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人物

 


修複國寶上千件 賈文忠:將文物修復進行到底

02/28/2008/14:21
華夏經緯網

  他從記事起就迷戀上了青銅器,17歲就開始獨立修複國家級文物,北京人的發現者賈蘭坡讚譽他的手藝“不可多得”,在三十年時間堶袨_青銅器等國家級文物上千件、出版論著數十部……他就是賈文忠。

  賈文忠,今年47歲。年紀不算老,頭銜卻不少:中國農業博物館研究部文物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員,中國文物學會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文物學會文物鑒定委員會委員,中國文物學會文物修復委員會秘書長,文化部藝術品評估委員會委員,中國民間國寶評審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央電視臺《鑒寶·藝術品投資》顧問等一大串。

  很難定位他究竟是什麼專家。修復專家?鑒定專家?金石專家?全形拓片專家?任何一項都難免以偏概全。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那就是他的四十七年的人生中,貫穿主線的就是青銅器。

  2008年春節前夕,筆者在他的工作室見到了這位傳奇人物,聽他講述他的已有30年的青銅器人生。

  1

  子承父業——要對得起先人

  說起賈文忠與青銅器的故事,要先從100多年前說起。在清朝光緒年間,北京有個修古銅器的作坊,叫“萬龍合”,是京城媞儭飽妞n嘴于”的太監開的。19世紀末,“歪嘴于”走出紫禁城,在前門外開設了萬龍合古銅局,以修復青銅、金銀、陶、玉石等器物為業。他的弟子張泰恩,人稱“古銅張”,繼承發展了他的文物修復技術,開創了民間“青銅四派”之一北京派的“古銅張”派。

  1937年6月,一個13歲的男童被通古齋掌櫃喬友聲由家鄉河北束鹿帶到北平,拜在琉璃廠“古銅張”派第二代傳人王德山門下,成為“古銅張”的第三代傳人。這個男童就是賈文忠的父親賈玉波。

  舊中國當學徒是苦差事,受苦受累受罵,有時免不了還挨打。這些,勤奮好學的賈玉波都熬過來了。每天賈玉波清晨五點就要起床,晚上十二點才能回家,兩頭兒看不見亮天兒。為了學習傳拓技術,夏季堙A背上一卷涼蓆到荒野古廟去拓碑……光陰荏苒,歲月如梭。到了上世紀40年代末,學有所成的賈玉波終於出師自立。十幾年沒日沒夜的學習,賈玉波不僅精於修復銅器、金銀器、陶瓷器、石器,而且對翻模、鑄造、鏨刻、鎏金、鎏銀樣樣精通。

  解放後,賈玉波60年代至80年代在中國歷史博物館為中國通史陳列搞文物修復工作,這一時期賈玉波的修復手藝達到了頂峰。他先後參與了國寶重器司母戊鼎、西漢長信宮燈、馬踏飛燕、秦陵兵馬俑等國寶級文物的修復和複製工作。他的一個徒弟這樣稱讚自己這位老師:“賈玉波老師是在從舊社會過來的老一輩修復工作者中最具有‘創新’思想的代表。無論是在修復、複製、鑄造還是打鏨、鎏鍍金銀,他樣樣都是高手。”賈文忠在這樣一個家庭長大,在很小的時候便受到父親的耳濡目染。

  小時候的賈文忠沒有什麼玩具可玩,就玩父親做壞了的一些唐三彩小馬、小銅佛、小俑人。他很喜歡這些東西,捧在手堣@個勁地看,年齡很小時就萌發了對文物極大的興趣。

  今天,賈文忠能成為一代文物修復的大家,如果說父親的耳濡目染是一個原因的話,那麼聰明和好學則是另一個原因。有時候,父親在家幫朋友做一些活兒,順便教孩子們怎樣修理銅器、粘接陶器,他都記在心堙C平時,賈文忠一有時間就往父親的工作室跑,看老師傅們幹活兒,隨身帶個小本子,邊看邊記,不懂就問。老師傅對這個好學的孩童尤其喜愛,毫不吝惜地對賈文忠言傳身教。賈文忠學到了許多文物修復的方法和知識,至今仍受用無窮。

  賈文忠小時候還玩過一種帶有商周青銅器圖像的玻璃板底片,有上千張,這些就是賈玉波他們早年修復的銅器照片。賈文忠清晰地記得照片上的那些青銅器。“長大後發現,那些青銅器都是流到國外的原始照片。我們自己的文物,大英博物館有,美國的大都會博物館、佛媞董晡姚]有,日本的國家博物館也有,不能不令人心痛。”激動的語氣堣ㄤL一分曾經滄海難為水的困惑與遺憾。

  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照片上的國寶回流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了,慶倖的是賈家還掌握著這麼一門手藝。作為修復世家的後代,只有將這門手藝學好,更多地去修復和保護國家文物,才對得起先人。”前代的卓越無形中對後代產生了激勵。

  2

  文物郎中——第一個被想到的是他

  文物郎中是這樣一群人,他們有一雙神手,能醫好文物的“病”,使它變得完好如初。我們在博物館看到的文物那麼完整光鮮,連個裂縫都找不見,就都經過他們巧手的整治。賈文忠就是一個聲名遠播的文物郎中。

  2007年2月14日,中央電視臺舉辦的《民間尋寶》節目上,一件曾被陳逸飛出價一百萬美元的戰國銅鏡尤其引人注目。節目進行到向觀眾展示階段,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在瞬間發生了。就在禮儀小姐移手之際,古鏡突然從盒內摔落到地面上摔成了碎片,現場專家和觀眾頓時大驚失色,不知如何圓場。這時,欄目負責人方書華當場承諾將邀請國內最著名的青銅器修復專家賈文忠將這一古鏡盡全力修復完整。

  破鏡怎能重圓?方書華不是騙人的吧!現場觀眾疑問重重。而就在數天以後,這個疑問就煙消雲散了。經賈文忠修復後的戰國銅鏡由中央電視臺歸還給了所有者,一場炒得沸沸颺颺、似乎難以化解的風波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平息了。

  賈文忠的修復技藝有多高?著名人類學家、北京人遺骨的最早發現者賈蘭坡就對賈文忠的技藝推崇備至。賈老說:“中國傳統文物修復技術是中國的國粹,應當加以重視和弘揚。當前從事文物修復人才匱乏,賈文忠同志為此項事業做出了貢獻,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其實,賈文忠在文物修復領域享譽已久,在他的文物修復歷史上,不可不提的也許要數修復三門峽西周虢國墓地出土的青銅器文物和修復江西新幹縣出土的商代青銅器文物了。

  那是在1990年,轟動全國的三門峽西周虢國墓被發現,成為當年國家十大考古發現之一。由於墓穴坍塌,長年埋藏于地下,出土的上萬件青銅器的破損程度極其嚴重,致使相關的文物研究無從下手。國家文物局、河南省文物研究所和三門峽文物局對此非常重視。1991年5月,文物部門特聘賈文忠參與並指導這批文物的修復,可以說他是受任于“文物的危難之間”。

  虢國墓出土的青銅器有上萬件,其中最有價值的是那套君王編鐘。這是迄今發現的西周晚期最珍貴的一套編鐘,共八件,總重146.75千克,形制為合瓦形,每個上面都有銘文,四個大的均為五十一個字。出土時,這些編鐘多已破碎,鐘身袑騑陷部C

  經過精心修復,賈文忠不僅恢復了編鐘的舊貌,而且聲音依然和諧悅耳,一點都不走音。1992年,經賈文忠修復後的這套編鐘和其他包括七件一套的銅鼎和壺、盤、匜等銅器三十余件以嶄新面貌參加了故宮舉辦的文物精華展,觀者嘖嘖稱讚。

  修復這種複雜至極的文物對賈文忠來說早不是孤例,最有難度的要數江西新幹縣出土的商代獸面紋臥虎立耳銅方鼎。此鼎修復後高29cm,長21cm,寬14cm,造型與紋飾與中原殷商文化的銅器相似,罕見的是它的立耳上各有一個造型新奇的臥式小老虎。

  銅鼎出土時嚴重變形,碎成了十幾片,被泥沙層層包裹著。有的部分已經腐蝕掉了。看賈文忠拿出的文物出土時的照片,再看看修復後的照片,佩服之情油然而生。

  修復這件青銅器,是賈文忠修復過的最難器物之一。“那段時間往往一坐一站就是一天,累得腰酸背疼,頭昏眼花。”

  修復的過程極其繁複,清洗、除蛂B整形、焊接、補配、鏨花、做蛂A再用化學的方法表現出腐蝕生蛌漁蘆G,每一道工序都要好幾天的時間。一套流程下來幾個月也就過去了。辛苦自不必說,光是和文物整天打交道這種孤獨感就是普通人所難以承受的。這些過程既需要高超的技術,也需要高度的耐心,常常一坐一站就是一天,累得腰酸背疼,兩眼發花,頭都大了,如果不具備平實的心態和女人一樣的細心,沒有對文物的熱愛,是絕對幹不好的。文忠修復文物時,手不閒著,心更不閒著。每件文物在他手堻怳痐T五天,長的能有兩三個月,可以說他把每件文物都吃透了,如何製造的,紋飾特點,銘文內容,袘k或損壞程度,袑韘熂A,出土時的情況,全都看在眼堙A記在心上。這已經不是單純的修復,而是進行研究了,修復完了,研究課題也就完成了。處處留心皆學問,他的豐富經驗就是這麼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他能夠成為一名不僅精於修復,還長于複製和鑒定的專家,不是偶然的。

  賈文忠妙手回春的修復經歷實在是太多,三言兩語還真是難以說盡。粗略統計,賈文忠在近30年左右的時間堙A修復各類珍貴文物1200余件,修復後成為國家一級文物的有400余件,高超的修復技藝可見一斑。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正因為賈文忠有這樣一雙回春妙手,每當有珍貴文物需要修復,第一個就想到賈文忠也就不足為奇了。

  3

  鑒定專家——不昧著良心說話

  賈文忠文物修復的手藝在文博界已經享譽三十餘年,但如果認為他就這麼一門手藝那就大錯特錯了。在文博界,賈文忠為人們稱道的還有他的火眼金睛,有很多民間的珍貴文物被他發現,也有很多所謂的“珍貴文物”因被他識破而歸於平庸。

  在2006年,一位甘肅藏者拿著一個被很多專家判了“死刑”的香爐給賈文忠看。“這個香爐造型非常穩重,拿在手堣]非常沉實,款式也比較正規,而且器上有伊斯蘭文字,有很高的文物研究價值。”憑藉這幾點,賈文忠認定這肯定是一個存世量極少的正德爐。果然,在2006年中央電視臺的賽寶大會上,這件賈文忠推薦的明朝正德爐被專家公認為珍品並獲得銀獎。

  賈文忠鑒定文物有自己獨到的見解,從來不人云亦云。曾經在廣東東莞的一位藏家請賈文忠鑒定他花了300多萬元買的一個四羊方尊。“四羊方尊這樣的國寶重器全世界只有一件,是獨一無二的孤品,他怎麼會有。”賈文忠充滿好奇。一看之下,果然是贗品。

  四羊方尊的真品藏在國家博物館,賈文忠曾經親眼見到過。而假的形狀比真的小,無論造型還是鑄造工藝都有明顯的仿製痕跡,不符合商代青銅重器的特徵。不僅是四羊方尊,這個藏家甚至還有“司母戊鼎”,一個人就有幾十件國寶級文物,更為滑稽的是每一件都有形形色色的國家級專家開具的證書,還有著名鑒定機構的物理鑒定證書,一摞一摞的。

  這樣的藏家賈文忠在浙江溫州、寧波、義烏、廣州、深圳、珠海以及山西等地見過不下幾十個,親口告訴他們是假的都不信,他們只信說真的那些專家,拿著這些專家開的“證書”自娛自樂。

  賈文忠的鑒定眼力是數十年千錘百煉出來的。1979年賈文忠高中一畢業就來到北京文物局工作,被分到文物複製廠青銅修復組工作。當時的工作主要是修復和複製價值較高的珍貴文物,正趕上“文革”文物退還,一入行就能接觸到很多珍品文物,賈文忠說“自從參加工作後最重要的是接觸到了一批老專家如程常新、傅大卣、馬寶山、魏隱儒、趙存義等恩師。”加之賈文忠從小培養起來的興趣,這可真是得天獨厚的優勢。

  近幾年,賈文忠又隨中央電視臺尋寶節目走遍了中國的三十多個城市,見到的真東西假東西數不勝數。在這個過程中,賈文忠的鑒定功力可謂一日千里。“凡是假的東西,一般掃一眼就知道個大概齊了。這就是實踐的好處,如果我坐在辦公室堛眯w達不到這個水準。”

  在社會上歷練了這麼多年,賈文忠發現很多收藏愛好者都迷信專家,不管是哪方面的專家都信。“術業有專攻,專家至多也只是擅長某一方面或者某一時期的,全能的專家根本不存在。”

  因為在鑒定中敢於說真話,不屑于阿諛奉承,賈文忠有時也難免不受待見。也曾經有人想給賈文忠幾十萬元讓他開鑒定證書,被賈文忠回絕。“無論你有多少張專家開具的鑒定證書,不管是多高級別的專家。該是真的就是真的,該是假的就是假的,我不能昧著良心說話。”

  近年來,文物市場異常火爆,盛世收藏的形勢也愈演愈烈。造假者的水準也越來越高,有時候賈文忠都不得不佩服造假者的水準。“鑒定就是和造假者賽跑,落後一步眼力就跟不上了。”賈文忠之所以能始終跟得上,還是歸功於文物修復功底。

  賈文忠的鑒定能力源於對青銅器的刻苦研究,可謂無心插柳。“修復手藝提高了,鑒定的眼力自然就上來了,我的主業還是青銅器修復,這才是我的老本行。”賈文忠說。

  4

  守護“遺產”——將修復手藝更好地傳承

  賈文忠今年剛剛47歲,但是在文物修復領域已經摸爬滾打了三十年。三十年中,文物修復是傳承有序到門可羅雀的一個過程。這也是一齣傳統手藝必經的一場戲,興衰不由人。在這股潮流中,曾經顯赫一時的“古銅張”手藝,也終究難以擺脫門庭冷落,傳人漸稀的尷尬境地。

  “這年頭,急功近利的思想太重,很少有人能真正坐下來研究文物修復,對此感興趣的人也越來越少。”賈文忠憂心忡忡。

  目睹著文物修復手藝就要瀕臨失傳的絕境,賈文忠是看在眼堙A急在心堙C“再過二十年,三十年,如果還沒有人重視文物修復的話,這門手藝就要失傳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從古銅張到王德山,再到賈玉波一家,這門手藝傳承得有條不紊,但是賈文忠這一代之後呢?誰來承續?一定要有人牽頭才能搞起來,賈文忠說。

  1991年,為了將業內人士聯合起來共同挽救文化遺產,賈文忠倡導發起了文物修復委員會,擔任常務理事、秘書長,主持秘書處的日常工作。文物修復委員會成立之初便運行艱難。

  錢,沒有;人,也沒有;賈文忠一時進退維谷。為此,賈文忠奔走四方,向各級文物主管部門申明情況,向熱心於文物事業的企業、事業單位及公司尋求幫助。對於賈文忠而言,或許沒有能比看到傳統修復有序傳承更令人欣慰的了。截止到2007年,賈文忠發起的文物修復委員會已經發展了全國1000多名會員,並召開了幾次大型會議商討修復技術的傳承問題,反響不錯。過程可以輕描淡寫,個中艱辛卻為外人難道。

  在文博領域一直有一個說法,就是“是儒不是匠,是匠不是儒”。奔波在一線的人沒什麼理論素養,象牙塔堛瑣ヶ摁a又缺乏實踐的能力。這個定論也同樣困擾著賈文忠。從高中畢業就走上工作崗位的賈文忠在四十歲以前一直都摸爬滾打在實踐一線,沒有接受過正統的大學教育。“即使能辨別真假,可以妙手回春,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從研究上來講,一件器物詳細的來龍去脈以及其中蘊含著的深厚傳統文化才是最為重要的。”意識到這一點之後賈文忠毅然來到北京大學就讀研究生班。

  從17歲入行起,二十年韶華已逝,對於賈文忠來說,人生最好的學習時間已經過了。無論是個人精力,還是記憶力,都已經難以和青年時期相提並論。同時工作也佔去大部分的時間。幾年的研究生班生涯,賈文忠一天也沒有浪費。他翻遍了和青銅器相關的著作,同時又兼任青銅器修復實踐的老師。在班級堙A既是同學又是老師的賈文忠自然備受矚目。

  研究生畢業以後,賈文忠真正成了一個儒匠合一,理論與實踐並重的青銅器專家。這段學習經歷也啟發了賈文忠。“如果將文物修復作為一門專業在學校設立,那老祖宗的傳統技藝不就能傳承有序了嗎?”困擾賈文忠已久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那就是將文物修復搬進大學課堂。

  “舊社會口手相傳的方式對於修復人才的匱乏只是杯水車薪,要想使這門手藝更好地傳承,只能是走正統教育的路子。”於是賈文忠先生將傳統文物修復技術講進了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中央民族大學博物館專業、清華大學藝術品高級研修班,系統地講授傳統文物修復的發展歷史,各類文物修復的方法。現又擔任北京聯合大學、中國防衛科技學院“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的教授,為青銅專業、陶瓷專業學生系統講授各類文物修復技術。從1996年起為海淀走讀大學創辦“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現已有6屆學生畢業,大多被分配到故宮博物院、首都博物館、頤和園等文博單位中,深受用人單位的歡迎,現有很多同學已成單位中的主力。

  賈文忠一邊從事教學和實踐,一邊還對傳統修復進行研究和整理工作。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起,賈文忠就經常走訪一些和父親賈玉波同時代的文物修復專家,虛心向他們求教。二十幾年堙A賈文忠都是王德山、傅大卣、魏隱儒、馬寶山等老一代文物專家的常客,平時每有閒暇,就拿著一個小本向他們求教,虛心請教,邊問邊記。

  20年堙A賈文忠先後出版了《賈文忠談古玩修復》、《古玩保養與修復》、《賈文忠談古玩贗品》、《賈文忠談古玩保養》、《賈文忠談古玩複製》、《賈文忠談青銅器收藏》等專著十余部,論文數十篇、200多萬字。“這些成果都是我從老一代的口手相傳和自己在幾十年的實踐中整理出來的,現在被很多大學的相關專業和培訓班作為教材,市場上也出現了各種版本的盜版。不過能受到關注我還是很高興。”

  儘管付出了很多努力,賈文忠仍覺得有些力不從心。在傳授文物修復技藝的過程中,遭遇的冷漠令賈文忠有些心酸。

  “如今的年輕人很少有人對這一傳統手藝感興趣。確實,文物修復者充當的是為他人做嫁衣的角色,從來都是幕後英雄。文物再有價值,最終都歸功於文物研究者,而不是修復者。從業者沒有很高的社會地位,這也是文物修復行業由盛轉衰的一個原因。”

  從2002年10月參加“國際博協亞太地區第七次大會”時,他就曾發表“中國傳統文物修復技術是無形文化遺產”的觀點。近年來也一直為此事呼籲。

  修復是為了研究,研究是為了傳承,賈文忠是那種一條道跑到黑的人。雖然困難,但還是要做。“不管怎樣,這門手藝絕不能失傳。既然咱懂這個,就是責無旁貸的。”賈文忠說。

  今年,賈文忠正為將青銅器修復申請列為非物質文化遺產而努力,對於賈文忠來說,這門傳統技藝的傳承任重且道遠。

作者:張興軍 來源:北京日報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