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俗風情傳說
  • 您的位置:首頁 > 民俗風情傳說
  • 趙匡胤與孝感米酒的傳奇
  • 2014-09-09 16:03:02    華夏經緯網
  •   峻嶺橫屏曉霧開,

      雙峰瀑布自天來;

      北徑漁歌仙人調,

      西湖酒館帝子懷。

      槐蔭琴臺忘六月,

      荷香泮沼步三階;

      董墓春雲神女跡,

      夜月猶存照鳳臺。

      這首七言律詩,原載于清光緒八年的湖北《孝感縣誌》,本為概括古孝感突出的“八景”而作。詩中每句都有它深刻的含意和獨特的景觀,其中“西湖酒館帝子懷”,道的就是宋太祖趙匡胤與孝感米酒的傳奇故事。

      “西湖酒館”座落于孝感古城西門外,因酒館大門正對“西湖橋”而得名,且具有得天獨厚的水陸交通便利、商賈雲集繁華的獨特優勢。

      據《孝感縣誌》所載:孝感古城,城高二丈,厚一丈五尺,方圓一千五百丈,辟東、西、南、北、小東五門。它三面環水,只城北依陸。發源於河南靈山的環水途徑武勝關,由故道蜿蜒進入孝感古城西門,南門、瀕臨東門,與隕水匯集于城南,再流經漢口湛家磯而注入長江。就是這條環河,成了古城東通長江上下游,西貫隕水荊襄,南通洪湖洞庭,北抵桐柏山麓的水運樞紐。當年以西門外大小碼頭為中心,西至河口,東至小東門沿岸,日間帆檣如林,夜間桅燈似星。送往迎來,穿行如梭,擁擠的人流,如山的貨物,無一不是在西門吞吐。而“西湖酒館”門前的官道,又是陸路連接北宋東都汴梁(開封),南下進入湖廣的唯一要道,行走客商、官府公差,車水馬龍,來往如織。這一切地利,無疑帶動了西門商業的繁榮。所以孝感古城歌謠雲: 

      金西門,銀南門,

      迎官送府走東門,

      挑水賣菜小東門,

      殺牛宰馬進北門。

      “西湖酒館”就座落在這“金西門”外繁華的鬧市中心。傳說宋太祖趙匡胤曾三次歇駕於此,並與“西湖酒館”結下了難解的情懷。 

      亡命天涯逃孝感,以酒澆愁

      年輕時候的宋太祖趙匡胤,是一個性如烈火,嫉惡如仇,爭強好勝的紅臉大漢。他武藝超群,韜略出眾,俠肝義膽,可卻是個愛管閒事的祖宗。他的膽子大得連皇帝的事兒也敢管。最初,他就因為不滿後漢的昏君劉承佑終日沉溺禦妓,不理朝政而砸了“禦勾欄”(皇家妓院),大鬧了禦花園,觸怒了劉承佑,從此在一片懸賞捉拿聲中亡命天涯。

      亡命期間,趙匡胤仍然愛管閒事:路過關西護橋殺了董達,到黃州除了宋虎,去朔州打死了李子英,經潞州滅了潞州王李漢超一家,在山西又打死了強搶民女做壓寨夫人的山大王,不僅救女出虎口,還“千里送京娘。”這個趙匡胤,亡命他鄉,犯案無數,請恕在下難以一一細表。

      總之,身負重案的趙匡胤,沿途仍在一再犯案,雖說多為除暴安良、濟困扶危,但案子是越犯越大了。朝廷畫影圖形,佈告州府,到處緝拿,他只好一路上東躲躲西藏藏,饑一餐飽一頓的,好不艱辛勞頓,窮困潦倒。三年流亡光景,足跡幾乎踏遍大半個中國,把一個錚錚鐵漢,折磨得不成人形。(趙匡胤流亡湖北襄陽、隨州、德安〔今安陸〕之事,《中國通史》有載)。

      這一日晚間,孝感縣(此時轄屬德安府)城西門“西湖酒館”的店掌櫃,準備停業收市,關門打烊,見一面帶菜色倦容、蓬頭垢面、衣衫襤縷、身佩寶劍的大漢仍在門前轉悠,久久不去,心下頓生疑惑。便主動上前打話:“客官何來?要去哪?在敝店門前徘徊不去,不知有何貴幹”?趙答:“吾乃過路潦倒饑餓之人,因身無分文,不敢進店。又因貴店一股好酒的奇香陣陣撲鼻而來,沁入肺腑,令人神清氣爽,以至久久不願離去,不意驚動酒家,請勿多疑。”

      這店掌櫃姓董名環,本董永第三十世嫡孫(因生在環水邊,制酒得益於環水,故取此名),可是個面善心慈、氣度豁達、閱歷老到之人。縱觀趙匡胤,雖然外表顯著潦倒落魄,可仍不失氣宇軒昂雄風,知此人並非尋常之輩,連忙介面說:“來、來、來!英雄也有落難之時!沒有銀子不要緊。何況,客官店外能聞酒味不走,定是位品酒的高手。今晚權當老夫為您接風洗塵,以作酒逢知己之酬。請進,請上座!”於是趙匡胤拱手稱謝,如“貓子掉了爪——巴不得”,極為樂意地入店就坐。

      不一會兒,煎、燒、蒸、烤、湯、涼、暈、素各菜便擺滿了一桌。趙匡胤已好久未見如此美味佳肴,更兼餓得發慌,口水都不覺淌了出來,只對董環一聲“掌櫃的,討擾了”!便大吃大嚼起來。董環一見,更生惻隱之心,連說:“客官慢用,客官慢用!酒可管夠,飯可管飽,似您這等吃法,當心吃壞了身子。我這有您們北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既開胃又解乏的米酒,先來兩碗墊底如何?”平生好酒如命的趙匡胤,此時不覺大笑:“我不就是為酒而來的嗎?怎麼就忘了呢?看我這餓的,哈,哈,哈!感謝掌櫃的,就來兩碗米酒試試。”

      趙匡胤一見這米酒,霎時驚得兩眼瞪得發直:只見碗內飯粒發脹,粘結相連,浮于碗麵。中間空凹處,清亮見底,可見倒影的燭光,似稀粥又不同於稀粥。其湯汁晶瑩,酒香濃烈,迎面撲鼻而來,益發誘人口水欲滴(古時米酒可不是現今兌水的米酒)。趙匡胤端起來慢慢地呷了一大口,深感味道清冽甘甜,酒性平和,口感甚佳。令人生津止渴,神清氣爽,回味無窮。不覺失聲嘆道:“這哪是酒?簡直是玉液瓊漿啊!好!好!好!”一連喝了三大碗。正如掌櫃所言,既解渴又解乏,不覺疲憊頓消,精神頓足,胃口大開。邊喝邊吃邊和董環無拘無束地聊了起來。

      聊著聊著,方知這“西湖酒館”的董環,也有不凡的釀酒經歷和家傳身世,心中暗道:“怪不得對我這身無分文的落魄者樂善好施的,原來竟是天下聞名的孝子董永之後啊!”聊著聊著,以酒澆愁,以酒排解胸中的悶氣,便向誠實可信、寬厚豁達的董環傾訴了自己的出身經歷和目前的淒涼境遇。說到傷心處,竟也淚如滂沱,仰天長嘆:“天下之大,竟不能容吾堂堂磊落丈夫八尺之軀立足啊!”

      此時的董環,方知面前之人竟是轟動全國,行文捉拿的,敢於殺禦妓、諫皇上的,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趙匡胤。聽了他的傳奇經歷,更加肅然起敬,憑著老到的閱歷,知此人日後一定發達輝煌,我豈能讓他如此消沉悲嘆,自墮其志呢?

      便勸道:“閣下英名久播,今幸有緣相會,能否容草民相勸:我以為,人生並非事事順心如意,難免逆境之痛。正如孟子所雲:‘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一個‘人’字,就是在挫折和順利、苦難和幸運的雙重夾磨之下支撐起來的。何況您這貴人呢?大丈夫不能有了逆境之痛,便去後悔昨天、絕望明天。三國英雄關雲長,既有過五關、斬六將,位列五虎上將的輝煌;也有失荊州、走麥城,難逃背時倒運的落魄。所不同的是,您這個英雄與他相比,是苦在前來甜在後。關公走麥城,是到了年已垂暮,英雄末路之時,而您今天雖蒙磨難,卻正當英年,大有翻本轉運、東山再起的輝煌前程,您豈可如此意志消沉耳”!

      董環一席話,出語驚人。使處在人生十字路口,徘徊失意的趙匡胤頓開茅塞。不覺連聲讚道:“不光您的酒使我提神醒腦,您的這番話也使我提神醒腦啊!看來,我打算喝這一頓斷魂酒後,便去了此余生的想法是錯誤的!”當夜,趙匡胤一直喝得大醉方休,便留宿于“西湖酒館”。接下來,趙因積勞成疾又身染風寒,被熱忱的董環挽留了十數日。每日埵]米酒滋補調潤,趙臉色漸轉紅潤,病體日漸硬朗,直到身體完全恢複元氣。由於執意要走,董環才贈了衣物川資馬匹,趙匡胤千恩萬謝地打馬上路,去尋找江湖上的朋友、日後的大宋開國元臣宿將去了。 

      (源自孝感政府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