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綜合新聞

 


誰翻譯了“可口可樂”? 早期曾譯作“蝌蝌啃蠟”

01/23/2007/09:55
華夏經緯網

資料圖:全球最大軟飲料生產商可口可樂 中新社發 謝正義 攝

  可口可樂為什麼能夠長盛不衰?

  除了積累百年的品牌,還有兩個重要原因。

  一個是它的第十五種神秘配方——7X。可口可樂將此配方視為最高機密,據說只有少數幾個高級主管才知道。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公司還下令不準這幾個人搭同一班飛機或汽車。

  另外一個,可口可樂能在中國所向披靡,還因為它有一個無可比擬的中文名。

  可口可樂,一直被認為是廣告界翻譯得最好的品牌名。不但保持了英文的音譯,還比英文更有寓意。

  可口可樂四個字生動地暗示出了產品給消費者帶來的感受——好喝、清爽、快樂——可口亦可樂。讓消費者胃口十足,“擋不住的感覺”油然而生。

  也正因如此,可樂逐漸成為品類的代名詞和行業標準。據說,Pepsi在進入中國時也被迫翻譯成“百事可樂”,而不是“百事”。

  可樂是怎麼創造出來的,大家可能早有耳聞,但它的命名過程,恐怕知道的人不多。

  1886年,美國亞特蘭大市的藥劑師約翰"潘伯頓無意中創造了可口可樂。他的助手,會計員羅賓遜是一個古典書法家,他認為有兩個大寫字母C會很好看,因此用Coca-Cola作為這個奇異飲料的名稱。

  上世紀20年代,可口可樂已在上海生產,一開始翻譯成了一個非常奇怪的中文名字,叫”蝌蝌啃蠟”,被接受狀況可想而知.於是可口可樂專門負責海外業務的出口公司,公開登報懸賞350英磅徵求譯名。當時身在英國的一位上海教授蔣彝,便以”可口可樂”四個字擊敗其他所有對手,拿走了獎金。

  現在看來,可口可樂真是撿了個大便宜,350英鎊的成本換來今天在中國數十億的銷售額。

  據悉,蔣彝的後人還要將可口可樂告上法庭,把幾十年來應得的利益討回來。

  有人說中國人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很多洋品牌進入中國都被我們翻譯得恰倒好處就是一個有力的證明。

  比如汽車中的(Benze)一開始翻譯成了“笨死”,香港又叫“平治”,直到找到“賓士”這個貼切的譯名,才開始在中國大地賓士如飛。

  BMW翻譯成寶馬堪稱神來之筆,至於被叫成“別摸我”,如同把CBD解釋成中國北京大北窯的簡稱(CHINABEIJINGDABEIYAO)肯定讓創始人不高興。

  翻譯得舒服,就像給品牌撓了一個千年大癢。

  成功的例子還有很多。

  Walkman是新力的發明。最初,新力將Walkman定義為能夠隨身攜帶的播放機,後來,所有能夠隨身攜帶的播放機都被叫做Walkman。當然,這也是新力的一個巨大的決策失誤,他沒有將Walkman當作品牌來做,而是當作產品來推廣。

  Citibank花旗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沒有人能夠追溯當時是誰翻譯了這個名字,但它的來源很有意思。據花旗的一個朋友說,之所以要翻譯成為這個名字,只是因為它來自美國,而美國的國旗很花哨。

  Nestle雀巢創始人亨利"雀巢(HenriNestle),“Nestl岢”在德語中的意思是“小小鳥巢”,“雀巢”既是創始人的名字,又代表“安全、溫馨、母愛、自然和健康”。

  再來看一個反面例子,KPMG畢馬威會計事務所。

  “畢馬威”這個名字雖然並沒有太壞的聯想,但在發音時,容易讓中國人想起“齊天大聖”,容易讓人誤以為是鄉鎮企業。

  KPMG在70年代末進入大陸市場,他的負責人要在工商部門註冊,而不懂中文的他們就將公司三個創始人的名字,Peat,Marwick,Mitchell的諧音註冊成了公司。當然,現在“畢馬威”已經是國內著名的財務公司,另改一個中文名字會給企業帶來無形的資產流失,對於“畢馬威”來說,已經沒有必要。

  但如果在品牌聯想越來越重要的今天,還有人起這樣的名字,對企業將是致命的。

  為企業和產品命名就像為自己的兒女取名字一樣,父母非常注意孩子的名字有哪些寓意。

  而對於企業來說,名稱最好能夠準確的向消費者傳達品牌的內涵,使品牌更加精緻、有親和力。

  一個好的名字應該承載一個品牌的內涵,傳達品牌主張和承諾,幫助老闆們打下一個大大的疆土!

  附:可口可樂簡歷:

  姓名:可口可樂CocaCola

  年齡:110歲

  國籍:美國

  特長:今天,全世界一百五十五個國家的消費者,平均每天喝掉三億九千三百萬瓶可口可樂。

  座右銘:

  3A:買得到(Available)、樂得買(Acceptable)、買得起(Affordable)

  3P:無處不在(Pervasiveness)、心中首選(Preferece)、物有所值(Pricetovalue)。

  關於蔣彝

  享譽西方逾半世紀的中國作家作品首次引進台灣在西方,旅遊文學作家“啞行者”名聲響亮,在以英文寫作的華人散文作家中,堪稱與林語堂齊名,但其作品,卻在70年後,才“還原”為中文母語,與作者的同胞相見。

  五月六日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刊有司徒崇先生之大作《可口可樂與中文譯名》,及六月二日孫亨利先生的《中文譯名又一神妙之作─託福》兩文,內中都提到可口可樂之中文譯名,是出自蔣彝教授之傑作。

  司徒崇先生大作,提到蔣彝“得到一筆獎金”;孫亨利鴻文,提到“只知道譯者得了大獎”。其實,所謂獎金及大獎,乃區區二十四英鎊而已。

  此乃蔣彝教授有一晚,在晚餐後與筆者閒步曼哈頓街頭談起。他說:“你知道CocaCola之中文名字嗎?”我說:“當然知道。”接著他說,是他在英倫時,CocaCola徵求中文譯名,他譯出可口可樂,並被選中,因而獲得二十四英鎊,“可惜當時不懂商業及經濟,沒有提出“版權”或rotalty之類的要求,否則現在已成大富翁,不是單純一介教授。”我說:“起碼應該要些股票!”

  蔣彝教授乃先舅父羅長海之好友,兩人在江西九江同上中學,後來,先舅父留美攻讀經濟,師從著名經濟學權威凱恩斯,深得凱恩斯器重,認為是唯一得意門生,蔣彝則在國內任職政府,擔任九江縣長。

  由於官場腐敗,蔣很不得志。先舅父就力促其去英倫留學,蔣彝礙于英文不行,猶豫不決。先舅父仍極力敦促,最後蔣彝去倫敦與舅父相聚,並留下苦學英文。

  其時,先表伯父陳銘樞與蔡廷鍇在福建成立福建人民政府,與蔣介石中央政府對抗,陳銘樞派人去倫敦力邀先舅父參加其政府主持財政經濟,任財政部長,但先舅父婉拒之。

  陳銘樞一再堅決邀請,先舅父幾乎等於被“拖拉”回福建,不久在福州竟患盲腸炎,不幸去世,其有關經濟學中文譯稿,則在去福建之前已交于友人,因而羅長海所譯之凱恩斯經濟學中文本,未能如期問世,否則必聞名于中國。

  蔣彝聞耗,大為傷慟,賦有一詩:

  哭羅長海

  如此奇才死亦奇,

  十年孤憤一鐙知。

  傾河倒海都成淚,

  未抵清宵哭汝詩。

  該詩收錄于蔣彝之“重啞絕句百首”,那些詩均是其一九三三年至一九三五年時所作。後由柳成仁、賈訥夫兩位先生於一九五五年在港代印。

  “重啞絕句百首”由張充和先生題寫,“哭羅長海”為該百首絕句中的第三十五首,蔣彝並在詩旁,注下:“長海與余為中學同學,留居倫敦五年,余來美則為其所力勸。共處月余,彼先返國,行抵福建閩侯,忽患急性盲腸炎,不治謝世。”

  蔣彝曾親筆題名,贈筆者一本該詩集作為紀念。

  蔣彝後來苦學英文有成,以“啞行者”“重啞”筆名,英文即SilentTpaveler,著述遊記畫頁,正如司徒崇文所提。

  蔣彝在倫敦任教多年後,轉赴美國任教于哥倫比亞大學,在紐約文化界及上層社會頗為知名,退休後,為哥大的ProfessorEmeritas,並赴香港中文大學及澳洲國立大學講學。

  其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時,住于馬料水,並作有《啞行者香港竹枝詞》,描繪香港百態,也曾在香港大會堂開個人畫展。

  一九七五年筆者常去其曼哈頓,在西上城之哥大教授住宅,觀賞其作畫,其畫室有一巨大畫桌,該年他首次回國探親參觀,去了大寨,見了吳有訓博士、嚴濟慈博士等老友,吳有訓博士是當時中國科學院院長,嚴濟慈博士是物理學院院長。與名畫家中國美術院院長吳作人夫婦亦有暢聚。

  回紐約後,蔣興奮不已,並計劃回國長住,回北京後,不到八個月,即因癌症去世,政府頗為重視,將其下葬北京八寶山墓地。

  蔣彝教授可稱謂一代文人,其中英文造詣均深,書法及畫均有特色,因此其作品、書籍等,當可視為珍貴之收藏品,永遠保存。

  稿件來源:價值中國網,作者:李光鬥

轉自中新網

  
發送給好友】【列印 】【 關閉窗口

相關報道
·肯德基秘方埵酗偵?看來其實很簡單就兩樣東西

發表評論
網友昵稱: 匿名
評論內容:        (剩餘字數:
    查看評論
發表評論須知:
一、所發評論必須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
二、嚴禁發佈供求代理資訊、公司介紹、產品資訊等廣告宣傳資訊;
三、嚴禁惡意重復發帖;
四、嚴禁對個人、實體、民族、國家等進行漫罵、污衊、誹謗。
 熱點新聞排行
 頻道特別推薦
大陸新聞 台灣新聞
港澳新聞 國際新聞
綜合新聞 圖片新聞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