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厚重河南 繁體  簡體
·台灣往大陸打電話怎麼撥號?
·大陸游客赴臺遊必知事項
更多>>>    
·河南有個台灣村,人數之多在祖國大陸絕無僅有
04月24日
·河南散落著二十個“台灣村”,咋回事? |
04月24日
·在台灣與媽祖齊名的保護神,是南韓瑜的“百年
04月24日
·半數台灣人的老家,真的在河南?| 豫記
04月24日
·這個台灣家庭 何以不惜一切到河南磕頭?
04月24日
·士民南遷條件
03月05日
·魏巍:一篇文章成經典 ·任長霞:一道長霞映青天 ·二月河:大作家仍居農家小院
·鄧亞萍:一方乒案鑄巨人 ·常香玉:一腔清音成流派 ·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
·“科聖”張衡 ·“醫聖”張仲景 ·“商聖” 范蠡
·“畫聖”吳道子 ·“樂聖”和百科全書式的學者 朱載育 ·詩聖 杜甫
·哲學大師 老子 ·志行高潔 莊子 ·思想家 墨子
·唐代高僧玄奘 ·變法圖強 商鞅 ·法家的集大成者 韓非
更多>>>    
不走尋常路的中唐詩人

“探尋失落的茶道大師”系列之4
2011-04-20 09:53:27
華夏經緯網

濟源市思禮村頭的這片空地,據說是盧仝墓地。

  引子

  盧仝是茶人,更是詩人。

  一篇《七碗茶歌》天下聞名,以至於日本人將他視為煎茶道的始祖,盧仝的地位無以撼動,但作為詩人,盧仝的作品後人爭議頗多。

  有唐一代,詩人輩出,盧仝是個並不起眼的人物。盧仝被歸於韓孟詩派,對盧仝讚譽有加的首推韓愈。作為老師,韓愈對其門生一般都是直呼其名,但對盧仝是個例外,稱為“玉川先生”,以示敬重。元代辛文房在《唐才子傳·盧仝》中提出“盧仝體”概念,以示有別於“韓昌黎體”、“李長吉體”、“孟東野體”——“唐詩體無遺,而仝之所作特異,自成一家”。元代吳師道在《吳禮部詩話》中也說:“盧仝奇怪,賈島寒澀,自成一家。”

  但盧仝的批評者也不少。盧仝生前就被視為“怪辭驚眾謗不已”(韓愈《寄盧仝》),可見唐時就有人對他頗有微詞,後世文人的批評就更不客氣。明代胡震亨就譏諷盧仝是“鄉老”,說他的詩作屬於“破口發村”。這還算好的,王士禎乾脆痛斥盧仝為“牛鬼蛇神”。

  盧仝的詩作,大多標新立異,鮮與眾同,後人分析盧仝時,多數認為這與盧仝的性情不無關係。

  濟源市政協文史研究會副秘書長李立政先生說,盧仝一生未曾做官,且“高古介僻,所見不凡近。性僻面黑,常閉于一室中,鑿壁穴以送食”(《唐才子傳·盧仝》)。盧仝孤高自傲,不願與凡夫俗子來往。

  盧仝的怪異是出了名的,就連他的奴婢也都很有特點,“一奴長鬚不裹頭,一婢赤腳老無齒”。這讓我突然想到金庸筆下那個黃老邪黃藥師,他也喜歡選用這些很有特點的奴婢。

  和黃老邪一樣,盧仝身上也有一股子“邪氣”,他給孩子取名叫“抱孫”和“添丁”。古人確實都很期盼家族人丁興旺,但很少有人這麼直截了當地把這兩個詞拿來當名字用,盧仝確實為怪人。

  後來,盧仝在“甘露之禍”中慘遭殺害,行刑之人將鐵釘鑿其腦後,“仝老無發,閹人于腦後加釘焉,以為添丁之讖”。(《唐才子傳·盧仝》)給兒子取名“添丁”,最終死時腦後“添釘”,可謂一語成讖。

  怪異詩句不落流俗

  “以文為詩”是韓孟詩派的一大特色,作為韓孟詩派的成員,盧仝的詩作直接借用參差錯落的散文筆法,他的很多詩歌,句子長短不一,錯雜混用,有違唐代詩作的規矩,在後人看來,確實怪異。

  盧仝寫詩,不拘一格,喜歡三言、五言、七言混用,比如《小婦吟》,“開玉匣,取琴張,陳金罍,酌滿觴。願言兩相樂,永與同心事我郎”,大有宋詞的味道。

  在《與馬異結交詩》一詩中,不僅出現了三言、五言、七言、九言:“昨日仝不仝,異自異,是謂大仝而小異;今日仝自仝,異不異,是謂仝不往兮異不至”,甚至還出現了十一言和十三言:“忽雷霹靂卒風暴雨撼不動,欲動不動千變萬化總是鱗皴皮。”這在尋常詩歌中是不多見的。

  至於詩的題材,盧仝與唐代其他詩人更是不同。唐人好詩,多是徵戍、遷謫、行旅、離別之作,能激發人意。而徵戍、遷謫、行旅、離別之類的詩,盧仝基本不寫。

  盧仝多以動物、植物、天象等作為自己的詩文對象,他甚至像孩子一樣,充滿想像,並善於編織奇異的故事。他寫有一組詩,以客、石、竹、井、馬蘭、蛺蝶、蝦蟆等為出場角色,互相贈答,演出二十幕的情節劇:《客贈石》、《石讓竹》、《竹答客》、《客答石》、《石答竹》、《竹請客》、《客謝竹》、《石請客》、《客謝石》、《石再請客》、《客許石》、《井請客》、《客謝井》、《馬蘭請客》、《客請馬蘭》、《蛺蝶請客》、《客答蛺蝶》、《蝦蟆請客》、《客請蝦蟆》等(《蕭宅二三子贈答詩二十首》)。

  如果今天的動畫片要聘請編劇,盧仝估計會受歡迎。盧仝實在太怪異了,他于字詞意象中求異、求新、求險、求怪,難怪宋代詩人劉克莊說他“以怪名家”。

  也正是因為過於怪異,盧仝詩歌未能入選適宜啟蒙兒童的《唐詩三百首》,現在的唐詩讀物也不考慮他的作品,這讓他的知名度大打折扣。

  千古絕唱《月蝕詩》

  在盧仝的怪異詩篇中,最為艱澀、名氣最大的當數《月蝕詩》。

  《月蝕詩》是一首非常經典的政治諷刺詩。西元809年,唐憲宗準備動用武力革除藩鎮世襲制,但不顧群臣“自古無中貴人為兵馬統帥者”的反對,任用宦官為統帥,結果數次用兵皆大敗,更嚴重的後果是,宦官權力借此達到了頂峰,憲宗皇帝最終也被宦官所害。

  《月蝕詩》就是在這樣的政治背景下誕生的。在這篇長達1700余字的長詩中,盧仝先用瑰麗的詞語描述了一次月全食的現象和過程:“此時怪事發,有物吞食來。輪如壯士斧破壞,桂似雪山風拉摧。百煉鏡,照見膽,平地埋寒灰。火龍珠,飛出腦,卻入蚌蛤胎。摧環破璧眼看盡,當天一搭如煤  ……”然後筆鋒一轉,對宦官弄權的危害,表達了憂懼和警告:“……人養虎,被虎嚙;天媚蟆,被蟆瞎……”最後,盧仝借天象抒發了憂國憂民情懷,希望最高統治者以月食為警誡,刑德並舉、政治清明。詩的最後說:“願天完兩目,照下萬方土,更不瞽,萬萬古。”

  月全食是自然現象,但盧仝將其放在中唐混亂的政治局勢下,將其內心對政局的關心和批判展示得一覽無余。自古文人頗愛政治,盧仝的這篇奇作,無論是其思想內容還是藝術風格,讓很多文人都產生了“心有慼慼焉”的同感,韓愈看到這首詩後極“稱其工”,並親自為這首詩做刪改。

  韓愈親手刪改,無疑表現出對這首詩的重視,但後世學者並不買賬,認為韓愈的做法純屬“畫蛇添足”,破壞了原詩在他們心中的高大形象。宋代學者王正德在《余師錄》中說:“韓雖法度森嚴,便無盧仝豪放之氣。”

  後人倣寫表達崇敬之情

  唐宋文風一脈相承。《月蝕詩》儘管艱澀、怪異,但不少大學問家都對它產生了濃厚興趣,以至於用倣寫來向這位中唐詩人致敬。

  宋代詩人梅堯臣就模倣《月蝕詩》寫下了一首《日蝕》詩:“赫赫初生鹹池中,浴光洗跡生天東,不覺有物來晦昧,團團一片如頑……”但梅堯臣的《日蝕》仍沒能跳出盧仝的窠臼:開篇描寫日蝕景象,中間批評時政,最後表達情懷——整篇詩作的框架完全是《月蝕詩》翻版。在此詩的結尾,梅堯臣說:“我今作此詩,可與仝比功。”但兩首詩比較來看,盧仝的《月蝕詩》對怪異天象的描寫,用詞更為華麗,構思更為巧妙。

  無獨有偶,歐陽修也對盧仝情有獨鍾。西元1033年,仁宗皇帝廢皇后,歐陽修上疏反對未果,於是寫下長詩《鬼車》,借天象之變來影射時政。這首詩模倣盧仝的痕跡也非常明顯,以至於歐陽修把“如抹漆”等吟詩填詞最為避諱的形容詞都原封不動地拿來借用。

  盧仝的《月蝕詩》在宋代影響頗大,連文壇領袖王安石先生都要來“湊熱鬧”,將其作為選拔人才的標準。據宋人筆記《王直方詩話》記載,王安石當政期間,一次選拔官員,王安石突然發問:“能誦得盧仝《月蝕詩》乎?”一個叫蔡天啟的人當即站起,應聲背誦。王安石大喜,立即提拔重用。

  此事在《扣虱新話》也有類似記載:“世傳蔡相當國日,有二人求堂除,適有一美胭,二人竟欲得之,乃皆有薦援也。蔡莫適所與,即謂曰‘能誦得盧仝《月蝕詩》乎’?內有一年長者應聲朗念,如注瓶水,音吐鴻暢,滿座盡傾。蔡喜,遂與美除。”只是故事的主角由王安石換成了蔡京。

  雖然都是筆記小說,未必完全可信,但也反映出了一種現象,即《月蝕詩》在宋代非常受重視,有時竟可以影響到一個人的前途。

  《月蝕詩》能在宋代產生如此廣泛的影響,是和它深刻的思想性、獨特的藝術性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的。經宋人的不斷擬作、評價後,更加強化了《月蝕詩》怪異豪放的藝術效果而深深影響著後世。(朱金中 文圖)

 

發表感言



    相關新聞
  ·一代“茶仙”,故里受冷落東瀛被尊崇
  ·《七碗茶歌》為河南老鄉所作
  ·洛陽城再遭滅頂之難
  ·最醜皇后大鬧天下
  ·白癡皇帝入主洛陽宮
  ·三分天下盡歸司馬
友情鏈結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