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小康路上R
·兩岸媒體聯合採訪活動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協委員提案復文公開目錄
·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省臺辦省發展改
·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政策圖
·河南設置225個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受理點
·一圖速覽!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全指
 
  當前位置  >>  地理河南
“新鄉先進群體”——“星雲團”出世
2018-08-01 09:49:31 華夏經緯網
 

     □王鋼

    中原大地,素來是一個出典型的地方。

    這片豐沃的人文土壤,孕育出了眾多的先進典型。而作為典範的“焦裕祿精神”“紅旗渠精神”“愚公移山精神”,已成為寶貴精神財富。如今,又有一個群星薈萃的先進典型“星雲團”橫空出世,它就是“新鄉先進群體”。

    新鄉,一個600余萬人口的地級市,不僅盛產小麥,也盛產了一批重量級先進典型,縣一級的鄭永和,鄉鎮一級的吳金印,村一級的史來賀、裴春亮、張榮鎖、耿瑞先、史世領、范海濤,村民小組一級的劉志華等,成為當地層層涌現的先進群體的“寶塔尖”……這個堪稱奇跡的“新鄉先進群體現象”,引起全國的驚喜矚目。今年6月,中共中央組織部確定,“新鄉先進群體”教育基地與梁家河培訓學院等一起成為全國黨員教育培訓示範基地。

    “新鄉先進群體”的萌生,始於新中國成立之初率先在全國出名的史來賀;壯大則是在改革開放時期,隨著吳金印等人躋身全國先進典型,自然而然形成了老少接力、梯隊結構、優勢疊加、連片輻射的壯觀陣容。

    “新鄉先進群體”成員受到了歷任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關懷,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領導人親切接見,胡耀邦、江澤民、胡錦濤等領導人親臨視察;習近平總書記早前曾于2009年4月到新鄉視察,2013年8月又作出重要批示。同時,還有世界17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政要、專家前來訪問,全國各地參觀者絡繹不絕來此“紅色旅遊”。

    如此魅力超強的“新鄉先進群體”,就不是用一句“中國縮影”“河南縮影”就能簡單概括的,也不是依樣效倣就能批量生產的。人們不禁追問:這個先進群體為什麼出現于新鄉、而不是別的地方?紅旗為什麼幾十年不倒?“星雲團”的特殊成因是什麼?“新鄉先進群體”的獨有特質是什麼?“新鄉先進群體”是否可以複製……

    出彩的改革開放時代,出彩的“新鄉先進群體”,他們代表了河南人包容寬厚、大氣淳樸的內在品格,艱苦奮鬥、負重前行的實幹精神,敢闖新路、奮勇爭先的進取意識。這個紅色“星雲團”,必定有力推進中原更加出彩的宏偉事業。

    淵源——傳承基因,初心永

    水有源,樹有根,“新鄉先進群體”歸根結底是本土人文傳統的胎生產物。

    它源於一方淵源深厚的皇天后土。中國八大古都,河南獨佔其四,而古稱牧野的新鄉正處於洛陽、開封、安陽、鄭州四大古都的緊密環抱之中,四方距離都在一百公里左右。因此,它是一片飽浸了古典乳汁和道德精髓的膏腴之壤,天然地遺傳了宗法正統和家國情懷。

    它源於一片奇崛崢嶸的獨特原野,南有黃河橫流,北有太行高聳。而重大先進典型最集中的輝縣市、新鄉縣、衛輝市,恰是大河、大山、大平原轉折的砥礪之地,民風慷慨果敢,民性誠樸強韌,素有太行風骨和黃河胸襟。

    它源於一種愚公移山的精神基因。本土原產的愚公移山寓言教會了新鄉兒女:不求鬼神不信邪,人是命運主角;不耽幻想不空談,幹是硬道理。“新鄉先進群體”成員個個都是胼手胝足、淌汗滴血幹出來的。

    它源於一份窮則思變的地域使命。太行山區、黃河灘區的革命老區一窮二白,“新鄉先進群體”成員多是這裡的苦孩子出身,窮則思變,從低谷崛起,帶領廣大農民求翻身、爭價值、贏尊嚴、奔幸福。

    它源於一個八面來風的敏感地帶。古為兵家必爭之地、革故鼎新之所,當代更是黨和國家決策者的“試驗田”。1958年,毛澤東主席在新鄉縣七里營提出“人民公社好”的口號;1957年,周恩來總理囑託新鄉縣劉莊“高產再高產,給全國樹立個榜樣”;改革開放伊始,中共中央書記處就密切關注新鄉縣劉莊堅持集體經濟共同富裕的探索,連年彙報連年批示……身為時代標本的“新鄉先進群體”,必須時刻保持先進性,把先進進行到底。

    ■全國政協原副主席錢正英說:每到河南都聽群眾流傳一句話:“走遍河南山和水,至今懷念三書記”,即蘭考縣委書記焦裕祿、林縣縣委書記楊貴、輝縣縣委書記鄭永和。鄭永和1944年參加革命就在輝縣一帶打遊擊。1958年起先後任輝縣縣委副書記、第二書記,1967年主持縣委工作,1970年任縣委書記。

    “文化大革命”時,“全國大亂,輝縣大幹”這句話傳到了國務院會議上。輝縣三分平川七分山,光山禿嶺幹河灘,群眾缺吃少穿。鄭永和帶領輝縣人民艱苦奮戰,修整土地16萬畝,造田2.5萬畝,水澆地由36萬畝增至64萬畝;全縣糧食總產由2億斤增至6.8億斤;建起水庫、電灌站、截流壩、水渠、渡槽灌溉網;大部分地區通水、通路、通電,並興辦了化肥廠、水泥廠、炸藥廠、發電廠、軸承廠、機械廠、修配廠等骨幹企業。周恩來總理誇獎:輝縣人民幹得好,輝縣人民在前進!鄭永和被譽為“縣委書記的模範代表”。

    ■當了50年村支書的史來賀,是新鄉縣七里營鎮劉莊村原黨委書記、村委會主任、農工商聯合總公司總經理,曾任新鄉縣委副書記、新鄉地委書記、新鄉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他與雷鋒、焦裕祿、王進喜、錢學森一起被中共中央組織部譽為“新中國成立以來在群眾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產黨員的優秀代表”。1979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代表8億農民宣讀建設農業現代化倡議書。

    被稱為“農民政治家”的史來賀,是“新鄉先進群體”的靈魂人物,具有極強的示範意義。這個長工的兒子苦水堛w大,新中國一成立就當民兵隊長,1952年成為全國民兵英雄,擔任劉莊村支書。他之所以對共產黨忠誠,是因為共產黨對老百姓好,為勞苦大眾謀幸福;他之所以為勞苦大眾獻身,是為了讓老百姓相信共產黨,跟共產黨走。這一份初心,使他的政治志向至大至純至堅至剛——這也正是“新鄉先進群體”共同的初心。

    他一路穿越土改、合作化、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時代。曾經齊頭並肩的農村知名典型,一時有人飛黃騰達,一時有人黯淡寂滅,一時有人飲罪落馬,而他善始善終,以一貫先進而著稱,以與時俱進而享譽,直至73歲畫上圓滿句號。他留下的遺產,就是劉莊這一座沒有圍椌犖諯垂隻嚏A核心是“五個堅持”:堅持共產黨領導,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發展集體經濟,堅持合理差別共同富裕,堅持改革發展成果由人民共用。

    ■衛輝市唐莊鎮黨委書記吳金印,在鄉鎮黨委書記崗位上奮鬥50年,被譽為“鄉鎮黨委書記的榜樣”。任新鄉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曾任新鄉市委副書記。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宣傳部聯合下發《關於開展向吳金印同志學習活動的通知》,省委向他授予“焦裕祿式好幹部”稱號。

    他1968年開始鄉鎮黨委書記的生涯。當年同事有的升任地市級領導,有的進了省級機關,他卻多次放棄組織上調他到上級機關工作的機會。走一路,幹一路;走一路,富一路;走進哪個鄉鎮,哪個鄉鎮改變山川面貌;走進哪個村莊,哪個村莊百姓歡聲笑語,留下了“一方金印在民心”的烙印。

    他給百姓留下了更大更滿的糧囤,成為“造地書記”。在獅豹頭公社工地一住8年,帶領群眾打通6個山洞,築85道大壩,建25座水庫和蓄水池,架8座公路大橋,造良田2400畝,植樹20多萬株。1987年到唐莊鄉,又帶領機關幹部和群眾在後山溝、十里溝、金門溝造地2000多畝,600萬個魚鱗坑的樹苗栽遍西山北山,還利用南水北調工程余土墊出良田1810畝。總共造地1.5萬畝、整理土地1萬餘畝,完成的是“全國標準最高的梯田工程”。

    ■新鄉縣小冀鎮京華社區黨委書記、河南省京華實業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劉志華,是“新鄉先進群體”中的女性代表。任新鄉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位列“中國十大女傑”。

    1972年,20歲的高中畢業生劉志華毛遂自薦,在娘家小冀公社東街生產大隊第五生產隊當隊長。隊堸ㄓF耕地只有一處荒坑、3間草房、4頭瘦牛、一輛破大車、8000元外債。她帶領村民科學種田,四處收茅廁糞和廢氨水澆地,千方百計解決群眾溫飽問題……她放棄了隨夫進北京的機會,把北京大學畢業的丈夫也留在村媟瞴巫U問助理”。

    土地“大包乾”時,一群身單力薄的貧困村民“哭諫”:“志華,你還領著俺們這些沒成色人幹吧!”她捨棄自家致富的有利條件,帶領一群“沒成色人”創業。因為操勞過度暈倒,在家媟m救,幾位老太太情急之下大老遠請來神甫祈禱。神甫也被感動了:我知道這裡的人不相信上帝,但我要來親眼看看,看看一個共產黨員怎麼贏得了人們這樣的愛戴!如今在“鄉村都市”堙A當年的“沒成色人”過上了免費享受住房、上學、養老、糧油、水電、暖氣的幸福生活。

    ■人稱“新愚公”的張榮鎖,是輝縣市上八里鎮回龍村黨總支書記,任輝縣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入選“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中共中央組織部、中共中央宣傳部等作出“關於開展向新時期農村黨支部書記的優秀代表張榮鎖學習活動的決定”。

    回龍村海拔1570米的“老爺頂”,將村子一分為二,崖上5個自然村300多位村民艱難困苦,僅靠崖壁一條“老爺天梯”爬上爬下,18人送命,一位產婦連胎兒死在路上。退伍軍人張榮鎖37歲回鄉當村支書,1997年冬帶領黨員和民兵向“老爺天梯”宣戰。開公路隧道,求助技術部門要花16萬元,他向戰友學習測繪技術,用粗繩把自己吊下百丈懸崖,九死一生測量鑿洞位置和隧道坡度。築路隊“四百壯士”犧牲了3名黨員和民兵,過了兩年多“野人”生活,憑著土豆加鋼釬,投工15萬個,動土石方30萬立方米,在大山肚皮上鑿出9公里挂壁公路和1公里青峰關S形隧道,架起78根電線桿,“老爺天梯”變成通天路,崖上鄉親過上了好日子。

    ■輝縣市張村鄉裴寨社區黨總支書記、裴寨村支書兼村委會主任、河南春江集團董事長裴春亮,任第十屆河南省委候補委員。被評為“全國最美村官”“中國十大傑出青年”。省委、省政府作出“關於在全省開展向裴春亮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

    裴春亮是個“70後”窮孩子,父親去世連棺材都買不起,是鄉親們接濟安葬。他13歲輟學謀生,到北京闖蕩賺了第一桶金,挖礦辦廠開酒店成為工商界成功人士。老家裴寨宗族內鬥,村主任兩屆空缺,老支書拉上幾十位父老鄉親進城勸他參選村委會主任。他2005年當選村委會主任,2010年任村支書兼村委會主任,帶領村領導班子宣誓:“鄉親們不富誓不休!”今年,裴寨村已成為全國黨員教育培訓示範基地的現場教學點,上半年前來紅色旅遊的已超6萬人,每天7位講解員都忙不開。

    裴寨《缺水山區的通水夢》上了央視“新聞聯播”,裴春亮成了挖“水”不止的“愚公”。他2006年出資80多萬元請鑽井隊,結果杯水車薪;2007年出資860萬元建提灌蓄水池,只能抗旱應急;2010年總投資6300萬元建裴寨水庫,他個人兜底5100萬元資金缺口,80萬立方米的水庫4年完工,可滋潤周邊3萬多百姓、2萬多畝耕地。

    ■河南孟電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總經理范海濤,在輝縣市委領導的動員下,2008年兼任家鄉南李莊村支書。他的父親范清榮、母親顧族榮先後當過村支書,留下好口碑,他繼承優良傳統,並把現代企業家的境界帶進鄉村。

    為了輝縣不再是“灰縣”,孟電集團2003年不惜損失上億元,關停3條立窯水泥生產線。2007年損失10億元爆破拆除全部8台小火電機組,重建2台30萬千瓦熱電機組,並安置1000多名失崗職工。在央視直播的爆破現場,時任國家能源局局長說:“全國爆破拆除小火電,孟電人覺悟最高,損失最大,配合最好。沒有家國情懷,沒有社會責任感,做不到!”

    孟電集團黨委被評為民營企業“全國基層先進黨組織”。范海濤2011年作為全國勞模代表,參加了天安門廣場向人民英雄紀念碑敬獻花籃儀式。

    特質——頑強精進,久久為功

    習近平總書記早前曾于2009年4月3日視察新鄉縣劉莊,握著村黨委書記史世領的手說:“你父親的名字,我很熟悉,他的事跡我也很熟悉。一個50年代的老典型,不斷地與時俱進,使我產生了很濃厚的興趣,要研究怎麼做到的與時俱進。老支書的楷模作用,這次來看一看,我也是慕名已久,了卻心願啊!”

    這也是世人都感興趣的問題——為什麼在新鄉,一面紅旗飄揚50年不倒?為什麼在新鄉,又有更多紅旗飄揚,風展紅旗如畫?

    2016年3月30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趙樂際在新鄉調研時說:“新鄉先進群體”,是個寶貴財富。共同的一點就是,都有一個好的黨組織,都有一個好的帶頭人。吳金印當年以史來賀為榜樣,裴春亮又以吳金印為榜樣,這裡面有個傳承。

    曾于1990年10月22日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怎樣當好農村黨支部書記》的史來賀,用一套完整而深邃的實踐經驗體系,為中國村支書留下了一種生存發展之道、為人處世之道、安身立命之道,使之可學、可循、可操作、可傚法。他身邊的“新鄉先進群體”成員之間,更有著天然的趨同,他們互相領悟、吸引、參照、效倣、競爭、激勵、督促、團結、凝聚,以長期保持高度一致的世界觀、價值觀、信仰、理念、意志、作風,形成了共同的成長規律,一個接一個,一代接一代,屢試屢驗,屢戰屢勝。

    跟黨走,與群眾近,能幹事,乾淨,是社會上下對“新鄉先進群體”最簡潔直白的總體概括。具體可以歸納為:

    信仰——一心一意跟黨走,踐行宗旨不動搖;道路——認準集體致富路,扶貧濟弱求大同;作風——堅守鄉村不挪窩,踏石留痕敢擔當;意志——風浪自有主心骨,實事求是不折騰;謀略——創新思維辦實業,與時俱進大跨越;品格——廉潔克己守清正,引領鄉村新風尚。

    而在這些共同特性之中,處處貫穿著一個俗語——“死磕”。“咬定青山不放鬆”的“新鄉先進群體”,一向敢於、善於、精於與任何艱難險阻“死磕”。

    這符合他們的性格。中國的命運離不開農村、農業、農民,在農業大省河南更是如此,“新鄉先進群體”看準這一點,勇擔使命,穩紮穩打。儘管進城、提幹、升遷等機遇屢屢找上門來,但他們幾乎如出一轍地“戀家”,大多數是土生土長,堅守家鄉不挪窩;少數在外事業有成後,又歸鄉反哺造福鄉親。當然,選擇鄉村就等於選擇了吃苦受累,而這恰恰是愚公後代們最不膽怯的挑戰。他們的發展路徑基本一致,主攻對像是窮山惡水,主攻方向是脫貧致富,往往徑直從最大的民生難點切入,不惜用最原始的工具和方法,以血肉之軀抗衡強暴的大自然。不投機,不取巧,不搞形象面子工程,不尚空談,心無旁騖,實打實,硬碰硬,沒有短期行為,都是長線壯舉,完成了一些震驚世人的大手筆。所以,當舉國實施精準扶貧之時,他們早已先行一步,走在了全省乃至全國的前列。

    這也出於他們的睿智。史來賀畢生總結出了“兩個一”和“三個關係”:“一切從當地的實際出發,一切從維護和發展當地百姓的利益出發。”“正確處理三個關係:一是中央路線方針政策與本村實際的關係,二是對上級負責與對群眾負責的關係,三是有主心骨與不斷創新的關係。”這也成為“新鄉先進群體”的共同信條。所以,在正確的政績觀和義利觀之下,他們看得透,走得遠,實事求是,講究策略,防範被變幻的時局插上一時的政治標簽,既不颳風,也不跟風,有痦ㄐA有琱腄C即使遭遇打壓,也有主見,有定力,不迷失奮鬥宗旨,不偏離發展方向。在城市、鄉村、政壇、市場之間,既謹慎從事,又遊刃有餘,營造出了生存發展的理想狀態。同時,他們始終以社會主角的自覺意識,代表廣大基層民意參政議政,在政治舞臺上發揮著積極作用。

    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抓農業,八九十年代抓工業,二十一世紀以來抓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農業現代化“三化”協調發展,“新鄉先進群體”始終代表鄉村先進生產力,哪一步都不停下來、也停不下來。尤其在改革開放時代,幹事創業的優秀潛質更加爆發,所在鄉村都是當地的經濟熱點區域,開展如火如荼的明爭暗賽,解放思想,與時俱進,大志向、大謀略、大動作、大成就,踢騰出了廣闊的發展空間。他們的既定目標,是成為具有巨大經濟實體分量的綜合先進典型。

    ■一個人,一個村莊,1.5平方公里,50年,這是史來賀的主動選擇。上級1953年調他當國家幹部,1957年破格提拔他當專區農業局長,他都謝絕了。1965年接受任命進城任新鄉縣委副書記,還兼任劉莊生產大隊支書,不久“文化大革命”動亂,他被打成“黑勞模”“走資派”遊街挨鬥,深夜騎上自行車帶著行李永遠回了劉莊。1977年以後先後任新鄉地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都在劉莊辦公。

    在電視劇《巍巍崑崙》中,看到毛主席揮毫寫下“永遠站在勞苦大眾一邊”,他忽騰站起來,熱淚盈眶迸出一句:“毛主席啊,最了解中國國情,最了解農民!”他說:“如果農民一直過不上幸福生活,那就是咱共產黨沒本事!”他和兩個兒子如果單幹定能輕鬆致富,他卻說:“個人富了,大多數人還窮,吃飯不香,躺在床上也睡不好覺呀。集體搞好了,群眾富了,個人也就富在其中了。”

    “方圓十里鄉,最窮數劉莊。”他帶領劉莊人苦幹20年,憑著鐵锨荊筐獨輪車,把碎成700多塊的1900畝耕地平整成了四大方豐產田,率先實現畝產超噸糧、超雙百斤棉。其間劉莊集體經濟渡過了四次險關:

    1956年,颳起“小社並大社”之風,區堭N8個村30多個初級社合併為夏莊高級社,提名他當社長。他卻棄大求小,堅持劉莊“一村一社”。夏莊高級社一年解體,劉莊保住了羽翼未豐的集體經濟。

    1961年,農村推行“三級所有,隊為基礎”,從生產大隊核算退為生產隊核算,他又棄小求大,堅持以大隊為基礎,並向在七里營公社蹲點的譚震林副總理彙報,劉莊作為“不退”典型上報中央獲得肯定。

    “文化大革命”時,鄭州、焦作、新鄉的紅衛兵到劉莊“點火”,村堻y反派貼史來賀的大字報。他力挽狂瀾宣佈:“劉莊絕不能亂,今後寫大字報的,自己買紙買筆;外出串聯的,生產隊不記工分、不給盤纏。”儘管他被當作“唯生產力”代表革出了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之列,劉莊卻拉開了發展工副業的序幕,並蓋起了集體新村。他說:“牌子、名聲不值一個錢,能給群眾辦幾件好事,比啥都值錢。”

    改革開放之初推行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各級領導一撥一撥到劉莊敦促勸告分地。按當時的思維定勢,誰不分地就是對抗中央。天大壓力之下,這是最艱難的一次抉擇。劉莊已基本實現農業機械化、水利化,工林牧副佔總收入的70%,2/3以上勞力轉移到了第二、第三產業,村民收入穩步增長,出現了闊步前進的勢頭。群眾大會上,史來賀把中央文件200多字的一段話背了出來:“應從實際需要和實際情況出發,允許有多种經營形式、多種勞動組織、多種計酬辦法同時存在”,“不可拘泥于一種模式,搞一刀切”。結果除了兩戶單幹,全村300多戶達成共識“不分”。劉莊成立農工商聯合社,很快成為河南第一個“小康村”。

    連劉莊小孩子都記得村東北角那一眼亮燈的窗戶,村民們說:一年365夜,俺們全村都睡了,只有老史成夜成夜不睡為俺們操心。他坐鄉下而觀天下,以高度的政治智慧審時度勢,以豐富的社會經驗洞幽燭微,使盲目的“一刀切”總在劉莊切不下去,集體經濟免去折騰、未傷元氣、沒走彎路。他深知,劉莊這面紅旗,不進則退,退則必倒,因此所有思考都是為了與時俱進,使劉莊始終走在全國農村前列。

    上世紀80年代初,劉莊一度追趕潮流,腐竹廠、啤酒廠、食品廠、纖維板廠、化工廠、高級衛生紙廠盲目上馬虧損。1984年,時任國務院副總理萬里給史來賀回信,鼓勵“劉莊農民儘快地富裕起來,對廣大農民是個有力的鼓舞”。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姚依林考察劉莊時說:“老史啊,你這個經濟實體實力雄厚,要辦就辦大企業,小企業讓給周圍村子去辦。”

    史來賀心胸豁然開朗:“創大業,作大難;創小業,作小難;不創業,窮作難。”劉莊瞄準高科技生物醫藥大企業,村集體出資加上村民集資共460萬元,河南新鄉華星藥廠1986年投產。可農民上崗沒經驗,10噸大罐染菌倒掉一罐就是2萬多元,急得車間主任號啕大哭。史來賀這個只讀過私塾和掃盲班的泥腿子,天天戴著老花鏡啃專業知識,床頭書堆埵鹵繲ЦョB栽培學、氣象學,也有馬列政治、管理科學、《孫子兵法》。1988年他又提議投資1700萬元上藥廠二期工程,村民中阻力很大,他就與全村300多戶每家簽訂“不平等條約”,賺了全歸集體,賠了他個人承擔。從此在劉莊900畝工業園區堙A華星藥廠健步如飛,7年上了四期工程。到他病逝時,藥廠已成全國最大的肌苷生產廠家之一,青黴素原料藥年產量居全國第三,出口創匯居全國同行業第一,年產值佔全村總產值80%以上。

    2003年4月23日,肺疾醫治無效的史來賀,臨終把呼吸機的金屬插管咬得格格響,直至咬扁。大兒子史世領捧著他的臉,淚如雨下:“爸,你要交代的事我知道了,我一件一件對你說……”那是他反復交代的三件大事,一是到2005年,實現華星藥廠青黴素原料藥萬噸產量,劉莊實現年產值10億元以上,上繳稅金達1億元;二是建好400套村民別墅;三是劉莊建成現代化農村還有一段路要走。聽兒子講完,他溘然長逝。

    ■新鄉縣劉莊村黨委書記、村委會主任史世領,在父親史來賀去世後,經劉莊全體黨員直選,以全票當選繼任村黨委書記。

    他曾就讀鄭州工學院電機係。1985年劉莊籌辦華星藥廠,從外地請來一位工程師,人家先要5萬元裝修家居,又要抽取前3年利潤10%。他父親一氣之下,將正要考研的他火速召回劉莊,趕鴨子上架逼他搞設計。他擔任華星藥廠第一任廠長,帶出了一支頗有實力的技術隊伍,把企業命脈攥在了劉莊人手心堙C

    他接任的“後史來賀時代”,科技創新味兒更濃,形成了以農業為基礎、以高科技產業為先導、配套發展的新格局。華星藥廠成為全國最大的肌苷和抗生素、維生素、氨基酸原料藥生產基地之一,出口總量居全國同行業前列。劉莊與軍科院、中科院等科研院所聯合成立生物、化學研發中心;又與沿海企業合辦國內最大的抗生素藥品企業河南綠園藥業有限公司,產生多項專利,自主研發的十幾個高科技產品出口國外。目前劉莊轉型處於重要節點,正在探索經濟體制、管理機制、“三產”融合等革新。史世領帶領村幹部走出去學習取經,在河北武安白沙村等先進單位深受啟發,正努力增強劉莊的核心產品競爭力,使群眾享受更多改革創新的紅利。

    ■吳金印說:“喪失機遇就是罪人。”他以現代企業家的氣魄,成立了唐莊工業園。栽下梧桐樹,翩翩鳳凰來,世界500強、全國500強和上市企業共40多家,扎堆兒到唐莊鎮來了,形成了糧食深加工、礦產開發、產品包裝等產業鏈。其中比利時的全球啤酒“航母”百威英博,2010年到我國中部投資建廠,唐莊鎮本不在考察之列,吳金印與市、縣領導趕赴百威英博上海總部,在推介投資環境和前景優勢後,遞上了從唐莊帶來的4種水樣,請化驗是否適合生產啤酒。對方十分驚訝,他們跑遍世界各地還從沒收到過水樣,吳金印的拳拳誠意打動了他們,投資27億元、年產啤酒100萬噸的項目落戶唐莊鎮。土生土長的企業“銀金達”,從江浙引進專家團隊,高科技生產無毒可降解塑膠薄膜,目前已是全國同行業老大,產品出口20多個國家和地區,年產值近20億元,2020年可望達到60億元。

    唐莊鎮還在打造文化旅遊小鎮、航空小鎮、光伏小鎮。唐莊機場獲批為通用機場,已收到關於航空學院、航空製造、航空裝備一條街等合作意向;農村社區別墅開髮屋頂太陽能發電,每戶120平方米年收入700元,企業和政府也受益;一年一度的“中國衛輝唐莊桃花節”已舉辦20多屆,16000畝桃園吸引國內外遊客和果商紛至遝來。在全鎮“一村一品”的競賽中,有的機器人企業已投產,有的楸樹基地育苗已供不應求。

    吳金印設想到2020年,唐莊鎮力爭實現工業產值100億元以上,納稅10億元以上,鎮公共財政預算收入2億元以上,農民人均純收入2萬元以上。

    ■鳳泉區耿黃鄉耿莊村黨委書記兼村委會主任耿瑞先,任鳳泉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委組織部、省委宣傳部、省軍區政治部聯合作出“開展向新鄉市耿莊村黨支部學習活動的決定”。

    他參軍4年以代理排長退伍務工經商。到1995年,耿莊集體賬面只剩700元,卻欠外債168萬元,人均年收入不足600元;村領導班子近乎癱瘓,幹群關繫緊張,村支書家中16歲女兒被炸死,村民把集體3000棵樹一夜砍光……26歲的耿瑞先看不下去了,不顧父親勸阻,向耿黃鄉黨委遞交自薦信,當選村支書兼村委會主任。村黨支部9名成員中有8名退伍兵,平均31歲。

    他們熱情創業,與毗鄰的白鷺化纖集團商談辦二氧化硫廠。耿瑞先傾盡家11萬元老底兒,戰友們湊足100萬元。誰料廠子剛開工,就因屬於污染型企業被關停了。年輕人痛定思痛,創新思維,在耿莊唯一資源——土地上做文章。耿莊距新鄉市區僅10公里,城市規劃道路穿村而過,他們以土地使用權入股。外部合作開發農村房地產;內部成立耿莊集團、耿莊土地資源股份公司,村民人人擁有村辦企業股份。同時開發800畝廢棄的坑塘荒坡,以高效農業、綠色生態為特色,建起了集遊覽、娛樂、休閒于一體的大型度假園區,那年“十一”黃金周開園就收入33萬元。耿莊成了“新鄉後花園”,僅元宵觀燈門票就收入50多萬元……如今,股份分紅、勞務收入、第三產業收入構成村民穩定的收入來源。性格沉穩的耿瑞先說:我會徐徐地把耿莊村做得更強更大。

    ■裴寨原是吃救濟的省級貧困村,村民大多住窯洞土坯房。裴春亮個人捐資3000萬元,無償贈送鄉親們一個集廣場、住宅樓、辦公樓、小學、幼兒園、衛生所、超市于一體的裴寨新村。村民搬進160套聯排雙層樓房,而且每戶都有了裴春亮請市房管部門專門頒發的房產證。

    他一上任就飆出了超常速度:蓋新村,鑽深井,成立春江集團,建商業街、水泥廠、蔬菜大棚、花卉基地、裴寨水庫,興建的77平方公里寶泉風景區成為旅遊熱點,與廣東企業聯辦的珠江村鎮銀行已開三四家門店,跨境電商去年“雙11”線上線下賣出26萬元土特產。

    2010年,張村鄉總共24個行政村、99個自然村,有23個行政村、97個自然村遷入裴寨社區,裴春亮任裴寨社區黨總支書記。社區居民由原來裴寨村不足600人猛增至1.5萬人,他帶領幹部群眾制定規劃:以一條穿村公路為中心,形成西側工業、東側高效農業、路中商業的產業格局,讓社區居民“在路西當工人,在路東當農民,在商業街當商人,在春江集團當主人,在社區當城堣H”。如今,農業種植、蔬菜花卉大棚、水泥企業、水力發電、跨境電商、旅遊、金融等多元經濟蓬勃發展,社區居民2017年人均收入達1.3萬元。

    ■1981年早春,劉志華抱著孩子闖北京,直奔公用電話亭,找到崇文門菜市場、朝陽區副食品採購站,送上的腐竹樣品每斤比流行價貴三四角錢,居然一路“綠燈”!京華腐竹一度佔到北京市場80%的份額,還登上中南海、人民大會堂的禮品專櫃。村民小組又辦罐頭廠、豆漿晶廠、日用化工廠、紙箱廠、機械廠,1984年成立河南省京華實業公司。後來創辦有色金屬深加工的鎂業公司,精細鎂粉生產線年產超萬噸,成為出口創匯的全國主要鎂業基地之一。

    劉志華牢牢抓住小冀鎮這一塊通衢寶地,這個繁華的集鎮曾是新鄉縣政府所在地,常住數萬人口。她1985年捷足先登,辟出40畝地建集貿市場,門市攤位倉庫出租一年收入30萬元。90年代初又建4A級京華園,成為全國農民旅遊示範點,後免費開放。周邊的賓館、礦泉療養院、影院、建材市場成了“搖錢樹”。

    2010年,京華實業公司連同它所在的東街村,擴展為京華社區,年近七旬的劉志華當選社區黨委書記兼居委會主任。社區建起了配套齊全的每戶150平方米高層住宅,還為職工和居民提供經濟適用房。

    ■張榮鎖退伍後掙了百萬家產,曾是上八里鎮的富翁老闆。擔任村支書後,為了鑿通挂壁公路,他豁出了性命,也豁出了錢財。工程進行到節骨眼上,村集體資金和300多萬元貸款用完了,炸藥沒了,糧食沒了,吃鹽的錢都沒了。他將自家存摺上的72萬元一分不剩拿出來,沒多久又用光了。他8萬元賣掉了價值30多萬元的新房子和本田轎車,10萬元賣掉了價值30多萬元的心愛的石材廠。村民們也紛紛拿出自家存款。有人問張榮鎖會不會後悔,他說:“部隊經歷告訴我,越是困難的時候越要堅持。修路彈盡糧絕的時候,我不做出犧牲,誰做出犧牲?把錢用在鄉親們急需的地方,值!”鄉親們以隆重儀式為他立了一座碑,他把碑推倒了。

    如今,回龍村已是省級風景名勝區,打造了紅色旅遊、生態旅遊線路,架起了觀光索道,挂壁公路成為最吸引人的景點。社區還配備了標準化寄宿制小學、衛生室、敬老院、文化廣場等,被評為全國文明村。

    ■鄭永和1985年從河南省委副書記任上離休,直至2007年逝世前,組織近百人的輝縣市老幹部服務隊,自帶乾糧進山,為百姓治蟲、鋪路、挖渠、修水庫,並栽培果樹6萬株,雨季造林11.8萬株。輝縣百姓把“人民永和”4個大字刻在高高的太行石壁上,至今流傳一句話:“拿起白麵饃,想起鄭永和;拿起人民幣,想起鄭書記。”

    根基——人民至上,傾情奉獻

    吳金印坦言:“‘新鄉先進群體’如果說有什麼‘秘密武器’,就是依靠群眾。”“新鄉先進群體”不是包裝出來的,而是從群眾中走出來的,是幹出來的。人民群眾是豐沛的生命源泉,是堅強的精神靠山,是深厚的靈魂根基,與當地百姓連心連肝的“新鄉先進群體”,正是恩格斯所說的“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現實版。而新鄉這一方熱土,具備了一個典型環境所有的優質要素,成就了土厚、水豐、肥足、光照多、氣候好的“大田”長勢。

    “新鄉先進群體”深刻認識了群眾的力量,也充分借重了群眾的力量,因而特別有幹勁,特別有後勁,特別有長勁。闖過大風大浪的親身閱歷告訴他們,什麼靠得住,什麼靠不住,誰最公正,誰最厚道。所以他們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對當地群眾的鄉評口碑,非常在意,極其重視,十分珍惜。

    “新鄉先進群體”每個典型的出現和成長,都得力於百姓的一步步鑒定和抉擇,得力於群眾的一次次認可和推舉。尤其那些“村官”,都由村民直接票選而上任或連任。百姓心中有桿秤,群眾眼睛是雪亮的,所以,“新鄉先進群體”的群眾路線走得珍重、慎重、穩重。在與人民群眾的關係處理上,一直保持高度的警醒,只有戒驕戒躁的糾錯,沒有居高臨下的犯險。整個群體都像史來賀一樣,不唯官,不唯上,唯獨對群眾有“兩怕”:一怕在群眾中孤立,二怕在群眾中孤獨。

    他們敬畏人民,人民擁戴他們;他們信賴人民,人民追隨他們;他們鍾情於人民,人民愛護他們;他們奉獻於人民,人民回報他們。

    “新鄉先進群體”心中最大的政治,就是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而他們心中的“人民”,當然包括貧困百姓和弱勢群眾。在社會主義新農村,不願看到貧富懸殊,憎惡兩極分化,他們堅持走出一條發展集體經濟、農民共同富裕之路。為父老鄉親奉獻一片幸福樂土,是他們的生存意義,也是他們的生存意志。

    如果為“新鄉先進群體”塑像,應該是一群高擎精神火炬的領跑者。他們從一開始,就不是以經濟暴發戶的面目出現,而是以先進文化的代表這一股“精氣神兒”走上社會舞臺。最令世人折服的,也最令世人不解的,是他們大公無私徹底奉獻的程度。他們自覺、自省、自律,把黨性原則舉在頭頂,把群眾利益放在心上,把權力烏紗拎在手堙A把貪腐陋習踩在腳下,既是基層黨組織帶頭人,也是新時代鄉村賢達,以自身為鏡鑒,以自身為楷模,樹立了道德新範式,創造了鄉村新文化。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永葆先進典型的生命活力,為了確保親手開創的基業長治久安。他們深謀遠慮,營造風清氣正的“小氣候”,培養薪火相傳的接班人,不惜下慢功夫、深功夫,直至在新農村日常生活中形成“全覆蓋”“長覆蓋”。當村莊變為社區和工廠企業,當農民變為居民和藍領白領,他們的思想教育也及時跟進,保持持久的先進性,保持強勁的領跑力。

    ■史來賀46歲時,在連夜蓋新村的工地上突發心肌梗死,送鄭州搶救。外面謠傳他死了,村堣@位老人聞訊病倒。他病癒後看望老人,老人叮囑:“可得愛惜身子骨啊,全村人靠你撐旗哩。”一個人撐旗能撐多久?史來賀為此深謀遠慮。他總結:“我一生就幹了兩件事,把群眾帶到富路上,把群眾帶到正路上。”

    他每夜入睡前,都對全村300多戶“過電影”。村民說:“在咱村是集體致富,不漏一家。全村誰家日子不能過了,老史都過去拉一把。特別是對困難戶格外看得重,最牽掛病人、老人、孤兒寡母、殘疾人。”同時劉莊“一村幫帶13村”,把周邊新鄉縣、修武縣、原陽縣的13個貧困村,也帶入了中等水準甚至先進行列。

    長期超重負荷,耗空了史來賀的體力。老人們喊著他的名字依靠他,其實他也是老人了;病人們拉著他的手指望他,其實他也是病人了。他常掏出救心丸送給需要的人,自己卻病到最後還不讓人服侍……每天傍晚的下班路上,他隨處揀個馬路牙子脫了布鞋墊著坐下,男女老少偎過來,說說笑笑一片融洽。他問問老人,逗逗孩子,見了男娃喊小名,見了閨女喊妞,全村1600多口人至少能叫出1000個名字。夕陽下,晚霞堙A那是他最踏實最幸福的時光。

    他時刻警惕一些農村先進典型蛻化變質的前車之鑒,防止個人威望形成“一言堂”,越到晚年越注重民主,大事都交群眾大會討論。對接班人問題態度更加鮮明:劉莊產生幹部不能個人指定,要集體培養、大家選舉,誰能讓群眾生活富裕,誰能讓集體經濟壯大,就選舉誰。

    劉莊家大業大,史來賀卻50年不批錢、不簽單。他從1965年起,先後由新鄉縣委、新鄉地委發工資,起初工資比勞力工分收入高,他一連12年向村堨璊u資,按勞力平均水準拿工分;後來勞力收入超過工資,他又退出工分拿工資。連回村的退休幹部、教師都享受的公共福利,他也一點不要。但兒子在廠媕H手撿了一根舊鐵管修童車,他就讓兒子給村堨I錢。村堳堬臚@代新村,他最後搬進去;建第三代別墅,他家又是最後入住,可他沒能等到那一天,村民們哭著懇求:讓老書記的靈柩在別墅堸惜@停吧。

    他去世後,幫忙整理遺物的人直掉眼淚,在全村最簡陋的這個家堙A最值錢的是新飛冰箱、18英寸彩電,連個衣櫃都沒有。他的遺物只有舊草帽、老花鏡、放大鏡、計算器、手錶、小收音機、對講機、筆記本。村民們說:“咱劉莊一千多口人,誰都沒有虧,只虧了一個人,史來賀呀!”他說過:“共產黨員只能為黨增光,不能以權沾光,不怕吃虧,才能‘說話有人聽,號召有人應’。”

    他去世正值“非典”猖獗之際,疫情危急路斷人稀,噩耗沒有公佈。出殯那天,覆蓋黨旗的靈車在劉莊緩緩走了最後一圈,男女老幼在路邊慟哭,工廠職工們趴在車間窗口流淚揮手。去殯儀館沿途經過七里營、小冀鎮、翟坡村和新鄉市郊的一二十個村莊,佇立路邊送他最後一程的人成千上萬……

    ■吳金印的總結與史來賀一樣:“把群眾帶到富路上,把幹部帶到正路上,是我一輩子的使命。”衛輝市唐莊鄉鎮幹部學院,已被確定為“新鄉先進群體”教育基地分部。

    吳金印經常比喻:“活魚水中游,死魚水上漂。”他帶領幹部長年堅持“四同”:一是同住,駐村要住到軍烈屬、五保戶、殘疾人、困難戶家堙A管工業的住工廠,管項目的住工地;二是同吃,吃派飯群眾吃啥就吃啥;三是同勞動,每人自備勞動工具與群眾一起幹活;四是同商量,重大事情、重大開支由村民集體商量決定。如果村民的思想工作做不通,他不批評,不講大道理,就住進這些村民家堿D水、掃地,用默默的真誠感化他們。

    吳金印到農戶家吃派飯,不僅按規矩付錢,而且每次先往飯鍋媮@,如果鍋堣騆J媯},就把碗堛滬辿^鍋堙F遇到主人準備了肉菜,他扭頭就走。他常幫一對五保老人挑水,老兩口聽說他要來吃派飯,高興得把老母雞燉了端上桌。吳金印說:“你們先吃吧,我出去一下。”老人左等右等出門尋找,發現他正蹲在別人家門口喝紅薯稀飯呢,老兩口站在他面前哭著不走,他也哭了:“老人家心意我領了,可我是幹部,不能搞特殊啊!”

    他到沙掌村蹲點,住進五保老人武忠家,床挨床陪伴一年多,幫忙挑水、掃地、烘火、喂藥、洗衣服。他問老人走路怎麼一瘸一拐,老人推說沒事兒,他扳起老人的腳,發現腳指甲剜進了肉堙A馬上燒熱水給老人泡腳,又用小刀輕輕修剪趾甲……老人逢人便說:就是親兒子也不一定這麼親。

    唐莊鎮推行田園式城鎮化,農村社區通了水電天然氣,學校、幼兒園、敬老院、醫院、超市、文化大院、休閒廣場應有盡有。村民社保每月80元、醫保每年180元,全由鎮政府出錢;而且學生考上大學資助3000元,考上名牌大學資助5000元。居民有活幹、有錢賺,山堣H過上了城堣H的生活。

    鄉親們為吳金印立功德碑,立一座被他撤一座,立幾處被他撤幾處。後來趁他出差,羊灣村鄉親們把“吳公山”三個大字鑿刻在了西山景區最高的崖壁上。吳金印回來後命令馬上鑿掉,鄉親們只好把“吳公山”改成了“唐公山”。

    ■劉志華把提升農民素質放在第一位。村民人人參與對發展規劃、決算計劃、規章制度的討論。村民和職工可以免費上京華實業公司自辦的大專班,有培養前途的送往大學深造。全村43%的人取得了高、中、初級職稱。教育園區有可容納5000名學生的高中、初中和設備一流的小學、幼兒園。社區有圖書館、健身房,每天清晨做集體廣播體操,每年舉辦村民普通話大賽、歌齯魌氶B技能比賽、體育運動會,逢年過節自編自演文藝節目,併為每戶農家訂了《民主與法制》《家教指南》《大眾健康》《農家女百事通》等雜誌。

    ■裴春亮說:“人吃飽了吃好了,還有個精神生活豐富的問題。幸福要靠奮鬥、靠信仰。”他記得上小學時,在學校聽老師講《岳飛傳》精忠報國故事,回家聽廣播講史來賀事跡,後來知道了鄭永和,結識了吳金印、劉志華、張榮鎖等,現在自己也成為這樣的人,像他們一樣,多為沒能耐人著想,鄉親之事知無不辦、不幹不安。他的管理理念,就是進村馬路中央的大幅標語“情、德、法治村”,就是村口牌樓對聯“重莫如國,棟莫如德”。曾經鬧得烏煙瘴氣的村子堙A宗族紛爭平息了,民事調解員失業了,村民都以裴寨人為榮。

    他以扶貧為己任,胸襟越來越廣闊。2016年,他到60公里外的輝縣市薄壁鎮徒步旅遊,偶見深山鄉親連100元人民幣都不認識,極度閉塞貧困,於是慷慨捐資8000萬元,在薄壁鎮無償建起了寶泉花園社區,目前已有104戶村民下山住進了社區兩層樓房,到2019年457戶1700余人將全部入住。他還希望通過裴寨村在新鄉境內辦的企業和風景區,帶動太行山新鄉段的十幾萬深山百姓,幫扶他們既能掙錢又能顧家。

    ■2010年,南李莊村還有不少破房、危房、趴趴房,范海濤決定不讓村民拿一分錢,由孟電集團捐資1.6億元,一勞永逸解決新社區住房。當時正值發電機組上馬,資金缺口很大,他開弓沒有回頭箭,在村民大會上宣佈:“新社區房子啥樣兒?就按我家住的樣子蓋。”村民們圍著北京專家的設計圖興奮不已,也有幾人來找他又開不了口,他笑道:“啥事兒直說吧。”年紀最大的老人臉紅了:“大夥兒都不好意思再張嘴提要求,但都想是不是能有個地下室放放雜物,哪怕10平方米就行。”范海濤找來設計人員測算,當即拍板:每戶增加60平方米地下室。351戶村民歡歡喜喜搬進了每戶200多平方米的疊加別墅。

    但還有人懷疑范海濤捐建新社區是為騰出土地自己開發做生意。後來農貿市場、建材市場、物流中心相繼建成,門面房收入全歸村集體,人們心悅誠服。

    ■1998年,有人舉報以耿瑞先為首的村領導班子貪污公款幾百萬元。調查組進駐耿莊時,群眾不答應了,400多位村民趕到區政府聯名遞交萬言書,打出橫幅“耿莊人相信耿書記”。上級調查證實,耿瑞先不僅沒有經濟問題,而且是勤政為民的好支書。他被市紀檢部門評為黨風廉政建設優秀黨支部書記。

    1999年,耿瑞先帶領一群人到湖北襄樊一家閥門廠談合作項目,回程突遇車禍,4人不幸當場身亡,其中有兩位村支委、退伍兵耿倫先、耿學軍。當時,耿瑞先悲痛得要朝疾駛的大貨車一頭撞上去,又吞服80片安眠藥被搶救過來。車禍噩耗傳回耿莊,全村一片哭聲,耿瑞先萬萬沒想到,逝者家屬反來勸慰他:小瑞,你這樣咱們村誰管呢?我們家誰管啊?你只有帶著全村人過上好日子,他們在九泉之下才能瞑目啊!追悼會上,耿瑞先真正明白了前仆後繼的含義,他含淚表態:以前我是在用100%的勁頭工作,今後我會替離去的戰友和同事,用200%的勁頭奉獻鄉親們。

    大潮走奔雷,時勢造英雄。

    數十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中,“新鄉先進群體”飽經時代風浪考驗,錘煉出了屬於他們的精神、傳統、特質、形態:

    ——愛黨、親民、擔當、進取、乾淨、奉獻的“新鄉先進群體精神”;

    ——紮根鄉土、造福百姓、與時俱進、無私奉獻的“新鄉先進群體傳統”;——愚公基因、太行風骨、黃河胸襟、中原氣度、時代精神的“新鄉先進群體特質”。

    ——老少接力、梯隊組合、競賽互勉、優勢疊加、團結共榮的“新鄉先進群體形態”。

    習近平總書記說:“用一賢人則群賢畢至,見賢思齊就蔚然成風。選什麼人就是風向標,就有什麼樣的幹部作風,乃至就有什麼樣的黨風。”而“新鄉先進群體”恰恰成為這一論斷的絕佳證明。

    這一朵“星雲團”,是典型群體的異彩紛呈,是優質資源的效應疊加,是先進文化的力量倍增。“獨行快,眾行遠”,眾人拾柴火焰高,人多勢眾力量大,進取心更強,成功率更高,正能量更大,輻射面更廣,飛得更高,飛得更快,飛得更遠,這就是“星雲團”的集群優勢之所在。“新鄉先進群體”作為一個真正的共同體,它已活出了超越個體之上的群體的精神,活出了超越個體之上的群體的生命。

    這一朵“星雲團”,是歷史、時代、政治、經濟、文化等諸多因素在20世紀與21世紀之交的新鄉大地上集聚迸發的一個天地精華。“新鄉先進群體”意義非凡,對於當地人民,它代表了新鄉之魂;對於廣大黨員幹部,它成為奮鬥的標桿和引領;對於新時代,它提供了豐富而深刻的啟示。

    這一朵“星雲團”,氣勢磅薄橫空出世,令人鼓舞,發人深思。它告訴世人,這個奇跡並非社會政治生態中的海市蜃樓,在真實土地上是可以生根、開花、結果的!

    在滔滔黃河與巍巍太行之間,為了托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新鄉先進群體”這一朵恢弘瑰麗的紅色“星雲團”,正在飛騰昇華,正在光耀天宇!

來源:河南日報  2018年07月27日  行走中原/人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