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字說兵團:“棗”,甜蜜來自兵團大地的滋養

2018-09-12 10:28:29
華夏經緯網

  棗,金文寫作=(朿,荊刺)+(朿,荊刺);到了楷書,寫作 ,將重復部分用“ ”代替,表示相等。這就是“棗”這個字底下兩個點的來歷。 “漲姿勢”吧?

  棗的身份歷來十分高貴,屬於傳統的五果之一,著名的《黃帝內經》就倡導“五果為助”,更將五果按順序排列為“棗、李、杏、栗、桃”。棗坐的可是第一把交椅,嘿嘿。

  新疆是著名的瓜果之鄉,盛產大棗。尤其和田大棗聞名遐邇,可謂棗中極品。所以,當有機會來到二二四(當地人對十四師二二四團的簡稱),我最想看到的就是那些傳說中神奇的棗樹,那曾經帶給二二四無限風光的棗樹,看看它們長啥樣,咋就結出那麼“傑出”的大棗。

  但是,我第一次看到二二四的棗樹,未免大失所望。那是今年春節前,我到地堣@看,這哪是什麼棗樹,只是些棗木樁樁而已 — —它們的主幹早就被鋸斷,它們的分枝也被鋸斷,矮矮的,到處是橫截面。早先聽說過果樹要剪枝,剪枝才能高產,但沒想到剪枝要剪成一地的棗木樁樁。

  讓我再次大失所望的是春天的棗花。盼星星盼月亮,總算盼來了春暖花開。心想,這時可以好好欣賞鋪天蓋地的棗花了。二二四少說也有15萬畝的棗樹地,你想一想,15萬畝的鮮花一時怒放,那是什麼陣勢。更何況,這15萬畝棗樹地的前身,乃是茫茫荒漠,這些鮮花怒放的棗園,是二二四團人把無數個沙包就地推平建起來的。可是,當我滿懷欣喜地跑到地堙A正準備用相機一頓狂拍後發朋友圈呢,哪想到棗花就跟小小的米粒差不多大,那些“米粒”粘連在一起,也還是太小太小,太不起眼了,一點點花海的氣勢也沒有嘛。

  我的第三次失望發生在最近,最近“老天爺”下了場夜雨。聽當地人講,2016年這裡連續有40多天陰雨天,造成團場紅棗大面積減產,有的地絕收。你說連續下很多天雨,誰也受不了,可這怎麼剛下了一夜的雨,就有職工擔心了呢?又是擔心棗樹因為鹽鹼而死,又是操心棗子迸裂。我趕緊跑到地堨h看,好傢夥,棗樹因為鹽鹼而死的情況雖沒看到,棗子迸裂倒是有的,有的好端端的大棗,像是被刀劃了一下,開了口子,看著著實讓人心疼。

  今天是個好天氣,我又來到棗樹地。與以往不同,這片棗樹地,這次帶給我的不是失望,而是驚喜,大大的驚喜。那些滿枝滿樹的果子,結得太好了,長得太棒了,美極了帥呆了。我掏出手機,但是不知道拍哪個好。你剛把這個移進鏡頭,那個似乎就在喊道: “還有我呢!” “還有我!”“我!”喊聲一片。

  詩人說,紅杏枝頭春意鬧。看到這些棗子,我越發佩服詩人這個“鬧”字用得好。這些棗子,一個個活潑潑、圓爍爍,擠擠插插,一個不讓一個。但見一枝枝爬高上低,一樹樹無窮無盡,一層層洶湧澎湃!這裡,是棗子的樂園,是棗子的海洋,敢情果子瘋長起來的話,那比鮮花大陣還要震撼,又怎一個“鬧”字了得。

  在回居民區的時候,路過一片撂荒地。那堙A原來栽的也是棗樹。後因各種原因,那些棗樹成了人們的棄兒。那些撂荒地堛煽Ц臐A再也沒有人給它們澆水、施肥、打藥,再也沒有人給它們除草、剪枝,就任由它們自生自滅。但它們一棵棵長得相當高大,就像一首詩中寫的那樣,它們“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雲堙芋C 我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兩個棗子,小小的,在那堣ㄕ漱ㄛ’a吊著,完全沒有職工棗樹地堛煽З盛o那麼密實、那麼生龍活虎、那麼汪洋恣肆。

  原來,棗樹被修剪成棗樹樁樁,才能更多開花更多坐果;原來,棗花樸實簡約,有利於把養分留給果實;原來,棗樹習慣了忍受乾旱,竟已不堪享受更多的水分!

  這就是棗!二二四的棗!

  行進在棗樹地,一行棗樹就是一面鑲滿棗子的籬笆晼A就是一列裝滿棗子的小火車。詩經有雲: “八月剝棗,十月獲稻。”待到秋後棗子紅,遍地湧來撿棗工,那又該是一種怎樣紅火的場面。這豐收的果實,自然是每一棵棗樹的傑作,它們的根深紮在地堙A枝彎曲著負重,葉拼命地呼吸,液在悄悄地流淌。

  這棗,是棗樹辛辛苦苦成長一年的結晶。同時,它也來自人,來自那些種植棗樹的兵團人。正是兵團人,他們一邊屯墾,一邊戍邊,才有這一望無際的棗樹地,才有這荒漠變良田的奇跡,才使得巍巍崑崙山上的雪水,滋潤出又大又甜的棗。

  古詩有雲: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面對二二四的棗樹地,我要說,上樓觀景怎麼夠呢,你就是再上兩層樓、三層樓,又怎麼能望到邊呢。要看二二四的棗,最好得有飛機,少說也得用無人機航拍,才能“無限風光,盡收眼底”。


來源: 兵團日報   轉自:新華網
  
發表感言



    相關報道
主辦單位: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