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小康路上R
·兩岸媒體聯合採訪活動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協委員提案復文公開目錄
·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省臺辦省發展改
·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政策圖
·河南設置225個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受理點
·一圖速覽!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全指
 
  當前位置  >>  地理河南
西陵·嫘祖·棠溪劍
2018-04-26 10:23:51 華夏經緯網

戰國遺址冶鐵殘爐張新文攝

繪圖/王偉賓

    □河南日報記者 趙慎珠

    豫中南名城西平,地勢西高東低,伏牛山余脈自西南綿延入境,西部峰巒疊嶂,山泉流瀉,東部則為廣袤的平原。上古時期,這裡一片沃野,桑樹遍地,野蠶吐絲而人不知所用。相傳,黃帝的元妃嫘祖在此發明養蠶繅絲織綢技術,使“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

    衣裳之治,是先民告別野蠻、走向文明的一個標誌。近現代史學先驅柳詒徵在《中國文化史》中說:“中夏之文明,首以冠裳衣服為重。”

    西平棠溪一地,冶鐵鑄劍業發達,曾經孕育出長達2700多年的冶鐵文化史和鑄劍史。《資治通鑒》評價:“棠溪之金,天下之利。”

    ◎嫘祖其人

    古人用“細”字來形容繭絲,在他們看來,絲以細聞名,細尤以蠶絲為甚。祖先將繭繅成絲,織就綾羅綢緞。中國因絲綢而與眾不同,也因絲綢開啟了通向世界的大門。

    栽桑養蠶,春蠶吐絲,絲綢的源頭在田野。然而隱匿在蒼茫歷史中的絲綢究竟是何時、何地被何人所發明,至今仍有不少爭議。教育學家林漢達在《上下五千年》中說:“傳說黃帝有個妻子名叫嫘祖,親自參加勞動。本來蠶只有野生的,人們還不知道蠶的用處。嫘祖叫婦女養蠶繅絲、織帛,打那時候起,就有了絲和帛了。”台灣著名學者柏楊說過:姬軒轅的妻子嫘祖,和姬軒轅的大臣倉頡、隸首、容成,都有同樣偉大的貢獻:嫘祖發明養蠶抽絲。蠶看起來是一種醜陋的昆蟲,經過嫘祖細心的觀察,終於發現它們吐出來的東西可以織成綢緞。中國以絲織品獨霸世界四千餘年,完全是她開創的功績。

    黃帝是中華民族的人文始祖,嫘祖被譽為“人文女祖”,祀為“先蠶”和“行神”。漢代之後,皇室有“祀先蠶”的大規模祭祀活動,“以勸蠶事”,促進農業興旺,帶動經濟繁榮。北齊時,人們將嫘祖作為蠶神娘娘加以崇拜,唐宋時最為興盛,最隆重的祭祀活動是“皇后親桑”,即皇后親自採桑喂蠶。

    嫘祖,既是有著大量文獻記載的中國遠古時期的歷史人物,又具有歷史傳說中的神話色彩,這種人神兼備的雙重身份,使她在現實生活中,有著巨大的社會影響力和不可估量的審美價值。

    嫘祖的故鄉在哪?千百年來,河南西平、四川鹽亭和湖北遠安三地爭論不休,懸而未決。

    ◎西陵在何處

    《史記·五帝本紀》曾留下珍貴的一筆:“黃帝居軒轅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為嫘祖。”嫘祖是西陵氏的女兒,出生地應為西陵。

    古西陵國在全國有多處記載,有的稱“西陵郡”,有的叫“西陵鄉”“西陵亭”,更多的則是以“西陵縣”來命名,比如湖北黃岡、浠水、宜昌,四川鹽亭,相傳鹽亭曾出土有《嫘祖故地》碑,有人便推測這裡古代也叫西陵。

    西陵雖有多處,但嫘祖之西陵氏國只能有一處。河南省社科院考古學家馬世之考證,河南西平一地,先後有“西陵縣”“西陵鄉”和“西陵亭”三個以“西陵”相稱的地名;方志記載,西平縣始置於漢高帝四年(西元前203年);《水經注》說西平縣名的由來,是因為“西陵平夷,故曰西平”,顯然西陵地名應早于西平,西平很可能就是遠古西陵國之所在。一項考古發現也印證了這一地名。1957年,甘肅武威縣磨嘴子漢墓先後出土王杖詔令簡36枚,記載了西漢宣帝、成帝時期的有關詔令,其中出現了“汝南西陵縣”的字眼。

    文獻記載中的黃帝故里軒轅丘,在今天的河南新鄭,距西平僅120公里,與嫘祖故里西陵相近,便於兩大氏族部落之間通婚。馬世之認為,遠古時期,交通極不發達,湖北、四川等地同新鄭遠隔千山萬水,在“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的情況下,彼此交往極其困難,因而那堜瓵蛌滿圻鞈恣芋A應與嫘祖無關。

    西平生物多樣性增強,食物鏈長,為早期人類提供了優越條件,既可耕可牧,宜粟宜稻,又利於採集、狩獵和捕撈。西平境內有一座海拔520米的蜘蛛山,相傳是嫘祖觀察蜘蛛織網和發明養蠶繅絲的地方,為紀念嫘祖,此山又被尊稱為始祖峰。始祖峰上有一座嫘祖廟,存有石礅、碑座、殘碑、磚瓦等遺物。據介紹,這裡原有三間正殿和東西廂房,百姓常來上香。西平縣自古家家戶戶植桑養蠶,每年舉行兩次祭祀嫘祖的活動,即相傳嫘祖生日的農曆三月初六和小滿節氣。在西平縣城及師靈崗、五溝營鎮、專探鄉、呂店鄉、出山鎮也有多處嫘祖廟,可見民間紀念之盛。西平縣西小孟莊村北,原有一處墓地,當地群眾叫它嫘墳,其中最高的一座娘娘墳,人稱嫘祖陵。

    西平縣北鄰漯河市,漯河名稱的由來,據中華民族史專家何光岳考證,“漯”“嫘”二字音同義通,漯河實為嫘河,因遠古時期嫘祖在這一帶活動而得名。

    湖南嶽陽縣《方氏族譜》說道:“惟方氏出自方雷氏,方雷者,西陵氏女也,軒轅之正妃,是音雷、嫘祖”,方雷氏分佈的地區在“河南嵩縣東北的方山”。馬世之提出,西平北有嵩縣,南望方城,與方雷氏關係密切,是嫘祖理想的居地。

    ◎第一冶鐵兵工重鎮

    西平縣城西南42公里處的棠溪源,山嶺起伏,山花滿眼,古木參天,山下一條棠溪河,宛若銀蛇曲行,兩岸野生棠棣茂密,一樹樹花開如雪,鳥鳴山澗,群蜂飛舞,正是一幅美妙的山水畫。

    悠悠棠溪水,流淌出蔚為壯觀的劍文化。

    1958年春天,幾個在棠溪附近修挖潭山水庫的民工,發現一個呈圓柱狀非石非鐵的物件,不知道它是什麼“怪物”,便把它拋棄在了荒野。1987年,人們突然想起了它,請專家來做鑒定。河南省文物研究的專家們逐漸清理出它本來的模樣,這是一個呈橢圓形的爐子,直徑1.7—2.1米,殘高2.25米,爐內的結構一目了然,爐子上的耐火材料還保留著顆粒狀態。專家認定:這是一座戰國冶鐵爐,距今已經2300多年。

    不久,2000多年前的冶鐵基地,也呈現在了世人面前。酒店鄉酒店村南500米處的戰國冶鐵遺址,南係龍泉河,北接棠溪河,呈長方形,東西長558米,南北寬190米,早已被風雨和時間剝蝕得灰頭土臉,很容易被人忽視。然而當你走近它時,在1.5米厚的文化層上,卻能清楚看到殘爐壁、鐵礦石、煉渣以及陶、罐等殘片。1989年5月,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士、著名冶金史學家柯俊、韓汝芬在此考察之後認為,這裡是世界上發現的存世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冶鐵遺址。“酒店戰國冶鐵爐不僅是你們的寶,也是我們中國乃至全世界的寶”。1996年11月,該遺址被列入第四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歷史學家範文瀾在《中國通史簡編》中記述:“河南西平縣有冶爐城,有棠溪村,都是南韓著名鑄劍處。西平縣有龍淵水,淬九劍特別堅利,稱龍淵之劍。”他推斷,棠溪冶鐵業肇始於2700多年前的西周,最初的冶鐵技術比較落後,煉出的鐵是“惡金”生鐵,只用於製造簡單的農具,隨著長期的實踐探索,先人們掌握了冶煉熟鐵的技術,到春秋戰國時代,冶鐵技術已經爐火純青。

    生鐵成為真正的兵器,始於鑄劍名匠歐冶和幹將。春秋時期西平屬楚,戰國時歸韓,《越絕書》記載,西元前513年—西元前448年,楚昭王令風鬍子請這二人鑄劍,他們“鑿茨山、泄其溪、取鐵石”,鑄造出“一曰龍淵、二曰太阿,三曰工布”的三把寶劍,獻給楚王,楚王“精神大悅”。

    棠溪是春秋戰國時期著名的冶鑄重地,後來逐漸發展“工匠七千之眾”,出現了棠溪城、合伯城、冶爐東城和冶爐西城,四城相連,城池環繞,形成工匠鑄劍戟、冶鐵之城不夜天的壯觀景象,棠溪成為天下“第一兵工重地”。

    棠溪冶鐵鑄劍業發達,從漢代開始派鐵官督營,“漢置鐵官,晉亦置鐵官”,雄稱天下,地位顯赫。河南省冶金專家李景華考證,棠溪的規模達450平方公里,區域包括西平的西部、遂平的西北部、舞鋼的全部、泌陽的東北部、郾城的西南部和舞陽的東南部。地域之廣,讓人不禁遙想起“爐火照天地,紅星亂紫煙。赧郎明月夜,歌曲動寒川”的宏大冶鐵鑄劍場面。

    ◎棠溪之劍天下雄

    《史記》載:“天下之強弓勁弩皆從韓出。”還提到,“天下之劍韓為眾,一曰棠溪、二曰墨陽、三曰合伯、四曰鄧師、五曰宛馮、六曰龍泉、七曰太阿、八曰莫邪、九曰幹將……皆陸斷牛馬,水截鵠雁,當敵則斬堅甲鐵幕”。在《戰國策》《水經注》《鹽鐵論》等35部歷史典籍中,都留下了棠溪濃重的印跡。

    冶鐵鑄劍業如火如荼,商賈、俠客往來穿梭,店舖、酒肆林立,熱鬧非凡。當地人說,今天的酒店鄉是當時著名的釀酒作坊;附近的前菜坡、後菜坡等村落是當時種植蔬菜的供給地;今天的跑馬嶺、找子營是因古時的兵卒操練之地而得名;今天的出山鎮,也因當時兵器源源不斷地從棠溪岸邊的走馬嶺、九女山運出山外而得名。

    學者王廷軍分析,棠溪之於冶鐵業鑄劍業的發達繁榮,與棠溪獨特的冶鐵鑄劍資源密不可分。棠溪四面環山,鐵礦含量高達27.5%,蘊藏量豐富;棠溪水含有特殊的介質微量元素,“淬刀劍特堅利”;棠溪河的兩岸,棠棣樹茂密成林,木質堅實,紋理細膩,是製作劍鞘的上佳材料。

    劍,薄窄而雙刃,剛柔相濟,飄逸輕快,被譽為“百刃之君”。春秋戰國時期,隨著冶煉技術的提高,劍越鑄越精,形成一股好劍之風。棠溪劍享譽天下,它質地卓越,神秘靈異,既是冷兵器時代戰場上的銳利武器,也是貴族尚武精神的象徵,文人、俠客彰顯理想的載體。西平棠溪的冶鐵鑄劍史長達2700多年,在中國冶金史、兵工史上鑄就的輝煌長達1700多年。

    唐元和十二年(西元817年),李愬雪夜入蔡州,平定叛亂後,為防止藩鎮再次作亂,“毀城池,戳工匠”,將棠溪冶鐵城夷為平地,“十里棠溪十里城”轉眼淪為廢墟。此後,棠溪的冶鐵鑄劍史一片空白。

    20世紀40年代,畢業于北洋大學的棠溪寶劍第八代傳人高錫坤,在西平縣創辦起第一個鐵工廠,立志挖掘棠溪寶劍的傳統製造工藝。高氏父子破解出“取棠溪水淬火”“高溫液體還原”的難題,鑄造出第一把地域特色和特殊工藝的寶劍。2000年10月31日,棠溪劍業公司打造的“中華第一劍”0001號,被中國歷史博物館永久收藏。

    劍法以至化境,猶如天龍地蛇,飄搖若仙。東晉干寶誌怪小說《搜神記》中的《三王墓》,短短幾百字講述名劍幹將莫邪的故事,把“鑄劍”“弒君”和“復仇”三個環節演繹得扣人心弦。魯迅由《三王墓》改寫的《鑄劍》,那“來自地底下的劍魂”直擊人心。劍,不僅僅是一種兵刃,還被賦予了正義、正氣的道德倫理色彩,“琴心劍膽”“書劍合璧”“十年一劍”的劍文化,讓中國人浹淪肌髓。

    披一身寂寞的劍客早已走遠,但仗劍天涯的英雄豪氣,毫不退縮的“亮劍”精神,卻深深鐫刻在中華民族的血脈中,傳承至今。

(來源:河南日報 精彩週末 行走中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