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人物

 


季羨林病榻前每日“聽”報 首開金口親定自選集

05/07/2008/10:27
華夏經緯網

     集“國學大師、學界泰斗、國寶”三頂桂冠于一身的著名學者季羨林自2003年因病入院治療以來,一直牽動著廣大讀者的心。記者昨日獲悉,97歲的季羨林迄今為止唯一一套親定自選集《季羨林自選集》近日即將部分面市,這套書季老親手補入40余篇文章,並拒絕任何形式的修改。而出版方也向記者獨家披露了季羨林目前在北京301醫院的近況,雖然他目前視力下降但每天仍然堅持“聽”報。

   季羨林·新書

  首開金口出自選集

  昨日,該書出版方告訴記者,著作等身的季羨林出版過全集、文集,但一直沒有同意出版自選集。多年來,眾多出版社都曾表達過希望季羨林先生出版自選集的願望,但是季老先生卻一直沒有答應。去年五六月間,經過深思熟慮的季羨林感覺時機成熟,終於首開金口,同意出版自己的自選集。據悉,這套自選集一共12本,選集涵蓋了季老的學術著述、散文、雜文、隨筆、遊記等眾多形式。目前即將面市的是《談國學》、《談人生》、《佛》三本書,剩餘的書目前還在編輯修改中,預計將在幾個月後和讀者見面。值得一提的是,《風風雨雨一百年》是一本圖文全彩書,書中收錄了季羨林先生人生各個時期的珍貴照片,這些照片也是由季老先生親自挑選和審定的。

  《談人生》是本套自選集中最突出的作品,季老親定的97篇文章中,比市面上場同類書多出的40余篇,均為季老親手補入;《佛》為季羨林佛學研究精華自選本,本書結合了當代中國出版社出版的《季羨林談佛》、中華書局出版的《佛教十五題》的特點,由季羨林先生親自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豐富補充,使之成為一部較完整佛學著述彙編全本。而在《談國學》一書中,面對近年來的“國學熱”,季老提出了“大國學”的概念,親自擬定內容選取文章以探討國學之精。

  自選集絕不允許修改

  讓大家十分意外的是,一般作家出自選集,都會對以前的文章進行一定程度的修改和潤飾,但該書責任編輯辛海峰告訴記者,季羨林先生出自選集卻明確提出,一個字都不能改。辛海峰透露,季羨林先生希望自己自選集收錄的文章能真實地反映自己,不管當初自己的文章寫得多麼青澀、思想多麼幼稚,他都希望原樣保留,不加任何掩飾。而季羨林先生還親自為這套書選定了一篇序言《作真實的自己》,他在文中稱“我主張,一個人一生是什麼樣子,年輕時怎樣,中年怎樣,老年又怎樣,都應該如實地表達出來。在某一階段上,自己的思想感情有了偏頗,甚至錯誤,決不應加以掩飾,而應該堂堂正正地承認。這樣的文章決不應任意刪削或者乾脆抽掉,而應該完整地加以保留,以存真相。在我的散文和雜文中,我的思想感情前後矛盾的現象,是頗能找出一些來的。……不管現在看起來是多麼幼稚,甚至多麼荒謬,我都不加掩飾,目的仍然是存真。”

  手稿曝光竟無一處改動

  辛海峰還透露,由於要編輯圖文集《風風雨雨一百年》,他們曾到季老的病房拍攝他的手稿照片。助理楊銳拿出季老兩份手稿,一份是談日本的,有十幾頁;一份就是選入課本的《兩個母親》,只有一頁。“我一頁一頁地拍,拍到最後,突然發現在季老這兩份手稿中,未發現一個塗改的地方。季老的字寫得不大,基本都是寫在小方格中,字的間架不那麼緊湊,但很好看,有一種鬆動和流暢在堶情C一個個字輕盈地飄然紙上,像小孩子堆的一堆堆小柴禾,慢而有序,松而不稚。”辛海峰透露,季老一生都在學習書法,從未間斷,造詣極深,只是不常為外人知;二是季老一生所讀之書無以計數,因其常能目下三十行。對平常人來講一目十行,已是了得。季老竟能目下三十行,確非常人所能比。助理楊銳還透露:“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季老寫《牛棚雜憶》十幾萬字的手稿,也未見一處塗改處。”

  季羨林·近況

  視力下降堅持“聽”報

  自2003年以來,季羨林先生一直在北京301醫院進行治療和療養,與外界鮮有聯繫。而辛海峰因為出版這套叢書,曾先後兩次獲得特許進入季羨林先生的病房與其進行了面對面的交流。辛海峰告訴記者,他是今年3月第一次到季羨林先生病房的,季羨林先生當時精神矍鑠,但是由於年事已高,季老先生的視力並不好,最好的一隻眼睛視力才達到0.1,而他的聽力和語言表達能力都大不如前。“雖然他已經不能自己看書看報了,但是每天,他都堅持讓助手楊銳把報紙上的內容讀給他聽,想要看什麼書,他也會讓助手找出那本書,讀給他聽。”

  面對鏡頭像個孩子

  在和季羨林先生的幾次接觸中,辛海峰最大的感觸是,已近百歲的季老很多時候真的很像個孩子。一次拜訪季老,辛海峰一行想和季老合影。助理楊銳走到季老面前,提高嗓門說道:“出版社的同志想跟您合張影。”季老向上挺了挺身子,一副準備照相的樣子。辛海峰見狀,急忙從包堮野X相機,遞給楊銳,然後坐在了季老左邊的椅子上。楊銳拿相機對季老喊道:“注意啦,開始照了啊,1,2,3,笑!”季老像聽到命令的孩子一樣,兩道霜眉向上一彎,撲哧一聲笑了。“我根本不曾想到會是這種場景,也跟著笑開了。楊銳老師拍完,在相機上一看,對我,更多是對季老說道 (嗓門很大):‘人家季老都沒閉眼,你怎麼閉眼了?再來一張啊。’”大家趕緊擺好姿勢,準備照第二張。照第二張時楊銳沒出聲就直接拍了。拍完拿過來給大家看效果。季老見楊老師收起相機,突然轉過頭對大家說:“(我)沒笑。”此話一齣,倒是把大家都逗笑了。記者 胡曉

 

來源:華西都市報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