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 黃鶴之鄉 > 認識武漢 > 人文歷史 > 老街故居

 


漢陽曾有個"洋油幫"

2008-03-19 14:51:51
華夏經緯網

  由漢陽高公街閘口進入南岸嘴,曾經有車水馬龍的小都市——洋油幫。幾年前南岸嘴改造,洋油幫也從地平線上消失了,但它的歷史還留在很多人的心間。

  洋油幫並非指什麼幫會,而是一個地方。八十多年前,漢陽雙街有一家專營洋油(舊時對煤油的稱謂)的老字號鄧盛茂,其女兒鄧燕琴在印尼做大生意,與太古洋行的人比較熟。經她聯繫,老闆鄧盛茂就做起了太古洋行產品在武漢的代理商。那一帶的街坊原使用的是菜油燈,條件好的使用洋蠟燭。但洋油燈使用起來遠比菜油燈和洋蠟燭安全。日久天長,使用洋油燈的人就越來越多,需求也越來越大,鄧盛茂的洋油生意很快興旺發達起來。洋油由外地入店實有不便,那時節還沒有汽車,陸路運輸不行,只有走水路。雙街、外河以及高公街一帶的碼頭不讓鄧老闆的洋油從碼頭上岸。為了進貨暢通,只好自己開了一個碼頭。洋油幫碼頭是用大麻條石砌成的階梯,氣勢非常宏偉。碼頭的興建帶動了這一帶的繁華,有的船民上岸,當起了碼頭工人,還帶來親屬,便用蘆席、稻草搭的茅棚“安居樂業”。最早上岸的是漢川船民,後來沔陽、天門、洪湖等地也有不少來此定居。碼頭是專為鄧盛茂搬運洋油之用,久而久之,這一帶碼頭工人和在此常做生意的商人習慣上稱此碼頭及周邊地區為洋油幫碼頭。

  漢陽鐵廠還在時,曾修建了一條洋灰路(即水泥路),從國棉一廠的原大門開始,到高公橋為止,全長近四百米。這可能是武漢最早的一條水泥路。水泥路南面連著一條鐵路,北面一直到河邊。那是一片空地,原是漢陽鐵廠倒爐渣的地方。隨著洋油幫的繁榮,路北面開始有人修建房屋。最早在此做房子的是徐秋雲,他所建的是一棟二層樓,位置就在水泥路北面的最東頭。老人們習慣稱徐秋雲茶樓。緊靠徐秋雲茶樓的四棟二層樓,為漢陽人馮麼所建。日本人侵佔漢陽之前,馮麼將這四棟樓房變賣後去了香港。有一姓曾的漢川大戶人家隨船來此地後,在水泥路北面的中段建造了一棟當時最大的二層茶樓,佔地少說有二百多個平方米。一樓是大眾茶樓,晚上除賣茶外還有人講評書,且什麼人都可以去喝茶、聽評書。樓上則是有一定身份的人才能上去喝茶。老人們稱此茶樓為曾家茶館。當年來洋油幫定居的人,漢川人最多,特別是姓吳的,他們在此組織了一個吳家幫。來曾家茶館二樓喝茶議事的多數為漢川人。筆者小時候隔壁有一位叫吳漢清的老人,他曾經是吳家幫的師爺(律師)。日本人侵佔漢陽後,強行將長江邊的大片民房拆除,逼得一些居民在水泥路兩邊重建新房。 筆者的父親當年就是由漢公巷(今晴川橋漢陽段引橋的東面)拆遷後,在水泥路北面建的房子,原為洋油街六十六號。隨著水泥路兩邊房子增多,且這條水泥路還是洋油幫的“主幹道”,這條街慢慢地熱鬧起來。

  抗日戰爭時期,洋油幫經歷了最為慘烈的一幕。曾家茶館後面靠河邊有一個菜場,日本人侵佔漢陽之前,常有日本飛機從天空飛過,人們都去看“熱鬧”。過了幾天,又有日本飛機由東向西飛,許多街坊照樣去看“熱鬧”,當時正是買菜的人最多的時候。結果炸彈從天而降,叫人防不勝防,買菜的、看“熱鬧”的死傷無數。菜場內幾乎分不清哪是人肉哪是豬肉。可憐有一姓林的一家三代人在那一次空襲之中全部被炸死。後來只要警報一響,洋油幫的男女老少拼命地逃上龜山。日本人侵佔漢陽後,日本人、漢奸、五狼神人(指地痞、流氓)在這裡無惡不作,壞事做盡。日本人投降後,國民黨也是對這裡的街坊進行搶掠。直到解放後,洋油幫才獲新生,這地方正式命名為洋油街。

  上世紀50年代初,洋油幫年輕的居民大部分被招入國棉一廠,還有的被劃業和搬運站招收。那時節工人吃香,人們歡天喜地。這條四百多米長的水泥路,兩邊的商鋪一家連著一家。賣油石灰的舖子最多,大小有一二十家,大部分集中在街的西頭。賣船上用品的、打鐵的則在小河邊。七八家理髮店、二家照相館、十幾家茶樓、九家租書店、三四家廣貨鋪,還有那賣棉油的、賣洋油的……將這洋油街裝點成了一個小都市。夜色降臨,人們還來不及換掉工作服,就三五成群漫步于洋油街,所有店舖門前的洋油燈將整條街照得跟白天一樣,工人、上岸買東西的船民,將整條街擠得滿滿的。賣吃的、賣小玩意的叫賣聲,賣水餃、蓮子米湯的梆子聲此起彼伏,河媮晹野s賣豬血的小劃子,慢慢地將洋油幫居民及船上的人帶入美滿的夢鄉。

  洋油幫緊靠漢水,歷史上的幾次大水使這裡居住的街坊深受其害。1931年大水,洋油幫的房屋絕大部分隨水而去,有來不及逃離的,就隨房子一起被沖走。1954年,儘管洪水無情,但人民政府有情,只要誰家的房屋不安全,政府“強行”要你上龜山避難,龜山上靠南面的地方搭起了十幾處巨大的棚子,安排避難的人居住,還能得到政府的救濟物資和糧食。洪水退後,從國棉一廠原大門沿著洋油街直到南岸嘴搭起了三米多寬的板子橋,供人們生活和行走方便。為了讓這一帶的街坊免受洪水之苦,1954年大水過後,就在洋油街的水泥路面上築起了防水大堤,從此這條水泥路永遠離開了人們的視眼。1998年的洪水又讓洋油幫受了一次苦難。為了讓洋油幫的街坊永遠不受洪水之苦,武漢市政府決定將洋油幫以及南岸嘴一帶整體拆遷,至2002年洋油幫的歷史宣告結束。從興起、發展到結束,洋油幫全部過程不到八十年。李金文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主辦單位:武漢市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板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