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厚重河南 繁體  簡體
·台灣往大陸打電話怎麼撥號?
·大陸游客赴臺遊必知事項
更多>>>    
·河南有個台灣村,人數之多在祖國大陸絕無僅有
04月24日
·河南散落著二十個“台灣村”,咋回事? |
04月24日
·在台灣與媽祖齊名的保護神,是南韓瑜的“百年
04月24日
·半數台灣人的老家,真的在河南?| 豫記
04月24日
·這個台灣家庭 何以不惜一切到河南磕頭?
04月24日
·士民南遷條件
03月05日
·魏巍:一篇文章成經典 ·任長霞:一道長霞映青天 ·二月河:大作家仍居農家小院
·鄧亞萍:一方乒案鑄巨人 ·常香玉:一腔清音成流派 ·縣委書記的榜樣——焦裕祿
·“科聖”張衡 ·“醫聖”張仲景 ·“商聖” 范蠡
·“畫聖”吳道子 ·“樂聖”和百科全書式的學者 朱載育 ·詩聖 杜甫
·哲學大師 老子 ·志行高潔 莊子 ·思想家 墨子
·唐代高僧玄奘 ·變法圖強 商鞅 ·法家的集大成者 韓非
更多>>>    
“老家人”來到賒旗店

“賒旗店見證山陜商幫五百年盛衰”系列1
2011-04-27 09:14:48
華夏經緯網

  

社旗縣存留的山陜會館

  引子

  山陜商人,自明至清,扛鼎中國商業五百年。一個商幫集團能興盛如此長時間,世界史罕見。

  而河南,沒有一個地兒像賒旗店(今南陽市社旗縣)這樣,和山陜商人有如此密切的聯繫,被山陜商人左右著過去、現在甚至未來。在山陜商人眼中,賒旗店“具有黃金般的價值”。它完全是因山陜商人興建和衰敗的城鎮,成為山陜商業文明研究中繞不過去的重要所在。賒旗鎮500年之盛衰,正是山陜商人500年盛衰的縮影,更是明中期至清末中國500年興衰的窗口。

  明代萬曆年間,山陜移民來到賒旗店,將趙河南岸一個名叫三旗屯的小村,由幾戶變成幾十戶,先開雞毛小店,漸次開成商鋪。隨著時日推移,由屯而店而集鎮,終在清康乾之時,將其變成13萬人口的豫南巨鎮,在全國客商心目中,與漢口齊名,有“金漢口銀賒店”之稱。

  賒旗店的衰敗,也與山陜商人血肉相關。清末民初,鐵路開通,水運大衰,商貿南移,山陜商人漸次失卻商戰霸主地位,光芒漸斂。山陜商人拋棄賒旗店的同時,也被商場從一線“頭牌”位置拋棄。兩者如此同步,令人驚嘆。

  但山陜商人與賒旗店緣分未完。山陜商人黯然離開,他們苦心經營數百年的房舍、會館、商鋪、碼頭、票號、鏢局,拿不走搬不動,留下來,變成賒旗店的公共財產。這批古建,構成了社旗縣明清古街的主體,成為當地發展旅遊業的要件。

  今日社旗縣,以山陜會館為中心向外輻射,由會館向南,依託山陜商人的遺產打造了一條古街,古街一直延伸到老河街邊,充分展示江漢驛站水陸碼頭的風貌。這種修復,投資甚巨,但成效長遠。社旗縣,還將投入鉅資,將老賒旗店清代七十二條古街一一修復。依託山陜會館,社旗縣還擬將其打造成“商業文化基地”。

  這些物質與精神遺產,都是數百年前山陜商人遺留下來的。他們帶走的,除了真金白銀的財富,還有對賒旗店的眷戀。

  從“大槐樹下”來到南陽趙河邊

  明朝初年,有一次持續五十餘年的大移民,將河南與山西聯繫在了一起。

  明洪武元年,中原飽經離亂,加上黃河、淮河多次決口,水災蝗疫,導致中原“道路皆榛塞,人煙斷絕”。“田野辟,戶口增”成為最要緊的事兒。

  元朝全國人口9000多萬,經元末“死神的鐮刀”收割後,到明初,全國剩下5600多萬人,河南人口只剩189萬,但鄰近山西還有403萬人,且“地狹人滿”,移民源就定在了山西。

  據《明實錄》記載,當時遷民主要有汾州府、遼州、泌州、澤州、潞安州、平陽府等地的58縣。遷民最多的是平陽府人口稠密的洪洞縣。洪洞縣又是58縣移民開拔外遷集中地。中原地區數百年流傳民謠:“問我祖先在何處,山西洪洞大槐樹。祖先故居叫什麼,大槐樹下老鸛窩。”

  洪洞縣外那棵大槐樹成為移民史“地標”。從這棵大槐樹向北經娘子關可達河北,向東經東陽關可至豫魯,山西移民在大槐樹下的廣濟寺集合辦手續。移民之初,每日有萬人從這裡出發,親人生離,哭聲震天。

  根據國家政策,移民不是全家端,而是四口之家留一、六口之家留二、八口之家留三,其他人必須遷移。這是強制性移民,政府動用部隊將移民繩捆索綁送往他鄉,逃跑要付出生命代價。移民像螞蚱一樣被一串串連起來。他們手被綁,想方便就要求解掉手上的繩索,“解手”作為方便的代稱,即由此而來。

  遷來河南的移民,分佈在六十余縣,其中南陽盆地是移民重點,遷民人數很多,導致一直到清代賒旗店重興之後,山陜商人來此經商,當地人還親切地喊他們“老家人”。

  一些山西移民來到趙河南岸,在元朝所置的三旗屯安置下來,加上當地人,三旗屯逐漸出現幾十戶人家。開始僅以復耕土地為主,時間長了,精明的山西人發現,這裡地處南來北往必經埠口,水陸交通便利,他們從雞毛小店開始,慢慢開了數家客店商鋪。“善賈”的山西人生意做得好,又招來老鄉們到此經商。

  “山陜商人”是“焦不離孟”,緊跟著山西商人,陜西商人也來了,三旗屯漸成規模。小屯中有十家較有名的客店與商鋪,均為山陜商人所開,三旗屯的名字讓山陜人改成了十家店。

  山陜客商越來越多,已成地方“主事的”,他們想起夏朝儀狄在此造酒時,曾把這兒稱為興隆店,夏朝立都在山西聞喜,儀狄祖籍也是山西,於是山西客商又力主將此地復名“興隆店”。

  自永樂後,明朝政權穩定,百姓安居樂業。鄭和七下西洋,資本主義在我國萌芽,全國商業日漸繁興,興隆店也越來越興隆,山陜商人,開始拿它當“大本營”。

  賒旗店河南街曾有一座白衣觀音閣,存有石碣《興隆店》碑,碑文記載:“山西平陽府安邑縣人段國禎,室人(即夫人)練氏,見在南陽府東本鎮居住,既合社人等,起建白衣觀音閣,于萬曆四十一年(西元1613年)五月二十八日起工修建。”山西人在此除做生意而外,還參與社會事務,建廟修寺打造地方信仰。

  到了清代康乾時期,興隆店在趙河南岸碼頭形成約一平方公里的碼頭集市。隨著城北潘河航運的開通,部分商鋪、貨棧及泊船向趙河北岸和潘河西岸轉移,又在趙河北岸形成一條老街,從這條老街再向北擴張發展,相繼形成了關帝廟街、瓷器街、當鋪衚同、銅器街、福壽街等,最終形成“七十二街”。

  這一時期,鎮名改為賒旗店,名字來自東漢光武帝劉秀在此賒旗招兵。賒旗店之名一直流傳,直至1965年,因縣城駐賒旗鎮,以諧音取“高舉社會主義旗幟”意,改賒旗為社旗。

  山陜商幫都稱“老家人”

  明清時期,晉商秦商在很長時間段和經營空間內,都以聯省商幫出現,稱為“山陜商人”。

  這是為什麼呢?

  山陜商人在經營項目、商品來源地、商品銷售市場、經商路線等方面均有“交集”,出於規模經濟考慮,他們走向聯合;因逐利天性,他們相互競爭。最終形成以聯合為主的、既聯合又競爭的相互關係,被學者稱為“中國商業史上最生動最有趣的經濟現象之一”。

  因兩者極密切的關係,山陜商人前後腳來賒旗店,當地人也將明清來此的山陜商人通稱為“老家人”。山陜商人,共同主導了賒旗店的數百年興衰。

  “清康乾年間賒旗店迅速擴展中,山陜商人始終居於主導地位,其後各省商人云集之時,山陜商人仍居於全鎮商業領袖地位。”賒店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徐東道。

  山陜商人做生意與本地人不同。本地人賣糧食棉花粉條,不離土地本色。山陜商人開皮毛行、當鋪、藥行、銀號,開轉運公司、貿易公司,從武夷山往俄羅斯倒騰茶葉絲綢,從西北往東南倒騰藥材。他們起家于長途販運,致富在千里之外。他們不依故土,仰仗個人堅忍。他們喜扎堆抱團,全國普設的山陜會館,就是他們信仰的反映。

  山陜商人在賒旗店影響彌深,處處可見。社旗縣城現存留有當時全國最大最豪華的山陜會館和河南第一家晉商票號,古街背巷中,往往半條街都是山陜商人地產,到處皆是秦晉商的深宅大院。“山西鏢局”也“應運而生”前來保駕護航。

  賒旗店與秦晉商人老家聯繫極密,同盛共衰,山陜商人在此地賺取大量銀子,運回老家,蓋造深宅大院。

  僅以山西一個人陜西一個村為例。山西一個人即常萬達,他以賒旗店為重要轉運站,拓萬里茶路,成富甲海內巨賈。這個家族歷二百年不衰,累積財富,在山西榆次車輞建起了南北、東西兩條大街,樓房40余幢,房屋1500余間,其宅院規模稱“三晉民居建築之首”。

  陜西一個村即韓城黨家村,他們在賒旗店“自築碼頭自建倉”,創造了“日進白銀千兩”的商業神話。之後回鄉建四合院數百座,還建有泌陽堡、祠堂廟宇等,蔚為大觀。

  山陜商人在豫經商長達500年,壟斷河南市場,後果是一方面興商,促進本地商業發展;另一方面,他們也嚴重抑制了本地商幫的發展,“銀錢全被他人賺取”,河南成為“外商”商品銷售市場以及廉價原料供應地。(盛夏)

 

發表感言



    相關新聞
  ·厘金局當差一年勝過一個州官
  ·為籌軍費,清政府廣設厘金局
  ·一代“茶仙”的慘死迷案
  ·不走尋常路的中唐詩人
  ·一代“茶仙”,故里受冷落東瀛被尊崇
  ·《七碗茶歌》為河南老鄉所作
友情鏈結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