然後小土坡上的很多農民坐那看我,還叼大煙袋。我說他們一定覺得我是神經病,就我一個人,就一直堅持練功。

  王志:你怎麼能夠超脫出來?

  陳愛蓮:你想人生不如意是十有八九嘛。時間對於人生來講,就幾十年,你要能夠理解,要能夠寬容。 作為一個藝術家來講,這個苦難是老天爺賜給我們難得的財富真的。

  王志:那我明白了。人生不如意是十之八九,陳老師是把不如意當做正常。

  陳愛蓮:對。

  王志:如果說我如意的時候?

  陳愛蓮:那是上天賜給我的恩惠。

  40歲 她舉辦中國首次個人舞蹈專場晚會

  我說我呀,我像個皮球,一拍,彈起來了,越拍可能彈的高一點吧.

  50歲 她創辦民營藝術團 開始下海經商

  我真不是為了我自己,我說真是咱們再這樣下去都拖死了

  68歲 她依然活躍在舞臺上

  最大的敵人是自己,克服自己就都克服了

  文革結束後,陳愛蓮又回到了舞臺,而且重新組織了家庭。1980年,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後,已過40的陳愛蓮舉辦了中國首次個人舞蹈專場晚會--《陳愛蓮舞蹈晚會》,她運用了中國古典舞、芭蕾舞、中國舞、中國民間舞等舞蹈表現手法創造性的進行了表演,成功塑造了多個性格鮮明的女性形象。

  王志:八零年你搞第一次專場,文革結束以後,你是第一個舞蹈家?

  陳愛蓮:什麼原因啊,我要告訴你,就是不順帶來的順。那個時候呢。中國歌劇舞劇院排一個舞劇,不用我,主角不用我,配角不用我,於是乎呢,就剩我一個人有空,那可能很多人就會生氣,鬧情緒,我沒那麼想。我想我正好有空,太好了,不是想搞那個專場嗎,我就在那自己策劃,我跟我愛人兩個他寫詞,就這樣,我就把我的專場就完成了。所以呢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們有時候問我,說我呀,我像個皮球,一拍,彈起來了,越拍可能彈的高一點吧。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我沒有放棄過的時候嗎,有。就是八十年代前期有一段時間走穴什麼記不記得,沒有演出,不安排演出,然後觀眾想看就是走穴,走穴還能掙點錢呢,還能補貼點營養呢,我那個時候開專場才一塊五一晚上,跳死我一塊五,然後我還得自己貼錢去吃塊肉,要不沒勁跳不動,那麼所以在這種狀況之下,很多劇團就基本上就消沉了,整個文藝界就消沉了。我去練功房媄銕雂皉酗H練功,我倒是堅持,但是這種狀況之下我思想也有一個低落的那個時候。

  王志:環境也不好。

  陳愛蓮:環境也不好,可能年齡也差不多,五十多歲。

  王志:那怎麼走出來呢?

  陳愛蓮:我就想我大概是要歇了,有這種思想,有點往下要消沉了,突然看了這個德國的斯圖加特的舞團,那個叫什麼來著海蒂,舞蹈家太棒了,一打聽她比我大兩歲還是三歲,我自己覺得特別的慚愧,我本來就是說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們要向蘇聯那樣也出藝術家,出舞蹈家,那現在一個德國的舞蹈家,比我年紀要大在臺上這麼風光,我們這要消沉了,要結束了,要劃句號了,我覺得特別汗顏。而且她給了我一種動力,她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文化體制改革陸續在各地展開。而這股改革浪潮,也波及到陳愛蓮當時所在的中國歌劇舞劇院。在這場改革中,陳愛蓮邁出了下海經商的重要一步,她停薪留職成立了陳愛蓮藝術團。

  王志:那1989年成立陳愛蓮藝術團的時候,你出於什麼目的呢?

  陳愛蓮:在1988年的時候,國務院派人來談文藝體制改革,等他們發完言以後,我發現所有發言的人都沒睡醒,都沒聽明白人家要體制改革。

  王志:你聽明白了?

  陳愛蓮:我不但聽明白了,我比他跟我講之前,我思考的更多一點,我是在1984年有一個從美國回來的一個舞蹈碩士,他就跟我講,說美國在三四十年代,很優秀的舞蹈家,就是說,就餓死了,為什麼餓死了呢。他們覺得他們要保持他們所謂氣節,他們的名節,他們守著,開始有錢,但慢慢,他老不演出,老沒人請你,他不就餓死了嗎。但是另外有一批人他就不是這樣,他就一看到哪有錢,就是當年的美國百老彙,還有那些夜總會,那些下層的。

  王志:你不在乎?

  陳愛蓮:他能掙到錢,所以他們那一撥人就下到那去了,同時他們是帶著藝術去的,就把那些人提高了,現在美國百老彙和大都會都是美國最棒的,他把藝術放進去了。過了經濟危機以後,這些人又回來了,成立自己的學校,建立了自己的劇團又拍戲,我說這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條路還不錯。

  王志:但問題是到哪去找錢呢?

  陳愛蓮:建國初期的時候,你知道一個團只有五十個人,1987年的時候,都到了五百人以上了,懂嗎,這麼老龐大,養著這麼多人,只能進,不能出,然後很多人就吃閒飯,那麼濃縮,剩下一部分就是自負盈虧,那企業的工人也有下崗轉業的,為什麼我們文藝界不可以啊。

  王志:那你當時的決定,也算是吃了螃蟹了,但是當時那種情況,以你當時的資力和身份按說也輪不著你呀。

  陳愛蓮:你想想當時我並沒有想出來,是逼出來的,我其實那個時候都五十多歲了,我還是不年少,我覺得我都可笑,我說/我真不是為了我自己,我說真是咱們再這樣下去都拖死了,發展不了,我說真是為了文藝體制改革,文藝的興旺,我願意第一個來走。

  陳愛蓮藝術團是文化部批准的第一個以個人名字命名的民營藝術團,陳愛蓮任藝術總監和團長。此後,她擁有了雙重身份:舞蹈家和商人。在經商道路剛剛起步的時候,陳愛蓮帶領著藝術團,開始了走南闖北的“江湖”生涯,養活了一團的人,同時也挖到了她從商路上的第一桶金。

  王志:那這麼些年,藝術團是怎麼存活下來的呢?

  陳愛蓮:就是仗著我的一點社會影響力吧,這個工廠的廠長給他打了一個電話,給你們演出一場,來吧,特別歡迎你陳愛蓮,然後那個工廠,然後北京也差不多了,到外地巡演,我的愛人,現在的丈夫,魏道寧,他們也是很辛苦。那個時候支援了我一把,幫著我當經理,我們那個時候到了一個劇場以後,開始當清潔工,全部打掃乾淨了以後,再裝臺,再扛箱子,什麼什麼,就這麼一個一個巡迴演出,就是很多夜總會,很多歌舞廳我都去走場,串場,帶著隊伍,而且還駐過場,還當過歌舞廳藝術總監,歌手。

  王志:平衡得了嗎?大藝術家,大舞蹈家?

  陳愛蓮:我很平衡啊,而且我很幸運,我的光環還是經常在我身邊沒有消失,沒有人敢對我特別不尊重的。都是非常非常敬佩的。錢是我血汗錢,我的勞動錢,而且我表演的《春江花月夜》啊,《吉卜賽》啊,流浪者之歌,最多我編點<我和你吻別>,那也是很正常的那種雙人舞,<曾經心痛>什麼,那也是非常非常好的雙人舞,另外還有一點我跟他們說,我說我一直在為人民服務,你以為夜總會堻ㄛO壞人嗎,你以為劇場坐在那一本正經的都是好人嗎,那不見得,真的,夜總會有很多好人呢,而且有很多農民。

  王志:但是夜總會畢竟是夜總會啊,有沒有說陳愛蓮陪我喝杯酒啊,陳老師咱們出去宵個夜?

  陳愛蓮:我跟他們一起宵夜喝酒的情況是有的,但是從來沒有人用這種語氣的,說陳老師非常崇拜你,非常喜歡你的舞蹈,我們能不能請你吃頓飯,跟我們一起宵夜。可以啊。要請就是整團都去, 你要發紅包一塊發,然後謝謝。/你只要是搞清楚你是演員,你不是三陪,你不是其他的東西,你只是演員。

  王志:那麼多年過來,你覺得最初的決定是對還是錯?

  陳愛蓮:對和錯要看後果對嗎。如果我在劇院媄銦A你看現在劇院那些當年的女主角們都幹嗎呢,你看看他們,都幹嗎呢,你看到我幹嗎呢。對吧,我一年能演三百多場。

  1995年,陳愛蓮創辦了北京市第一所民辦舞蹈學校陳愛蓮舞蹈學校。迄今為止,學校已經培養了7屆中專畢業生。這就是位於北京市南郊的陳愛蓮舞蹈學校,100多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學生,每天在這裡聞雞起舞。陳愛蓮既是校長,又是教員,每天除了處理大量繁雜的行政事務外,她還親自授課,把多年的舞臺實踐經驗編成教材,傳授給學生。

  王志:你怎麼培養學生呢,就像你說的,你之所以能成為一個舞蹈家,頂尖的,博採眾長。

  陳愛蓮:所以我們現在呢。

  王志:現在做不到,專業越分越細。

  陳愛蓮:對,我說我盡我最大的力量,但是我的力量是有限的,就是在我的學校堙A儘量讓他們科是全科。

  王志:學生的去向呢,正規院校畢業的舞蹈專才,也就是到晚會上去伴舞呢,你們這所學校培養的學生能去幹嗎?

  陳愛蓮:他們今後到底伴不伴舞這個我沒辦法給他們決定,但是我們的去向非常好,一個因為我是基本上是中專,然後我後來有過大專,跟別人合作的,他們畢業生,我的中專畢業生,除了考試上面我們跟別人合作的大學以外,還考上北京舞蹈學院,考上民族大學,/然後畢業以後,有留在,有去東方歌舞團的,有在中國歌劇舞劇院的,有去煤礦文工團的,有去中國歌舞團的,都很好。

  王志:像目前這種體制,或者舞蹈現在的現狀,你覺得還能出陳愛蓮嗎?

  陳愛蓮:不能,不是我一個人說不能,每次他們都誇我說,我是非常複雜的心情,一種呢,當然是有一種喜悅是吧,人家稱呼你是大師,開心嘛,同時悲,特別感覺到悲哀。我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你完了總要再出一輪吧,這個著急,幹著急啊,真是,他們現在很多人在藝術界都是浮躁,快餐文化,忙著弄點東西掙錢。這個哪有時間好好,你想哪一個大作不是要耗盡你的很多很多的心血對嗎。

  舞劇紅樓夢堛漯L黛玉形像是陳愛蓮的代表作,1981年,《紅樓夢》被中國歌劇舞劇院第一次編成舞劇,而陳愛蓮也成為了第一個舞劇中的林黛玉,那時,她42歲.1997年,陳愛蓮出資近百萬元復排《紅樓夢》,那年,她58歲。2006年12月8日,67歲的陳愛蓮在北京大學完成了《紅樓夢》第500場演出。

  王志:演過那麼多劇目為什麼對林黛玉這個角色情有獨鍾?一演就是五百場。

  陳愛蓮:就是1997年吧,《紅樓夢》的導演于穎,說陳愛蓮啊,如果你想恢復這個節目,我希望你先恢復《紅樓夢》因為我的身體已經完全不行了,我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如果你恢復的話,我就給你排,這是我最後一個版本。這是難得的機會,所以就首選了《紅樓夢》。

  王志:那因為你的名氣大,因為你年齡大,人家去看稀奇嘛,還是因為你水準高?

  陳愛蓮:當然我水準高了,我水準高,當時有很多小報,很有意思,就是說,聽說她表演特別好,那能不能在她表演的時候,因為年紀大了,臉蛋已經不好了,臉蛋不好了,在臺上就不好看了,所以呢,而且胳膊腿一定是硬了,一定玩技巧不行了,然後做技巧的時候,讓別人來做,我說她當電影呢,還搞那個特寫交換,我舞劇臺上,怎麼可能我這邊表演,那條腿讓別人抬呢,都得我自己完成。

  王志:陳愛蓮有什麼不一樣呢,為什麼一定不妥協呢。

  陳愛蓮:最大的敵人是自己,克服自己就都克服了。舞蹈事業工作者,真是三十歲以後才成熟。才是真正會跳舞了, 他的生活閱歷,他看到的,他想到的,他經過研究的,他越來越會跳, 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柔軟度就不軟了,就僵硬,端肩,駝背,就造型沒了,/然後體力也沒有了, 這是一對矛盾,你年齡越大,越懂條件,但是你身體這方面各方面又不能跳舞。

  王志:身體也是這樣嗎?

  陳愛蓮:就比如說我建校以後,你看我忙於教學,忙於事務,演出又不多,所以自然狀態,我覺得我的腿搬到這就差不多了,已經不容易了,後來我的一個學生,他就給我搬腿,說你沒問題,你彈性挺好的嘛。我說是嗎,他說是啊,好多同學還不如你的彈性呢。前不久他們在這裡看我大跳,噌飛躍,都傻了,二三十歲的舞蹈老師都奇怪,

  我女兒也是很奇怪,你現在腰這麼軟,比前些年軟了好多好多,/因為我一定要盤成那條蛇,我不軟行嗎。

  王志:但是自然規律啊,年輕的演員肯定某些方面比你要強,而且你年輕的時候,一些難度的動作可能你做不了,這也是事實?

  陳愛蓮:不,我想告訴你一個,這些年我在長功。

  王志:功長在哪?

  陳愛蓮:這個功長在哪你可以看,實際上我現在演的《紅樓夢》堛漯L黛玉,遠遠比我八十年代技巧難度要高。

  舞劇紅樓夢的成功,為陳愛蓮帶來了諸多的讚譽,但是,圍繞她是否該出演劇中的主角林黛玉,一直都有著不同的聲音。有些人認為陳愛蓮應當培養新人,把這個角色讓給年輕人來演。

  陳愛蓮:我們復排《紅樓夢》不久以後,我的學生就告訴我說報紙上有一篇文章,意思就是從各種角度來講,問很多的人,得出的結論就是你這麼大年紀了,你能演林黛玉嗎,好像把我比喻成一種舞霸,好像我霸佔這個舞臺上,不讓人家演.

  王志:不是嗎?

  陳愛蓮:寫這篇文章的人他誤會了,實際上不是這樣。排了四組林黛玉,我第一組,我的小女兒第二組,然後還排了兩個學生,四組林黛玉大家比賽,我覺得年齡大年齡小應該是賽,而不是讓,藝術上沒有讓之說.

  王志:但是有可能因為你年齡大啊,別人讓你啊。

  陳愛蓮:誰讓我,沒有人讓我,這個點你大概不太了解, 尤其是那天在劇場綵排的時候,我們原來的一些老演員們也都去看,看完以後,看到焚稿那一場,就這一場戲,沒有人能跳,只有陳愛蓮能跳,因為它太長了,我一個人在臺上十八分鐘。我們在保利大廈應該演兩場,我跟我女兒說,我演一場,你演一場,我當然願意培養我女兒演了是嗎,人家不幹,你兩場都演。《草原女民兵》在去年有一個場合演出,一個大企業搞一個活動然後我說讓年輕的吧,讓我的一個學生,我的大弟子就去跳《草原女民兵》隊長,走臺的時候,馬上他們看完臺的時候給我打電話說,不行,不行,我們一定要你,我們一定要你,不是我不讓吧。

  王志:因為她沒有名氣。

  陳愛蓮:不是名氣,你怎麼老說名氣呢,我覺得如果光有名氣的話,我們以前有很多舞蹈家都有名氣呀,為什麼人們淡忘他們了。比如剛開始你演出,可能是因為名氣買你的票,但是馬上就有口碑了吧。

  王志:從藝五十五週年,68歲還在跳,對陳愛蓮個人來說是個幸事,但是對於舞蹈界來講,某種意義上,是不是一種悲哀?

  陳愛蓮:不是,不是悲哀,也是幸事,就是說我創造的奇跡,如果能進吉尼斯的話,不好嗎,我覺得很好啊。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悲哀的是另一部分,大家說怎麼現在沒人了,下面沒有後續部隊,明白嗎,就是我很悲哀,我培養的差不多的半成品,他們都自暴自棄了,去掙錢的掙錢了,覺得休息的休息了,我非常遺憾.

  陳愛蓮舞蹈藝術55週年專場演出在政協禮堂的演出結束後,陳愛蓮還將率團到各地巡演,對於這位屢屢突破年齡極限的舞蹈家,很多人關心她到底會跳到什麼時候。

  王志:你有沒有設想過離開舞蹈,陳愛蓮就不能幹別的嗎?

  陳愛蓮:什麼意思。

  王志:或者說還能做什麼。

  陳愛蓮:我?

  王志:不跳舞了。

  陳愛蓮:你知道嗎,我自己,曾經講過我說我是兩個陳愛蓮,一個陳愛蓮就是我真正的,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人,一個陳愛蓮,另外一個陳愛蓮是整個社會國家人民和我自己努力的結果,那麼多老師培養出來的這麼一個舞蹈專門人才,我這個陳愛蓮要愛護這個陳愛蓮,要考慮到這個陳愛蓮,而不是說我想幹嗎就幹嗎。

  王志:你五十週年的時候,大家就覺得你在做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那麼還會有六十週年嗎,還會有六十五週年嗎,還會有七十週年嗎?

  陳愛蓮:你這個問題挺有意思的,因為五十週年的時候,我覺得我已經豁了,就豁的不行了,豁出去了,然後演出很成功。現在不去想它六十週年也不想它六十五週年,我現在想的就是我這個五十五週年,我盡我最大的力量,把它做好,就是我在舞臺上跳好它。

  王志:對於陳愛蓮來說舞蹈到底意味著什麼?

  陳愛蓮:你知道自從我認識了舞蹈,而且就是說,沒有什麼選擇就走上這條路之後,我就跟舞蹈,我就說了相識,戀愛、結婚,生子,現在就是我生子的時候,我必鬚生子完了以後還要培育他們長大成人對嗎,舞蹈其實跟我的生命已經緊密的聯繫在一起了.

央視面對面——中新網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