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玩天地

 


假畫充斥拍賣市場 專家教你辨徐悲鴻真跡

11/08/2004/09:28
華夏經緯網

    本報上周文化星期天登載的《潘天壽假畫當真跡拍出?》一文,刊出後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大批讀者紛紛打來電話,向本報反映社會上的假畫現象。本報記者走訪了京城幾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書畫鑒定家和拍賣業內人士,了解了當前市場上徐悲鴻假畫的有關情況。

    這位專家透露,鋻於徐悲鴻在中國美術界的成就和特殊地位,其作品一直是國內外買家追逐的對象。2001年10月,香港佳士得公司拍賣會上,其油畫《風塵三俠》以664.5萬港幣成交,創造了中國油畫拍賣的最高紀錄;去年嘉德公司春季拍賣會上,徐悲鴻《春山十駿圖》以627萬元人民幣創造了徐悲鴻國畫拍賣的世界紀錄。在徐悲鴻畫作日益攀升的時候,其假畫也充斥市場,這位專家最近研究了幾十幅在各地拍賣會上成交的署名徐悲鴻的畫作後發現,這些作品中沒有一幅可以斷定為真跡,幾乎都是從徐悲鴻紀念館出版的畫冊中克隆出來的作品。

    ■《奔馬圖》真偽起爭議

    今年上海工美拍賣公司春拍的時候,拍賣過一幅署名徐悲鴻的《奔馬圖》,並以22萬元的價格成交。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書畫鑒定家介紹,這幅作品乃克隆自北京徐悲鴻紀念館收藏的真跡《賓士》。


    徐悲鴻紀念館收藏的《賓士》

    這位鑒定家說,徐悲鴻真跡《賓士》的落款中寫明,作于1939年;上海工美拍賣公司拍賣的《奔馬圖》落款中標明創作於民國28年,也是1939年。而像徐悲鴻這樣的大畫家,不可能在同一年中創作兩幅完全一樣的畫作。從圖片上不難看出,這兩幅作品的構圖形式、馬奔跑的姿態、甚至馬蹄下的草都十分相似,如出一轍。但細看之下,就會發現,《奔馬圖》中馬的線條過於呆板,沒有動態美,尤其在馬尾和鬃毛的處理上雜亂無章,糊成了一片,馬頭的細節刻畫不夠生動。反觀真跡《賓士》,不但馬的線條好,有輕盈的動態美,而且馬尾和鬃毛疏密結合、濃中有淡,馬的嘴、鼻、眼、耳皆生動傳神,是大師級的水準。

 
  上海工美拍賣公司拍賣的《奔馬圖》

    記者致電上海工美拍賣行,詢問該公司對《奔馬圖》真偽存在爭議的看法。該公司接電話的一位先生剛開始對記者說沒有拍賣過徐悲鴻的《奔馬圖》,後來記者說明是今年春季拍賣會的拍品後,表示是第一次聽到《奔馬圖》的真偽存在問題。他說,藝術品市場中沒有絕對的事情,沒人敢說肯定是真的,而且對於這方面的問題公司在拍賣說明中都已經寫清楚了。

    ■《獅》也疑被克隆

    這種克隆徐悲鴻真跡的假畫在當前的拍賣市場上屢見不鮮,而且有氾濫的趨勢。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對上海國際商品拍賣公司2003年12月秋季拍賣會中以20.9萬元成交的署名徐悲鴻的《獅》也提出了質疑。他告訴記者,《獅》是對徐悲鴻紀念館收藏的徐悲鴻真跡《群獅》中,一頭公獅形象的克隆。《群獅》是一幅高1米多、長兩米多的大幅國畫,是徐悲鴻一生中畫過的尺幅最大的以獅子為題材的畫,畫面中有5只怒目圓睜的成年獅子和兩頭溫順可愛的小獅子,表達了畫家對抗戰勝利的渴望。


    上海國拍拍賣的《獅》


徐悲鴻紀念館收藏的《群獅》

    從圖片的對比中不難發現,上海國拍拍賣的《獅》與《群獅》中體態最大的一隻獅子,在動作、站立姿態、身體上的肌肉輪廓等方面都極其相似,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上海國拍拍賣的《獅》嘴巴張開過大,與頭部的比例失衡;而且獅子身體的線條軟弱,讓人覺得肌肉不夠結實,獅子的棕毛和尾巴也顯得比較淩亂,不夠自然。

    ■“假貓”即將走向市場

    當前井噴般火熱的藝術品市場中,充斥著大量徐悲鴻假畫,而市場的背後,還有大量徐悲鴻假畫等待拍賣。除了已經拍賣成交的可疑作品外,這位專家還向記者介紹了某藝術雜誌今年第七期上,某某山房藝術品顧問公司刊登的廣告,廣告的主體部分,是一幅署名徐悲鴻的《貓石圖》。


上海某某山房收藏的《貓石圖》


徐悲鴻紀念館收藏的《貓》

    這位專家告訴記者,《貓石圖》與徐悲鴻紀念館收藏的《貓》中貓的姿態動作、眼睛瞧的方向幾乎完全一樣,包括貓身下的石頭造型都極其相似,只是色彩有所不同。《貓》上的落款寫明是徐悲鴻畫給夫人廖靜文的,而某某山房廣告的《貓石圖》落款中,則寫明是送給一位“誠伯先生”的。試想,徐悲鴻這樣的大師,能把自己畫給夫人廖靜文的畫,再原樣畫一張送給別人嗎?經過研究發現,《貓石圖》題款中的詩句“寂寞誰與語,昏昏又一年”是抄自徐悲鴻紀念館收藏的另一件真跡《貓竹圖》的題款。

    ■廖靜文很少鑒定畫作

    記者就“徐悲鴻假畫事件”致電徐悲鴻紀念館,遺憾的是,徐悲鴻先生的夫人廖靜文女士未在館中,她的秘書告訴記者,廖靜文第二天要出差,想採訪要等到20日以後。

    當記者說明想請廖靜文女士分析上述幾幅署名徐悲鴻的作品是不是假畫時,這位秘書說,現在經常有人找廖靜文看畫,也經常接到請廖靜文鑒定署名徐悲鴻作品的電話。但由於廖靜文年歲已高,眼睛不太好,所以現在已經很少給別人看畫了,只是偶爾為少數國家機構或者涉案的畫作看看,而徐悲鴻紀念館目前尚沒有能力對外開展書畫鑒定業務。現在名家的假畫太司空見慣了,有時候甚至都覺得沒有假畫就不正常了。

    ■如何辨認徐悲鴻真跡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介紹,他最近見到了藝術品市場上幾十幅署名徐悲鴻的畫作,沒有一幅是真的,但最終都以高價格成交,實在令人驚嘆。其實要辨別徐悲鴻的真跡並不難,只要多到徐悲鴻紀念館看真跡,對他一生中繪畫各個時期的作品風格、筆墨以及題款和用印的特點多做研究,在市場上買畫時,很多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假畫冊矇騙買家

    有關專家介紹,最近市場上出現了一種新的造假手段,即運用出版物招搖撞騙。造假者先聘請高手倣冒一幅名家的作品,然後讓這件作品參加國內外一些並不權威的“美術大展”,贗品就名正言順地登上了為展覽而出版的畫冊。拍賣假畫的時候用這些畫冊來矇騙買家。今年的拍賣市場中,就有採取這種方式炮製的假徐悲鴻畫作被拍賣。

    有關專家介紹,徐悲鴻畫作的參考資料應該以國內權威出版部門上個世紀90年代以前出版的畫作為準,而且要注意不要買到假書;對於90年代後,尤其是拍賣市場火熱後出版的畫冊和著錄要慎之又慎,謹防上當受騙。

    ■當今假畫水準不如往昔

    一位從事文物藝術品拍賣多年的業內人士介紹,解放前做假畫的地方很多,按地區劃分,北京有“後門”、“臣字款”,蘇州地區有“蘇片”、“欽家款”,浙江有“紹興片”,還有“上海造”、“廣東造”、“揚州造”等,都是從事偽造假畫的專業作坊和店舖。以老北京為例,過去作假畫的店舖收學徒,年齡都在十歲以下,進店後先自己隨便畫半年,再經師傅指教學畫,學到一定程度,根據每個人的特長,可連續十年八年專門臨摹某名家的作品,一旦功力成熟,再用舊紙、舊色、舊墨和老印泥臨摹,一般人很難看出是倣品。

    但是現在造假畫的從業者遠沒有他們的先輩們那麼“敬業”,往往是畫畫出不了名半路出家造假畫,以求獲得更高的收入,而且不可能花費十年八年專門臨摹某名家的作品,所以當前市場上有很多假畫的水準極其低劣。

    ■徐悲鴻假畫為何多

    有關專家介紹,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齊白石的作品每平方尺至多不過10元,老舍曾為了資助齊白石而花5元錢買了他的一個扇面;張大千的作品賣100元一幅算是比較高的;徐悲鴻的《松鷹圖》1961年售價僅為230元,這在當時已是很高的價格了;而傅抱石一幅畫的最高標價也僅僅為80元。近年來,文物藝術品市場火爆,名畫家作品的價位不斷飆升,而徐悲鴻的創作風格又極為嚴謹,所以徐悲鴻一生中保存下來的畫作數量不多,且大部分作品都收藏在北京徐悲鴻紀念館和中國美術館等機構。市場上徐悲鴻真跡的數量少,而徐氏畫作的價位不斷飆升,有些人就製造假畫來填補市場中的空白。(北京娛樂信報   王健)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