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小康路上R
·兩岸媒體聯合採訪活動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協委員提案復文公開目錄
·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省臺辦省發展改
·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政策圖
·河南設置225個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受理點
·一圖速覽!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全指
 
  當前位置  >>  地理河南
太昊陵廟會:歷史文化活風景
2018-04-16 15:14:39 華夏經緯網

伏義陵前的信眾閆俊嶺攝

傳承千年的“泥泥狗”造型  河南日報記者史長來攝

 

    □冬夏

    淮陽,地處豫東平原,是人類最早聚居地之一,古稱宛丘、陳、陳國、陳州。相傳6500年前,伏羲氏在此建立了人類歷史上最早的都城,實現了上古多部族在中原大地上第一次大融合。

    淮陽,又是太昊伏羲氏(漢代史學家劉歆將太昊、伏羲合為一人)長眠之地,春秋即有墳墓,明代建成規模龐大的太昊伏羲陵。

    數千年來,每逢農曆二月二到農曆三月三,此地有長達一個月的廟會,周邊數省百姓,趕來朝祖進香,南船北馬,商賈雲集,車如流,人如潮,鑼鼓笙笛,不絕於耳。

    淮陽“太昊伏羲祭典”,是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2008年,淮陽太昊陵廟會,以“單日參拜人數最多(約82.5萬)”,列入“吉尼斯世界紀錄”,有“天下第一廟會”的美譽。它是活著的歷史文化風景,是一場民俗的盛宴,承載著人們對伏羲先祖的崇敬,對宗族血緣的恪守,對生殖繁衍的期許,對平安喜樂的祈願。它繁多的活動,攜帶著大量歷史文化資訊。“泥泥狗”“擔經挑”等廟會符號,都帶有神秘原始印記,是上古南蠻、北狄、東夷三大集團在淮陽一帶交融,逐漸形成中華民族的重要佐證。

    人文景觀與自然景觀不同,後者若非人為破壞,短期內一般不會有大改變。前者正因是活的風景,往往會因社會生活的沖刷迅速改變。惟其如此,太昊陵廟會上,完好保留的大量歷史文化資訊,彌足珍貴。

    ◎一眼千年太昊陵

    太昊陵位於淮陽老縣城北1.5公里處的蔡河之濱,坐北朝南,是集陵與廟為一體的文物群。太昊陵管理處主任雷鐵梁說。

    這個春天,赴淮陽採訪,數度去太昊陵,雨中和夜晚,它都令人難忘。

    太昊陵殿宇巍巍,三殿九進,十門相照,古柏森森。

    春雨綿綿,鮮明瞭陵區的紅棤壎芊A翠柏洗成嬌綠,減了肅穆。中軸線大道上,石板地如鏡子反射水光,遊人鮮衣花傘,流淌在陵區內外。雨中,不斷有遊人撞鐘擊鼓,其聲悠揚。

    夜訪太昊陵,正是“享詩人般孤單,與歲月徹夜長談”。一重重古建築,夜堿搕ㄡM細節,更增了恢宏與神秘。當一行人走近獨秀園竹林時,夜宿群鳥,呼啦啦如颳風般驚起。

    在這裡,感到安心自在。概因伏羲,是我們所有人的祖先,太昊陵,是我們所有人“慎終追遠”的所在。

    伏羲墓,至少可追溯到春秋時期。孔子週游列國自衛國來陳,陳靈公陪他拜謁伏羲墓。三國時曹植被封陳思王(封地就在陳)時,作《伏羲讚》:“木德風姓,八卦創焉。龍瑞官名,法地象天。庖廚祭祀,罟網魚畋。瑟以象時,神德通玄。”高度概括了伏羲的功績。唐宋以降,太昊陵更得保護。唐太宗李世民頒詔“禁芻牧”,設置守陵戶。宋太祖趙匡胤頒發“修陵奉祀詔”,撥資建築,規定每年春秋兩季用“太牢”(古代帝王祭祀時,牛、羊、豕三牲全備為“太牢”)祭祀。元朝時,陵墓漸毀壞。元末,宋之前遺物僅留下一塊墓碑。明代,明英宗朱祁鎮批准重建太昊陵,結構與明皇宮相倣,當年建築,大多存留至今。

    現在的整個建築群,佔地875畝,總體佈局坐北朝南,有三殿、兩廡、兩樓、兩坊、一台、一園、七觀、十六門。主體建築,建在南北長750米中軸線上。陵園正中心為統天殿。陵園最北側,是太昊伏羲陵。中國建築科學研究院原院長袁鏡身稱它是“我國帝王陵廟中大規模宮殿式建築之一”。歷代帝王對伏羲之尊重,不亞於千百年來老百姓對“人祖爺”的情分。

    來到統天殿內,瞻仰伏羲像,像高3.6米,頭生雙角,項飾獸牙、蚌殼,手托八卦,肩披樹葉,腰纏獸皮,赤腳袒腹。塑像者把“神話帝王”賦予了人性化想像。

    神話傳說中,伏羲經天營地,取火種,正婚姻,教漁獵,制曆法,創八卦等等。依常理看,完成這些創制,需要數千年實踐,一位壽命有限的先祖,能憑一己之力實現嗎?

    專家通行看法,伏羲,不是一個人,而是上古英雄的集合體。伏羲這個名號,是個人的,也是先民氏族的。他代表了一段走出蒙昧的歷史,一個開啟文明的時代,一場誕生華夏民族的演進。

    “伏羲于後世最重要貢獻,是給我們留下了一條令我們統一的文化之根。他創制的龍圖騰,令華夏子孫成了龍的傳人。”淮陽縣委書記馬明超說。

    伏羲逝後,葬于湖邊高地。每逢仲春之月,百姓雲集朝祖進香,是為“二月會”。

    淮陽有二月會,春秋戰國時,宋國的桑林、楚國的雲夢、齊國的社稷等山林水澤邊,都有風靡一時的“二月會”。歷史演進中,它們都消失了,唯有淮陽“二月二”廟會,愈演愈盛,成為活著的歷史文化風景。

    ◎生殖崇拜大廟會

    太昊陵廟會,是中國規模最大的廟會之一,也是中國最浪漫的廟會。“一個月廟會期,搭建了一個各部落男女交流的平臺,也可以說是中國最長的情人節。”馬明超說。遠古之時,生殖曾是全人類頭等大事,跳舞、唱歌、繪畫、祈禱等儀式,統統都是以它為核心的。《禮記·月令》談道:“仲春二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

    事實上,中國古代春季節日,都跟農事信仰、生殖崇拜有關。英國人類學家弗雷澤在名著《金枝》中認為:“原始人認為人與自然交相感應,兩者可以相互促進。”換言之,春天男女相愛能促農業高產、六畜興旺。民俗的背後,有深沉的政治考量,浪漫開明的表像下,訴求是增殖人口,增強國力。

    當下的太昊陵廟會,已發展成華夏子孫尋根問祖的朝祖廟會,這是祖先崇拜的號召力,但生殖崇拜,還是其底色。“原始信仰中,祖先崇拜與生殖崇拜,往往是疊合的。”民俗學者程玉艷撰文說。

    這導致太昊陵廟會中,“最有代表性的民間信仰是生殖崇拜,廟會中多種重要儀式和習俗活動,都體現著生殖崇拜。”太昊陵管理處主任雷鐵梁說。

    每逢廟會,太昊陵顯仁殿東北角一塊青石磚前,永遠是擠不動的人群。青石磚上有個下凹圓孔,有乒乓球大小,一根手指深,這個圓孔,叫“子孫窯”,相傳摸了能生孩子,它是趕廟會者用手硬摸出來的。摸穿一塊青石,就再換一塊。“現在這塊,是1990年換上的,十幾年又摸出一個黑洞。”雷鐵梁說。

    太昊陵廟會上,有獨特的泥玩具“泥泥狗”。“它用膠泥捏制,全塗黑底,再以五色點化,繪以點線結構圖案,有楚漆器文化格調。”民俗專家倪寶誠著文稱。

    趕太昊陵廟會者,都要買“泥泥狗”。當地民諺說:“老齋公(趕廟會的老年婦女),慢慢走,給把泥泥狗,您老活到九十九。”孩子攔著你要“泥泥狗”時,你要散在地上任孩子撿,能消災袪病。

    淮陽縣城關鎮金莊行政村,有3200多口人,生產供應著廟會95%以上的“泥泥狗”。

    70歲老藝人任國和說:“我做的泥泥狗,和生殖崇拜相關的有幾十種,人面猴、對臉人、猴頭燕、雙頭狗、草帽虎等,相傳它們都是人祖爺造的,有老模子,誰也不能改。”

    “泥泥狗”紋飾,多是女性生殖器崇拜的變異形式。有些直立泥泥狗,塑形是男根象徵,身體圖案是女性生殖器紋飾,注解了“陰陽合一”,與伏羲所創“八卦”相輔相成。它體現了生殖崇拜、圖騰崇拜的疊合,成為“古代文化活化石”。

    在太昊陵統天殿前,見到了“擔經挑”表演。表演者來自淮陽縣王店鄉大許樓村,都是“老齋公”,年齡最大的80歲。她們著黑色大襟衫、黑褲,腿扎黑帶,腳穿黑繡花鞋,黑紗包頭,包頭下綴長穗,象徵龍尾。跟著鼓點節奏,她們用軟扁擔挑著花籃,走著“剪子股”“鐵鎖鏈”“蛇蛻皮”等隊形,煞是好看。三種隊形有個共同點,舞者走到中間,要背靠背摩擦,讓身後黑紗纏繞,象徵伏羲、女媧交尾。演出告一段落後,還會有集體吟唱,“唱詞自己編,我到人祖爺跟前一燒香,心寑ㄢㄕ酗F。”70歲的樊樸榮說。

    “村子堙A玩擔經挑的有五六十人,老輩子傳下來的,傳女不傳男。”樊樸榮說。

    有學者認為,像“摸子孫窯”一樣,“擔經挑”也是一種“性巫術”,是為酬謝伏羲女媧成親繁衍人類,也體現生殖崇拜。“摸子孫窯”,買“泥泥狗”,跳“擔經挑”,以及去女媧娘娘跟前“拴娃娃”,生了娃娃到人祖爺陵前“還旗桿”等,婆娑多姿的小細節,無一不是為生殖崇拜而來。

    “民間習俗反映到文學上,有了《陳風》十首,多半與愛與性有關,‘擊鼓于宛丘之上,婆娑于枌樹之下’,陳地百姓,情愛熱烈直白,顯著區別於其他風詩。”淮陽縣作家董素芝說。

    ◎祈福納祥遂心願

    2009年7月24日,中國現代文學館副館長舒乙,站在人祖陵前,驚呆了。他看到一天的香灰裝滿整整一卡車。陪同者告訴他,廟會期香灰一天要拉走五六卡車。

    據1934年的相關資料記載,太昊陵廟會,“最低限度統計,日約十余萬人,為豫東農民活動之最大會場也”。

    2008年,它以“單日參拜人數最多(約82.5萬)的廟會”,載入“吉尼斯世界紀錄”。

    2017年“二月二”廟會人數是800多萬。雷鐵梁介紹。

    2018年3月,筆者來到人祖陵前。陵高十尋(一尋等於八尺),周長200米,上圓下方,象徵天圓地方。春寒料峭,陵上尚無草芽萌生。

    不是廟會期,依然人如潮。上午11時,陵前碩大香爐堙A香灰高出香爐邊一尺,爐前地上,香灰積成小山。陵前,香煙繚繞,空氣中飛舞灰白色、黑色紙屑,如蝴蝶翩翩。“為保護環境,太昊陵已禁燒高香,不然香灰會積得更多。”雷鐵梁說。

    陵前拜墊不夠用,有人在雨中積水的地上,墊個塑膠袋直接跪拜。

    陵前有株“耳柏”,樹身生有一個碩大耳朵形樹瘤。大家都將嘴巴貼上去,低聲給人祖爺講述自家心願。

    陵北側,長方形蓍草池欄杆上,係滿密不透風的祈願條。池邊柏樹上,也垂下不計其數的祈願條。千百年來,老百姓對先祖伏羲的崇敬,對平安喜樂生活的祈願,在成卡車的香灰、在飄揚的祈願條上,得到了充分體現。

    太昊陵旁,還有不少還願者。有數家求子者“還旗桿”。有一家三口還願者,請了響器(嗩吶和竹笙),還帶了三麻袋紙元寶。來自新密的十四五個女子,為還願,擺放了一大片亮光彩紙折疊的蓮花。蓮花陣前,她們排成隊,拿起扇子舞蹈,“這是獻給人祖爺的。”女子們說。

    太昊陵,還有一群奇特的守功人(又名守陵人),平時有二三百人,多時有六七百人,多為四十歲以上女性。她們白天向人傳經勸善,宣揚人祖爺功德。晚上住幹店(便宜小店)吃涼饃。“守功人傳經方式以唱為主,曲調固定,經歌代代相傳,內容多與伏羲、女媧有關。”董素芝說。

    統天殿堙A碰到了多個守功人。開封縣陳留鎮趙千寨村,一次來了五個守功人。她們說:“一年會來個三四次,有一年臘月二十六,還在這兒守著。”“對人祖爺有祈求嗎?”“祈禱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佑護天下的好心人。”

    祈願守功,還願燒香,站在人祖爺面前,會讓人沉浸在“慎終追遠”的氛圍中,浮躁的心靈慢慢沉靜,靈魂變得明澈善良。

    太昊陵廟會,“它千百年香火不斷,從蒙昧燃燒到文明,說明瞭中華民族文化自信不斷增強。億萬人共祭一個祖先,令我們更有血脈相連的親和力和凝聚力。”馬明超說。

    “廟會,是文化傳承的一種形式。廟會中的宗教藝術和民俗文化活動,是珍貴的文化遺產,對我們繼承和弘揚民族民間藝術,有不可忽視的積極意義。一是有利於保護民間文化遺產,二是有利於促進文藝事業的繁榮。”文化部原副部長高佔祥在《論廟會文化》中這樣解讀。

    (來源:河南日報 精彩週末 行走中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