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孝文化
  • 您的位置:首頁 > 孝文化
  • 一剪神韻寄孝情
  • 2014-09-03 10:32:38    華夏經緯網
  •   ——鑒賞孝感剪紙藝術的“孝文化”情結

      一簇經久流傳、常盛不凋的文化藝術之花,總是深深紮根於民間,成長于沃土。

      孝感,這是一片創造神奇博生美麗的沃土。

      這片沃土孕育的孝文化經典藝術《天仙配》千載留芳,曠古傳奇。

      同樣,植根于孝文化沃土、流傳韆鞦、被譽為“民間藝術瑰寶”的孝感雕花剪紙藝術,也飲譽中華,裴聲國際!

      剪紙藝術雖然並非孝感獨有,它遍佈于全國各地。然而,如果你有心揭開孝感剪紙雕花這座藝術寶庫,就不難發現,孝感的剪紙藝術與其他地方不同之處,在於它以融入“孝文化”情結,表現“孝文化”內涵那種獨擅勝場的打造,這才是中華剪紙藝術寶庫中的孝感“品牌”,孝感“特產”。因此,孝感沾其“藝光”,于1994年就被湖北省命名為“民間藝術之鄉”。

      假如你有興趣光顧孝感剪紙的藝術寶庫,見到那一幅幅透著靈動、傳情達致、凸現地方風韻的雕花剪紙作品,你定會感到一股股充滿古樸民族風情的藝宛春風撲面而來,聚然被一種情寄于孝文化的靈動氣韻所感染。因為這些剪紙作品以她獨特的敘事語言,把人帶入一個賞心怡情的美學世界,仿佛洞窺到這一起源於隋唐時期、浸潤著民族古老文化深遂的藝術幽徑,油然平生出一股“孝道文化”情結。

      不妨來看看,孝感剪紙中大量的作品取材于中華民間文化,它的藝術形式和它所表達的內容,多半是從民間來又到民間去,把實用性與裝飾性、民間性與群眾性和諧地統一起來,題材廣泛,內容無邊。多以敬老懷親,上慈下孝,生壽祝福,祥和瑞利等內容為主題,其中以始行于春秋孔聖時代的孝道為總綱,體現著“百行孝為先”的道德范例。

      在具體內容上,孝感剪紙在著力反映當地民俗風情、古樸禮教上,注重於:裝飾以實用為拓展,實用以裝飾為襯托。不僅繼承了傳統的長壽吉祥、幸福美滿、仁和喜慶、祈福消災的理想和願望,並且開拓出了具有時代氣息的新題材,而廣播于荊楚大地,在與日俱新、與年俱進中日臻完美。

      就其題材的擷起和創作群體來講,有用剪紙形式為父母做生祝福剪雙喜、貼壽花的孝子賢孫,有用雕花剪樣為婆母繡鞋面、挑枕花、縫耳帽、鑲圍裙的賢姑孝媳,還有以此表現敬老愛幼、睦鄰親和的至愛親朋等等。而這一切都融于“百行”為先的孝道之中,並將這一道德規範之下人世間的至敬至孝,至情至愛,至善至美等都表現得淋漓盡致。

      所以,孝感的剪紙藝術總是醮著“孝文化”的濃濃汁液,無論是專業的剪紙藝人還是民間剪紙業餘愛好者,搞創作總是激情滿注,精求技藝,從而做到以“剪”托情,寄情于“剪”,一剪剪開人間百行圖!

      筆者發現,許多作品從構思立意到技法運作,從整體佈局到細節雕塑,簡直和孝文化形成了水乳交融、相互滲透、相互依存、互相烘托的天然情結,所有表現孝文化的剪紙作品,總是凝聚著一種“孝文化”情結,尤其以董永賣身葬父“感天動地仙配凡”的剪紙作品為最,稱得上是剪紙藝術直接浸潤孝文化汁液、纏綿孝文化情結的經典之作,這情結,恰如它所表現的七姐與董永那種“剪不斷,雕不散,解不開”的生死情緣!

      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說,就是:一紙雕花刻琴心,一剪神韻寄孝情!

      這裡值得一提的是,自古以來,以中華民族揚善崇孝、懷親敬老、祈福祝壽為題材的戲劇、電影、曲藝、美術、雕塑等各種藝術形式和門類,可謂遍及全國,甚至遠播世界。

      然而,這些藝術形式由於靠專門藝術家來運作,雖然有不少被人民群眾喜聞樂見,卻遠不像植根於民間的剪紙雕花來得隨時信手,它不需要專門場地和專門道具、工具,往往一把剪刀一線紙,就可以即興成作。所以它表現起孝文化來更是得天獨厚,遊刃有餘、日臻完美,其生命力越來越強,加上她生長在中華腹地孝感這個特殊的地理位置,得南北交會之靈氣,把北方板塊的粗獷豪放同南方以線為主、細膩精微的特點融為一體,而獨得氣韻!

      前些時,筆者借采風之機,有關單位送我一部裝幀精美、品位上檔的大型畫冊《孝感剪紙》,翻開畫冊,突然眼前一亮,情不自禁地欣賞、品味起來,深深為那一幅幅擷取中華孝行題材、表現孝文化氣息、凸現地方特色的剪紙雕花作品而陶醉。她的一剪一雕、一刻一鑿,均以它獨特的敘事語言,清麗撩人的神韻,輕而易舉地被帶進一個賞心悅目的美學境界。

      畫冊堣@幅幅精選的作品,可謂代表和薈萃了孝感剪紙藝術的精華,表現的題材十分廣泛。但筆者以為,最能傳情達致的要數畫冊開端冠著、取材于文化經典——董永與七仙女的傳說《槐蔭記》,該作早在70年代就被美國俄亥俄州政府收藏。

      其中表現“路遇”、“成親”、“織錦”、“分別”片段等四幅作品,似乎看得出作者寄情于“剪”的匠心——

      表現在刀功技法的運用上,把“剪”與“雕”融于一體,力求“面”與“線”的和諧統一,“虛”與“實”的參差有致,麵片穩健,線條陰柔,飄逸,沉靜,給人以節奏分明、格調清真的韻律感,靈巧敏捷的運動感,因而整個作品顯得風清骨淩,神形姝麗。

      表現在視覺效果上,作品陰陽相間,連斷有致,巧妙地運用“破刀”開片,更增強了畫面凹凸感和起伏感,作品以線為主,以塊為輔,格調清徹明快,使作品達到了惟妙惟肖的視覺效果。據行家稱,這是孝感獨創、其他地方剪紙藝術少見的刀功技法。

      表現在整體構圖上,尤其在人物關係以及相互間所表現出來的神態、情態上,只要你細細品讀,就會從一幅幅表現人物運作語言和眉宇間精細入微、連斷折合的刀法上,讀出“三態”的連續變化——“路遇”中驟逢乍會時的男“窘”女“逗”——“成親”中的男歡女愛——“織錦”中的如膠似漆——“分別”中的男恨女憤等。

      這一切似乎看得出,作者將濃烈的激情寄于剪刃的是那種頌孝之情,揚孝之心,不失為集中展示“孝文化”淵源的經典傑作,幅幅作品真是神功妙剪,賦予人物以舞蹈性大動作,富有舞臺韻律感;人物間歡躍地一舞一蹈,相互間深情地一顧一盼,都為之活靈活現。

      總之,鐫刻的是神話,雕鏤的是孝心。把現實迭加於浪漫,以古樸反襯出新奇。從而將董永“孝感動天,仙女思配”的主題表現得鮮明美麗、天成壁合!將一個傳統的藝術角落,變成孝心回歸的故鄉!

      一剪神韻寄孝情,纏綿孝文化情結的剪紙藝術,不僅“剪”出了一批融孝文化情結的剪紙藝術,而且,造就了一批頗有聲望的剪紙藝人。

      欣賞了畫冊,筆者乘興趕趣到相關單位間接採訪了有關作者,其中被稱為“剪紙世家”的高級工藝美術師胡均啟,就是一位頗有影響的剪紙藝人,還有的本身就是奉行孝道被當地傳揚的作者。就是這麼一批專業和業餘的剪紙藝術,把孝感的剪紙藝術不斷推向前進。據業內人士稱,七八十年代以來,孝感剪紙又邁出了新的一步。由微型剪紙發展到巨型剪紙,由平面剪紙發展到立體剪紙,由傳統的以花鳥為主,到表現孝文化內涵的人物,由出國展出到國際上獲獎。一句話,她已從民間大地登上大雅之堂,從孝感走向世界!

      (漢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