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人物

 


退隱江湖很多年 梁羽生不怕被超越:我還沒有OUT

04/17/2008/10:11
華夏經緯網

    梁羽生原名陳文統,生於廣西蒙山,曾在嶺南大學任教,後南遷香港,供職于《大公報》。自1954年在《新晚報》連載第一部武俠小說《龍虎鬥京華》起,三十載共有《萍蹤俠影錄》、《白髮魔女傳》、《塞外奇俠傳》、《七劍下天山》等35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作品問世。被尊為新派武俠小說的開山祖。

   日前,退隱“江湖”多時的梁羽生推出了自己的散文集《筆照六花》,這讓很多喜愛武俠的讀者始料未及,只知道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好看,卻不知道他還擅長散文隨筆。這本梁羽生“封刀”後的散文集是年逾八旬的他親自修訂的,其中12篇作品是首次亮相。又見這熟悉的文字,難免讓人好奇這位“隱俠”現在的生活,記者幾番輾轉終於聯繫上正在澳大利亞療養的梁羽生,並遠隔重洋對他的景況進行了獨家專訪……

  必修課重讀詩詞

  現在回想起當年的種種決定都是正確的,能與家人共敘天倫實乃人生一大快事

  2006年12月,梁羽生在香港地區參加某圖書公司成立30週年紀念活動,並順道為自己的老師———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90大壽祝生,豈料出席完這些活動之後便因輕度中風而入院治療。2007年初,梁羽生旅居澳大利亞雪梨,之後一直處於康復階段。此次接受早報記者採訪,梁羽生開心地表示自己已經恢復了一大半。

  梁羽生笑言目前的生活非常閒適,“雖然我現在還住在療養院,但每天家人都會抽空來探望我,而一些香港、北京的老朋友也會打來慰問電話,聊聊以前和現在。雖然沒有進行創作了,但閒暇時我會背誦古詩詞,也閱讀這些詩詞的不同注本。重讀詩詞成了我現在生活堣@件重要的事情,也是每日必做的功課,它讓我沉浸在一種美的享受之中!”

  梁羽生坦言,在老年能盡情享受親情和友情的呵護是自己的福氣,先前之所以會移居澳大利亞,主要是因為有更多的時間同家人在一起,就連早前的“封筆”也是為了家人,“現在回想起當年的種種決定都是正確的,能與家人共敘天倫實乃人生一大快事!”

  不懂兵器自創招

  對於中國兵器和技擊方面的知識我到現在仍是不及格的,我是迫於無奈才自創新招而已

  與梁羽生對話,很難避開武俠這個話題,但梁羽生表示,就此已經說過太多,實在是找不到一個能讓自己和讀者都還興致盎然的談論點。於是這一次,他避開武俠文學創作,談起了自己與中國兵器的淵源。

  “記得我最初寫武俠小說的時候,有一個地方寫到判官筆,可判官筆到底是什麼樣我根本沒見過,創作就在這裡卡殼了。沒辦法我只好從前輩名家的作品中‘偷師’,但我又不能完全照搬,於是我就在自己認為‘無關宏旨’的地方改動了一些,不自覺地誇張了許多,最後在報刊上登出來便受到了行家的指責。”梁羽生回想起那個小插曲還覺得有趣,“當時那位行家指出,照我筆下的描述,判官筆不但點不到對方穴道,反而會弄傷自己。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那位行家其實也並不懂兵器,只是紙上談兵而已。從那以後,我開始了對中國兵器的研究。”

  當梁羽生真正開始研究兵器後,他才發現如果自己要“認真”來寫,且“言之有據”的話,實在是難以下筆。於是他便改“寫實”為“寫意”,自創新招。“關於筆下的技擊描寫最開始我都是從古人的詩詞中去尋找靈感,比如:‘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我就將它演化為‘劍法’中的招數。至於兵器,很多都是虛構,世上根本沒有。對於中國兵器和技擊方面的知識我到現在仍是不及格的,我是迫於無奈才自創新招而已。”

  金兄擅邪我擅正

  我是全世界第一個知道金庸比梁羽生寫武俠寫得更好的人

  提到梁羽生就不能不提到金庸,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金梁並稱,一時瑜亮”。1966年,梁羽生因受人之邀化名“佟碩之”,寫了《金庸、梁羽生合論》,並在文中談到兩人的不同:梁羽生名士氣味甚濃,金庸則是現代的“洋才子”。可在此文面市幾十年後,屢有人認為梁羽生有借金庸標榜自己之嫌。不過,無論外界如何猜測、論斷兩人的關係,他們卻在不同場合展示彼此的友誼。梁羽生此次更對記者笑言,“我是全世界第一個知道金庸比梁羽生寫武俠寫得更好的人!”

  “我們是老同事、老朋友,這麼多年來一直都保持著聯繫,如果我去香港地區那我們一定會見面的,當然他有機會也會來澳大利亞看我。現在我們都老了,所以通常是用電話聯繫。”記者提到兩人在武俠創作上的不同,梁羽生精練地概括說,金庸寫“惡”、寫壞人比寫好人成功,寫邪派比寫正派成功,而自己則擅長寫名士風流。“我認為金庸在《書劍恩仇錄》中寫得最精彩的是張召重,寫四大惡人,一個比一個精彩,寫好人君子,段譽啊,不夠精彩。不過我自己寫邪派怎麼寫,都不夠金庸那麼精彩。至於比較,我覺得老談第一第二很無聊,就算是同一類的作家,每個人仍有每個人的特色。我是全世界第一個知道金庸比梁羽生好的,不過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都知道了。”

  □對話大俠

  寫散文因為念舊

  記者:(以下簡稱記):許久不見您的新作了,怎麼會想到不寫武俠寫散文?梁羽生:(以下簡稱梁):這本散文集其實是上世紀末的一本集子,大都是我在澳大利亞和到各地旅行時寫的。其中有不少故人故事,人老了就會念舊。這本散文集散得厲害,將山水人物、文史詩詞、對聯、掌故、象棋、圍棋等全部囊括。

  記:書名《筆照六花》有什麼由來?梁:《山海經》、《大唐西域記》等書都記載有能夠“光華四照”的奇花,花能“四照”想必也能“六照”,再加上我將書中的內容分成了六個部分於是便用了這樣一個名字。

  我被超越不奇怪

  記者::你怎麼看待“金梁之後,後繼無人”這個說法,你有看好的武俠接班人嗎?梁羽生::這個之前曾有媒體做過一個大篇幅的討論,我和金庸也曾談起過,金庸說可能是這樣的,但我卻覺得很難講。中國有那麼多的人喜歡武俠,出現超越我們的人也不奇怪,現在沒有好的武俠作家,並不等於將來也沒有。

  記:國內出現了很多新生代武俠作家和“80後”作家,你對他們了解嗎?梁:這個我實在沒有發言權,因為遠在海外而且老眼昏花,關於國內的文學現象只是聽說,但並沒有仔細拜讀作品。

  記:聽說您不僅擅長國學,對西學也很精通?梁:薩特、卡夫卡、宇宙大爆炸理論我都看。一個作家要防止自己老化,年輕人的東西要看,我怕真真正正的out(這裡指出局、落後)了。我想,到了我對年輕人的作品完全沒有興趣的時候,我就是真正地out了,我現在還有一點信心,還沒有out!

  記:你的一生被很多人認為具有傳奇性,您自己怎麼概括?梁:“笑看雲霄飄一羽,曾經滄海慨平生”我覺得用這副曾經寫過的自嘲聊概括最為恰當。

  早報記者趙聰

 

來源:天府早報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