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小康路上R
·兩岸媒體聯合採訪活動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協委員提案復文公開目錄
·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省臺辦省發展改
·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政策圖
·河南設置225個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受理點
·一圖速覽!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全指
 
  當前位置  >>  地理河南
踏訪溱洧之源 感受古韻新風
2018-07-11 15:52:11 華夏經緯網

 

    李家溝遺址發掘剖面攝影/李俊良常建文楊明生繪圖/王偉賓

    溱洧交匯處航拍圖

    □本報記者趙慎珠

    流淌在中原腹地的溱水、洧水,與大江大河相比,既不見雄渾壯闊的水面,也沒有一瀉千里的奔放。然而它們卻帶著遠古人類的資訊,帶著《詩經》的浪漫多姿,以其特有的溫潤哺育了我們的先民,成為中原的歷史之河、詩歌之河。

    ◎《水經注》確認溱洧源頭

    仲夏時節,記者從新密市區出發,去探尋溱、洧兩條河流的源頭。

    車窗外是一望無際的收割後的麥田,田間麥茬滿地,一片金黃。綠色的樹木,藍色的天空,隱約的城市輪廓,帶給人喜悅和希望。

    車行新密市東北部的白寨鎮牌坊溝村,遠遠望見了一座小山。那就是岎山。新密市溱洧文化學會副會長楊建敏介紹說:岎山,呈東西走向,是淮河流域與黃河流域的一道分水嶺,山南的溱水流入淮河,山北的水流匯入黃河。山的東側,有一個凸起的山崗,好似一口鐵鍋倒扣在地上,當地人俗稱它為“老鍋崗”,地理學家酈道元說它是“雞絡塢”。山崗上雜草叢生,青石密布,如雞似鳥,如臥似奔。清嘉慶二十三年(西元1818年)《密縣誌》記載:“又東曰雞絡山,溱水出焉……在縣東南35里,土人謂之老鍋崗。岩石如塢,嵯峨石穴中,有飛、臥、鬥、食諸狀,故名。”

    村民們說,原來這裡的泉水非常清澈,多年前山上到處開挖煤窯,水源遭到破壞,導致乾涸。他們只得在泉水處用石頭砌了一個深坑,作為溱水源頭的見證。

    這個溱水源頭,是1500多年前酈道元發現的。

    酈道元是南北朝時期的北魏官員,任過御史中尉、北中郎等職,還出任過地方官,做過冀州長史、東荊州刺史等職。他喜愛遊歷山水,發現古代地理書《水經》對河流水系的來龍去脈缺乏準確的記載,就開始為《水經》作注。經過實地勘察、核實,蒐集大量文獻資料,他考證並記述了1252條河流,以及與河流相關的2800座城邑、180座古都和300多次戰役,完成《水經注》一書。

    當年,酈道元在洛陽任河南尹時,看到《水經》中有載“溱水出鄭縣西北平地”,但實地考察後,他卻搖了搖頭說:“非也,非也。”

    或許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春天,酈道元一行沿著溝谷間的小路,順著溱水去追源溯流,他們長途跋涉,在當地百姓的指引下,找到了雞絡塢。酈道元在石縫之間,看到了那一泓清泉汩汩而出,向崗下流去,不禁長吁了一口氣:“終於找到源頭了。”於是,他在《水經注》中寫下:“溱水出鄶城西北雞絡塢下。”

    溱水全長29公里,串聯起五星、張灣等7座水庫,自西北流向東南,水量逐漸豐沛。水流到寺河時,經過一片奇石河床,形成響水潭瀑布景觀。《水經注》稱:“溱水又南,懸流奔壑,崩注丈余,其下積水成潭,廣四十許步,淵深難測。”

    遠遠就聽到嘩嘩水聲,待撥開一人多高的草叢,只見怪石嶙峋,落瀑撞擊砂岩,四處飛濺。1000多年後的今天,深淵早已不在,只有溱水依然奔騰不息。

    酈道元記述,洧水“出密縣馬嶺山”“亦言出潁水陽城山”。洧水經過馬嶺山、靈崖山、浮山等,全長50余公里,東流到達新密曲梁交流寨,與溱水交匯。由響水潭向西南,走約2公里,下一道溝谷,又上一道陡坡,眼前豁然開朗。站在高處向下望去,洧水由西蜿蜒而來,溱水從北部潺潺而下,二水在交流寨的河谷中相匯,形成雙洎河,流入新鄭市。

    劉寨鎮84歲的王衍村老人說,從前河水清澈見底,只是兩河水色深淺不同,魚兒在交匯處嬉戲,若用竹竿擊打水面,兩水之魚就會迅即各歸其水域,不相混淆。這就是古密八景之一的“溱洧觀魚”。清代翠雲和尚詩曰:“青山隱隱水迢迢,溱洧交流錦鱗躍。夕陽垂釣柳蔭翁,喜看遊魚奪故道。”

    環顧周邊,楊建敏說,交流寨四面環溝,東有溱水,南臨洧水,北繞柳溪,易守難攻,這裡優越的地理環境,被春秋時期的鄭國看中,西元前769年,鄭武公廢掉鄶國,在溱洧交匯地正式建國,史稱“新鄭”。西元前672年,鄭文公捷即位,將鄭國國都遷到了今天新鄭市的鄭韓故城。

    酈道元沒有辜負這一地的美景,他一路細心勘察,在《水經注》中用兩千多字的長篇,詳細記載溱洧二水的源流、經向和兩岸勝景。他又蒐集《春秋》《左傳》等歷史文獻,記錄下溱洧流域發生過的鄭桓公伐鄶、華陽大戰等4次戰爭,卓茂、鄭桓公、潁考叔等17個人物,鄭遷溱洧、黃泉見母等重大歷史事件,成為今天研究古代密縣歷史地理的重要文獻。

    ◎《詩經》留下溱洧身影

    “溱與洧,方渙渙兮。士與女,方秉蕳兮。女曰觀乎?士曰既且,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讠于且樂。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

    《詩經·鄭風》中的《溱洧》,描述了2500年前初春溱洧河邊的歡樂景象:歡聲笑語中,青年男女互贈香草表達愛慕,少男少女玩鬧嬉戲,送一枝芍藥,私訂約期……

    農曆三月初三是上巳節,又稱女兒節,是中國古代的情人節或相親大會。春水盪漾,小草嫩綠,這一天,人們到河邊采蘭,游水踏青。詩歌有聲有色,有情有景,勾勒出西周時期的社會風貌。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出其東門,有女如雲。雖則如雲,匪我思存。縞衣綦巾,聊樂我員。”“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豈無他人?狂童之狂也且。”《鄭風》中詩句,描繪出男女熱烈的愛情。那是一個戀愛的季節,有女子在城闕等候她的戀人,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有男子在東門外眾多女子中尋找著心上人,一往情深;還有個辣妹子在喊話:“嗨,你要想我,就提著衣襟過溱河。你不愛我,難道就沒別人愛我嗎?你這個傻小子!”……

    鄶國,又稱檜國,在鄶國之側,鄭國強勢崛起,而鄶君仍然不思進取,鄶國有識之士十分憂傷,與《鄭風》的明麗歡暢形成鮮明對比,《檜風》多是哀怨嘆息。

    “匪風發兮,匪車偈兮。顧瞻周道,中心怛兮。”鄶國亡了,遊子行至途中,望著揚塵中賓士的馬車,心中無限思念,“誰能向西回到故鄉?請你給我帶一個平安的音訊!”國破家亡,流離失所,漸行漸遠的背影堙A人們生發出鄉情無寄、泣血而呼的悲憤。

    學者劉玉娥分析《詩經》時說,鄭國稱霸中原,富於進取,一切欣欣向榮,生機勃勃的新氣象在鄭風中表現得淋漓盡致。《詩經》中採自溱洧流域的詩歌共有25篇,《鄭風》21篇,熱烈、奔放,充滿歡樂;《檜風》4篇,苦悶、徬徨,滿是憂愁,直擊人心。

    溱洧岸邊,景色宜人,上起西周,下至清代,陶淵明、杜甫、韓愈、司馬光、盧照鄰等文壇巨匠到此尋訪探幽,留下千古絕唱。唐代大詩人白居易曾感懷:“莫道溱洧春光好,年年月月有人情。”“鄭風變已盡,溱洧至今清。不見士與女,亦無芍藥名。”

    溱洧二水的中下游沿河流域,地勢平坦,良田萬頃,如何展示出沿岸昔日的優雅風貌,一直是當地人的心結。

    烈日下,記者走入曲梁鎮溱水河綜合治理項目工地,看到的是一幕宏大的施工現場,機聲轟鳴,車輛穿梭,一個巨大的蝶湖已展露雛形。新密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李紹光介紹說,新密市政府計劃投鉅資對溱水河進行分期治理,一期“溱水之風”建設已開工。溱水流域,水流落差大,兩岸植被密,湖面寬闊,水質良好,治理將以生態涵養為主,在中心部位形成“溱水蝶城”的格局,將古老愛情中的意境再現于這片土地上。

    ◎李家溝遺址續接考古缺環

    溱水上游的新密市岳村鎮,是北方地區最常見的土崗高坡,成片的田野、茂密的樹林,溱水在小村中蜿蜒流過。在李家溝村西400多米處的溱水東岸,深藏著著名的李家溝遺址。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王幼平說,溱洧流域分佈著大量的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遺跡,在近年的考古發掘中,有兩項重大發現,填補了中原地區考古發掘的兩個缺環:一是李家溝文化,代表著從舊石器時代到新石器時代的過渡期;二是“新砦期”文化,代表著從龍山文化晚期到二里頭文化這一時期。

    在李家溝遺址生態公園的顯著位置,一個巨大的玻璃房子將考古發掘現場保護起來,迎面一個6米多高的巨大黃土層剖面,土層顏色不一,能分辨出來殘存著的陶片和動物化石。剖面的不同顏色,清晰展示著過渡時期的文化層面貌。從下向上一層層看土層,依次屬於距今10500年的舊石器時代晚期、10000年左右的新石器時代早期和8600年的裴李崗文化,這種三疊層的文化遺址,在國內外十分罕見。

    遺址的完好保存,得益於9年前的一次搶救性發掘。那時遺址周邊煤礦開採嚴重,地勢下沉,河水側蝕,這一原始聚落遺址很可能遭到嚴重破壞。為此,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和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聯手開展搶救工作。

    2009年8月22日,大雨過後,有了一絲涼意,王幼平帶著6名學生,第四次來到李家溝。他們在濕潤的溱水岸邊、通往李家溝那條小路的南北兩側,佈下探方,路北稱為北區,路南稱為南區。每次下清5釐米,工作人員對遺物逐一進行編號、繪圖、照相和記錄。清理到距離地表3米多時,地層中驟然出現許多陶片和動物骨骼,其中個別骨骼還有被燒灼的痕跡。這個跡象太重要了,說明人類在此活動過。再向下探,先後出土了細石核、細石葉等舊石器時代末期的遺物。當年11月,北大考古實驗室的測年數據顯示,李家溝南區文化層的樣品距今10500—10300年,北區文化層的樣品距今10000—8600年。消息傳來,工地上所有的人都在歡呼雀躍!

    2010年4月至7月,考古加大了發掘面積,收穫巨大。王幼平說,舊石器時代從200萬年前開始,1萬年前結束;新石器時代約1萬年前開始,4000年前結束。人類是如何棄“舊”從“新”,完成這個創新的過程,是考古學上長期懸而未決的重大課題。在李家溝遺址底部的遺物中,先民們的生活狀態越來越清晰,讓人們看到了兩個時代的轉變:早期的居民,是專業化的狩獵人群,擁有十分精湛的石器加工技術;到了新石器時代早期,他們開始進入定居、半定居狀態,以採集植物類食物為主,兼狩獵;晚期的居民,開始定居,從事農業生產,用石磨盤加工糧食等農作物。那時,李家溝人能喝上熱水、吃上熟食,文明的曙光已經照耀過來。

    李家溝遺址的發掘一鳴驚人。王幼平說:中原地區,聯結著我國及東亞大陸的南北與東西,是探討中華文明起源的核心地帶。李家溝遺址從地層堆積、工具組合以及棲居形態到生計方式等方面,多角度揭示了史前居民的演化過程,他們從流動性強、以狩獵大型食草動物為主的舊石器時代,逐漸過渡到具有相對穩定的棲居形態、以種植與狩獵並重的新石器時代。

    李家溝遺址填補了此前考古的缺處和空白,2009年入選“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2013年成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午後時分,熱浪滾滾,遺址土層上,野草瘋長。一萬年前,我們的祖先就在這溱水河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繁衍生息,薪火相傳。

(來源:河南日報 精彩週末 行走中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