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南逝世 一生致力於和平與發展
   8月18日,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在瑞士首都伯爾尼一家醫院逝世,享年80歲。有整整十年時間,安南是世界政治的領軍人物,他畢生致力於推動和平與發展理念。
 

  在非洲人眼中,安南是為英雄;但在質疑者眼中,他卻顯得有些“柔弱”。“我說話比較輕柔,所以很多人會忽視我其實是一個堅強、堅定的人。”對此,安南只用一句話輕輕帶過。

    8月20日,在位於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萬國宮,前秘書長安南的照片前擺放著蠟燭。新華社記者 徐金泉攝

  8月18日,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在瑞士首都伯爾尼一家醫院逝世,享年80歲。世界各地紛紛悼念!

銳意進取的改革者

  安南的逝世讓人回憶起他任職期間頗具存在感的聯合國秘書長在一系列國際事務中的角色和作為。生前,安南是重塑聯合國的改革者,畢生致力於推動和平與發展理念。過去半個多世紀堙A他曾與無數個談判對手唇槍舌戰,口若懸河地發表過數不清的演講,直言不諱地抨擊最有權勢的國家,將和平推銷到地球最動蕩的地方,被公認為聯合國歷史上最富改革精神的秘書長之一。【詳細

  1938年4月8日,安南生於迦納庫馬西市的一個非洲部落酋長之家。他年輕時先後在美國、瑞士求學,通曉英語、法語及多種非洲語言。

  1962年,24歲的安南進入聯合國工作,曾就職于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聯合國難民署、世界衛生組織等機構。

  1974年,中東“十月戰爭”後,他擔任駐開羅的聯合國緊急部隊民事長官。

  1986年,安南升任聯合國助理秘書長。

圖片來源:湖南衛視長江新聞號

  1993年,安南政治生涯中一個高峰:出任聯合國負責維持和平事務的副秘書長,主管聯合國在各地的維和行動。與此同時,他成為全球範圍75萬藍盔部隊的最高領導人。

  1996年12月17日,第51屆聯大任命安南為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成為擔任此職的來自沙哈拉以南的非洲的首位代表。1997年1月1日,安南正式就職,並於2001年取得連任,任期至2006年12月31日結束。

  2001年10月,安南與聯合國同獲當年諾貝爾和平獎。

  2007年,科菲•安南基金會成立,該基金會主要關注貧困、饑餓、武裝衝突、國家治理與發展等問題。同年,安南主持調解肯亞選舉引發的政治危機。

  2012年,出任聯合國-阿拉伯國家聯盟敘利亞問題聯合特使,試圖解決持續多時的敘利亞危機。

  2018年8月18日,安南在瑞士首都伯爾尼溘然長逝。【詳細

掌舵十年 政績斐然

  安南上任伊始就展現出遠大抱負。1997年7月,上任僅半年多的安南向聯合國大會提交了一份90多頁的改革計劃,發出“振興聯合國”的倡議,以重塑聯合國作為最大國際組織的權威。

  “在很大意義上,安南就是聯合國,”聯合國現任秘書長古特雷斯在一份聲明中說,“他帶領這個組織,以無與倫比的尊嚴和決心進入新千年。”【詳細

安南在聯合國。圖片來源:新華網

  在安南任職的10年,聯合國的角色發生了根本轉化。兩極格局的終結使世界各地潛伏的衝突和矛盾不斷釋放,全球化的深入發展促使聯合國承擔起更多的全球責任,聯合國的行動變得更具實質內容。維持和平、推動發展、防治疾病、發展人權……一項項任務排滿了秘書長的日程。

  他多次呼籲國際社會關注非洲的貧困問題,促使各國制訂千年發展目標,呼籲各成員國加強合作,並通過聯合國協調國際社會應對貧困、艾滋病和教育等嚴峻的社會問題。【詳細

  力推改革 拓展聯合國依賴基礎

  安南對聯合國最重大的改革,就是拓展了聯合國可以依賴的基礎:除了主權國家外,還有跨國公司、非政府組織等。盧安達大屠殺、索馬利亞、巴爾乾等問題,都連著人權問題。慮及這點,安南將“保護責任”變成了國際共識,凸顯了保護每個個體的價值和意義。他為此改革了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新成立的人權理事會更具行動能力。【詳細

  調節爭端 倡導和平

  有人把聯合國比喻成一個“長著193顆腦袋的龐然大物”,每顆腦袋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安南憑藉高度的政治智慧和勇氣,在大國博弈和地緣政治衝突的夾縫中盡其所能,平息事端。他在1998年伊拉克危機中表現出了高超的外交才能和勇氣。他親赴巴格達,與薩達姆一起抽雪茄,說服薩達姆與美英達成協定,至少在半年多的時間媮蚹K了一場轟炸。

  千年發展目標的提出、不知疲倦的“斡旋”與“調停”,使安南成為國際政治舞臺的明星。2007年,科菲•安南基金會成立,該基金會主要關注貧困、饑餓、武裝衝突、國家治理與發展等問題。同年,安南主持調解肯亞選舉引發的政治危機。和平與發展理念已經融入其血液。

糟糕的時刻

  安南任內,也曾遭受過人生的黑暗時刻。當被問及“任內最糟糕的三個時刻是什麼”時,安南表示,10年來最糟糕的時刻就是聯合國作為一個組織未能阻止伊拉克戰爭的爆發,不過,當時自己已竭盡全力。此外,“石油換食品”計劃和2003年聯合國在巴格達的駐伊拉克總部被炸事件,是另外兩大糟糕時刻。【詳細

安南與小布希。圖片來源:長安街知事

  安南第二任期時,美國未經聯合國授權,發動伊拉克戰爭。就在伊拉克戰爭一觸即發的前夕,安南應邀去白宮出席晚宴。席間,賓主言談甚不投機,時任美國總統小布希最後乾脆不客氣地說:“科菲,你做你該做的事,我也要做我該做的事。”當第一批炸彈落向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時,安南對安理會說:“無論對聯合國還是國際社會來說,今天都是一個悲哀的日子。”【詳細

  2004年11月26日,據披露,安南的兒子科喬•安南捲入了“石油換食品”醜聞。據稱,科喬•安南曾經在1999年2月開始,一直接受一家名為“克泰科納”的瑞士公司每月2500美元的酬金,而這家瑞士公司從聯合國對伊拉克的“石油換食品”計劃中得到了利潤豐厚的合同。從報道的字埵瘨﹞難看出,人們懷疑科喬•安南利用父親的關係幫助這家瑞士公司獲得了合同。安南當天在聯合國紐約總部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說,他對於兒子沒有把與瑞士克泰科納公司的關係和盤向他托出感到“震驚和失望”。

  伊拉克當地時間2003年8月19日下午5時許,設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的聯合國大樓遭到炸彈攻擊,聯合國駐伊拉克最高官員、安南秘書長特別代表塞爾希奧•比埃拉•德梅洛在爆炸中不幸身亡。聯合國秘書長安南為此發表聲明,指出德梅洛的身亡,對聯合國和對他個人都是一個痛苦的打擊。【詳細

中國情緣,曾稱讚中國

  在擔任聯合國秘書長期間,安南曾多次與中國政要及各界人士會晤,他本人也多次訪問過中國,給中國民眾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他曾遊覽過北京故宮與八達嶺長城,他曾前往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參觀並演講,他還獲得了浙江大學的榮譽博士學位。【詳細

安南訪問北大。圖片來源:長安街知事

  安南與北大的淵源頗深。早在1998年北大百年華誕之際,安南就曾發來賀信,並委派代表前來祝賀。2004年,首屆北京論壇召開之際,他又委派當時的聯合國副秘書長約瑟夫•媦w攜其賀辭親臨論壇。

  2006年,安南在他聯合國秘書長任期即將結束前,首次訪問北京大學,當時的演講就曾引起知識界和社會公眾的廣泛討論2009年,安南又以聯合國基金會董事的身份訪問北大,與北大學者和學生進行了深入交流。2015年4月,安南一行到訪北京大學,展開對北大的訪問和交流活動。

  安南曾表示:“當今的世界處於不斷的變化中,財富和權力不再是特定地區的特權,無論是國家、地區和機構都應該適應這種變化。中國的改革開放使其在國際事務中重新處於中心的位置,堅持和諧社會構建的三個基礎,中國將會在世界秩序的重建中發揮重要的作用。”

  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與非洲之間合作與往來日益豐富,雙方都希望世界整體的格局是和平穩定的。【詳細

外交部對安南先生不幸逝世深表哀悼。圖片來源:外交部網站

  如今,安南逝世,世界各地紛紛悼念。中國外交部表示,對安南先生不幸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對安南先生的親屬表示誠摯慰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致電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慰問。【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