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行政區劃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台灣未來媒體人河南創作交流之旅
·“中原情.一家親”豫臺經貿文化交流活動
·第九屆豫臺經貿洽談會
·中原經濟區合作之旅
·省委臺辦綜治和平安建設工作
·台灣往大陸打電話怎麼撥號?
·大陸游客赴臺遊必知事項
·赴臺購物“攔腰斬”還是“莫講價”
·大陸往台灣打電話怎麼撥號
·台灣觀光旅遊 遊客須兩證齊備
 
  當前位置  >>  中原文化
詩文文化:中國文學的源頭和高峰
2017-06-30 13:54:20 華夏經緯網

    河南是中國文學的發祥地。中國最早的散文總集《尚書》,是經過東周洛陽的史官整理成書的。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屬於今河南省境內的作品有100多篇,佔總篇目的三分之一以上。魯迅說過,在秦代可稱之為作家的,僅河南上蔡的李斯一人。漢魏時期,有“漢魏文章半洛陽”之說。洛陽賈誼開騷體賦之先河,張衡《二京賦》則為漢大賦之極品,賈誼、晁錯將西漢政論推向巔峰。漢魏時期的“建安七子”中的阮蠫、應都是河南人。左思的《三都賦》名動天下,留下了“洛陽紙貴”的佳話。宋詞的故鄉在開封,“梁園文學”的主陣地在商丘,都留下了許多千古絕唱。東晉以後,河南大族南遷,以謝靈運的山水詩、江淹的抒情賦為代表的中原文人作品,推動了江南文學的繁榮。唐代最著名的三大詩人中,河南有其二。“詩聖”杜甫是河南鞏義人,他以沉鬱頓挫的筆鋒反映了一個時代的滄桑巨變,其詩歌被讚為“詩史”;把現實主義和浪漫主義完美結合的詩人白居易是河南新鄭人,他創作的《長恨歌》、《琵琶行》成為千古傳誦的佳篇。“文起八代之衰”的孟州人韓愈,位居“唐宋八大家”之首,達到了中國散文的高峰。岑參、劉禹錫、李賀、李商隱等河南人,也以其卓越的文學成就躋身於著名詩人之列。

杜甫

《詩經》中河南作品分佈圖

《詩經·周南·關雎》詩意圖

竹林七賢圖

河南是中國文學的發祥地。中國最早的散文總集《尚書》,是經過東周洛陽的史官整理成書的。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屬於今河南省境內的作品佔總篇目的三分之一以上。漢魏時期,有"漢魏文章半洛陽"之說。東晉以後,河南大族南遷,中原文人作品推動了江南文學的繁榮。唐代最著名的三大詩人中,河南有其二。宋詞的故鄉在開封,"梁園文學"的主陣地在商丘,都留下了許多千古絕唱。                                  

  關於詩文文化

  文學是語言的藝術,是民族的精神與心靈史,也是文化的主要形態之一。中國文學歷經3000多年不曾中斷,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的文學之一,是中國文化中最重要、最璀璨的部分。在文學的三個基本門類--詩歌、散文和敘事文學中,中國傳統文學在詩歌和散文方面成就尤為輝煌,詩文文化深刻、生動地體現著中國文化的基本精神。

  古代中原地區是中華民族的搖籃,是華夏文明的發祥地,長期處於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出生、活動在這塊土地上的詩人和作家,寫下了無數光耀千古的不朽篇章,為中國文學開拓著主流航道,為中華文化創造了不可磨滅的寶貴遺產。

  濫觴于斯

  興盛于斯

  --古代詩文的源頭和高地

  神話是人類最古老的一種文學樣式。中原地區是早期華夏民族活動的中心,也是周邊各民族交往的橋梁,上古神話,如盤古開天闢地、女媧造人補天、伏羲氏畫八卦、燧人氏鑽燧取火、大禹治水等,都是在這裡孕育、誕生。這裡產生、流傳並保存著中國最為豐富的神話文獻資料和民間神話故事。進入文明社會以後,中原地區又產生了中國最早的散文、詩歌等書面文學。從商代到北宋的20多個世紀堙A中原詩文一直佔據著中國文學的高地。

  孫廣舉(河南省文學院原院長、文學評論家):在中國文學史上,河南文學曾長期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在河南地域歷史上,文學是極為光榮的篇章。這與中華文明發展演進的歷史軌跡緊密相連,也與河南的自然、歷史、文化特點密切相關。

  河南,自然地理上處於中國腹地,在黃河中下游這片廣袤的沃壤上,中華民族的先人創造了燦爛的農業文明,成為中華民族最重要的搖籃。中華文明發祥于斯、發展于斯、成熟于斯。"得中原者得天下"。中國歷史上,先後有20多個朝代建都于河南,因而這裡長期處於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全國的人力、物力、財力集中於此進行開發建設,創造著、積累著、記載著中華文明的財富。同時,不斷的政治變動、政權更替在這裡引發了無數次激烈的衝突,文明屢屢經受嚴重的挑戰,人為的與自然的深重災難不斷地降臨。戰爭像推土機一樣一次次將文明推倒,然後重建;三年兩決口的黃河,一次次把大片良田鄉村淹沒,把都城埋入地下。中原文化和文學,就是在這種創造、衝突和抗爭中孕育、產生和發展起來的。

  李聖華(鄭州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文學博士):文學是有源流的,先秦時期的中原地區,誕生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批文化巨人和文學經典,在中國文學史上具有肇開先河、創源辟流的價值和意義。就已發現的文獻資料來看,中國的書面文學應該開始於商代。安陽出土的甲骨文是中國最早的散文,其中已有詩歌的萌芽。今天所能見到的商代文學,主要保存在《周易》、《詩經》、《尚書》以及甲骨卜辭、彝器銘文等文獻中,它們是中國古代散文與詩歌的源頭。

  中國古代的文學,如果按地域來分,有中原、齊魯、吳中、浙東、荊楚、關中、巴蜀、六皖、嶺南、閩中、隴右、滇黔等派別,但追溯這些地域文學的形成,則都可上溯到甲骨卜辭、詩三百、先秦諸子、楚辭。當我們仔細尋繹它們的起源與發展時,不難發現,中原文學是中國文學各個分流的源頭,並且對各個地域文學產生了深遠影響。

  何弘(河南省文學院副院長、文學評論家):在中國文化奠基時期的先秦,河南是一個具有首創精神的地方。這裡有一個如今人所說的"開拓者家族",在各個方面屢屢"為天下先"。這一時期的河南文學處於中國文學的中心地位,原創性強,品位高,樣式多,數量大,在整個中國文學史乃至文化發展史上具有奠基意義。

  秦漢魏晉南北朝時期是中國文學逐漸走出經學附庸、走向自覺的時期。在這個過程中,河南約有200位作家在賦體散文、詩歌等領域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成果,發揮了領航的作用,推動中國文學走向了自覺和繁榮。東晉南遷以後,原籍河南的文學家族對南方文學的發展和南北文化的交融起到了重大的推動作用。

  隋唐時期,中國封建社會達到鼎盛,文學也迎來了空前的繁榮。唐代時,洛陽為東都、神都,是全國政治、經濟、文化的一個中心,全國主要的文學家都到河南遊歷過,並留下了大量優秀作品。這一時期的河南文學不僅在數量上首屈一指,而且大家輩出,在唐代留名的2000多位作家中,河南作家多至400余人,其中一流的作家佔到文壇的半數以上。他們在中國文學最為輝煌的"造山運動"中,在詩歌、散文、傳奇小說等領域,創造了一座又一座聳峙的高峰。

  宋代是中國文學的新變時期,傳統的五言詩、七言詩仍然保持著強勁的勢頭,而詞這一新興文學樣式則完全成熟,成為代表性的文體。北宋時,東京(今開封)、洛陽是全國的文化與文學中心,吸引了全國士人,"八方風雨會中州"。全國著名的文學家都曾長時間在河南活動,並留下大量的名篇佳作,河南再度成為全國文學活動的中心。這一時期的河南作家在人數上仍很可觀,有作品傳世的達400余人。

  元明清時期,中國古代文學在內容和形式方面發生了巨大變化,傳統詩文盛極而衰,帶有明顯市民傾向的戲曲、小說逐步在文壇佔據重要地位。河南優秀的文學家仍然代不乏人,但逐漸遠離中國文學的中心。

  張鴻聲(鄭州大學文學院院長、教授):至少在南宋以前,中原文學一直是中國文學之集大成者。從文學體式上說,中國的散文與詩歌都發源於中原,在中原形成成熟的形態,並影響到南方地區;而且,辭賦、詩歌等的創作都在中原地區形成高峰,並創造了中國文學無與倫比的漢唐氣度。可以說,南宋之前的一部中國文學史,相當程度上以中原為中心,大半是由河南文學家書寫的。這是文化史上的奇觀,是河南人永遠的驕傲與光榮。

  大家傑作

  燦若星河

  --中原詩文的輝煌成就

  中國古代文學的一個顯著特徵,是"一代有一代之所勝"。也就是說,當一種文學樣式在某個時代達到巔峰後,其藝術成就便很難為後人所超越,從而成為永久性的藝術典範。古代中原文學在先秦詩歌與散文、漢賦、唐詩等領域都引領時代,登峰造極,產生了燦若星河的詩人與作家,留下了千古流傳的佳作。

  張鴻聲:《尚書》是中國最早的散文總集,它是經東周洛陽的史官整理成書的。《詩經》是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其現實主義精神與"賦"、"比"、"興"的藝術手法垂范後世。《詩經》中屬於今河南境內的作品有100多篇,佔總數的三分之一以上。其中"國風"160篇有95篇作品創作于河南,《周南·關雎》、《睟風·載馳》、《鄭風·將仲子》、《衛風·氓》等數千年來傳誦不絕。

  何弘:春秋戰國是中國古代文學發展的第一次高潮時期,產生了以諸子散文為代表的歷史敘事散文、論說散文和寓言。先秦諸子中,河南名家甚多,如老子、墨子、列子、莊子、韓非等,他們不僅是思想家,而且是著名的散文家和寓言家。諸子作品,既是中國文化的元典,也是中國文學的瑰寶。老子的《道德經》五千言,是我國第一部用韻文寫成的哲學著作,語言精煉,對比工整,被稱為"哲學詩"。《墨子》是我國歷史上最早的論辯文集,其文多用設問和比喻,使論述深入而又通曉明白。《莊子》善用寓言和歷史故事,想像豐富,汪洋辟闔,儀態萬方。郭沫若說:"秦漢以來的一部中國文學史,差不多是在他(莊子)的影響下發展的。"《韓非子》風格峭拔,語言犀利,析理透徹,邏輯嚴密,是論說文成熟的標誌,也是中國古代寓言的代表作。

  孫廣舉:秦行苛法,焚書坑儒,文壇無人,如魯迅所說,可稱之為作家的,只有出身河南上蔡的李斯一人。漢魏時代,有"漢魏文章半洛陽"之說。辭賦是漢代最具代表性的文學形式。西漢洛陽賈誼的《吊屈原賦》和《鳥賦》,語詞嚴謹,句法整齊,開漢代騷體抒情賦的先河,確立了漢代騷體賦的基本形式。西漢梁孝王建梁園,會聚枚乘、司馬相如等一批名士,枚乘的《七發》為梁園文學的代表作,同時也是漢代大賦的濫觴。東漢南陽張衡的《二京賦》,結構宏闊,描寫生動,論述切實有力,是漢代大賦中的極品;其《歸田賦》則開抒情小賦之先聲,是歷史上第一篇寫歸隱情緒的賦。西晉洛陽左思的《三都賦》,事類廣博,文采富麗,名動天下,士人競爭傳寫,留下了"洛陽紙貴"的佳話。

  賈誼的《過秦論》、潁川(今禹州)人晁錯的《論貴粟疏》等,氣勢磅薄,切中時弊,為西漢政論文的巔峰。漢末陳留(今杞縣)人蔡邕兼長于詩、賦、碑、銘各體,其女蔡琰(文姬)是文學史上第一位成就較大的女詩人。被劉勰稱為"五言之冠冕"、代表漢代五言詩最高成就的《古詩十九首》,其中許多作品出自河南文人之手。漢魏之際,潁川(今禹州)人邯鄲淳的《笑林》一書,是我國最早的笑話專輯。西晉時,中牟人潘岳、潘尼叔侄的詩文是文壇的一道風景,潘岳悼念亡妻的《悼亡詩》三首最為有名,後世稱喪妻為"悼亡"既源於此。

  漢末建安時期,以"三曹"(曹操、曹丕、曹植)、"七子"(孔融、陳琳、王粲、、阮蠫、劉楨等)和蔡琰為代表的一批文學家,詩文"慷慨而多氣",史稱建安文學、"建安風骨"。這些作家長期在洛陽、許昌活動,其中阮蠫、應 為河南人。曹操的《蒿埵獢n、曹丕的《燕歌行》、曹植的《洛神賦》、王粲《七哀詩》等許多重要作品,都是寫于河南並反映河南自然人文的名篇。魏正始年間,"竹林七賢"(阮籍、嵇康、山濤、向秀、阮鹹、王戎、劉伶)志趣相投,常聚于山陽(今焦作市東南),他們的作品以自然對抗名教,用隱蔽手法嘲諷政治,發高潔之論,抒憤世之情,被稱為"正始體"、"正始之音"。"竹林七賢"中的阮籍、阮鹹、山濤、向秀是河南人。"建安七子"和"竹林七賢",以文學集團的形式,顯示了一個民族對文學的熱愛和重視,也顯示了文學在歷史變動時期的獨特價值。

  東晉以後,中原士族大批南遷,其中陽夏(今太康)的謝氏、袁氏,考城(今蘭考)的江氏,順陽(今淅川)和舞陰(今泌陽)的范氏,涅陽(今鄧州)的宗氏,長平(今西華)的殷氏,新野的庾氏等家族,不僅以燦爛的中原文化滋潤了可愛的江南,而且情隨境化,自我更新,開闢了新的文學境界,成為南中國著名的文學世家。其中成就最突出的當數謝靈運、謝惠連、謝緿的山水詩,江總、江淹的抒情賦,庾肩吾、庾信的宮體詩。特別是到北朝以後的庾信,成為集南北文學之大成者。其他如新蔡干寶的《搜神記》、長社(今長葛)鐘嶸的《詩品》、宗炳的《山水畫序》、殷蕓的《小說》、范曄的《後漢書》等,不僅以豐富特殊的內容制勝,而且創造了嶄新的文學體式,開後世文學的先河,為唐代文學的繁榮準備了充分的條件。

  何弘:唐代中原文學繼先秦、兩漢、魏晉之後形成了第四個高峰。中國是詩的國度,唐詩是詩國中最為輝煌的高峰。唐代最著名的三大詩人中,李白曾三度遊河南,並在開封居留十年,而杜甫和白居易都是河南人。"詩聖"杜甫生於河南鞏義,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他以饑寒之身躞h濟世之志,處窮困之境而無厭世思想,與李白合稱"李杜",後人號為中國文學的"雙子星座"。杜甫有《杜工部集》傳世,收入1400余首詩。杜詩集古典詩歌藝術之大成,並加以創新發展,內容廣泛,感情深摯,沉鬱頓挫,典麗淡遠,千匯萬狀,反映了一個時代的滄桑變遷,被稱為"詩史"。蘇軾稱譽:"古今詩人眾矣,而杜子美獨為首。"

  白居易生於河南新鄭,晚年居於洛陽香山,號"香山居士",是新樂府運動的倡導者。他繼承《詩經》以來的現實主義傳統,提出"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的文學主張,將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完美結合,掀起了現實主義詩歌運動的高潮。他的詩歌《長恨歌》、《琵琶行》、《秦中吟》等,寄託深微,感情飽滿,韻律和諧,明暢通俗,是千古傳誦的佳篇。其文章《與元九書》、《廬山草堂記》等,語言明快,見解精闢,旨趣雋永。

  不僅是詩歌,唐代散文同樣成就卓著。文壇宗師韓愈,是河南孟州人,他是司馬遷以來最偉大的散文家,被譽為"唐宋八大家之首"。他"文起八代之衰",倡導古文運動,顛覆了駢文的長期統治,在文章的演變上有著劃時代的意義。他在寫作上提出"文以明道"、"詞必己出"、"陳言務去"等主張,他的散文氣勢充沛,縱橫捭闔,奇偶交錯,巧比善喻,名篇有《原毀》、《原道》、《師說》等。他的詩歌也別開生面,《調張籍》、《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等為其名作。

  傳奇小說是唐代新創的文學樣式,"元白"詩派的領袖、洛陽人元稹的《鶯鶯傳》,敘述張生和崔鶯鶯的愛情故事,文筆優美,刻畫細緻,是唐代傳奇的代表作,後世王實甫的《西廂記》即據此改編。白居易之弟白行簡的《李娃傳》,也是唐傳奇的名篇。

  除以上文學大師外,邊塞詩人崔顥和岑參、詩鬼李賀、詩豪劉禹錫、晚唐大詩人李商隱等,也都是中國文學史上一流的詩文作家,他們的作品超凡入聖,高標獨樹,冠蓋古今,影響深遠。他們與活躍于中原土地上的其他詩人一起,共同開闢了一代文學盛世。

  李聖華:北宋時,東京是當時世界級的繁華都會,勾欄瓦舍遍佈,說唱藝術勃興,對宋詞、話本小說的產生和興盛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從一定意義上說,北宋文學的興盛也是中原文學的繁榮。蘇舜欽、賀鑄、史達祖、朱敦儒、宋祁、邵雍等人的詩詞,都在文壇有一定影響;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金盈之的《醉翁談錄》等堪稱宋人筆記、小說中的上品。宋代理學隆興,二程、邵雍為代表的北方理學對散文發展具有深刻的影響,文以載道的命題,在韓愈古文運動之後再次高漲,對理趣的崇尚,至宋代發揮到極致。

  元明清時期,河南在詩文方面仍然涌現出許多名家,如元代的許衡、王惲,明代文學復古運動的首領李夢陽、何景明,清代的侯方域、宋犖等,代表了各自時代詩文的水準。此外,元代鄭廷玉、李好古、宮天挺的雜劇、明代朱載癱的俗曲,河南地方戲曲的興起,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的社會生活和思想觀念。

  重乎氣質

  雄健深厚

  --中原文學的精神氣質

  在古人看來,人之性情氣質,得土風人文滋育,格調既成,世人沿襲,遂成風氣。中原文學根植于中原,深受中原風土與文化的涵養,積澱了厚重的底蘊,形成了自己獨特的精神氣質。那麼,中原文學有著怎樣的精神和品格呢?

  白本松(河南大學文學院教授):中原地區是中國文學的發祥地,中原文學所表現的基本精神,也構成了中國文學的基本精神,影響深遠。舉其要者有以下數端:第一,"大一統"思想指導下的關心國家統一的愛國精神。第二,建立在"民為邦本"基礎上的同情人民疾苦的人道主義情懷。第三,以追求完美為前提的憂國憂民的憂患意識。當然,河南文學的基本精神還不止這些,如感嘆人生短暫的生命意識,反對禮教壓迫的自由意識等,在各個時代的作品中也都有表現。

  李聖華:氣質,在外為形,在內為神,形與神是不可分割的整體。中原文學得中原土風滋養,從《詩經》開始,便具有了重乎氣質、雄健深厚的精神品格。這種精神,賦予了中國文學特別是北方文學雄樸厚實的氣骨。先秦兩漢的厚重博大,魏晉隋唐的雄健奔放,宋元明清的遒勁古質,無不深受中原文學的沾薰。

  中原文學的藝術精神可概括為三大方面:一是重世用,無論是體寫現實,勸諫諷喻,還是宏音鳴世,都反映了"便於時用"的特點。因此,中原文學厚重樸質,不尚綺靡,與江左的清綺、明慧、文巧形成鮮明對比。二是氣勢大。中原文學氣勢磅薄,格調雄渾,而非淺吟低唱、花間月下的清歌,體現的是一種大氣象。三是尚理趣。老莊、玄學任自然,韓非子尚言名法,都融入河南文學的血脈筋骨。韓愈倡導"文以明道",邵雍、二程進一步推動了理學對文學的滲透,形成了中原文士重理趣的傳統。

  如果從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的角度來說,河南文學的主調是現實主義的,然而,它又從來不缺乏浪漫的氣息。莊子之文,賈誼之賦,杜甫、李賀、韓愈、盧仝、李商隱之詩,奇肆而質厚,都是將浪漫與厚重融合為一體。而干寶的《搜神記》,亦是一代奇文。

  中原文學既具有濃郁的傳統氣息,又具有開拓創新的精神,擅長開啟一時風氣。中原文人繼承《詩經》傳統,因時而變,從建安風骨、正始之音,到杜甫之詩、元白新樂府運動、韓愈古文運動,再到明代李夢陽、何景明的復古,無不是敢領風氣之先,開闢一代文學潮流。

  何弘:中原地區長期是中國經濟、政治和文化中心,因而中原文化與文學具有強大的輻射性,縱向上影響整個文學史,橫向上深刻影響其他區域文學。此外,中原文學還有融會四方、海納百川的開放性和包容性。作為區域文學的重要一脈,中原文學也深受荊楚、關中、吳越等文學影響,它們相互滲透融合、對立交叉,共同促進了中國文學的繁榮局面。可以說,中華民族整個文學與文化不息的生命力,源於中原文化、文學與周邊文學、文化的碰撞和融合。

  續傳薪火 再造輝煌

  --中原文學在現當代的復興

  20世紀是歷史大變動的時代,也是文學從傳統向現代轉型的時代。在此大背景之下,中原文學接續歷史文脈,開始了浴火涅?之後的重生,並取得了引人矚目的成就。"文學豫軍"已成為中國文學界的一支重要力量。我們有理由相信,基於厚重的文化積澱,21世紀的中原文學將重現歷史輝煌,中原文學傳統的繼承與發揚,也將為中原文化建設和發展提供豐厚的精神力量和資源。

  劉宏志(河南中原文化研究中心研究人員):五四之後,一批河南文學家在文壇嶄露頭角。1922年,徐玉諾出版了詩集《將來之花園》、《雪朝》等作品,在社會上引起極大反響。馮沅君、曹靖華、于賡虞、尚鉞、師陀、蘇金傘等也在這一時期開始發表詩歌、小說和散文。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凝重而執著的河南作家或活躍于京滬等地,或堅守奮鬥在苦難的中原大地上。姚雪垠、李季、劉知俠、穆青、魏巍等在全國產生了重要影響,李季的長篇敘事詩《王貴與李香香》是《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之後出現的詩歌名篇。

  新中國成立後,河南文學創作佳作不斷。劉知俠的《鐵道遊擊隊》、魏巍的《誰是最可愛的人》、李凖的《李雙雙小傳》是膾炙人口的名篇,楊蘭春編劇的豫劇《朝陽溝》也唱遍全國。改革開放以來,河南文學創作出現了新的高潮,一批作家在文壇佔有重要地位。張一弓的中短篇小說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引領中國文壇。姚雪垠的《李自成》、魏巍的《東方》、李凖的《大河東流去》,都獲得了中國長篇小說最高獎--茅盾文學獎。

  進入九十年代,河南成為現代鄉土文學和社會歷史小說以及詩作的重鎮。二月河、張宇、李佩甫、田中禾、喬典運、王懷讓、李洱等本地作家以及豫籍作家劉震雲、周大新、閻連科、劉慶邦等推出了在全國具有影響的作品。其中二月河的"落霞系列"以宏大的文學氣度書寫康乾盛世,在美國獲得"海外最受歡迎的中國作家獎",影響力遍及華人世界。

  歷經百年滄桑,河南文學隊伍的群體形象日漸為全國所矚目,"文學豫軍"成為一個被文學界廣泛接受的概念。文學豫軍以創作與理論並重的實績和陣容為文壇所重,以獨立的文學精神和自覺的文學意識跨入文學的新世紀。

  白本松:文學史的發展是有連續性的,並具有一般事物波浪式前進的共同規律。河南文學在古代的燦爛與輝煌,為河南文學及中國文學後來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一定時期的衰落畢竟是暫時的,走過歷史低谷之後再創輝煌也是必然的。今天,歷史已經進入21世紀,中國社會正在發生深刻的轉型,古老的中華民族已開始走上全面復興之路。目前,文化體制改革正深入推進,河南也提出從文化大省向文化強省跨越的戰略,文化建設高潮正在興起,這些都為文學的昌盛提供了難得的社會環境與條件。在這樣一個大有可為的時代,河南文學的發展一定會有更加美好的前景。

來源: 河南日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