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兩岸媒體聯合採訪活動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台灣未來媒體人河南創作交流之旅
·第九屆豫臺經貿洽談會
·【有問有答之求學篇】臺籍考生高考加分政
·【有問有答之攻略篇】辦理臺胞證的具體流
·如何申請辦理相關赴臺個人遊手續?
·【圖解新聞】台灣律師在大陸執業範圍將擴
·【圖解新聞】《台灣學生獎學金管理辦法》
 
  當前位置  >>  地理河南
悠悠小店河 盛衰古寨堡
2018-04-28 09:47:34 華夏經緯網

 

繪圖/王偉賓

古寨堡的“大圓門”

閻氏家族老祠堂

 

    □冬夏

    這個仲春,自衛輝市西北入太行山,山環水繞四十分鐘車程後,來到一個三面臨山一面臨水的清代古寨堡——衛輝市獅豹頭鄉小店河村。水名滄河,河道狹窄水流輕緩。村後小山,低矮平緩,像羅圈椅,小村舒服地被它圈在懷堙C

    “綠水村邊合,青山郭外斜”,小店河村有山之靜,水之動,動靜相宜,深具畫意。

    這個古村落,2000年成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07年,成為“河南省歷史文化名村”。2012年,進入第一批“中國傳統村落”。它有複雜精巧的整體防禦體系,在太行山區很有典型性。它數百年的建築史背後,是閻姓家族的發家敗家史。其興其衰,有濃郁地域特色及“現實合理性”。它的發展史,是中國農村經濟、宗法社會及倫理精神三大因素進程下農村社會發展的縮影。

    ◎天人合一古村落

    小店河古寨堡,始建於清中期,距今已有200多年曆史。佔地面積5萬平方米,有寨梴蘌間C寨內,現存10座老院落,每座院落少則三進多則五進,共有23進四合院、399座房屋。

    “小店河古寨堡能出現在獅豹頭鄉這樣偏僻的地方,是因為它的建造,符合‘天人合一’的理念。”河南省社科院歷史學者徐春燕說。

    小店河,屬於太行山基岩山丘區的蒼峪山區,蒼峪山山體長約24公里,呈弧形,自西北向東南蜿蜒于滄河兩岸。山環水抱,形成一塊盆地,盆地中有個形如神龜的高坡,坡上,就是小店河所在了。

    “小店河三面環山,成功阻擋了風沙侵襲,受冬季寒流影響較小。北面臨水,利於灌溉。村子位於龜形高坡上,利於排水泄洪,又視野開闊,景觀良好。三面環山,一面臨水,易守難攻。滄河北面是古官道,交通便利。”西安建築科技大學學者吳柳琦撰文分析。

    在滄河邊眺望它,古寨堡隱退在圓洞形石砌寨門和短短石砌寨棓嵾情A這和平原古村大宅,打老遠就撞進眼簾的張揚,是對比。

    爬上村後低山俯瞰它,叢樹掩映中,它與周邊融合得含蓄自然。傍著它向南邊建的新村,一直鋪展到山腳下。兩者相比,老村落更具美感。走近老村落,泡桐花未大盛,梢頭綴著三五朵,楊柳已綠如煙霧,把灰黑魚鱗小瓦屋頂、青石夾泥棜悸瘍f淡大宅,點染得有了生機。

    歲月沉澱,老院子有足夠多的故事。它的門板褪盡顏色,灰白木紋清晰,上貼紅彤彤春聯。幾處影壁暀W,還有紅色“忠”字和“毛主席語錄”等。絕大多數院落未住人,有一處四合院,大門用土泥淤塞封閉,正房屋頂塌了三分之一,院中樹藤皆枯。廂房樓倒是完好,一樓黑漆門洞開,站門口猶豫數分鐘,到底未敢進。

    住人的院落,不過三兩處。院落打掃得乾乾淨淨,院中雜樹綻出新葉。堂屋坐落在數級高臺階上,臺階上堆放著村民撿拾的剔透上水石。堂屋廊柱頭有精緻雕花,堂屋門上挂著紅色棉門簾,擋住了初春寒氣。

    老屋不隔音,站在院子堙A屋中人對話嗡嗡作響,像環繞身歷聲一樣。

    小村落位於衛輝市一處大景區內,它也建了農家樂、停車場等旅遊設施。遊人不多,在迷宮般大宅堙A撞來撞去,因為宅院內說明文字過少,遊人多半是一臉懵。

    吳柳琦撰文分析,小店河建立了一個內向耗散自活系統。所謂內向耗散,即不求助於外界供給和排廢條件下自行良性週轉,進行週而复始、迴圈往復的系統作業,也就是自給自足。

    小店河村前有河,村邊有良田,後山上有樹林、竹園,竹園媢}養雞鴨。村媔憧峇籊茼蛪阞e,村民們上游飲水,中游洗食物,下游洗衣物。水是活水,自凈能力較強。小店河的自給自足,也體現在建材上。外棡P寨晲洏峇F大量石頭。屋晼杜堨穸~熟”,堶惜g坯,外層以磚石包砌,皆就地取材。

    “小店河人的傳統生活,只向自然環境索取了很少的東西,沒超出環境調控力。不像現代社會,向大自然索取無度。”徐春燕說。

    ◎固若金湯石寨堡

    明代,中原匪患嚴重,到了清代,中原有捻軍大範圍起義暴動。民國,相關資料記載,全省各類土匪有40萬。這導致中原“寨堡分佈廣泛,因地制宜複雜多樣。小店河則是有代表性的一座:規模較大,以宗族、鄉黨形式聚居存在。以共同對抗外敵為基礎,寨內居民,互幫互助。有充足的糧草儲備,水源可靠,具有較好的防禦性。”吳柳琦分析。

    與小店河形成橫向對照的,是豫北鶴壁肥泉村,同樣修建於明清至民國,同樣是規模很大的寨堡式建築,防禦功能突出強大。肥泉村古寨堡,數百年從未被土匪攻破過。小店河也一樣。

    小店河古寨堡,大致有三道防線。第一道是寨朁M寨門。環村是兩米多高石頭壘砌寨晼A現在已不完整。來到後山寨棆銦A看到寨棖遝Q著比寨椇e的石板,石板擺放了小碎石塊。若想翻晼A突出的石板讓你爬不上去,爬上梴Y又會碰掉碎石塊,驚擾守寨人。

    寨門還剩下兩座,大寨門立於從河邊進村入口,面闊一間,磚石結構,是小店河“地標”。小寨門在後山上,如角門大小,石砌。

    進了寨子,也難進第二道防線:院子。建築群共有十路大院(文物部門編號為十號),每路院落三進到五進不等,十路大院,在一進院和二進院之間,設了一條南北暗街,族人可自由穿行。暗街兩頭,設防禦措施。各路各進院落,互為整體,又各自封閉獨立。院落與院落間,是小巷,僅容一人通行,兩側是三米多高圍晼A防禦性極佳。小巷子盡頭放一個人防守,“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進了院子,也難進第三道防線:房子。

    各座房舍,築起厚高外晼A內院採光,外棤}小窗或不開窗。《衛輝文史資料》記載,當年閻家,看家護院的幾十口子人,甚至“自己會造一種歪把子土槍”。

    三道防線,防備得太好,有些小土匪也不敢亂打主意,數百年間,小店河這座“村級寨堡”未遭匪患。

    中原,還有另一座古寨堡——郟縣堂街鎮臨灃寨,防禦堅固如鐵桶,不但土匪不能擾,當年連侵華日軍也連攻數天攻不下。

    遠近山民口口相傳,閻家有鉅額財富,有藏寶地窖、銀樓院等等。還有人試圖“盜寶”。那是2007年夏天的一個深夜,幾個人“起開地上方石,挖了個深坑,趕上變天,電閃雷鳴的,盜寶的丟下工具,嚇跑了”,村民說。央視《走遍中國》欄目,還因此拍了一集《小店河尋寶》。

    難怪大家對它有財富的想像,399間房的規模,幾乎每間臨街房外棖ㄕ閉C馬石,每塊拴馬石,可拴兩到三匹騾馬,可以想見,閻家曾有多少來往客商了。

    ◎尊師重教養精神

    200多年前的1748年,山西窮書生閻榜和哥哥閻勇來到小店河,開荒種地,剝野生楮樹皮泡漚造紙。溫飽解決後,有“晉商精神”的閻家兄弟發現,這兒草盛水好,羊皮品質高,開始大量養羊,最盛時,“養了上萬隻羊,羊倌有一兩百人。閻家的羊,一直放到了山西”,村中老人講。

    衛河是中國大運河的組成部分,呈西南東北流向流經衛輝市區,明代,萬曆皇帝的弟弟潞王設衛輝鹽倉;清代,“車馬少於船”,漕運依然發達。清末,京漢鐵路通車後,衛河運輸大動脈地位才日漸喪失。

    滄河邊有古官道,閻家糧食、紙、羊皮等貨物先經古官道陸行,到衛輝衛河上船,經衛河入海河至天津。船回程時,帶洋貨回來銷售。自清道光至民國初期,閻氏數代人累積財富,十路大院幾乎全部落成,家族成為當地“六大豪紳之首”。200餘年間,閻家人善經營,富機變,又重視教育。《閻氏家譜》記載,閻家六代,出過幾十個秀才。十路大院中的3號院和4號院,都是文秀才院。還出過幾個貢生。

    古寨堡5號院,大門洞呈圓拱形,這裡有當年的書房院,裝飾精雅,大正屋名為“攸寧所”,意為“君子心安定”。

    閻家族中男兒,都在此讀書。閻家還從城婼虼茼W師授業。一個營商家族,滿眼婸錢出入,還能如此,難能可貴。

    閻家敗落,始於閻玉德販毒和與劉姓打官司。上世紀20年代,閻家後裔中,出了個閻玉德,他歷時十餘年制販毒品,發運山西、山東、河北等地,1943年,他被逮捕法辦,不當獲利被清算。

    閻家有劉姓傭人,因偷閻家東西被打傷身亡。“劉家要飯打官司,閻家拿錢打官司,花的銀子把騾子腿都使瘸了”,兩家纏訟數年,閻家徹底敗落。

    和肥泉村一樣,小店河也是獨姓村,一個血緣家族成聚落,往往表現為以祠堂為中心,建立起以宗法制度為背景的生活秩序、空間結構。祠堂讓村落表現出明顯內聚性和向心力。

    “世俗世界堙A維繫閻氏家族生活來源的是經商做生意,精神世界中,維繫家族正常運轉數百年的構成原則,它深刻的社會組織內涵,來源於祠堂。”徐春燕說。

    閻家祠堂,位於古寨堡最好的位置,在最靠近主寨門處的一號院內。它始建於1820年(清嘉慶二十五年),後毀。民國時祠堂重建為四合院,後再毀。眼前的祠堂,院落不超過20平方米,三棟簡陋小房子,圍繞院當中的萋萋荒草,荒草中有零星新綠。

    以往200餘年時光中,閻家人在祠堂堙A供奉祭祀祖先,商議族內大事,傳承家族治家理念,制定嚴格家訓,念誦男女有別、長幼有序的禮制。

    一個血緣村落堙A曾最重要的建築現已面目全非,這成為當下語境中鄉土中國的傳統宗法社會已然消泯無蹤的注腳。隨著時代的變遷,小店河人先離開古寨堡,搬到對面建了新村子,很多人又離開村莊,遷往山下進入城市。

    即便如此,閻氏家族200餘年歷史中,塑造的“進取精神”“致富理念”,作為新形勢下人文精神的回歸,仍是小店河彌足珍貴的精神資源。

    小店河古寨堡,雖無之前雞犬相聞、炊煙四起的人氣,但仍像睿智老人,為後人堅守著歷史文化的根。馮驥才曾說:“傳統古村落蘊藏著豐富的歷史資訊和文化景觀,是中國農耕文明留下的最大遺產。”他還表示,從2002年到2012年,中國消失了九十萬個自然村,其中不乏古村落。速度之快令人震驚。

    這種背景下,中原古村落包括小店河古寨堡,值得關注!

(來源:河南日報 精彩週末 行走中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