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化人物

 


<鳳凰>主播陳曉楠:面對受傷的人們,我該怎麼問

05/22/2008/12:36
華夏經緯網

  編者按:四川汶川的災情揪著全中國人民的心。在17、18版中,我們選擇了一些來自不同行業的人在博客堸O錄下的聲音,他們有的是演員,有的是導演,有的是作家,有的是主持人,有的是記者,有的是體育健將,他們或者在“行動”,或者在“吶喊”,或者在“深思”,或者在“致敬”,或者在…… (所引博客皆有刪節)

  事實上,到災區後,我也在困惑著、矛盾著。這樣一場巨大的災難面前,挑戰著每一個生命,也拷問著許多大家已經習以為常的新聞倫理與新聞道德。

  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畢竟在災難的第一現場,我們作為記者的同時,更重要的還是要被還原成“人”。

  面對如此巨大的災難,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人生的第一次。相信包括我在內的所有傳媒工作者,都在思考這些沉痛的問題。

  在香港,我承受不了內心的痛楚

  在香港直播室的時候,每一次連線記者,我都下意識地身體前傾,直到有人提醒,“你怎麼老趴著?都快鑽到監視器堣F!”

  香港太遠了,演播室太豪華了,我沒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127個小時過去,錄完週六的特別節目,走出大樓,給頭兒打了個電話,“我必須得走了”。《冷暖人生》攝製組已經在那堜褔嶀F五天的時間。有一個晚上,和老朱通話,他氣喘吁吁,聲音也有點兒不對勁,我正一個勁兒囑咐怎麼拍怎麼拍,他突然說:“曉楠,你知道麼,我們現在周圍一片漆黑,只有一個大月亮在天上,我們正走過死屍堆。”我呆了半晌,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那個一片漆黑的地方,就是北川。

  在北川,很多問題不忍問

  北川中學的學生們,如今被安置在宏苑賓館的大禮堂堙C禮堂外面暀W是疏散到這裡的學生的名單,緊挨著它的,是一張張的尋人啟事。我們拍攝的時候,有一個家長正緊張地看名單,她要找侄子,北川中學高一三班的李納。我幫她一起找,“這兒是高一的,高一一班,高一二班……”手指按著暀W的名單,我高聲念著班級學生的名字,但手指慢慢滑下來的時候,突然不再敢念出聲,高一一班有十幾個學生在這裡,但二班只有兩個,三班有五個,這其中,沒有李納。

  每個班級當時教室的位置不同,上的課程不同,跑出來的學生數字相差很多,有一個班,四十幾個學生,只生還了四名。

  我問這個班的女孩:“你們班是個什麼樣的班級啊?”本來悲傷的女孩子突然笑了:“我們班,成績不好,體育好,是個特別義氣的班,這是我們班同學自己總結的。”

  有一個男孩子,和自己最鐵的哥們兒一塊往外跑,一轉頭,房子倒下來,巨石離他只有幾十釐米,再看跑在他身後的好朋友,只剩下了一雙腳。好友的家長來的時候,這畫面,他一個字也沒有說。

  我拍他的肩膀,說抱歉,我不應該讓你回憶這麼殘酷的時刻。男孩兒很懂事地搖搖頭。是啊,我該問嗎?我怎麼能問出口?

  1000多名學生,只有60名被家人認領

  孩子畢竟是孩子,突然而至的集體生活讓他們感覺新鮮,幾天之後,他們已經在用紙板鋪成的大通鋪上開始笑鬧,每當我蹲下來,問他們是哪個班的,叫什麼名字,他們總是會高高興興的回答,於是我就更沒有勇氣,問出那個世上最殘忍的問題:“地震的時候你在哪?”

  這句話,像一把刀子,開啟生命最黑暗的回憶。

  有一個女孩子,被砸在一塊大石板下面,後面一個男孩子,也在瓦礫堆堙C女孩兒的傷比較輕,救援人員決定先把她抬出去,當他們返回來的時候,男孩子已經沒有了氣息。女孩兒哭著對我說:“都是因為我……”

  我抓著她的手告訴她這不是她的錯,旁邊的女生緊緊摟著她安慰,臉上卻是微笑著的,那笑容,有一種堅定,遠遠超越了她的年紀。

  我的採訪斷斷續續地進行,從來沒有哪次採訪像這樣總是長時間地停頓,有時候,我需要長長地舒一口氣,才能問出下一個問題。

  我該去問嗎?

  陪我們採訪的小何介紹說,學生們現在情緒還算穩定,他們最擔心的就是初中部這1000多名學生中,只有六十多位家長來認領,另外的一些父母,還沒有音信。他說,他很難想像,當孩子們度過了這特殊的集體時期,當他們分開的時候,那些沒有了家的孩子,生活該怎麼繼續。

  ——— 來自《鳳凰衛視》陳曉楠的博客

來源:都市女報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