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厚重河南 繁體  簡體
·台灣往大陸打電話怎麼撥號?
·大陸游客赴臺遊必知事項
更多>>>    
·河南有個台灣村,人數之多在祖國大陸絕無僅有
04月24日
·河南散落著二十個“台灣村”,咋回事? |
04月24日
·在台灣與媽祖齊名的保護神,是南韓瑜的“百年
04月24日
·半數台灣人的老家,真的在河南?| 豫記
04月24日
·這個台灣家庭 何以不惜一切到河南磕頭?
04月24日
·士民南遷條件
03月05日
·魏巍:一篇文章成經典 ·任長霞:一道長霞映青天 ·二月河:大作家仍居農家小院
·鄧亞萍:一方乒案鑄巨人 ·常香玉:一腔清音成流派 ·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
·“科聖”張衡 ·“醫聖”張仲景 ·“商聖” 范蠡
·“畫聖”吳道子 ·“樂聖”和百科全書式的學者 朱載育 ·詩聖 杜甫
·哲學大師 老子 ·志行高潔 莊子 ·思想家 墨子
·唐代高僧玄奘 ·變法圖強 商鞅 ·法家的集大成者 韓非
更多>>>    
厘金局當差一年勝過一個州官

2011-04-26 09:04:58
華夏經緯網

  

厘金局這個議事大廳內供著財神,重要節日和重要會議前,由局長帶全局人員拜祭財神。

  引子

  清代河南行政區劃為九州、八府、103縣,軍事上另設兩鎮,衛輝為北鎮,南陽為南鎮。行政上依序為省道州府縣,還有專業道,如鹽道、糧道、河道等,屬省直派出機構,官員一般為從三品、正四品銜。

  賒旗店行政上為南陽府下屬南陽縣所轄,賒旗店厘金局是專業道,按理長官是從三品或正四品銜,而事實上是正三品委員,“低職高配”。

  為什麼呢?

  一是首任委員桑寶是“中央下派幹部”,天子近臣,為正三品,繼任者沾桑寶光,都成了正三品;二是因賒旗店太重要,“高配幹部”,更能節制地方官員干涉厘務,令其配合收稅工作。

  賒旗店厘金局,于咸豐八年(1858年)三月二十六掛牌辦公。掛牌時,河南巡撫英桂及府縣官員均來志賀,一時遠近轟動。 

  “高配幹部”有成效,南陽知府很配合,指派鎮衙協助厘金局“理事”,還撥出專款修整厘金局。南陽總兵邱聯恩還曾撥出五十名士兵,由百長帶領,專司護衛“厘金局長”。這個局屬省派總局,統管南陽、裕州(方城)、唐河、桐柏、泌陽周邊五縣厘金的徵收,還在五地設20余處分局分卡,官員及稅吏達200余名,是個大單位。

  賒旗店能有這個大衙門,概因這裡太有錢了。

  賒旗店號稱“九省要衝”,清乾嘉年間,全鎮有72道街,人口13萬,有21家騾馬店和48家過載行。500多家商號總集百貨,“無日不集”。鎮內商號貨堆如山,日進鬥金,人喧馬嘶,“十里有聲”。

  既如此繁華,小地方設大衙門,且實行高配置,是情理之中的事。

  賒旗店厘金局設置後,很快有了豐厚回報。據清宮檔案記載,咸豐八年三月開徵厘金,九個月後,河南三局(另兩局是陜州、開封)共上繳厘金6萬餘兩,賒旗店厘金局佔了半數3萬餘兩。清代《南陽縣誌》記載:“其市歲稅常鉅萬”,不是誇張語。

  重要節日,厘金局首長帶頭拜財神

  當年的賒旗店厘金局,是啥模樣?

  社旗縣一高退休教師、82歲的楊竣生已在此居住五代,他說:“老輩人講,厘金局設在中騾店路東,高踞于三尺多高土臺上,門口左側高臺立一木旗桿,上挂一條形龍旗,書‘奉旨抽厘’四個字,每日早升旗晚落旗。道臺正衙臨街門朝西開,面街一排十三間高大樓房,從衙門正門進去,後頭是深達五進院落。五進院落後門,開在古鎮北瓷器街上。官員們出門騎馬坐轎,威風凜凜。”

  因時日久遠,厘金局五進大院多有毀棄。“社旗縣近年修復了中宅院,新開的正門距山陜會館僅有30米。”社旗縣委宣傳部新聞科長楊銀鵬道。

  部分修復的厘金局坐西朝東,現有房舍29間,建築面積380平方米。

  厘金局由正院、陪院、側院組成,內部設文牘處、會計處、庶務處、書記處、巡士處、監印處、開票處等,還有明德堂即財神殿。

  賒旗店厘金局人事序列是:一、委員,二、文牘,三、會計,四、庶務,五、書記,六、稽查,七、隊長,八、巡士,九、監印,十、寫票員。

  厘金局一把手叫“委員”,是三品道臺;老二文牘(文案)是常務副局長兼秘書長,從五品候補知府銜;老三會計是厘金局財務主管,也是從五品候補知府銜;老四庶務是後勤主管,從六品銜,主管銀庫及厘銀押解及後勤事務。

  有收稅的就有逃稅的,賒旗店厘金局實行逃稅五倍重罰,罰款六成歸公,四成充賞。“但罰款分配時,委員拿大頭,佔七成,直接查罰者僅得小頭,導致查罰者勾結逃稅者,私罰私放,屢禁不止。”賒店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徐東道。

  厘金局官員政績體現在多收稅收好稅上,對他們最大的獎勵不是發財,而是“轉正”。

  由於長期賣官,清代各省儲備了大批候補官員,厘金局創辦後,候補官員都塞進來辦差,最多幹三年就得走人。“後備幹部”們最大的願望是優先轉正任實職。至於對他們的懲罰,有撤差、記過、停委和罰賠等法。

  清政府對厘金局有相應的監督體制,比如局堻]“稅務稽查隊”即巡士,頭頭為從七品銜,他們的職責是盤查來往客商貨物,開具驗貨單,對逃厘客商追罰。但巡士們從驗貨到放行,十幾道手續中,到處都有漏子可鑽。

  為監督巡士,厘金局媮棖]有稽查室,負責紀檢監察。

  作為行政機關,厘金局特殊之處,是它的議事大廳內供著財神。每逢重要節日和重要會議前,由“局長”帶全局人員拜祭財神,祈求財神保祐百姓富裕、賦稅充足。這個財神殿,懸匾“明德堂”,至今猶存。它議事、供神,也管廉政職業教化。

  要錢名目繁多,商民怒砸厘金局

  賒旗店厘金局政績不錯,“市歲稅常鉅萬”,但其背後,是鎮上商戶民怨沸騰,設厘金局的第二年,就釀成商民“怒砸厘金局”事件。

  這一事件,史志記載並不詳細,只清光緒《南陽縣誌》有記錄:“咸豐九年,賒旗鎮委官苛稅,商民怒毀厘局,逐委員而置市,知縣曹敬生去職。”

  當地老百姓說法很多,至今還有歌謠:“啥年月,暴政苛,要錢名目牛毛多。官逼民反不能活,百姓一起吐唾沫。唾沫吐進厘金局,淹死稅官一鱉窩。”

  老百姓相傳,當年商民(其中有許多山陜商人)抬起大圓木,先撞斷“奉旨抽厘”大旗,又抬起圓木向大門撞擊,大門上兩個碗口粗細的門閂都被撞折了,大門洞開。厘金局辦事人員被捉住的,都是一頓暴打。暴怒商民還砸爛了很多東西。

  事件後果出人意料。“按常規,這種民變都會招來屠殺,可朝廷以保稅保餉為重,安撫商民,驅逐了知縣與委員,並對厘金徵收制度進行改革,採用包稅制,由山陜同鄉會總代理,向各商戶按定額徵收後,將一部分按厘金局所定額度交付厘局,盈餘部分逐年積存,投入山陜會館建設。”楊銀鵬道。

  社旗山陜會館內,有一通《重興山陜會館碑記》,記載了自咸豐九年到民國十二年64年間,厘金局在上交朝廷包稅厘金外,盈餘厘金還有“七萬二千八百五十八兩”。這筆錢數不算小,都捐給會館的重修工程。

  民國初年,賒旗店厘金局改稱“南泌方統稅徵收局”,山西望族宋萬青任局長。1931年,民國政府裁撤厘金,改徵統稅和營業稅,賒旗店厘金局走完了它74年曆程。

  “厘金髮達時期,即其殃民最甚之時”

  清代厘金制雖暫緩了清政府財政軍事危機,但厘捐過於繁重,既阻礙商品流通,又抑制生產發展,最終也未能挽救清代滅亡命運。 

  厘捐到底多繁重?近代學者王振先在《中國厘金問題》舉例道:“……江蘇一省,有四百餘所之分卡,自大運河上流宿遷縣至鎮江,其間距離僅六百里,厘局及常關之數,達十有九。又由河南省衛輝府經衛河輸送貨物于天津,歷河南、山東、直隸三省,沿途納稅須十余次。其煩苛可想……所謂厘金髮達時期,即其殃民最甚之時。”

  近代學者羅玉東在《中國厘金史》中分析,厘金推廣後,列強為利於洋貨在內地銷售,在《天津條約》中規定了子口稅制度,洋貨進入內地交納子口稅後,不再另納厘金,這使中國工商業處於十分不利地位。厘金制度不但殃民,而且也是摧殘中國民族工商業發展的一項惡政。

  厘金作為“惡稅”,主要有兩方面弊端,一是稅收本身的弊端,二是徵收中的弊端。

  稅收本身弊端是厘金過重,增加了商品成本,使物價過高,阻斷本國商品銷路,使外國貨物乘虛而入。徵收中的弊端是,徵收中關卡留難,虛耗商本,“商人不能預料厘金的多寡,絕不敢避熟就生,開闢新市場,造成了本國產業衰敗”。

  厘金徵收中的弊端,還表現在這一機構貪賄盛行,大小官吏都像厘金局大門匾額上的“貪”一般,慾火熊熊。

  清末,各省厘金徵收人員待遇並不豐厚,“CPI”高時,甚至難維持生活。據《中國厘金史》記載:“委員最高月薪為50~60兩,司事最高月薪難超15兩,巡丁難超6兩。”

  待遇不高,但它仍是“美差”、“肥差”,為什麼呢?

  因為厘金“水太深”,工資不高福利好,灰色收入數倍于正俸。據說清代得一厘差,每年可獲三五千金至萬金不等,當時正七品知縣年俸銀僅36兩。因此,有“署一年州縣缺,不及當一年厘局差”之語。

  厘金自誕生之初便飽受詬病,後被專家稱為中國“三大惡稅”之一(另兩稅是鹽稅、資本稅)。但從大歷史觀來看,正如羅玉東在《中國厘金史》中所講:“厘金的推廣和延續,不僅是清朝財政需要,還有重農抑商傳統經濟思想的支撐,它對於近代財政結構和稅制演變影響深遠。”(全文完) (盛夏)

 

發表感言



    相關新聞
  ·為籌軍費,清政府廣設厘金局
  ·一代“茶仙”的慘死迷案
  ·不走尋常路的中唐詩人
  ·一代“茶仙”,故里受冷落東瀛被尊崇
  ·《七碗茶歌》為河南老鄉所作
  ·洛陽城再遭滅頂之難
友情鏈結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