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社會廣角
3分鐘內喝下6杯雞尾酒 大學生酒吧飲酒醉亡
華夏經緯網   2017-09-13 14:18:05   
字號:
近期熱詞
深港通  洪秀柱  樸槿惠  復興航空  菲德爾卡斯特羅  特朗普  “東方之星”長江傾覆  控煙  

  在“加油”聲中走向死亡  

  時間過

去1分半了。

  高腳凳上4杯酒已經空了,褐色的酒被大一學生王耀棟一飲而盡。時間所剩不多,按照酒吧的規定,只要他在3分鐘內喝下6杯總共1800毫升的雞尾酒,500元以內的消費就可以免單。否則,他得支付這6杯酒的費用,一共168元。

  昏暗的酒館堙A紅色、橘色和綠色的追光燈下,混合了“伏特加、白蘭地、朗姆、卡盾XO等7種酒類”的“特調雞尾酒”擺在酒館的舞台中央,1800毫升的酒還剩最後的三分之一。有人拿著手機在計時,現在是6月17日22時16分,這個在甘肅平涼長大的年輕人孤零零地站在凳子一邊,他喝下了第5杯酒。然後,乾嘔了幾下,走下臺階,擺了擺手。

  只是,在酒吧的監控視頻堙A這個動作顯得太輕微了,很快就被更大的喧鬧覆蓋。

  背後的電視媔ヮ荂mCounting Stars》的歌聲,台下熱鬧的人潮用手機鏡頭對準了王耀棟,有人在拍手鼓掌,“加油!加油!”的聲音越來越大,一點點蓋過了歌聲。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男子端起酒杯,朝這個年輕人走去,兩個人不知說了什麼,但碰了兩次杯。

  王耀棟喝下了第六杯酒。

  監控視頻堙A這個廣東某985高校大一學生的身體開始不聽使喚,他的腳莫名晃動,然後頭一歪,重重地倒了下去。

  他再也沒有醒來。

  6月19日8時55分,倒地一天兩夜後,珠海市人民醫院宣佈這個“發育正常”“營養中等”的年輕人臨床死亡。

  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出具的鑒定意見通知書稱,這個19歲的年輕人死於“急性酒精中毒”。

  目送王耀棟登上酒館中心的舞臺,紛紛掏出了手機

  夜一點點深了。那個6月的週六天氣不算好,雨淅淅瀝瀝地落在這座海濱城市。這家地處珠海市中心的音樂酒館隔絕了雨聲和汽車鳴笛聲,歌手一曲接一曲地唱著,6個大學生圍坐在後排的桌子聊天。

  深夜的重頭戲突然登場了。唱完歌,歌手宣佈開始今晚的挑戰——3分鐘內喝下6杯特調的雞尾酒。

  這群十八九歲的少年幾乎都是第一次踏入酒吧。只是,這個飄雨的平凡週六有那麼一點特殊,大學英語四級考試終於結束了,這群年輕人在市區吃過晚飯,天色還早,臨時起意,溜達到了這家“音樂酒館”,他們決定去喝點酒。

  挑戰開始,王耀棟舉手了。這個19歲的男生笑著告訴夥伴,自己“酒量不錯,可以喝”。

  背景音樂炒熱了現場,同行的女生看到紋著大花臂的調酒師在光影交錯中調酒,她有些不放心,問對方,“你不會故意把酒精濃度調高吧?”

  調酒師拿著一杯酒,對這個女孩說:“不會的,你看,像可樂一樣,沒事的。”

  光線有些暗,酒被染成了褐色,躺在超大號的啤酒杯堙A靜靜的。

  “如果你真的把這6杯酒喝完,以後我在珠海別的地方看到你,我就喊你酒神。”調酒師不忘跟一邊的王耀棟補上一句。

  活動很快開始,同伴們目送王耀棟登上酒館中心的舞臺,紛紛掏出了手機。

  他們打算用視頻記錄下這3分鐘。手機鏡頭堙A酒吧其他客人也掏出了手機,有人湊近了對焦,還有人拿上了一個紅色的小垃圾筐,嘈雜的現場聽不清人說了什麼,只有一群年輕熱鬧的笑聲。

  “我以為他是真的沒事兒,以為他真的能喝。”兩個多月後,一個同行的學生不願過多回憶細節,聲音低沉,時不時沉默。其他在場的學生則婉拒了採訪。

  已經沒人知道王耀棟說“沒問題”的原因了。在姐姐王涓馨的印象堙A小自己4歲的弟弟從不喝酒,高中學業忙碌,只有過年時,家堸蛹虞|讓弟弟嘗那麼“一二兩酒”。

  弟弟高考結束那年,她帶著弟弟和親戚家的同齡人一起聚會。第一次走進KTV的弟弟喝了一兩杯啤酒後臉就紅了。

  “丟臉得很,難看得很。”她還記得有點“臭美”、臉紅紅的弟弟說了這麼一句話。

  只是這次,從甘肅平涼連夜坐車再轉飛機來到珠海的她,看到的“醉酒”的弟弟,已不再是記憶堥滬荌s後紅臉的少年模樣了。重症監護室堙A她認不出那個朝夕相處了18年的弟弟。床上是一張褪去了血色、黑黑的、腫了好大一塊的臉,她想湊過去看,眼淚卻把視線擋得死死的。她看不清。

  母親彭鳳蘭去摸孩子的手,冷的。再去摳摳腳心,還是冷的。她翻起孩子的眼皮,一片白,眼皮卻合不攏了。她還想再看看,可沒時間了。重症監護室不能久待,這個母親跪下來了,她想求醫生,再讓自己進去一次,“孩子那麼冷,我就想把被子給他蓋上。”

  沒人應她。

  當了半輩子農村婦女的彭鳳蘭怎麼也想不通,孩子為什麼要去酒吧喝酒。這個孩子在她眼堙A“太乖太乖了”,長到19歲從沒讓她操心過。孩子的爸爸王貴龍也曾問過兒子要不要也去補個課,可兒子乾脆利落地拒絕了:“我哪一門課不好,好好學就是了,幹嗎要花你們的錢。”

  她說兒子不喜歡出去玩,放學總是準時回家,除了吃飯都安靜地待在房堿摁恁C自己不太會做飯,但無論是沒啥油水的洋芋絲還是乾巴巴的蒸饃,兒子都不挑食,只會大口大口往嘴媔諢C

  記憶堙A兒子和酒不沾邊,卻和書有緣。這個普通的四口之家全靠父親王貴龍一人支撐,在基層當過小學和初中老師的王貴龍,在家埵w置了一個小小的書房。

  王貴龍就在那個六七平方米的小房間堥證了兒子的成長。10多年時間堙A兒子手堛漁拲q童話故事變成了《平凡的世界》和《汪曾祺全集》,個頭越躥越高的兒子喜歡寫文章,陸陸續續在各類刊物上發表了十幾篇作品。他的書桌上,書、筆罐子、檯燈和工藝品擺得整整齊齊,抽屜堛漫信片和書籤有半尺高,甚至還留著小學二年級時用剩下的筆。

  唯一和酒吧沾邊的,也許是他對音樂的愛好。家堣ㄣI裕,王耀棟會在週末借走母親的手機,插上耳機,聽一個下午的歌。他喜歡許巍的歌,愛聽“逃跑計劃”樂隊的《夜空中最亮的星》,手機堶^語聽力素材和這些音樂各佔了一半記憶體。

  王貴龍不知道喜靜的兒子為什麼會走進酒吧。事實上,兒子當年以高過甘肅省文科一本線60多分的成績考上這所廣東名校時,他“完全沒想過要跟孩子講一講酒吧、KTV這些東西”。

  孩子的表哥也嘀咕過,還是應該“讓娃多了解下社會啊”。

  “他以後都在大學校園堨肮﹛A接觸的都是教授學者,都是全國各地很優秀的學生。學那些江湖氣、學那些人情世故做什麼?”王貴龍不以為然。

  他後悔了。

  當他看到監控視頻堙A孩子笑著站上酒吧舞臺,端起雞尾酒一杯接著一杯往下灌,台下的人掏出手機拍攝的時候,這個頭髮灰白的父親哭到身體發抖。

  就像“運動會賽跑最後衝刺,觀眾使勁兒喊加油”那樣

  夫妻倆在監控視頻堙A看著孩子在喝下第6杯酒後,走到吧臺邊。然後身子晃動,被同學扶住。緊接著,他像是失去知覺一樣,頭突然掉到了前胸,整個人倒了下去。

  彭鳳蘭一邊哭一邊看著視頻堳臚l的同學把他平放在了酒吧角落。

  1分鐘過去,有人過去瞅了瞅孩子,舞臺上,再次登臺的歌手正在唱歌。

  2分鐘過去,塑膠袋遞到了孩子的同學手上。

  5分鐘過去。

  10分鐘過去。

  20分鐘過去。

  半小時過去,人來人往,時不時有人湊上去看看,孩子身邊圍著六七個人,看不清發生了什麼,歌聲沒停,酒吧熱鬧依舊。

  每一次,看到有人走過那堙A彭鳳蘭都覺得自己的心被提起來了,她在心堥D那些人,孩子看著那麼難受,臉色那麼差,打個120吧,求求你們,打個120吧。

  可每一次,她的期待都落空了。那些匆匆而過的身影,只是看了看就走掉了。

  這個樸素的農村婦女哭了,她沒讀過什麼書,也沒正兒八經上過班,只幹過幾年裁縫,後來就在家安心給丈夫和孩子做飯。在她的世界堙A她完全無法理解這些行為,“為什麼要見死不救啊?”

  在監控視頻被擋住的角落,同行的女生說,自己其實也很著急,她問調酒師該怎麼辦?會不會有事?對方搖搖頭說:“我見過很多人這樣,吐完就沒事。”

  她相信了調酒師的話。

  他們試圖拍背幫王耀棟催吐,可效果並不理想。慢慢地,這個戴著眼鏡、175釐米高的大男生,嘴唇顯出白紫色,有人摸了摸他的頸動脈,發現跳動很微弱。這群年輕人著急了,準備打120。

  “可不可以不要打120,因為這樣對我們酒吧有影響。”慌亂中,女孩記得有人說了這麼一句,還有人說酒吧這裡救護車開不進來,只靠兩個學生“抱不動王耀棟,也就無法上車”。

  最後,酒吧老闆載著王耀棟和兩名同學,去往珠海市人民醫院。

  電子地圖上,醫院離酒吧的距離只有300米出頭,隔著一個丁字路口,步行十分鐘以內可以到。

  監控視頻媗膆隉A離開的時間是23時02分。離王耀棟倒地,已經過去近40分鐘。

  只是那時,他已經沒有心跳和呼吸了。珠海市人民醫院出具的死亡記錄媦g道:“患者……飲烈酒約1000ml……到急診搶救室時發現患者已無心跳,無自主呼吸,即予心肺復蘇術……”

  一天后,“患者病情無好轉,並快速進行性惡化……”這個19歲的大學生離開了這個世界,離開了這個他才接觸不久的世界。他很喜歡學校和廣東,他喜歡航拍鏡頭下的校園,喜歡這裡“緋紅氤氳”的天空,喜歡綠樹成陰、道路寬闊的校園,儘管,他常常需要踩著自行車“從學校這頭跑到那頭去上課”,但電話堙A他的語氣是笑著的,“好累好累哦”。

  6年前,這個生在西北小城的少年因探親第一次來到廣東,很快就喜歡上了這個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的地方。填報高考志願時,他很執拗地把第一志願留給了這所地處廣東的名校。

  同學還記得,這個熱愛國畫的西北少年似乎有用不完的愛心,他參加社團在學校附近的一個社區堶捷}少兒書畫課堂,“小朋友都很喜歡他”,去世的那個學期末,他剛被評為先進個人,還拿了國家助學金。

  他還有很多想做的事,喝酒那天再推後一個禮拜就是期末考試了。他早早訂好了回家的票,他要去做近視眼鐳射手術,要去學車,還要好好補一補英語。他告訴姐姐,自己要“好好學英語,將來出國留學”。

  他的手機媢C戲和娛樂軟體很少,裝了好幾個背單詞、考雅思的學習軟體。因為英語成績不好,他很是苦惱,但不怎麼和姐姐抱怨。他說自己已經長大了,每次打電話都會叮囑姐姐“不要半夜回家,小心老爸揍你”“不要老請假”“可不能隨隨便便跟別的男生跑了”。

  彭鳳蘭一說起這些就哭。她一直覺得兒子那麼善良,一定會有福報。可是,她在學生拍攝的視頻堿搢魽A當兒子抱著酒杯不停喝酒的時候,臉明明已經變得煞白,兒子甚至都擺擺手了,在兒子最喜歡的這個城市,卻沒有人攔住那些酒。

  在派出所觀看視頻時,她越湊越近,甚至一度想劃破臺式電腦,把手伸進去,攔下那一杯杯酒。可她做不到。這個母親能做的,只是睜大了通紅的眼睛,任由它無聲地掉淚,一顆,一顆,她流不出那種細細長長的淚水了。

  自始至終回應給兒子的,只有加油聲和鼓掌聲。一度,聲音甚至蓋過了電視堛犖q聲,父親王貴龍當過老師,現場那個氣氛讓他害怕。

  “就像運動會賽跑要最後衝刺了,觀眾使勁兒喊加油那樣。”他說,王耀棟就這樣在震耳欲聾的加油聲中加速跑向了他的終點,生命的終點。

  這個鮮活的少年最終變成了情況說明堥漱@行冰冷的字

  這個少年跑向終點的速度太快了。同行的男生記得,失去意識前,王耀棟在安排他們要把幾個女生平安送回宿舍,還要辛苦朋友把自己帶回宿舍。

  這是王耀棟留給這個世界的最後一句話。

  那張有些厚實的嘴再也發不出一個音節了,也喊不出一句姐姐了。王涓馨記得從那張嘴堙A能聽到各式各樣讓她“心疼”又“開心”的話,用各式各樣搞怪又可愛的語氣。

  每個月的月初,那張嘴會蹦出“嘿嘿嘿”的聲音,衝著王涓馨說,“又跑來討好我,你好異常,是不是信用卡要還款啦?”有時還會突然“襲擊”,“姐該減肥了!我以後找女朋友肯定不會找像你這樣胖的。”

  回家逛超市的時候,這張嘴會嫌棄這個、嫌棄那個,最後結賬時,手推車寑ㄢㄗS剩下。王涓馨知道,弟弟節約,他想為出國留學省點錢。

  可放假要回家前,這張嘴也會變得豪情萬丈,“拜託,老姐都25了,該買點高檔產品好不好!”他從自己的生活費嵎鄍X了好幾百元,給王涓馨買了一瓶迪奧的香水。

  這張嘴偶爾也不像一個西北漢子的嘴,深夜會跟姐姐撒嬌,“你心疼心疼我嘛。”擠在家鄉的小屋時也會絮絮叨叨,“姐,你找對象不能光看顏值,得找學習好人品好的。”看見姐姐當伴娘,他會斷斷續續地拖長了音節說:“我想到姐以後也要嫁人,會離開我們,就特別難受。”

  王涓馨陪著弟弟從重症監護室一路走到了殯儀館,她用力抱了抱即將被冷凍的弟弟,哭著說,“別怕,姐姐陪著你。”

  她覺得,弟弟很暖,也許不會害怕殯儀館的那種刺骨的冷。這個弟弟細心到會留意父母步頻的差異,提醒第一次出遠門的父母:“一定要跟緊爸爸,爸也要隨時往回看啊,別把媽丟了啊。”

  他也記得姐姐的生日。只是有一年,取蛋糕回來的路上下起了雨,王耀棟騎著車摔了一跤,一屁股坐到了蛋糕上。提回來時,他很不好意思,王涓馨安慰弟弟,“反正吃進肚子堻ㄛO扁的,管他呢。”姐弟倆相視一笑。

  其實,這個在姐姐和同學眼堛滿孚x男”也發愁過,覺得自己太暖太和善“是不是不夠man(男人)”,在學校他也會偷偷看玄幻小說,喜歡設計“黑幫老大保護校花的故事” 。他也像這個年紀的男生一樣愛做夢,“要賺幾百萬元,然後開一家書店”。他喜歡余華和木心,也愛“女神”劉亦菲;他看豐子愷的畫和《陽光燦爛的日子》,也看網路小說;他也喜歡大掃除時揮舞著柳樹做的大掃把,揚起地面的灰。

  可是,當王涓馨和父母回過神來,卻發現這個鮮活的少年已經變成了學校情況說明堥漱@行冰冷的字:“學生尊敬師長,團結同學,與大家和睦相處,熱愛集體,待人誠懇,善於思考”。

  他們想去孩子的宿舍收拾遺物,卻發現王耀棟的床早就空了。同宿捨得孩子告訴他們,是一名老師領著同學收的,說要郵寄回去。

  彭鳳蘭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不知道能做什麼,這個農村婦女一屁股坐在孩子的凳子上,嚎啕大哭。

  學校堙A這個少年的痕跡越來越淡。孩子遺物被校方快速打包收好,彭鳳蘭覺得就像兒子身上發生了一件不光彩的事,讓學校想儘快忘記他,讓這一切仿佛沒有發生過。

  王貴龍不敢奢求學校去紀念這個逝去的生命。他只是覺得,“能考上這個學校的學生,有幾個是在酒吧堛w大的呢?”這個當了幾十年基層教師的中年男人說,他很希望學校能以王耀棟的死為戒,加強安全教育,至少能給全校幾萬名學生多提提醒,未來規避這樣的悲劇。

  這個建議像一個石子兒被投進了大海,沒激起一絲波紋。

  十幾天后,學校表示,“已經超出一定額度”,無法再承擔他們的食宿費用了。這個父親說,自己理解學校的做法,只是覺得有點寒心。

  “對學校來說,王耀棟這樣的學生太多太多了,甚至平凡得不值一提。可是對我們來說,對我們這個家族來說,能考上這個學校的優秀孩子,就他一個。”這個父親說。

  “我的孩子又沒有犯罪,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

  按照學校的建議,這對離開學校的夫妻先去了派出所。可派出所說自己只負責偵查,別的都不管。他們想找酒吧老闆,但完全不知道對方的資訊。再回學校,已經沒人搭理他們了。

  王貴龍覺得,夫妻倆“像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可即便如此,每一次他還是會上路。“明知是白跑一趟,但也得跑,我在這陌生傷心地坐不住啊。”

  6月22日,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出具了立案告知書,上面寫道,“王耀棟被過失死亡案一案,我局認為有犯罪現實發生,需要追究刑事責任……現立王耀棟被過失致死案進行偵查,特此告知。”但隨後的兩個半月,這個夫妻等了又等,也沒有等來一個結果。他們住在學校附近便宜的酒店,每天奔波于派出所和學校。

  8月初,他們終於等來了前來民事賠償協商的酒吧老闆。他們的代理律師方海江負責和酒店老闆協商民事賠償,在談及賠償額度時,嫌疑人酒吧老闆強調,自己也是“受害人”。

  他們問酒吧老闆為什麼案子發生這麼久都不來道一句歉。對方說,“我怕我來了,你們把我打死”。

  律師認為,酒吧應該要想到,短時間內喝入大量烈性酒可能導致人死亡的後果,但在實施時沒有考慮到。

  “他反復強調店沒了,朋友都在問他怎麼回事。卻沒有想過另一個家庭已經支離破碎了。”這個年輕的律師說。

  夫妻倆從甘肅老家只提了一個箱子來珠海,家鄉已經入秋了,這裡依然炎熱,時不時颱風過境,下一場大雨。時間一點點溜走,夫妻倆一次次跑往派出所。

  “派出所都去抗洪救災了。”有一次,窗口工作人員扔下這麼一句話。

  一趟趟地跑,幾個月過去了,案子還沒有大進展。夫妻倆很傷心:“我的孩子又沒有犯罪,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

  他最後也沒邁出“去鬧,去上訪”這一步。

  這個失去兒子的父親說,酒店的前臺每天見到他都會笑著跟他們打招呼;換床單的小姑娘還會安慰他們,拍拍彭鳳蘭的肩膀;每天光顧的小吃店,老闆娘總會詢問他們案子的進展,還會給這對夫妻的飯埵h放一些鹹菜,多加一點兒米飯。

  孩子去世不久,王耀棟高中的班主任就在微信群媞簬璅騣捸A讓在廣東就讀的學生“做好王耀棟父母的安撫工作”,對著手機螢幕,王貴龍想到自己在珠海遭遇的點點滴滴,眼睛模糊了。

  離開學校那一天,夫妻倆和女兒曾去了學校辦公大樓。他們想等下午領導上班了,去談談這事兒。工作人員讓他們離開,說這裡是辦公的地方,不準鬧。

  彭鳳蘭說,“我娃的事不是公事嗎?不能在辦公室談嗎?那要去哪講?”

  下著雨,3個人站在校外,彭鳳蘭的衣服破了,手臂也流血了。她甚至想,自己還不如去大鬧一場,“抓進去至少有人管吃住”。

  她很寒心,一些老鄉外出務工,在工地死了都會妥善處理,把親人接去,管吃管住到遺體火化,可現在孩子還躺在殯儀館,沒有任何說法,學校再沒人主動過問了,“堂堂一個重點大學,還不如一個工地”。

  這座城市依舊車水馬龍,學校熱鬧非凡,酒吧換了老闆繼續營業,只有他們,默默地在逼仄偏僻的酒店角落,等一個結果

  最近的日子,彭鳳蘭愈發覺得力不從心。她不知道還能做點啥,每天除了被丈夫攆下樓吃飯,她再也提不起一點力氣。有時候夫妻倆會看看王耀棟中學時代的同學寫的回憶文字,那是他們最大的安慰。

  有女孩說,班奡X個朋友都打趣叫王耀棟“嬌無力”,因為“作為一個男生真是太懶了,整天攤在桌子上,像一張烙餅,還是不翻身的那種”。

  這個“嬌無力”也有很多煩惱。比如,為了長高,喝了好幾年的牛奶,後來把自己給喝噁心了。聽說抽筋是長個子的前兆,晚上睡覺時,就不敢動任由抽筋,自己在床上傻樂,不過最後還是沒長高。“假的,都是假的!”他衝著女孩說。

  畢業的時候,有女生給他留言,不能再“懶”下去了,“不能讓女朋友天天去給你買泡麵啊”。

  後來,上了大學,只是過了一個學期,這個女孩就發現昔日的“嬌無力”變了。平頭變成了飛機頭,他會體貼地給女生買奶茶,好像在大學也有了喜歡的“女神”。

  他告訴王涓馨,念中文的自己想掙錢太難太慢了。可他很喜歡廣東,想留在這裡生活。未來,不能找父母要錢買房,所以要好好學英語,再換專業。出國留學後,靠自己的努力給全家人買房子。

  彭鳳蘭從女兒那兒聽到了兒子的念頭。她不懂出國留學,只隱隱感覺那要花很多錢。她問兒子,要怎樣才可以出國留學。

  電話那頭的兒子聽起來幹勁滿滿,他告訴母親,要英語很好,要所有課程都盡可能拿高分,還要努力申請獎學金。

  “只有你有那個理想,我們砸鍋賣鐵也要供你。”彭鳳蘭弄清楚了一件事,兒子有夢想了,自己要好好支援。她想好了,自己過段時間就去餐館打工,無論是洗碗還是打掃衛生,“管吃管喝,一個月還能掙兩千多塊錢呢”。

  家堛漫苳l在沒有電梯的7樓,這兩年,年紀越來越大的她爬樓梯變吃力了,夫妻倆一直想賣掉這個舊房子,再拿出一輩子的積蓄,換間樓層低些的房子。

  可幾個月前,她打消了換房的念頭。這個農村婦女跟丈夫說,“娃有理想的話,我們還換啥房。先湊合著住吧,啥時候走不動了再說吧。”

  這些設想在6月19日那一天都停下了。她不知道還能做什麼,突然接到孩子80多歲的奶奶的電話,夫妻倆還得瞞著說瞎話,怕老人受刺激,到現在他們也沒敢說王耀棟去世的消息。

  “好著呢,挂了挂了。”王貴龍從來都不敢多說,再多說一句,他就會哭出聲來。

  再一抬頭,這座城市依舊車水馬龍,學校熱鬧非凡,酒吧換了老闆繼續營業,只有他們,默默地在逼仄偏僻的酒店角落,等一個結果。

  他們想辦一場遺體告別儀式,可是害怕學生和老師都不會來。電話那頭,王耀棟的好友、也是當晚一同前去的男孩說,“如果法律需要,我會去的”。

  他把當晚的視頻都刪了個乾淨,開始學著慢慢地告別那些低沉的過去。

  那個絮絮叨叨地喊著王耀棟“嬌無力”的女孩說,聽說天堂堛漱H都很高,還有很多像劉亦菲一樣好看的姑娘,天堂也會有書店、酒吧,你自己也可以開一間吶。

  “不過酒吧就算了,以後不準碰酒了。”她說,“這次沒來得及道別,下次的重逢我很期待。”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徐亞旻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迪蒙智慧交通:交通部要求加快發展智慧交通
·雲南建水城管對小販拳打腳踢?實為張冠李戴
·“紅印蟹”匠心致蟹,嚴選10%,只為不辜負期待
·武漢金控集團熱烈祝賀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區域合作論壇圓滿落幕
·室內空氣污染觸目驚心,2017年空氣凈化器哪個牌子好?
·室內室內污染空前嚴峻 VOV空氣凈化器引領健康家居生活
·穹頂之下同呼吸共命運 空氣凈化器十大排名為空氣做點事
·論百人視頻會議怎麼開?開會寶有實力最管用!
·午夜蘋果發佈會,比iPhone8更值得關注的是IOS11!
·點膠機知名品牌世椿智慧亮相東博會 “六軸機器人”強勢吸睛
·P2P理財平臺如何選 宜人貸、小贏理財、8090理財讓財富穩健增長
·互融寶入圍8月全國網貸平臺“百強榜”
·攜康長榮提出出國看病資源、價值、服務之間的關係
·肺癌患者出國看病,沒想到結果是這樣!
熱門點擊
  更多
墨西哥中部地區發生7.1級強烈地震,已致百餘人遇難。
第13屆全國運動會在天津開幕。8500名運動員將在12天堸悒[20多大項比賽。
精彩時評
 
·學術研究專業評判不能讓位注意力
·“最美圖書館”停業該反思什麼
·人工智慧不會顛覆律師行業
·郝昆:網約車管理的“磨合期”進入新階段
·然玉:交強險電子保單異地被罰是改革與執法
·“園長證”培訓亂象可休矣
·婚戀交友平臺應該如何“保真”?
新聞推薦
  更多
·台灣寫真:花蓮“網紅”生財有“稻”
·浙大新規引議 "網紅文章"能否等同於期刊論文
·“偽共用”大量涌現 媒體:共用經濟需防止跑偏
·新相親時代:以前找人過日子 現在找房找車過
·一中國女性在美被害身亡 警方搜捕嫌疑人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核擴散威脅世界和平
·墨西哥強震 臺媒:5名台灣地區人員受困廢墟
精彩博文
 
·[與我同飛]促進青年交流,推進兩岸融合發展
·[張良驊]民進黨反核政策大轉變誠信破產
·[賈永輝]陳水扁會成為蔡英文的救命稻草還是定時炸彈呢?
·[陽光不]網信辦整頓娛樂八卦賬號 “全民星探”等被關
·[寵辱不驚]地鐵設女性車廂防色狼? 大聲說“不”更有效
·[坐看雲起]各國考試防作弊啥招? 印度高科技南韓查廁所
·[我心飛揚]觀察:柯文哲的無常 加速台灣政治生態惡化
華夏週刊
  更多
新聞排行
   
強震又襲墨西哥 目擊者:大地的震顫令人恐
一門網課賺三千多萬元 優質內容永遠是稀缺
汪涵夫婦疑被騙近800萬元 楊樂樂將閨蜜
薛之謙李雨桐胡彥斌同框照曝光 原來他們是
百公斤男子困栗松溫泉 警消花10小時救援
《鬼吹燈之牧野詭事》完結 觀眾期待第三季
幹細胞治療疾病 百年春幹細胞的優勢
全球高端自行車領導品牌MARMOT土撥鼠
賞櫻團車禍事故33人死 "藍委"要官員負
台北一色情網站偷拍女性裸照網上叫賣
  圖片新聞   更多
  精彩視頻   更多
新聞中心
大陸新聞 | 台灣新聞 | 港澳新聞 | 國際新聞 | 綜合新聞 | 圖片新聞 | 熱門點擊 | 重大新聞 | 滾動新聞 | 國臺辦新聞發佈會 | 熱門評論 | 新聞說吧
媒體時評 | 看 世 界 | 國際熱點 | 港澳風情 | 大陸人看台灣 | 社會廣角 | 酷文辣評 | 星聞情報站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