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情係新疆 情係兵團人

2008-12-23 12:27:54
華夏經緯網

作者: 草人

    大學時期有一個同舍好友,名叫王建雲,來自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九師164團,雖然分別已經有近二十年,但他的音容相貌常常會浮現在我的夢境中,思緒綿綿。

  同學期間我最喜歡課後飯余聽他介紹新疆的風土人情、兵團概況。從那時起我就對神秘新疆的草原、戈壁、沙漠、民族、兵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期盼著有機會探訪新疆,期待兵團的山山水水能給我帶來一回美好的心靈之旅,探尋自然之美,領略民族風情,捧讀人文珍藏,了卻難捨同學情結。由於距離實在太遠(繁昌距塔城有 4500公里),一直難以成行。隨著歲月的流逝,它竟然成為我個人除工作、生活之外最大的心願。

  十月二十四號,我有幸隨縣政協民族事務考察團赴新疆考察。我們考察團追著夕陽乘車前往烏魯木齊,窗外的景色時時在變幻著,出發的時候還是濃濃的江南霧意,不一會又變的明朗清靜;從明亮的天光到披上金色的霞光......。

   新疆作為中國地域面積最大的省區,它的三山兩盆地理大格局中,有雪山、高原、森林、草原、綠洲、戈壁、沙漠、湖泊、河流等自然景致。在絢麗多姿的自然風光之中,還展示了古絲綢之路上西域三十六國在這裡留下的歷史回音。特別是希臘文明,波斯文明,印度文明和華夏文明在這裡融合,它們創造出的西域文明使人們迷戀。這裡遺址密布,宛如星辰,在北疆的絲綢之路幹線上珍珠般撒落著故城,古道、古墓、驛站、烽燧、石窟、寺廟、岩畫、石人等各類文化遺存。而四十多個民族中的十三個主體民族的風土民情,可以讓我們感受和享受源遠流長的新疆。

    十月二十八號,完成考察任務後,我隻身一人從烏魯木齊飛往同學工作地點——祖國北邊最後一個城市——塔城市。經過一個小時零十分鐘的航程,塔城到了。走出機艙,見到早已在停機坪上等候的同學,萬分激動,熱烈擁抱。

    同學的一家以及農九師黨校幹部、教師對我的到來表示出極大的熱情,晚上同學為我接風洗塵,早就聽說新疆風味小吃美味可口,叫人垂言三尺。但是,到了晚六點同學和他的領導、同事還在饒有興趣地介紹新疆的風土人情、兵團的過去和現在,就是沒有開飯的意思。原來,塔城和我們有三個小時的時差,下午下班時間為八點,晚餐要到八點三十。

  晚飯安排在一位哈薩克族老闆開的飯店。老闆將 我們請進早已準備好的帶有火炕的包房,首先給每位客人倒上一碗奶茶,擺上四碟不知名的面點,客人就著奶茶,吃著面點,聊著天別有情趣。隨後,服務員端上豐盛的主食,什麼一品肚、風乾肉、考羊肉、羊肉串、羊肉湯、炒羊肚、炒牛肚、炒馬肚(因為知道我胃不好,本著吃什麼補什麼的原則,而制訂的菜譜)手抓飯等等,味道鮮美難以形容。主人的盛情加上熱烈的氣氛,久不沾酒的我也情不自禁頻頻舉杯,深表謝意。

  在隨後的短短兩天中,農九師黨校馮副書記、王 副校長和同學夫婦分別陪同我參觀了歌曲《小白楊》歌頌的“小白楊哨所”、中哈邊境巴斯圖口岸,並在嚮往已久界碑前留影紀念;瞻仰了革命烈士孫玉珍和民族英雄、塔城地區第一任行署專員巴斯拜墓;訪問了兵團的團、營、連等基層單位。這裡地域之大、環境險惡遠遠超出我的想像,不禁使我聯想到五十多年前,中國人民 解放軍第一野戰軍王震所部十萬大軍“撲向荒原,作戰地圖變成生產地圖,炮兵的瞄準儀變成水準儀,戰馬變成耕馬”的屯墾戍邊的轉變。五十年依稀剎那間,這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部隊,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鑄劍為犁”譜寫出可歌可泣的篇章。

  在兵團訪問中,有一願望沒有實現,實為遺憾。在大學時期就聽同學王建雲告訴我,農九師一六四團教育科長是我們蕪湖人。這次到新疆還有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要見見這位可敬可愛的蕪湖人。當我們驅車數十公里風塵僕僕趕到一六四團時,團長告訴我,這位蕪湖籍的教育科長已退休多年,兩年前回蕪湖探親,至今未回。第二天, 當我收拾行李準備離開塔城到烏魯木齊時,一六四團來電話說,老人前兩天已經回來了。因為已訂好回程機票,只能遺憾的放棄見面的機會。

  離別的時候到了,就要和牽腸挂肚、朝思慕想的同學告別,難捨難分的心情折磨的徹夜難眠。我是個內心脆弱的人,經受不起離別,最害怕的就是送別的場面,可是今天我就是主人公了,和朋友依依擁抱,淚水不斷的撒向將要離開的土地……

  客車並不會因為我們的不捨而等待,按時開啟了,帶著朋友的祝福,帶著離別的苦楚,帶著我們共同對明天的憧憬,我離開了塔城、農九師,離開了純樸、誠實、好客的兵團人。

    不知是太陽對我的偏愛,還是明月對我的垂青,在塔城的三天中,白天陽關普照,晚上浩月當空。而我離開塔城的當天晚上,同學發來資訊稱塔城已下起鵝毛大雪……

  
發表感言
主辦單位: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