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孝文化
  • 您的位置:首頁 > 孝文化
  • 雲夢——黃香故里考證
  • 2014-09-03 10:32:51    華夏經緯網
  •   ——導隨台灣黃姓同胞尋根記

      張積翰

      雲夢縣義堂鎮有座黃香墳。我對家鄉這位長眠于地下的古代名人黃香素懷崇敬之情,早在悠遠的童年時代就親往拜謁過其墓,後來從事文化和檔案工作,又對他的史實作過一番探究。由於這個原因,1992年金秋十月,第二屆全國農民體育運動會在原孝感地區舉行期間,雲夢分賽場發生了一個《參賽臺胞尋根記》的新聞故事,我也就成為這個新聞故事中的人物之一。

      故事起因是,按照農運會組委會的安排,參加比賽的台灣河洛體育代表團下榻在雲夢縣金澤賓館。當代表團的領隊黃玉琰先生和團員們進入雲夢城時,發現街道路口的歡慶彩門上和金澤賓館的進餐券上均標有“黃香故里”的字樣。黃先生對其老祖宗漢孝子黃香家住雲夢感到驚詫,不顧飄洋過海的旅途疲勞,放下行李就急忙找縣長李友清尋問究竟。知道我對黃香史實有所探究的李縣長隨即將我介紹給他,讓我幫其尋根釋疑。

      玉琰先生年過四十,係黃氏家族第122代後裔。我倆一見面他便開門見山地問道:“聽說張先生對先祖黃香頗有研究,請問先生,黃香之墓在哪?”我回答說:“黃先生的先祖香公的墳山在我的家鄉義堂鎮。”接著他又問:“您親眼見過先祖的墓嗎?”“見過。”我答曰。“張先生見到過的黃香墓是個什麼樣子?黃香死後怎麼會葬到雲夢義堂去了呢?”未等我開口再回答,他就直言相告,說他以及在台灣的所有黃氏家族皆知黃香故里在古時江夏郡,素有“天下黃姓出江夏”之說。世界各國的黃香家族的後裔追宗江夏,認江夏為黃姓的郡望與發源地,且以“江夏堂”為全世界所有黃香家族後裔的族門堂號。自從大陸實行改革開放後,在臺的黃氏家族宗親委員會曾先後三次派代表赴大陸,到湖北省麻城、新洲、鄂城、武昌、漢陽等地作過尋根訪問和搜尋過黃香墓,但每次都掃興而歸。大家的尋根之願一直未了。講到此,他疑惑地發問:“難道是先祖在天之靈在保祐我們後輩子孫了卻尋根之願嗎?怎麼會這樣奇巧正好把我隨團安排到了黃香故里呢?雲夢果真是黃香故里嗎?張先生見到的黃香墓是真的嗎?”為了解除他心中的疑團,確認雲夢是正宗地道的黃香故里——他的“根”之所在,針對他的尋根講述和一連串的問號,我就先從江夏郡郡治講起。

      史實是最有說服力的,我先以史為證。《漢書•地理志》載,漢高祖六十年分南郡地置江夏郡,安陸縣隸江夏郡。以後,江夏郡治移到了安陸。這就清楚地說明漢代江夏郡不在他們曾經尋找過的那些地方。但也要明確:那時的安陸不是今之安陸,而是今之雲夢。因為漢高祖六年(西元前200年)雲夢這塊地域不稱為雲夢,而稱安陸。直至西魏大統十六年(西元550年)置雲夢縣時方才改稱雲夢。《元和郡縣誌》卷27雲:“故漢所理江夏郡,前書多言在安陸,其雲夢縣東南四里,涢水之北有江夏古城……則前漢江夏郡所理也。”《通典》雲夢條注:“江夏郡故城在今縣東南。”《太平寰宇記》載安州雲夢縣指出:“江夏故城,漢為郡城,在今縣東南是也。”現代《湖北省志人物志稿》第四卷,附錄湖北古代人物中,對黃香則直接定為“漢代江夏郡安陸(雲夢)人。”表明漢代的安陸即是今日雲夢。因此,同在《湖北省志人物志稿》第四卷上,隨後所載黃香之子黃瓊(東漢大臣)、曾孫黃琬(東漢末大臣)之史,其祖籍均去掉了括弧和安陸二字,明確定為雲夢人。

      我又以雲夢出土的文物為證。1975年在雲夢縣城城西睡虎地秦墓出土的竹簡文書《編年記》中,有四處記載著安陸地名,而該墓主人喜就是在安陸作令史(法官)時去世而葬於此地的。可見當時所稱安陸也就是今之雲夢,不然他怎會葬于雲夢呢?與此同時出土的其他墓葬中,還有許多刻有“安陸市亭”字樣的陶器。這些陶器無疑也是在今之雲夢本地製作的。

      黃玉琰先生仔細聽了我這番有憑有據的黃香故里考證後,恍然大悟,疑竇頓消。

      於是,我再向他講述我所見到的黃香墳。那是在      我八歲時,即侵華日寇投降不久的1946年。我因受啟蒙篇《三字經》中“香九齡,能溫席,孝于親,所當執”所感動,加之當時趕走了日本鬼子,行路無阻,清明剛過的一個假日,春光明媚,油菜花黃,特地邀約了兩個小夥伴,在由義堂通往雲夢城的公路上步行八里,虔誠地前去拜謁黃香墓。其墓址在今義堂鎮黃孝行政村所轄地的公路西側。

      在這裡順便說一下,該村無一黃姓之人,“黃孝”兩字的由來,就是為了紀念漢孝子黃香這位中華民族敬老楷模而定此名的。此處不論歷次行政區劃如何變革,但“黃孝”之名從來未變,建鄉時稱黃孝鄉,成立人民公社時稱黃孝人民公社(小公社),最後又改稱黃孝管理區。

      我那時見到黃香墓地的景象正如清代所修的《雲夢縣誌》記載的那樣:“邑北驛道約十余堙A有黃香墓,繚以園晼A西南向,甬道出入,中一冢巍然。”黃香墓園呈圓形狀,直徑約10米,座北朝南,佔南面積近百平方米。樓頂呈“凸”字形,覆蓋著一排青筒瓦,書有“東漢孝子黃香之墓”八個大字。樓當面並排嵌豎著三塊高2米、寬80公分的青石碑,似門非門。碑上銘刻著建園記事。整個棸擖用大城磚封砌。棸擃靮p,壁面上長出一片片青色的莓苔。墓園顯得肅穆而古樸。墓園外正南10米處立著一座高約5米刻著騰龍吐珠、雙獅盤球等圖紋的青石牌坊,十分壯觀。墓園與牌坊間的神道上,靠近墓園旁,砌有石方桌、塔形石爐和三級石階,供人們祭奠。因建築日久和朝拜人眾,石階表面被跪磨得光滑如緞。我和小夥伴壯著膽子通過甬道,走進墓園堙C只見墓園進口處立著一塊高一米四五,寬約九十公分的石碑,正面刻著“漢孝子黃香公之墓”。這八個字要稍小于墓園門樓上所書的那八個字的字體。石碑背面刻著一行行正楷小字。遺憾的是當時初入學門,識字無幾,加之又是古文,讀不通懂,但我知道那碑文是黃香的生平事跡。再看堶情A黃香墓果真巍然,幾乎佔據了整個墓園面積。在孩童之我的眼堹u象一座山丘那麼高大。墳堆上的絆根藤草一片嫩綠,芽芽蓬花抽發新枝。墓園四週生長的喬木林鬱鬱蔥蔥,迎風搖曳,幾隻小鳥落在枝頭不停地啁啾鳴叫,全無一般墓地那種悲哀淒涼的景象。聽父輩們講,義堂北鄉人凡進縣城朝拜菩薩或上黃陂木蘭山求神,途經黃香墳,必得在此停留祭奠。每年從大年正月初一至清明,黃香墓前煙火不斷。所以,我當時看到墓園內外散落著層層燃放過的爆竹紙屑,石爐堸嚙n著厚厚的紙錢灰,石桌上殘留著一些香燭祭品。

      那時黃香墳還有守墓人。守墓人姓許,是黃香墳西側大許村的農民。我曾訪問過這位老人。據他說,他家祖輩都守護著黃香墓。年復一年,盡心盡力。回報是租種黃香墓周圍的一石多祭田,租子僅只用於黃香在本縣黃家門和黃土坡村的後輩們清明祭祖時的招待。(筆者注:這兩個黃姓村正是清代《雲夢縣誌》所述:“黃姓後裔分黃土、大黃二派不時祭掃”漢孝子黃香之墓的二村。)這位守墓老人還指著墓園東、驛道旁的一塊地說,這裡曾經修建有一棟黃香祭屋,九柱十一檁,三間前後兩層,中間有天井,兩旁有耳旁,熟磚瓦頂,堂屋堥悁雀嶺輓e像和神龕。畫像兩旁挂有一副醒目的對聯,其文是:“世澤浚源長,孝友無雙,韆鞦俎豆昭前列;家聲遺韻遠,文章第一,百代衣冠推後賢。”每年遠在下辛店鎮黃家門村清明祭祖的來人,因路遠步行,當日不能返回,就在祭屋兩旁耳房堜]宿。可惜這棟祭屋被日寇侵佔雲夢時當作拴馬棚所毀。

      關於黃香墓園的修建還有一段神奇的傳說:黃香墓曾是一座村野小墳,與一般平民死者墓葬無異。殊不知哪朝哪代有位八府巡按大小的官威風凜凜地從此路過,忽然萬里晴空烏雲密布,平地捲起一陣接一陣的旋風,灰沙滾滾,圍繞著巡按大小坐的官轎轉,刮飛了他的轎頂,吹落了他的烏紗帽,嚇得他的隨行人員和轎夫們一個個目瞪口呆。而此時唯有巡按大人心中鎮定有數:“此處颳起‘落帽風’,必有重要原因。”他於是下轎詢問路人。當他得知面前的這座小墳原是東漢大臣,漢孝子黃香之墓後,急忙跪于墳前,磕頭作輯,燒香許願。許願完畢,頓時風停日出。不幾日巡按大人就興師動眾,在黃香墳地大搞修建,使黃香墓葬與其當時同級的所有官陵等同。自此以後,凡來雲夢走馬上任的歷代官員,都得先到黃香墓前叩拜, 並注重黃香墓園的維修和保護。當然這只是民間傳說,無法考證。但近代有史可查的例是,1928年,黃鐘英出任雲夢縣長,下車伊始,就趕至黃香墳前吊祭,緬懷其黃姓先祖,並將黃香墳修茸一新。

      待我長大後再去拜讀黃香墓碑文時,其墓葬與建築物不知何時何故夷為平地。於是,我搜尋《後漢書》黃香傳和清代《雲夢縣誌》有關他的歷史記載,以彌補對其生平事跡的了解。書載:黃香,字文強,江夏郡安陸(雲夢)人,東漢大臣,以賢人孝子馳名於世。其人和事被列入我國古代“二十四孝”的《孝子傳》,併為中國傳統孝道的代表。黃香自幼就知道孝敬父母。當他才九歲時,慈母去世。他傷心欲絕,終日哀啼哭泣,以至身心憔悴、淒楚感人。對父親更極盡孝心,每當夏日炎熱之時,扇帳驅蚊,好讓父親安寢;嚴寒冬天,又以身溫暖其父之衾被枕蓆,好讓父親睡得暖和,並且如此堅持數年。黃香十二歲時,發憤讀書,博學經典,才思敏捷,能文章,受到江夏郡太守劉護的賞識,京師號曰:“天下無雙,江夏黃童。”漢章帝賞識其才,讓他入東觀閱讀皇家藏書,後官拜尚書郎。章帝曾以“江夏黃童,忠孝兩全,天下無雙”的御書賞賜予黃氏家族。漢和帝永元四年(西元92年),升為左丞,兩年後又升為尚書令,參與國家政事,數陳得失,深受朝廷看重,多次獲得獎賞。黃香任尚書令時,東平清河地方發生了一樁“妖言獄”案,受株連者千人,冤聲載道。此案後經黃香復審核查,終以確鑿的事實為依據,從輕發落了在押人犯,無辜受株連者得以解脫。這些人無不感恩戴德。和帝去世,安帝即位(西元106年),黃香出任魏郡太守,一心維護農民的利益。到任後不久,他發現農民的“園田常與人分種,收谷歲數千斛”,而這些與農民分種土地的人都不是農民。於是,黃香下令:“商者不農,王制仕者不耕,代冰食祿之人不與百姓爭利”。(見《後漢書》黃香傳)不數年,郡媥D受水災,莊稼歉收,百姓凍餓。為賑救災民,他不惜將俸祿和皇室賞賜的銀兩全部捐獻出來,受到災民讚頌。然而旋因水災事仍被免官,數月後卒于家中。黃香生前著作頗豐,有《賦》、《令》、《書》、《奏》、《箋》等,可惜現今多已亡佚不存,僅有《九官賦》、《天子冠頌》、《責髯奴辭》三篇見存于《古文苑》中。黃香有一子名黃瓊,字世英,亦是東漢大臣,官至尚書令,轉太尉,病重臨終上疏批評桓帝殘害忠良。毛澤東曾在一封信中引用了李固至黃瓊書的典故。黃香有一曾孫(黃瓊之孫)名黃琬,字子琰,東漢末大臣,靈光帝和末年拜議郎,徵為司空,遷太尉,因不畏強權,誅殺國賊董卓,反遭殺害。黃香世代維忠維孝,經緯邦國。清代《雲夢縣誌》還記載著歷代名流雅人拜謁黃香墓的題詩多首。如其中有張開東、蔡振中、汪若海的三首頌:

      過黃香墓

      漢代黃香葬此邦,南州孺子亦心降。

      尚書千古傳安陸,鄉祀如今遍楚江。

      高冢路旁仍自並,令名天下本無雙。

      我來憑眺停車望,細雨斜風度野岡。

      謁黃香墓

      南國無雙士,東京第一流。

      風霜余孝魄,爵秩賁荒邱。

      姓字樵人識,箋書國史留。

      更尋瓊葬處,千載哭忠候。

      謁黃孝子墓

      佳城蔥郁野磷疏,過客摩挲且息車。

      終古綱常黃孝子,到今俎豆漢尚書。

      春風寒食孤村人,秋雨高岡落葉余。

      定是忠候能繼武,封章歷歷剪金魚。

      聽了我的講述,黃玉琰先生喜出望外,非常感謝我為他尋根訪祖提供了珍貴的歷史憑據和見證,無限感慨地說:“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並且邀請我和李縣長翌日與他同往原黃香墓址和義堂鎮黃土村實地走走。我們高興地滿足了他的要求。於是在次日晚縣電視臺熒屏上出現了“臺胞黃玉琰察看黃香墓址”、“臺胞黃玉琰與黃土坡村民對譜連根”、“臺胞黃玉琰撫摸黃土坡村頭青石橋,考證黃香牌坊大石柱”、“臺胞黃玉琰設宴慶尋根,海峽兩岸結宗親”等一個又一個新聞故事特寫鏡頭。我樂在其中。全國農運會閉幕後,黃玉琰回到台灣,又寫信給李縣長和我,並給我寄來《台灣江夏堂黃氏家譜》。他代表在臺及海外所有黃氏宗親, 對雲夢家鄉父老同胞表示感謝,對他們幫他尋到遠祖之墓,尋到黃氏之根,表示由衷的感謝之情。

      能在第二屆全國農運會期間,幫助台灣黃姓同胞尋找到他們的祖根,滿足了他們多年的夙願,為海峽兩岸人民增進了解和加深情誼,為祖國統一大業盡力,這是我永生難忘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