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簡體  
 
 當前位置:  首頁 -> >> -> 新疆好地方 > 歷史

土爾扈特部歷史上的第一位女王

2005-08-11 16:43:24
華夏經緯網
 

    天山網訊(記者 劉俊佑)原計劃是採訪新疆歌舞團蒙古族女中音歌唱家、國家一級演員瑪卡本人的,但在幾次聊天中,我意外地了解到了關於瑪卡母親——土爾扈特蒙古族部落歷史上第一位女王巴力吉特為愛情毅然放棄至高無上王位的傳奇人生。

    錄音機媦蔗騊菗妙的馬頭琴音樂,我們的交談就在這樣的音樂聲中緩緩進行著,瑪卡說母親在晚年除了愛喝點酒之外,最喜歡的就是深受蒙古族人民喜愛的馬頭琴了,瑪卡拿出幾張精心收藏的照片,望著照片上和藹、慈祥的老人,瑪卡講述了母親充滿著酸甜苦辣的往事。

    那是一個東歸後的傳奇故事。當愛情跨過世俗的目光,當愛情遭遇王位的誘惑,在愛情與權力的天平上,究竟有著一種怎樣的較量和選擇呢?面對鮮為人知的家史,瑪卡更多的是對母親的崇敬,以至於每一個細節都講述的那麼真切,真切到瑪卡仿佛看到了母親騎著駿馬在綠色草原上馳騁的男子漢般的王者風範,真切得讓我感覺到時光仿佛在倒流。

    1926年10月,母親伴隨著一聲啼哭來到了人世,在豪華富貴的王爺府漸漸長大。

    母親8歲那年,爺爺道爾吉·阿拉西告訴她:“我們家是和布克賽爾世襲蒙古王爺。17世紀初,汗王渥巴錫率17萬眾,為逃避沙皇的剝削和壓迫,經歷千難萬險,從伏爾加河流域回歸祖國。從那次震驚世界的大遷徙算起,到我這兒是第八位王爺了。”

    後來,爺爺結了一次又一次婚。活佛悄悄告訴母親說:“你是女孩,不能繼承王位。王爺給你找後媽,就是要給你生個小弟弟。”可爺爺結了很多次婚,生的都是女孩。

    爺爺對母親寵愛有加,母親上中學後,已經明白事理,爺爺主理政務時,有意讓母親跟他一起參與。母親聰穎、靈慧,逐漸熟悉了王府的日常管理、內政外交。

    一轉眼,母親長成了穩重成熟、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可惜爺爺僅34歲就去世了。

    爺爺去世的時候,母親正在烏魯木齊女中上學。一天清晨,母親剛進校門,就聽說盛世才把毛澤民伕婦都殺害了。毛澤民的妻子當時是女中的副校長。聽到這一不幸的消息,師生們都感到非常震驚。

    時局混亂,爺爺去世,王室又沒有繼承人,王室內的一些舊勢力也乘機要挾,企圖篡取王位,母親因而放棄高中學業回到了家鄉。

    1945年8月,母親隨三區革命政府回到和布克賽爾,因母親從小就喜歡了解歷史,關心國事,一直接受著進步的思想教育,再加上先族策伯克多爾濟是布延圖親王,“三區革命”領袖阿合買提江、賽福鼎·艾則孜等都竭力支援母親稱王。1946年1月,母親被三區革命政府正式批准承襲親王王位,18歲的母親從此成為蒙古族歷史上的第一位女王。

    瑪卡說,母親的血管中流淌的是土爾扈特蒙古族的血液,她認準的事情是輕易不會放棄的。繼承王位後,母親打破傳統觀念的束縛,大膽實施改革。鼓勵牧民興建牧場,推行圍欄飼養,結束了新疆蒙古族人四處遊牧的生活。在執政期間,就號召蒙古族婦女要敢於追求自主婚姻,要勇於走出家門投身社會。她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在傳統風俗上,主張蒙古族婦女可以不戴既沉重又繁瑣的頭飾。這些改革措施如春風吹綠了草原,人們額手稱頌,舉杯歡慶。草原上呈現出百業興旺的景象。母親聰明、能幹、善良、美麗,贏得了草原牧民的擁戴。

    母親繼承了先王英勇善戰的秉性,也是騎馬射箭的好手。一次,叼羊比賽活動正在進行,母親飛身上馬,兩腳一蹬,馬像離弦的箭射向運動場。前面幾位騎手正在拼搶一隻小羊羔,母親幾個回合就把小羊羔從貴族們的手中奪了過來。貴族們不甘就此丟臉,他們拼命追趕過來,卻被母親遠遠地拋在了後面。只見她把搶到手的戰利品瀟灑地拋入人群中。草原上一片歡騰,“女王萬歲”的歡呼聲響徹藍天。

    母親巴力吉特成了蒙古族人勇敢和智慧的化身,也是眾多親王爭奪的對象。本王室的貴族、塔塔爾貴族,就連遠東的俄羅斯軍官也紛紛向母親示愛。但王室規定,女人繼承了王位不得結婚。正當大家為蒙古族人有一位至善至美的女王高呼的時候,卻突然傳來母親要結婚的消息。

    身為女王的母親愛上了一個英俊又有才華的青年。接受了新思想的女王必須在王位和愛情之間作出選擇。這是一個痛苦的選擇。一面是自己所愛的人,一面是至高無上的王位。經過一番痛苦的深思後,母親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愛情。當母親宣佈放棄王位時,臣民們匍匐在地痛哭流涕苦苦哀求,王府的文武大臣、管家等都紛紛下跪挽留母親,但最終,母親還是衝破世俗觀念的束縛和重重阻力,放棄王位,勇敢地選擇了愛情。這一瞬間,母親留下了傷心的眼淚,但為了愛情,她別無選擇。有人說:“女王是不能嫁人的,要嫁就嫁同族的王爺,不能嫁給下等凡民。”活佛勸道:“巴力吉特,你要想好吶。你面前有兩種選擇,要麼繼續為王,統領一方百姓,要麼放棄王位,與這名軍官結婚,成為凡民。”

    母親說:“我意已決,放棄王位。”

    1948年5月,母親和這名軍官結了婚。隨著母親的出嫁,和布克賽爾從此結束了親王制。

    當時父親是王府護衛隊的一個排長。黃埔軍校畢業後,加入了共產黨,也參加了“三區革命”,在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公安局工作。父親出身雇農,在執行公務的時候和母親認識並私定終身。

    母親沒有想到父親的家那麼窮,床上連一條像樣的席子都沒有,於是她拿出自己的嫁菕A把父親家裝扮了一番。有一年,和布克賽爾發生了歷史上罕見的雪災,凍死、餓死牛羊無數,許多牧民無家可歸。母親就拿出財產為老百姓解決了一些生活困難。1950年,母親任和布克賽爾縣政協副秘書長,從那以後長期從事婦女工作。1951年,北韓戰爭爆發,母親動員全縣婦女捐錢捐物,支援前線,她傾其一生的積蓄,拿出所有的鑽石、珠寶、手飾、金條、銀元捐贈給國家。

    陶峙岳將軍對母親這種愛國行為大加讚賞。他說:“巴力吉特親王,你不簡單呀。你捐的錢物相當於幾架飛機。”母親說:“國門不安全,我的家鄉也就不安全。義捐衛國,這是理所當然。”

    母親這段具有傳奇色彩的浪漫愛情故事最終卻沒有經受住生活的考驗。這段忠貞不渝的愛情最終成了政治權力的“祭品”。1957年前後,隨著黨內反右擴大化,有人把母親這種愛國熱情給予全盤否定,母親受到了隔離審查和批判。這時,父親突然提出要跟母親離婚。後來才知道父親當時面臨提拔,母親當過王爺以及姥姥當過國民黨立法委員的身世對父親的仕途很不利。當年,母親為了自己心愛的男人甘願放棄至高無上的王位,沒想到最終竟是這樣一種結局,母親的心在流血。

    離婚後,母親主動向組織提出要離開烏魯木齊。後來,她調到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任婦聯主任。塔城行署的一位領導見母親既要工作,又要帶兩個孩子,生活很艱難。就對母親說:“我給你介紹一位醫生吧,這人老實善良,也是蒙古族。”

    母親提出兩個條件:“他要對我兩個孩子好,對我好。”一年後,這位名叫道加的蒙古族醫生成了我的繼父。繼父以博大的胸懷接納了我們母女三人,並給了我們一生的幸福。

    記憶堙A母親總是挺著肚子不停地寫材料、交待問題。運動一個接著一個,今天被這個組織抓走,明天被那個組織批鬥。“文革”中,母親頭上戴著“走資派”、“特務”、“封建王爺”等多頂帽子,造反派還把我母親的一隻耳朵給打聾了。母親下放到農場去喂豬、種地、打土塊。生小妹的時候,還沒喂奶,母親就又被抓走了,全家人哭成一團。這情景至今難以忘記。母親在海子農場一呆就是10年。在這段艱難的歲月堙A繼父忠誠地撐起了這個風雨飄搖的家,苦難中,繼父成了母親的最愛。

    在這段日子堙A繼父也受到了牽連,被打成反革命,趕下手術臺,關進了牢房。

    繼父和母親生了4個子女,加上我們兩姐妹,身邊已經有6個子女,還有一名保姆,但在這個清貧的家堙A繼父給我們以保護和溫暖,幾十年來,我們都親切地稱他“爸爸”。

    有時,我們姐妹倆要去烏魯木齊看親生父親,繼父不但不生氣,還主動幫我們找車,給我們帶足路上吃的,並教我們到了生父家要有禮貌。

    1978年,我母親平反昭雪,先後任巴州政協副秘書長、秘書長,後來又任政協副主席、自治區政協委員。

    1996年12月初,繼父突然患病。26日,繼父去世。我們哭得死去活來,母親也一病不起。1998年2月,母親病危。臨終前,母親對我們說:“我和你們繼父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26日,母親去世這天,正是繼父去世的日子。

    傳奇的歷史就這樣被定格了。講到動情處,瑪卡幾次都止不住地熱淚盈眶,她不停地擦拭著眼淚,母親的音容笑貌就這樣活靈活現地浮現在瑪卡的眼前,唯一讓瑪卡感到非常內疚的是,母親生前總喜歡一個人呆著喝悶酒,為了身體著想,瑪卡和姊妹們總會制止,現在想起來,瑪卡覺得很後悔,她們不應該干涉老人的這一生活樂趣,為了彌補,每逢母親的忌日或清明節,瑪卡總要點上兩盞酥油燈,陪母親喝幾杯母親生前愛喝的伏特卡,剛剛過去的這個清明節,瑪卡照舊陪母親喝了很長時間的酒。

    瑪卡說,母親的傳奇經歷足夠寫一部內容詳實,題材豐厚的歷史劇了。瑪卡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母親傳奇的人生能搬上銀幕,我們期待瑪卡美好的願望早日實現。 摘自新疆天山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