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河南簡介
·行政區劃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河南省科技概況
·河南省衛生計生事業發展概況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河南省各省轄市和省直管縣臺辦
·河南省台灣同胞聯誼會
·鄭州市台資企業協會
 
  當前位置>>地理河南
地理河南-傳奇“申之師”助楚王築城千里
2017-06-29 15:42:35 華夏經緯網
  □今報記者李長需/文閆善良/圖

  【緣起】

  楚立國後,自武王起,即開始確立鐵血擴張戰略,其子文王更是將此戰略演繹得出神入化,到楚莊王時代,鐵血政策終於獲得回報,最終確立了其春秋霸主地位。在此過程中,楚長城無疑成為其鐵血稱霸的關鍵。2000多年過後,腳踏楚長城,回望這段歷史,不禁讓人想到:楚長城為誰所修?源自何處?修築主力為誰?

  “國家工程”連綿群山

  一陣急雨,掠過南召縣板山坪鎮水磨垛山頂,齊腰的荒草,如血的紅葉,簇擁著一道幹石堆砌的城垣,蜿蜒向兩側連綿的伏牛山深處。

  在南召縣文管所原所長尹彩春眼堙A這只不過是楚長城中毫不起眼的一段。楚長城蜿蜒在伏牛山、桐柏山山巔,長達1600多堙A雄關高晼A比這一段壯麗者多的是。

  但對我們來說,在這四五百米高的山巔,不用泥灰,僅用大小不一的石塊,堆砌起一座三四米高、兩三米寬的城晼A足夠震撼。

  很難想像,歷經2000多年的歷史風煙,它依然保持基本面貌,越過山谷,跨過山頂,構築成楚國強大的防禦城堡。

  站在城暀坐W四望,急雨中的伏牛山重巒疊嶂,連綿有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中,暗藏人類的智慧,它們之中,誰被楚人選中,築之以晱H寨,皆有道理。

  周家寨楚長城遺址就在水磨垛楚長城對面東南方向。山高林密,荊棘叢生,幾無路徑可尋。周家寨這段長達20公里的城垣我們只行走了一小段,就苦不堪言。其複雜的城堡、城門、城朁珘c築的完備防禦體系,我們已經領略。

  行人難行,更何況修築如此規模的工程。這些龐大的石塊,如何搬運到山頂,耗費了多少人力物力,花費了多少時間,令人難以想像。這顯然並非個人所為,而是“國家工程”。

  堅固的棸擗w現斑駁,而累積起來的厚厚松針,仿佛穿透時光,讓我們觸摸到楚國的氣息。

  眾王之中,誰修建了長城?誰為楚國的鐵血霸業紮下這牢固的根基?

  楚成王懼齊築城垣?

  要想尋找答案,並不容易。楚地千里,飛越千年,歷史的痕跡朦朧如深秋的水霧。

  楚長城初名“方城”,最早的歷史記載見於《左傳》。在楚成王十六年(西元前656年),齊桓公帶領“八國聯軍”攻打楚國,大將屈完率兵迎戰,以“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應對齊桓公的恐嚇,最終使齊桓公因“方城”的存在而自退聯軍。

  這是楚長城正式進入人們的視野,並且以強悍的姿態,達到禦兵百萬的成效。這是一個了不起的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爭案例,在春秋時代混亂的征伐戰爭中,尤為耀眼。

  不戰而屈人之兵,說明瞭楚長城的威力,說明瞭此時的楚長城已相當完備。這一點至少說明,楚長城的建造起碼要早于楚成王十六年。

  據此有人推測,楚長城建造時間大約在楚成王元年(西元前671年),因為此時楚國較為強盛,也是向北擴張慾望最強烈的時期。

  據《楚文化志》記載,這一時期,楚成王先後滅國據城邑262座。其最想滅掉的國家是宋國和鄭國,因而燒燬鄭國城鄉房屋,堵塞宋國河道。但又擔心齊桓公率領諸侯前來討伐,所以一方面用珍寶賄賂齊桓公及其左右,一方面又必然在其要塞地區修築防禦工程。

  這種推測是否有合理想像的成分?

  尹彩春認為,楚國發展到楚成王時代,已經完全佔領了南陽盆地,楚國的戰略重點開始轉向問鼎中原,並且一路攻打到黃河南岸。史書所雲“楚地千里”,事實上並非所指“方城”之內的“楚地千里”,而是“方城”之外的楚地千里,即黃河南岸地區,這些地區已經成為楚境,有黃河作屏障,則“方城”已失防禦作用。楚成王再修建長城已失去意義。

  很顯然,修建楚國長城另有其人。

  楚文王滅七國修長城

  在尹彩春看來,這個人就是楚文王。

  在楚國稱霸的過程中,尹彩春認為有三個重大的轉捩點:第一個是周琱十六年,楚熊通自立為武王,楚國開始有了自己的軍隊,建立起從屬王權的文武兼備的統治集團,真正意義上的楚國開始形成。

  第二個轉捩點是西元前689年武王之子文王繼位後,遷都于郢,並於西元前688年跨漢水假道于鄧,一口氣滅掉南陽盆地七個國家,為楚國北擴創造了條件。

  第三個轉捩點是楚成王開闢“方城之外”,然後穆王、莊王滅國40多個,飲馬黃河,問鼎中原,第一次使楚國走向鼎盛。

  在三個轉捩點中,其中第二個轉捩點對於楚國修建楚長城具有重要意義。楚國跨漢水南下,將直接威脅到已成春秋霸主的齊國的利益,楚國雖然逐漸強大起來,但還不能跟齊國抗衡,齊國隨時可借周王室號令諸侯,征討楚國。出於防禦齊國征討的目的,楚國修建長城,成為必然。

  從人力與資源上來說,佔領南陽盆地以後,楚國已經完全具備條件。南陽盆地向為富庶之地,楚國先後佔領了申(今南陽市)、鄧(今鄧州)、謝(今南陽市與唐河間)、唐(今唐河)、呂(今鎮平南)等七國,這些地區的農業發達,以銅、鐵為主的礦產資源比較豐富,物阜民豐,為修建長城提供了雄厚的物質基礎。

  因而,尹彩春認為,楚長城應該形成于西元前688年到之後的西元前678年間,可說是楚文王一手締造的。

  楚長城修建源自三苗城堡

  楚文王怎麼想到了修建長城這種防禦工程?穿行在周家寨的密林城垣間,這個問題愈發顯得神秘。

  尹彩春說,楚長城的主體線路是在古城堡基礎上,通過石朁峇g椐鴷j道關隘的建設形成的。

  楚人的先人為苗蠻部族中的三苗。在上古龍山文化時期,江漢地區生活著苗蠻部族集團,他們在轉戰流徙中于西元前3500年左右從週口出發,進入南陽盆地,然後才到達江漢平原。

  龍山文化時期是一個由氏族制度向國家制度過渡的時期,這又是中原洪水氾濫的時期。根據文獻資料顯示,現在的京廣線以東地區當時幾乎全部是沼澤地,僅山西、陜西和河南的洛陽、南陽等地及湖北襄陽一帶才是人類的活動區域。而這個區域正是堯、舜、禹華夏部族跟苗蠻部族的分割區,他們以伏牛山為界,北為華夏部族,南為苗蠻部族。

  為了生存,兩大部族在今河南南陽的西部、北部和東部進行連綿不斷的戰爭。在西元前2500年左右的最後一次戰爭中,苗蠻部族被徹底打敗。

  苗蠻部族的居住地主要在丹江、唐河和白河流域,包括湖北西北地區,苗蠻各個部落這一時期已是一個個獨立的酋邦或雛形國家,然後再組成部族聯合體即苗蠻集團。在與華夏部族進行的幾次決定生死存亡的大決戰中,他們在邊防線上修築了一系列憑險據守的城堡,用來抵禦華夏部族的進攻。這些城堡為夯土城或石城,為中國最早的城堡型防禦設施,但還不是長城。

  先人的這種做法,自然讓急於自保的楚文王獲得啟示,他在楚國尚存城堡的基礎上加以重修和擴建,並在城與城之間加修了諸多連接朁M關門,使之成為一個堅固的防禦實體,這就形成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楚長城。

  與先人城堡不同的是,楚文王的寨城基本呈帶狀分佈,形狀呈正方形或長方形,其不僅規模宏大,而且結構也比較複雜,與古道、關口和河口之間都有連接晼A防禦功能更為完備和強大。

  “申之師”成為修城主力

  望著規模龐大的楚長城,很自然讓人聯想到,楚文王靠什麼力量修建了如此龐大的工程?

  幾乎所有到過現場的專家都認為,楚長城並非依靠地方政府和家族勢力修建,除了國家力量,沒有任何人有此人力與財力。

  研究中國長城修建史,可以發現修建長城的力量有三種:第一種是戍防軍隊,他們是修築長城的主力;第二種是國家強徵的民伕,他們是修築長城的重要力量;第三種是發配充軍的犯人,這些人只是修築長城的補充力量。

  那麼,楚長城修築過程中,主要依靠的是哪種力量呢?

  楚長城研究專家艾廷和認為,楚長城修建同樣主要依靠了軍隊,這支軍隊就是春秋時期著名的“申之師”。

  在滅申之後,楚文王對申國貴族採用了招撫政策,任用申國被俘的很有名望的貴族代表彭仲爽為令尹,幫助管理原申國地盤,並在原申國組建強大的精銳部隊“申之師”,由自己直接領導,幫助楚國攻城拔寨。

  事實也證明,“申之師”的確作用巨大,經常令中原諸侯望而生畏,成為楚國問鼎中原的重要棋子。

  艾廷和認為,在問鼎中原間隙,楚國利用“申之師”修建楚長城,是可信的。這是當時楚國所能利用的最可靠的力量。

  相關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