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河南簡介
·行政區劃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河南省科技概況
·河南省衛生計生事業發展概況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河南省各省轄市和省直管縣臺辦
·河南省台灣同胞聯誼會
·鄭州市台資企業協會
 
  當前位置>>地理河南
千里走單騎 東嶺關是否存在?
2017-06-29 16:02:29 華夏經緯網

  □今報記者 李長需/文張曉冬/圖

  【緣起】

  關羽千里走單騎,目的是到河北(黃河以北)與依附袁紹的兄長劉備會合。他從許昌灞陵橋辭別曹操,開始了著名的 “繞圈運動”,這項運動的第一站,就是東嶺關,從這裡,他轉道洛陽。這也是他過五關斬六將中的第一關。

  這個第一關究竟在哪?現狀如何?關羽又是如何經過這裡的?

  東嶺關讓人很困惑

  離開許昌灞陵橋,我們的下一站是白沙水庫的東嶺關,在禹州西北30公里處,離許昌也不過70多公里。這是一次令人忐忑的行程。

  按照《三國演義》的描述,關羽千里走單騎,目的是去河北(黃河以北)與依附袁紹的兄長劉備會合。灞陵橋送別之後,他徑直取道洛陽,所過的第一關就是東嶺關。

  東嶺關是一處詭異之地,按照元代《三國志評話》的說法,關羽千里走單騎時,所走關口並沒有東嶺關的名目;而羅貫中借用其故事,將關羽從長安出發的史實改為從許昌出發,大筆一揮在許昌與洛陽之間添加了東嶺關。

  東嶺關是實有其地,還是羅貫中的憑空虛構,這很讓人疑惑。遍查各種歷史地名大辭典,均沒有“東嶺關”這樣的地名;而搜索網路,則看到在禹州花石鄉白沙水庫,有東嶺關。

  這處東嶺關是否為關羽所過的第一關,我們並沒有把握。但按照現實的地理位置考察,這裡正好在許昌與洛陽之間的中間位置;而許昌到洛陽的起自戰國的古官道,也正好經過這裡。我們從許昌出發前,灞陵橋公園工作人員也告訴我們,關羽正是沿著這條古官道,前往洛陽的。

  這條古官道大致沿著潁河河谷蜿蜒,與我們所走的許洛公路相距不遠。透過車窗外望,很難再尋找到它的蹤跡。

  70多公里的路程,一馬平川,並無多大的地勢起伏,我們所乘坐的汽車,也只走了兩個小時左右,就到達了白沙村(白沙水庫因其得名)。

  千年古鎮上的關爺廟

  白沙村規模不小,顯然在萬人以上。讓我們驚訝的是,它至今還存在著一條古老的街道,一色古樸陳舊的門面板房,保存的完整程度中原罕見;在這條老街道上,還有兩三座完整的一進四的老宅院,門頭寬大,鑲嵌著精美的徽雕,而房屋則是攻防兼備的地主堡壘式的兩層樓式建築。

  一位熟知白沙村歷史的老人告訴我們,白沙村原為白沙鎮,撤並鄉鎮時被合併到花石鄉。它已有數千年的輝煌歷史。秦漢以來即為陽翟(今禹州市)西北邊陲的經濟文化中心;到明嘉靖十一年,知州劉魁曾在這裡創建白沙書院;順治十五年,清政府在此設立驛站;康熙十二年又在此設立鈞陽堛v所;只是在民國以後因兵匪劫掠才敗落。

  聽說我們是來尋訪關羽遺跡的,老人興奮地說:“我們這裡還有座關爺廟呢!那堶惘傢鬖衁熄儦部C”

  關爺廟就在老街附近,相傳原為西漢將軍灌夫為其父灌何所建的祭殿。灌夫禍害鄉鄰,倒臺後殿中灌氏塑像被砸;三國以後,祭殿成為祭拜關羽之所,人們也先後在殿內塑造了關羽、張飛、趙雲、黃忠、馬超五虎的塑像。所以又俗稱“五虎廟”。

  關爺廟大門緊閉,廟門前的道路似乎成為村中活動的廣場。有不少老人帶著孩子在路上玩。

  老人和孩子所在的馬路,就是著名的古官道,北邊不遠就是有著幾百年曆史的“望嵩橋”,晴天站在橋上,能望見西北嵩山的模樣,而嵩山地帶,正是關羽過了東嶺關之後所經之地。

  神秘的東嶺關關口

  考察老街與五虎廟,只是我們此行的小插曲。而我們想真正考察的,還是東嶺關的情況。老人們指點,沿著古官道向南右拐,可直接走到白沙水庫,東嶺關就在水庫內。

  古官道向南右拐處,即為許洛公路,其在白沙水庫門前拐向登封、洛陽的方向。而我們則直接走進庫區。這裡已發展成景區,門口值班人員說,東嶺關就在壩頂庫區辦公樓後邊的山上。

  上到壩頂,是一處面積不小的廣場,其西側靠山處為一排辦公樓,東側為水庫主水壩。我們繞到辦公樓後,登上兩層臺階,即到了一塊石碑前,這塊石碑即為新立的東嶺關石碑。按照碑文記載,該碑所在的逍遙嶺與對面的龍頭山之間原為一條峽谷,潁河從中間穿流而過。兩山夾一谷,在古代,這樣的地形足以屯兵成為關口。這裡大概就是東嶺關形成的原因吧。

  在附近勞作的白沙村村民李大爺說,現在立碑的地方並非關口所在地,關口所在地為現在的主壩所處的位置。

  我們觀察發現,在整個原來的潁河峽谷中,也只有這裡的兩山之間距離最近,具備作為關口的條件。

  李大爺說,我們所站的山頂上原來曾有城寨,新中國成立前還有幾座山洞,為白沙村村民躲避土匪之處。1951年修建水庫時,城寨被毀,但至今還遺留有一段寨晼C

  關公握綠豆憋成紅臉

  ?

  景區內不少工作人員說,古官道就是直接進入現在的景區,再通過大壩主壩所在的關口,進入潁河河谷一側的土路,也就是今天庫區的水底,蜿蜒向西北的登封境內的石羊關。

  李大爺糾正說,庫區水底的確有一條土路通向登封境內的石羊關,但這條土路並非古代的官道,真正的官道在關口西一二公里處的天爺廟旁。

  這條官道對於李大爺來說,相當熟悉,因為他父親新中國成立前一直在這條官道上謀生。李大爺說,這條古官道全是用整塊的條石鋪就。

  李大爺說,實際上,古官道進入水庫景區後,不是經過東嶺關關口進入潁河河底延伸,而是從關口前左轉,沿著潁河西岸(即今庫區西岸)的逍遙嶺南下,至天爺廟處進入庫區,並穿越庫區到達登封境內的石羊關。

  李大爺帶我們來到天爺廟。原來的古官道,已被林木、草叢覆蓋,李大爺領著我們找了半天,才在草叢中找到了幾塊已經殘敗的條石。而再往下走,則為庫區的水面,我們又在水面旁發現了幾組龐大的條石,斑駁的條石刻上了歷史的年輪。

  關羽走古官道前往洛陽,他經過東嶺關時,也必定從這裡走下潁河河谷,打馬前往嵩山方向。《三國演義》說,關羽在這裡一刀殺掉阻攔的把關將領孔秀,順利過關;而在東嶺關碑文堙A記載著一則民間傳說,說關羽遭到孔秀的刁難,要他把一盆綠豆全部握碎,才能過關,關公的紅臉就是因為握綠豆憋紅的。

  民間傳說無法考證。但不管怎樣,關羽還是順利通過了。他從這裡重新踏上官道,過登封,前往洛陽。

  相關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