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文玩天地

 


蜜蠟≠琥珀 蜜蠟極具靈性收藏須防三大陷阱

04/01/2008/09:26
華夏經緯網

    現在,佩戴與收藏蜜蠟的人越來越多,各地的大中商場及珠寶檔口多有銷售。但是,蜜蠟市場魚龍混雜,大量的贗品和偽造品充斥其中,而常用的造假手段主要是以低級琥珀、塑膠製品、化學合成、樹脂(但不是古化石)製品等亂真,因此,收藏蜜蠟一定要警惕三大陷阱。

    核心提示:

    辨別蜜蠟真假,可用簡單的比重法:真蜜蠟在飽和鹽水堿O可以浮上來的;其次,不要在打著“波羅的海蜜蠟”、“俄羅斯蜜蠟”、“波蘭蜜蠟”旗號的店媔R東西,那些黃澄澄的、帶白色絹絲的東西都是琥珀,一種看著很像蜜蠟的骨珀。目前,真蜜蠟多是老貨,有很好的包漿。

    在遠古時就與人類結緣的神秘有機質化石蜜蠟,今天依然以其獨特的魅力令無數藏家傾倒,形成了收藏界一道亮麗的風景線。近日,法國東方學專家、地址學家讓-布呂埃勒·安東博士來華旅遊,記者在北京古玩城蔣經理的幫助下,有幸通過MSN對其就人們關心的蜜蠟文化問題進行了採訪,他的許多精闢獨到的見解讓記者大開眼界。

    同時,隨著蜜蠟收藏熱的再度興起,濫竽充數的假蜜蠟充斥著當下藝術市場,連一些頗有經驗的行家有時也會走眼。為此,專家提醒蜜蠟愛好者:選購蜜蠟時應時時提高警惕,當心三大陷阱。

    蜜蠟琥珀不能畫等號

    記者:千百年來,人類和蜜蠟都“惺惺相惜”。作為專家,您認為二者到底有何區別和聯繫?

    讓-布呂埃勒·安東:蜜蠟的品種基本上只有一種,就是黃色的、內含朦朧、不透明至半透明的;琥珀是透明的。蜜蠟和琥珀,從目前人們的認識水準來說,只能識別它們都是樹脂的古老化石。而究竟蜜蠟是什麼、琥珀是什麼,說法莫衷一是。按現代科學和珠寶學觀點,蜜蠟、琥珀同屬於有機寶石,需要千萬年甚至上億年在地底下形成。但有研究表明,蜜蠟的來源於一些已經在地球上絕種的樹脂,比琥珀要古老得多。

    記者:現有這樣一種觀點:蜜蠟戴久了會因人體溫的關係,琥珀酸減少而慢慢變成透明的琥珀。您認同這種觀點嗎?

    讓-布呂埃勒·安東:蜜蠟和琥珀肯定不是同一種東西。如果說蜜蠟戴久了,琥珀酸減少就會變得透明起來,那怎麼解釋那些過百年的老蜜蠟為什麼依然是雲霧狀的不透明形態呢?當然,任何東西經人佩戴都會起變化。蜜蠟的變化主要是光澤越來越鮮亮、美麗,外層漸生包漿,逐漸生出深色的氧化層,而內部結構變化並不大。

    記者:有人把蜜蠟分成貴族蜜蠟、藍的、紅的、粉紅的、雪山種等等,好像蜜蠟種類繁多,那您認為到底應如何分類?

    讓-布呂埃勒·安東:蜜蠟被各國文化描繪得非常神秘,研究它幾乎如墜雲霧。但從存世的蜜蠟來看,並不複雜。實際上,蜜蠟就兩種:一種是中國撫順產的,以藏傳佛教常使用的珠子為準;另一種是產地尚不明確但流傳在阿拉伯伊斯蘭地區的,以三十三子完整一串為特點。後者的質地更好些,純凈、半透明,原先的顏色也是明黃為主,時間長了就接近深黃或紅色。

    沙皇琥珀廳享譽全球

    記者:與其他寶石相比,您認為蜜蠟有何獨特魅力?

    讓-布呂埃勒·安東:蜜蠟是有機寶石,是億萬年前樹脂的化石,按照科學的說法,它保留了遠古時代的生物、地質、氣候等多方面的物證;按照藏傳佛教的說法,它是極有靈性的寶物,是佛教七寶之一,借助它靈修,功效倍增;按照傳統醫學的觀點,它是一種良藥,可安神、利尿、治療風濕病,譬如中國的古書《山海經》說“佩之無瘕疾”,意思是經常佩戴不容易生病。

    記者:蜜蠟千百年來深受各國上層社會青睞,歐洲人也喜歡蜜蠟嗎?

    讓-布呂埃勒·安東:歐洲人更喜歡琥珀。早在16∼18世紀,琥珀在歐洲已成為一種時尚,深受各階層的喜愛。譬如號稱“世界第八大奇跡”的聖彼得堡的琥珀廳是用400萬年的上好琥珀、歷時10年建成的。它是1716年普魯士王子的威廉一世送給沙皇彼得大帝的厚禮,後來沙俄的風流女皇葉卡捷林娜在為自己修建宮殿時將琥珀廳納了進來。

    丹麥蜜蠟頗受世人喜愛

    記者:據說為寫《論蜜蠟》一書,您到多個國家進行了考察。根據調查情況,您認為哪生產的蜜蠟質量最好?

    讓-布呂埃勒·安東:應該說產出琥珀的地方很多,有緬甸、中國、俄羅斯、波蘭、丹麥、羅馬尼亞等地。但產出蜜蠟的地方並不多,現在基本絕種了。按存世的蜜蠟來看,丹麥出產的最好,都是浮在海面上漂過來的,顏色含蓄,基本不存在透明部分,很純,頗受世人喜愛。很多人說阿富汗的老蜜蠟好,但據我調查,阿富汗和中東地區似乎沒有產出蜜蠟的記錄,只是那些地方的人們非常喜歡用蜜蠟串成三十三子的念珠,用來做伊斯蘭教祈禱的法器——三十三子是三十三個讚美真主的形容詞。阿拉伯地區流傳下來的蜜蠟,大都是在遙遠的年代從歐洲進口的。

    另外,藏傳佛教也很喜歡用蜜蠟做佛珠,認為蜜蠟通靈的效果很強。但藏地的蜜蠟似乎品種與伊斯蘭地區使用的不一樣,應該是中國本地產的。譬如中國撫順的煤礦就產伴生的蜜蠟和琥珀,現存的西藏老蜜蠟珠就很像是撫順煤礦堛漯F西。不過,現已經發現在新疆和西藏附近的地區,也有一些煤礦堬˙e蠟。

    記者:您是“中國通”,對中國生產的蜜蠟作何評價?

    讓-布呂埃勒·安東:目前中國出產的蜜蠟的主要特點是:手感上有硬度,比一般琥珀要硬,能浮在飽和鹽水上,顏色明黃,內婺h絲明顯,不是很純。

    記者:時至今日,蜜蠟的開採和流傳情況如何?

    讓-布呂埃勒·安東:蜜蠟的開採情況非常不明朗,從可靠的資料來看,基本上在上個世紀已經不大有專門的工業去大規模地開採。古代開採蜜蠟的情況,也沒有專門的資料記載。目前,從市場上來看,好的蜜蠟幾乎沒有,偶見中東人拿一些清真寺堜峊黕腔鶣H徒用的老念珠去歐洲銷售;中國的西藏也有一些。

    記者:要不要在中國買些蜜蠟回去?

    讓-布呂埃勒·安東:和歐洲一樣,北京的假貨不少,沒有看到好的,這或許是蜜蠟太搶手的原因吧。

    讓-布呂埃勒·安東博士,東方學專家,地質學家,專攻工藝美術在宗教領域的發展史。他長期致力於東方宗教文化和民俗文化的研究,曾任法國普瓦提埃大學(Universit岢 de Poitiers)工藝係教授,巴黎有機寶石協會副會長,目前正編撰《東方珠寶辭典》,其潛心研究的專著《論蜜蠟》剛剛付梓。

    陷阱1

    蜜蠟琥珀酸減少變琥珀

    所謂蜜蠟可以轉化成琥珀,是做俄羅斯、波蘭劣質琥珀生意人的陰謀。讓-布呂埃勒·安東指出:因為琥珀種類很多,有一種看上去內部雜質很多、黃中有白的品種,嚴格地說叫“骨珀”,意思是看上去很像骨頭的顏色。其實,這類琥珀是很低級的、甚至不能稱為首飾級的東西,商人為了迎合東方人愛蜜蠟的神秘心理,推銷劣質產品,於是就說骨珀是蜜蠟。但這種東西佩戴幾個月後就會漸漸通透起來,萬一人家找上門怎麼辦?他們便編了這麼個說法,就是所謂的“蜜蠟戴久了就成了琥珀”。這是一個常識性的問題,要是相信了這個說法,那天下就只有琥珀而沒有蜜蠟了。

  陷阱2

    塑膠變身彩色蜜蠟

    網路上的一些描述和某些珠寶書中的內容,把蜜蠟分成什麼貴族蜜蠟、藍色蜜蠟、紅色蜜蠟、粉紅色蜜蠟、雪山種蜜蠟等等,這大都是騙人的,是那些賣塑膠的人的把戲。不久前有人已揭穿了這個陰謀:這都是台灣奸商賣的假貨,他們在島內做臭了名聲,又到大陸來“開拓”市場。

    陷阱3

    “老蜜蠟珠”招搖撞騙

    當今市場常銷的蜜蠟冒牌貨是所謂的“老蜜蠟珠”。其實,這種“老蜜蠟珠”是年輕的俄羅斯新琥珀,大多為喬木樹脂,與真正的老蜜蠟有著天壤之別。還有就是更新的冒充品是生珂巴珠子。同時,珠寶市場上充斥著大量人工壓縮琥珀和合成蜜蠟,是由碎屑壓制而成。這些東西並不值得收藏。

    養護

    對化學品說“不”

    蜜蠟最好的養護方法就是經常佩戴、把玩,用氣血養護,日浸月潤,美麗異常。儘量遠離化學物品,如肥皂、香水、洗潔劑等;遠離熱源,不要在強烈的陽光下曝曬,不要靠近煤氣、爐子等溫度較高的可燃環境;洗澡的時候要摘下來;弄臟了用柔軟的棉布輕輕擦拭。

    投資

    極品蜜蠟莫放過

    真正的老蜜蠟存世不多,交易和交流起來都不太方便,又沒有國際社會的認可,特別區域化、文化化,因此從市場角度來看,收藏價值大於市場買賣的價值。這話的意思是,如果有極品不要放過。

    在選購蜜蠟時,應以天然純正的、質地油潤、精光內蘊、非經人工染色的、完好沒有裂紋及殘破者為佳。而頂級的蜜蠟則外部脂光潤亮,內部精光與寶光內斂:有絹絲、雲紋、虎紋、風化紋及冰裂紋;孔道氧化,內芯灑金或爆花;具二向或二向以上色性;色彩柔潤、鮮艷而不失古樸感,隱約呈現油潤靈活光澤;光影閃耀,似有若無,或出現山川人物、境界靈奇等。

來源:廣州日報

  
【 發表感言  】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文章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文化資訊 文化視點
讀書空間 考古發現
文化人物 古今雜談
文玩天地 名家名篇
民間文化 知識窗
風俗地理 文化博覽
神話傳說 寓言故事
成語典故 歷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