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小康路上R
·兩岸媒體聯合採訪活動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協委員提案復文公開目錄
·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政策圖
·河南設置225個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受理點
·一圖速覽!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全指
·台灣居民居住證”來了!
 
  當前位置  >>  地理河南
在開封,書店街上聞書香
2018-08-29 08:51:10 華夏經緯網
 

 

新華書店

書店街街景

    □盛夏

    開封書店街,源於宋,盛于清和民國。它是中國唯一一條以“書店”命名的古街,也是開封老城區為數極少未大拆大建的老街。

    現在的書店街,南北走向,南端緊鄰鼓樓廣場,北至東西大街,全長618米,寬15-18米,以徐府街東口與河道街西口東西一線為界,分為南、北兩部分。曾有幾十家書店雲集,作為城市的“公共書房”,建構著愛書、惜書、戀書的“場”。一個讀書人,在街上的每次出沒,都是獨特的體驗。

    千年時光堙A書街——書店——書人——書事,時時搬演。書店街,作為讀書人的精神漫遊地,遊目騁懷處,“淘書”“漁書”“獵書”“訪書”,看似瑣碎艱辛,實則樂趣無限。

    世界範圍內,類似“書店街”功能的,還有不少地方。英國倫敦有契林克勞斯書鋪街,英格蘭牛津城有牛津書店區,美國波士頓有哈佛廣場書店區,法國巴黎有塞納河畔書攤區,日本東京有神田書店街……國內,北京有琉璃廠書肆街,天津有天祥市場書鋪區,台北有牯嶺書攤一條街,還有誠品書店,24小時營業,是深宵都市的一抹溫暖。

    書店書街,像夜路孤燈、寒夜爝火,照亮人心的深淵,標識前行的道路。

    書店街,雙重意蘊,從概念而言,全世界開滿書店的街,理論上都能叫書店街。從特指角度,惟有開封的那條小街,可以驕傲地如此聲稱。這一名稱,清乾隆年間即誕生,距今已近300年。

    約千年前的北宋,這條街,已是書鋪雲集,書香馥鬱。

    一代代讀書人,從北宋走來,從明清走來,從民國走來……    

    ◎書香濃郁的宋代與清代

    2018年7月7日,小暑。驕陽熾烈,天空藍如水洗,白雲從地平線上大團大團涌起。來到北書店街街口,先看見一道氣派的彩繪牌坊,站在牌坊下朝南望,200余家店舖錯落有致,朱紅雕花木門綿延,店舖前聳立的望桿、飄揚的幡幟,把街景點染得活潑飛揚。

    走在街上,細看店舖建築,皆是青磚白縫、小瓦蓋、飛檐挑角、坡頂花脊,老店舖椈壑W是精美繪畫木雕,老店舖門頭牌匾筆致老到,古街之韻,宜細品。

    古街上,樹雖蓊鬱,但樹身細瘦曲臂縮身,不起眼,遮不住兩層閣樓式古建的風采。

    現在的書店街,仍延續著傳統的“街——巷——院”的肌理結構,沿街為鋪,沿巷分佈民居。

    行走于書店街,將整條街走完,發現大小書店,不過十余家。其中新華書店規模最大,佔了兩層樓,裝修時尚有品位,除書籍外還售賣筆墨紙硯。有幾家專業書店,如醫學書店,專賣醫學類書籍。博雅書店,專賣考職稱的專業書。金華書店,設有兩個貨架售賣社科文學類圖書。別的十余家小書店,品類幾乎全是教輔。

    “20年前,街上還有幾十家書店,像黃河、求知、金星、博雅、春秋,等等,還有賣文具、賬表、樂器的店。街邊還有個黑墨衚同,也賣這些東西。全開封買書買文化用品的,都到這兒來。後來有些書店關了開成奶茶店啥的。前幾年說準備引進和書籍、書畫相關的店。”一家專賣店的老闆梁先生說,他在書店街開店近20年,“街情”熟稔。

    社會學理論認為,人類學習、感知歷史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是通過城市的建築。書店街現存建築,主要分三類,“第一類是清末建築,第二類是民國時期建築,第三類是1987年改造而成及後期修建的倣古建築。”開封市文物局李建新撰文稱。

    “書店街建築群保留了清末、民國兩個時期的建築特色,具有自然演變的真實性……對研究開封建築的演變、建築的特色和開封城市的變遷史,提供了重要的實物資料。”李建新稱。

    北宋時,書店街名叫“高頭街”,與皇宮毗鄰。《東京夢華錄》稱其“屋宇雄壯,門面廣闊,望之森然”。交易商品有衣物、書籍、字畫、古玩和中藥等。

    明代,書店街易名為“大店街”。清代,開封文化產業興盛,清乾隆時,它被正式命名為“書店街”。“當時名店有‘振興隆’‘德五祥’‘風麟閣’‘博雅齋’‘環文閣’‘惠昌山房’‘陸房山館’等十幾家。”河大教授程遂營著文稱。

    我國古代刻書發行一體化,刻書者就是發行者,北宋留存大量筆記,證實“開封是北宋雕版印刷業中心之一,也是書肆書攤集中之地。”藏書家、書評家徐雁認為。

    宋代刻書最盛,被稱為“雕版印刷史上的黃金時代”。宋代刻書分官刻、私刻、坊刻。品質都不錯,前兩者尤佳。

    北宋刻書發達,但政府“屢頒禁令”進行圖書審查。為什麼?

    北宋外患深重,政府圖書審查重點,是“關係國家安危的邊防、兵機文字”。每次審查,東京(開封)都“榜上有名”。一是開封在北方離外族政權較近,二是開封民間刻書太發達。

    清乾隆年間,此地正式更名為“書店街”。清光緒年間的“考試經濟”,令書店街有了“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

    1901年10月14日,慈禧、光緒在開封行宮發出上諭:“明年會試,著展至癸卯(1903年)舉行,順天鄉試,于明年八月間暫借河南貢院舉行;河南本省鄉試,著于十月舉行;次年會試,仍就河南貢院辦理。”《開封市文史資料彙編》刊載。

    有清一代,第一次將順天鄉試、會試搬到北京以外的地方舉行。這導致開封在短短20個月堙A先後舉行六次重大科舉考試(兩次順天鄉試、兩次河南鄉試、兩次全國會試)。前後約有六萬人次來到這個中型城市。

    數萬士子云集開封,他們是“教材教輔”消費者。商家紛紛由京、滬等地販書到開封。大公報記載:“汴中風氣尚未大開,書坊時務各書多不全備,自上海販運新書者,無不利市三倍。”1903年,僅上海開明書店,就運來200余種新學書售賣。

    “考試經濟”,令書店街的文化用品業也得到發展繁榮。京都懿文齋、秀文齋、振華閣文具店、鋼筆大王義聚奎、鮑乾元筆墨莊等,先後出現在書店街上。

    六次大考,每次五六萬流動人口,對開封思想文化界是巨大衝擊。閉塞的開封,“死水起了微瀾”。

    ◎書店業競爭激烈的民國時期

    民國,某年正月,開封雪花飄飛,南北書店街上人們熙來攘往,正是過年氣象。專營古舊書籍的好古堂王老闆,埋頭抄寫書目。店門口,一個挾藍布包袱皮兒的書鋪夥計,剛去河大給邵次公、朱芳圃等名教授送舊書回來;鮑乾元筆墨莊堙A老掌櫃笑嘻嘻地迎接著幾個書畫家。中華書局開封分局堙A一幫高中生,正挑選新文學書籍,結賬後,幾個人又商量著,再去南書店街頂南頭商務印書館開封分館去看看。

    他們挑起門簾,那雪正下得緊……

    這幅“書店街正月淘書圖”,是筆者數度踏訪書店街查閱各種資料描摹而出。場景虛構,人事皆真。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初步建立了現代法律、憲政、新聞、公務員等制度,開始學習西方憲政民主,努力走上自強發展之路。在開封,文化事業有長足進步,透過書店數量,可清楚反映出這一點。

    《開封市誌》記載,民國時開封城區開設57家書店,有30家先後設址于書店街。書店街自清光緒後,又迎來一次繁榮。

     1926年農曆正月,名作家蔣光慈來開封,陪重病的未婚妻宋若瑜住院。他在開封待了5天,買了兩大包書。他說:“書店街真長啊,有一里多,幾十家書店呢,一天時間剛草草跑了一遍。”

    “書店街上競爭很激烈,進的書要好,要進貨快。張恨水《啼笑因緣》剛出,開封三四家書店就開賣了,最早到書的龍文書局賣得最多。”開封籍作家梁永回憶。

    大小書店,店員都彬彬有禮,被時人評價為“有廠肆(即北京琉璃廠)大賈風”。梁永記得,北新書局陳列《北新活頁文選》,設座位,大家可坐著翻看,不買也沒人攆。

    “書店街上,有眾多新書局,如商務印書館開封分館、中華書局開封分局、上海世界書局開封分局、上海北新書局開封分局、廣益書局開封分局等。它們大都主營總館(總局)出版的本版圖書、外文原版書、中小學教科書等。廣益書局開封分局,走的是通俗文學的路子,它經銷上海廣益出版的定價極低的評彈詞話、章回傳奇小說,河南100多個縣市同業都找它批銷,生意大火。”《開封市文史資料彙編》記載。

    書店街,是開封舊書業起點。開封最早的舊書店叫好古堂,老闆姓王。之後舊書店又增加了四家,有三家店主都是王老闆徒弟,王繼文是其中之一。

    王繼文撰文稱:“開封是古都,近代開封詩書之家,如炭廠衚同之李鶴年家(河南巡撫)、樂觀街田家(三進士)、北三聖廟門街武家(翰林)、火神廟後街之王季愷家,均有很多藏書。有些後人不重視古書,賤價出售或散落別處,這就是古舊書業收購的主要來源了。”

    舊書業誕生後,一直是社會學術、文化、教育、知識生態圈堶垠n構件。“許多學者及知名人士,常約我代購古舊書。如河大教授邵次公、李笠、段淩臣、朱芳圃、張邃青等,知名人士劉積學、靳志和前河南省省長吳芝圃等人,都是我的老主顧。他們對我非常親熱、尊敬,毫無瞧不起古舊書商之態度。”王繼文寫道。

    上世紀60年代後,古舊書業在開封甚至全國全面式微。日本、英國等國古舊書業,同樣也唱起了輓歌。

    ◎書畫店“俱懷風雅”

    北宋東京(開封),文人墨客雲集,翰林書畫院規模龐大,名家燦若群星。“淳化閣帖”(中國最早的一部匯集名家書法墨跡的法帖),影響深遠。北宋以降,開封人喜書愛畫長盛不衰,開封文化用品行業特別繁榮。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書店街上各種畫店、文具店、印刷店、揭裱店和其他文化用品商店,足有數十家。諸如梁苑錦、振興隆、德五祥、鳳麟閣、博雅齋、環文閣、惠昌山房、陸房山館、鮑乾元、六合亭,還有從北京遷來的懿文齋等,一時聞名,和數十家書店交相輝映。

    書店街上的黑墨衚同,南北向,不足兩米寬,“相傳明代此處設有制墨作坊。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開墨莊的胡掌櫃住在此處。”開封文史工作者吳凱撰文稱。

    北書店街上,曾有大書畫店“梁苑錦”,經營名牌毛筆,成車皮運來紙張,還經行銷售石印印刷材料、石印機等。貨品之全,人稱“開封第一”。每月營業總額,2萬元左右。

    南書店街路東側晉陽豫,始創于100餘年前,以經銷中外名酒、山珍海味等聞名。它還經營高檔的筆墨紙硯。“它的墨,一般人買不起。‘寶墨’一盒四小錠,售價八兩銀子,不僅能寫字,還能治療吐血病。”吳凱回憶。

    新中國成立後的文化用品名店,有京古齋,它坐落在書店街最南頭,鼓樓廣場西北角,它與北京的“榮寶齋”、天津“楊柳青”等並稱“中國書畫經營八大齋”,是商務部註冊的“中華老字號”之一。

    南宋詩人陸游有《筆硯紙墨戲作》詩句:“水復山重客到稀,文房四士獨相依。”隨著時代變遷,筆墨紙硯已超越基本功用,成為文人文化中具有象徵意義的重要元素。

    現在的書店街,仍存留著數家書畫商店,店門前楹聯,從文字到書法皆考究,“放眼櫥窗儘是文房四寶,俱懷風雅廣交學海眾儒”“秀管一支精繪花容,薄紙千張請試妙手”……

    “書店街作為我國唯一一條以書店命名的街區,應充分利用其唯一性,以書為核心主題,延伸到書籍文化、書畫文化、書房文化、書院文化等方面。”程遂營撰文認為。

    事實上,開封市相關部門對書店街的定位,正是如此。

    依據《開封宋都古城保護與重現工程規劃》總體要求,開封市將書店街定位為:“以大宋文化和古都歷史和人文底蘊為背景,以書籍文化、書畫文化和書房文化為主題……將書店街打造成高標準、高水準的特色歷史文化街區。”

    書店街作為歷史文化街區,在文化意象視角下,它是聯繫城市歷史與當前的紐帶,是延續城市文化與精神的血脈,也是現代生活的重要載體。

    本版插圖/王偉賓

    來源:河南日報 精彩週末 行走中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