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厚重河南 繁體  簡體
·台灣往大陸打電話怎麼撥號?
·大陸游客赴臺遊必知事項
更多>>>    
·河南有個台灣村,人數之多在祖國大陸絕無僅有
04月24日
·河南散落著二十個“台灣村”,咋回事? |
04月24日
·在台灣與媽祖齊名的保護神,是南韓瑜的“百年
04月24日
·半數台灣人的老家,真的在河南?| 豫記
04月24日
·這個台灣家庭 何以不惜一切到河南磕頭?
04月24日
·士民南遷條件
03月05日
·魏巍:一篇文章成經典 ·任長霞:一道長霞映青天 ·二月河:大作家仍居農家小院
·鄧亞萍:一方乒案鑄巨人 ·常香玉:一腔清音成流派 ·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
·“科聖”張衡 ·“醫聖”張仲景 ·“商聖” 范蠡
·“畫聖”吳道子 ·“樂聖”和百科全書式的學者 朱載育 ·詩聖 杜甫
·哲學大師 老子 ·志行高潔 莊子 ·思想家 墨子
·唐代高僧玄奘 ·變法圖強 商鞅 ·法家的集大成者 韓非
更多>>>    
三分天下盡歸司馬

“‘請君只看洛陽城’系列•魏晉篇”8
2011-04-08 09:22:48
華夏經緯網

  通往司馬昭崇陽陵的小路,被磚場截斷。不遠處的山坳,即為埋葬“司馬昭之心”的地方。

  幾十年前,這片麥地還有一座大土堆,當地人相傳那是“阿鬥墳”。 □首席記者 姚偉 文圖  學術顧問 洛陽師院教授、副院長 張寶明

  引子

  洛陽、成都、南京三足鼎立,爭當老大,這是西元三世紀中國的情形。

  最終,成都、南京的“王氣”黯然而收,這兩座城的著名人物,紛紛來到洛陽,或為階下囚,或為座上賓。董卓火燒洛陽城90年後,洛陽再度成為天下唯一的中心。

  洛陽雖有高平陵之變,但沒有激起太大的動蕩,原本已有萎靡之象的曹魏政權,因改姓的強刺激,反而得到提振。而曾經積極進取的成都,因力有不逮,逐漸空虛疲憊;曾經無比穩定的南京,孫權去世後,內亂頻仍;在三個中心的競爭中,位居中原的洛陽逐漸化優勢為勝勢。

  三國之初,本來是曹、孫、劉相爭的格局,“潛伏”曹魏陣營的司馬懿奪權成功,進而一統天下,曹操、孫權、劉備的後代,都成為司馬氏的階下囚,這是三國之初人們始料未及的。

  “司馬昭之心”葬首陽

  經偃師市前杜樓、後杜樓,穿越隴海鐵路,一條小路徑直往北。按照地圖所示,這條路直通枕頭山陵區,但眼前一座磚場攔住了去路,我們只好朝著地圖所示位置,遠遠地拍照。

  考古發掘表明,晉文帝的崇陽陵,就坐落在前面約一公里處的小山丘上。小山丘後隔著一片洼地,即是拔地而起的枕頭山——首陽山的一座平頂山峰。據洛陽漢魏故城文物保管所周海濤先生介紹,由枕頭山俯瞰陵區,恰似簸箕中心橫身而臥的靈龜,司馬昭其人其心,最終都歸於此地。陵區發現墓葬五座,其中一號墓規模最大、規格最高,位於陵區東部,居於尊位;其餘四墓分排西側。

  最初聽說司馬氏的墓區在首陽山,我很有些吃驚:那不是跟曹丕墓混在一塊了?這首陽山最早因伯夷、叔齊聞名,那兄弟倆因讓國名高天下,後來恥食周粟,餓死在首陽山上,篡漢的曹丕埋在這兒,地下遇到前賢會不會不好意思?而司馬氏又趕來湊熱鬧,遇到曹丕會不會不好意思?

  高平陵之變後,司馬氏穩穩地掌握了曹魏政權,兩年後司馬懿辭世,他的兒子司馬師、司馬昭,孫子司馬炎先後執掌曹魏國柄,廢掉三個曹魏小皇帝,最終全盤接管了曹魏政權,洛陽的城門、宮殿等連名都沒換,都改姓了司馬。

  西元254年,高平陵之變後第五年,司馬師廢掉曹芳,改立曹丕之孫曹髦為帝。次年司馬師病死,司馬昭接替他當政,更加專橫跋扈,玩弄皇室于股掌之上。

  曹髦即位前的封號是“高貴鄉公”,他的所作所為,倒不負這個封號。年紀漸長的曹髦“見威權日去,不勝其忿”,不願忍辱茍且,西元260年,19歲的曹髦召見王沈、王經等幾位大臣,憤然說道:“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朕不能坐受其辱,列卿可否助我滅賊?”

  尚書王經認為,司馬氏掌權日久,黨羽眾多,“朝廷四方皆為之致死,不顧逆順之理,非一日也。”況且皇帝手中“兵甲寡弱”,應權且忍耐,伺機以圖。曹髦說:“朕意已決,便死何懼?況不必死邪!”王沈等見狀,怕禍及自身,集體到司馬昭那兒告密,唯王經拒絕前去。

  曹髦召集了宮中侍衛300多人,仗劍升輦,鼓噪而出。走到皇宮閶闔門,正遇到司馬昭手下賈充率兵殺入。曹髦自己挺劍向前,兵將看是皇上,紛紛退卻,賈充對司馬昭心腹死士成濟說:“司馬公豢養于你,正是為了今日,只管向前,無須多問。”於是成濟用長矛“前刺帝,刃出於背”,捅了個透心涼。

  殺了皇上,怎麼說也是大事。司馬昭趕到現場,以頭搶地:“天下人會怎麼說我呢?”於是召集大臣善後,尚書左仆射陳泰說:“惟腰斬賈充以謝天下。”司馬昭沉吟良久:“卿更思其次。”陳泰說:“但見其上。不見其次。”最終司馬昭還是把成濟推了出來,“夷滅三族”。成濟臨刑,氣憤至極,鳴冤喊屈,破口大罵司馬昭。

  幾天后,司馬昭逼太后下詔,歷數曹髦之過,以王禮葬于漢魏城西北三十里的瀍澗之濱。下葬之日,百姓相聚而觀之,“是前日所殺天子也。”而尚書王經也被誅滅全家,他與母親在建春門外慷慨赴死,士庶聞者無不垂淚,一時“哀慟洛陽”。

  這個事件,確實令人感慨,19歲的曹髦,完全沒有曹操的權謀,有的只是一腔熱血。如今很多人為曹髦“支招”,探討他怎麼才能幹掉司馬氏。但曹髦並非毫無見識,據說他剛即位時,“神明爽俊,德音宣朗”,被鐘會認為“才同陳思(曹植),武類太祖(曹操)”。大約時移世易,他是看到司馬氏已無法撼動,才會有那樣的舉動。曹髦之死,令司馬昭十分尷尬,但卻沒有影響他的實際權力,可見當時司馬氏對政權掌握之牢固。

  不久,司馬昭立曹操的另一位曾孫、15歲的曹奐即位,徹底控制了曹魏政權。5年後,司馬昭的兒子司馬炎逼曹奐禪讓,取代曹魏,建立晉國。

  如果不從一姓天下的角度看,司馬昭為政倒能算是曹操、曹丕的繼承者。如這枕頭山的崇陽陵,因山為基,不封不樹,薄葬作風直追曹操、曹丕,與魏明帝曹叡迥然不同。執政期間,他繼續曹操開闢的各項政策措施,推廣屯田,移民實邊,興修水利,並選賢任能,招攬重用人才,使中原政治穩定、經濟發展,逐漸取得對蜀吳的全面優勢。

  居洛陽樂不思蜀

  孟津縣平樂鎮翟泉村南,一片麥地一平如鏡,但幾十年前,這裡還有一座大土堆,當地人稱之為“阿鬥墳”。

  這個“阿鬥墳”真假難知,不過,趙雲在長坂坡救下的那位“阿鬥”,在成都做了40年皇帝後,最終的確葬在了洛陽。

  如果說司馬氏取代曹魏是另類“換屆”,那麼蜀國皇帝則由“阿鬥”劉禪一個人做了40年。大家都知道,這個人胸無大志,智商也不是很高,西元234年諸葛亮死後,他更是寵信宦官黃皓,沉湎于酒色,無綱無道,胡鬧了二三十年,致使國事衰微,朝政混亂,民心渙散。

  到西元262年,司馬昭看到時機成熟,令鐘會、鄧艾、諸葛緒三路大軍進攻蜀國。趁姜維在劍閣與鐘會相持,鄧艾開闢山間小路,以奇兵臨近成都,劉禪看大勢已去,遂自縛請降。各郡也紛紛上表臣服,稱帝40多年的蜀國滅亡。

  劉禪被迫舉家遷居洛陽之日,司馬昭封他為安樂公,食邑萬戶,賜絹萬匹,並於東陽門外二里禦道南賜住宅,派給他“童婢百人”,並“月給用度”。劉禪子孫和大臣,也有50人封侯。

  第二天,劉禪前去司馬昭府邸拜謝。兩人宴飲之時,司馬昭特意安排蜀地音樂舞蹈表演,蜀國舊臣都勾起了亡國之悲,唯獨劉禪嬉笑自若,無動於衷。看到這種情形,司馬昭對賈充感慨道:“人之無情,乃至於是乎!雖使諸葛亮在,不能輔之久全,況姜維邪?”

  又有一天,司馬昭問劉禪:“想蜀地嗎?”劉禪說出了那句有名的話:“此間樂,不思蜀。”跟隨劉禪來到洛陽的蜀國舊臣郤正知道了,就對他說:“王(指司馬昭)若後問,宜泣而答曰:‘先人墳墓,遠在岷、蜀,乃心西悲,無日不思。’因閉其目。”正好司馬昭再次問他想不想念蜀地,劉禪就把郤正教他的復述了一遍,說完閉上眼睛,做出要哭的樣子。司馬昭說,你說的這話,“何乃似郤正語邪!”劉禪大驚,這你是怎麼知道的?!於是“左右皆笑”。

  據說司馬昭看劉禪如此憨態,也不再防備,劉禪得以在洛陽善終。

  蜀國滅亡兩年後,司馬炎建立晉國,又過15年,晉大舉進攻吳國。曾經令曹操折戟沉沙的吳國,這次顯得毫無抵抗力,僅僅兩個多月,20多萬吳軍即被擊潰,皇帝孫皓被迫投降,也像劉禪一樣被帶到洛陽,立國半個多世紀的吳國就此滅亡。

  從史料記載看,晉滅吳之戰,不像是勢均力敵的決戰,倒像是一場“毆打”。為滅吳,晉國準備了17年,穩定內部,發展經濟,富國強兵,並汲取曹操當年“武騎千群”無用武之地的教訓,在四川大造戰船,訓練水軍。反觀東吳,孫皓昏庸殘暴,任意殺害臣民,甚至有扒皮、挖眼之刑。更兼重用姦邪,大肆提拔獎掖告密的人,致使很多人為了私利私仇誣陷告密,舉國恐怖,監獄爆滿。當吳軍發現長江上游飄下大量木屑,意識到上游在大造戰船時,上報孫皓,竟然毫無音訊。

  因此,吳國不是被晉國滅掉的,是被自己人滅掉的。遊擊將軍張象率1萬水軍迎擊晉軍,一見對方旗號便全部投降;陶浚受命率部與晉軍作戰,出發前一天晚上,兩萬部眾一哄而散。此時的吳軍,早已不是三國周郎赤壁時的鋼鐵之師,幾為烏合之眾。

  三國紛爭精彩紛呈,沒想到卻是如此虎頭蛇尾。起初魏蜀吳英雄並立,猛將如雲,此時卻如此不堪,退化真的太快了點。

  不過,與曹、劉、孫相比,司馬氏的後代更加不成話,晉武帝司馬炎的白癡兒子,竟然成為西晉第二代皇帝。剛剛統一的天下,不可避免地再次陷入板蕩。回望一下,真有點同情那個時代的洛陽人。

 

 

 

發表感言



    相關新聞
  ·魏明帝大營洛陽宮
  ·司馬懿掌控洛陽城
  ·洛陽:水漫龍門石窟 景區暫時關閉
  ·河南鶴壁:國慶旅遊期間禁止行夜車
  ·河南省著力打造出入境旅遊空中通道
友情鏈結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