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行政區劃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台灣未來媒體人河南創作交流之旅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第九屆豫臺經貿洽談會
·“中原情·一家親”豫臺經貿文化交流活動
·【圖解】臺胞在大陸 臺胞證丟失怎麼辦?
·諮詢台灣高中畢業生免試申請就讀大陸高校
·一分鐘看懂卡式臺胞證
·臺胞西藏旅遊入藏批准函
·入藏函
 
  當前位置  >>  豫臺淵源
千年帝都“中國夢”(上)
2018-02-07 10:03:56 華夏經緯網

  在長達1000多年的時間堙A洛陽一直是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在中國歷代400多位帝王中,有上百位曾在洛陽執政。這是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精神寶藏,是“一本最富哲理的教科書”。“鑒史取勢”,讓這段在世界上舉足輕重地位的歷史“活”起來,讓其中的重要歷史人物“動”起來,今人就一定能站得更高、看得更遠,變得更睿智、更清醒、更自信,為人類文明做出更大貢獻。

  “若問古今興廢事,請君只看洛陽城。”一座洛陽城,半部中國史。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間。從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王朝——夏朝起,先後有商、西周、東周、東漢、曹魏、西晉、北魏、隋、唐等共13個王朝在此建都,文明史5000年,城市史4000年,建都史1500年,在中國所有古都中建都最早、朝代最多、歷史最長。在長達1000多年的時間堙A洛陽一直是中國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在中國歷代400多位帝王中,有上百位曾在洛陽執政。

  這是一座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精神寶藏,是“一本最富哲理的教科書”。“鑒史取勢”,讓這段在世界上舉足輕重地位的歷史“活”起來,讓其中的重要歷史人物“動”起來,今人就一定能站得更高、看得更遠,變得更睿智、更清醒、更自信,為人類文明做出更大貢獻。

  人類文明進步的“洛陽引擎”

  在北京奧運會的開幕式上,我們看到了沖天的焰火、瑰麗的畫卷、跳躍的活字和金燦燦的司南,它們分別代表著中國的四大發明——火藥、造紙術、印刷術和指南針。借助於高科技的聲、光、電技術中國再次向世界宣示:“創新是中華民族最鮮明的稟賦。”

  中國的四大發明是開啟人類文明的一把金鑰匙,是中華民族奉獻給世界的偉大創造。培根指出,印刷術、火藥、指南針“這三種發明已經在世界範圍內把事物的全部面貌和情況都改變了:第一種是在學術方面,第二種是在戰事方面,第三種是在航行方面;並由此又引起難以數計的變化來:竟至任何教派、任何帝國、任何星辰對人類事務的影響都無過於這些機械性的發現了”。馬克思也評論說:“火藥、指南針、印刷術——這是預告資產階級社會到來的三大發明。火藥把騎士階層炸得粉碎,指南針打開了世界市場,而印刷術則變成了新教的工具,總的來說變成了科學復興的手段,變成對精神發展創造必要前提的最強大的杠桿。”英國近代生物化學家、科學技術史專家和漢學家李約瑟,在1943年所著的《中國的科學與文明》一書中,完整地提出了中國古代的四大發明。

  把閃爍的靈光變成人類文明進步的太陽。在世界文明歷史的長河中,隨處可見洛陽古代先人的身影。這當中,有站在圭表前密切注視著日影的周公;有收集破布、漁網、樹皮、麻頭等,將它們切斷漚煮,再經過漂洗、舂搗等步驟,制出“蔡侯紙”,被美國學者邁克爾·H·哈特在其所著的《歷史上最有影響的100人》一書中名列第七的蔡倫;有利用機械原理和齒輪的傳動作用製造出指南車的張衡;有創制龍骨水車,將水由低處提到高處進行灌溉的三國時的馬鈞;有創出“製圖六體”,被稱為“中國科學製圖學之父”的西晉時的司空裴秀……他們在促進人類發展進程中做出了巨大貢獻,密布在人類文明浩瀚的科學長空,直到今天依然閃爍著中華民族智慧的光芒。

  人才,強國之本,競爭之基,轉型之要。“戰略的機遇”只有與人才這一“第一資源”有機融合,才能產生一種神奇的“化學反應”,中國夢的時代大船才能獲得澎湃的“永動力”。放眼世界近代史3次著名的經濟追趕:美國對英國的追趕、日本對美國的追趕、南韓對西歐國家的追趕。在3次追趕的背後,成功的秘訣只有一個——實施人才強國戰略。

  讓歷史的火炬,照亮“人才強國”前進的道路。建武元年(西元25年)十月,東漢光武帝劉秀車駕入洛陽,宣佈定都於此,並改“洛陽”為“雒陽”。劉秀認為漢崇火德,“洛”字的三點水不利於其火德,因火遇水則滅,於是把洛去“水”右加“佳”。建武五年,創建了當時世界最大,水準最高,集教學、科研與培訓高級幹部于一體的太學,並且皇帝經常到太學講學,明帝常遊意經藝,每鄉射禮畢,正坐自講,諸儒並聽,四方欣欣。通過考試選拔人才入學,還破格招收有成就的童子。太學人數最多時達3萬。

  培育出了一大批影響古今、震驚中外的泰斗式人物:許慎著《說文解字》,集古今經學訓詁之大成,是我國第一部字典;王充著《論衡》,是一部閃耀著樸素唯物主義思想光輝的傑作;班固的學生馬融遍注群經,融的弟子鄭玄更是聚今古文之大成,為儒學的統治地位提供了堅實的理論依據。班固編著了中國第一部斷代史《漢書》,與《史記》並稱為中國兩大紀傳體史學名著。

  張衡,“中國的科聖”、東方的亞堣h多德,于西元132年,發明瞭候風地動儀。西元138年,候風地動儀準確測出了千里之外的隴西地震,這標誌著人類開始了用儀器記錄研究地震的新紀元。而歐洲在1880年才製造出類似的地震儀,比張衡晚了1700多年。1970年,國際天文學聯合會用張衡的名字命名月球背面的一個環形山為“張衡山”;1977年,又將太陽系中一顆編號為1802的小行星命名為“張衡星”,把張衡和哥白尼、達爾文、牛頓、伽利略並稱。在木製機械方面,張衡也有舉世矚目的創造。他巧妙利用差速齒輪的原理,製造了不論車行方向怎樣變換,車上站著的木人的手永遠指著南方的指南車和計算行車里程的計媢爸恣C1947年,英國科學家王徹斯特在研究了張衡的指南車之後盛讚說:“西方各國最近60年才知道差速齒輪的道理,中國人民在1000多年以前就應用了。”西元117年,他發明瞭用水力推動運轉的大型天文儀器——水運渾天儀,這不僅是最精密的天文儀器,也是世界上鐘錶的祖先。

  任何偶然的背後,都隱藏著必然的邏輯。循著這樣的邏輯,我們可以清晰地發現這“難以置信”和“不曾想到”之間密不可分的關聯。自由是天才的火星。東漢太學最鮮明的特徵就是自由研討,各抒己見。皇帝經常親自主持博士之間或博士與名儒之間的論辯。光武帝劉秀曾多次“會諸博士論難於前”;章帝更是會諸儒于漢宮白虎觀,以問難形式諸經同異,連月乃罷,並命班固總結為《白虎通義》一書。白虎觀會議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高規格的學術會議,以其特有的歷史價值成為中國倡導學術自由的里程碑。

  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2013年12月14日,中國嫦娥成功落月,玉兔信步虹灣,鬆軟月壤上第一次留下中國足跡,一個古老民族數千年的太空夢想,寫到了更高遠的星空,把中華民族非凡的創造力又一次刻在了人類文明發展的光輝史冊上。從“嫦娥”登月到“蛟龍”探海,從高鐵飛馳到科技興農,近年來,我國一系列創新突破提升了國家實力,也讓世界驚嘆“創新勢頭在地理上正向東方回歸”。

  書寫中國歷史時代的“洛陽變革”

  人類歷史上堪稱歷史時代的時期,是那些具有貫通的主題、出現巨大歷史變化的時期;是激情演繹,將這個主題書寫成舉世矚目的國家傳奇的時期。

  中國上下五千年,縱橫一萬里。放眼五千年的歷史長河,有著一千五百年建都史的“洛陽段”,可謂波瀾壯闊。

  洛陽“二里頭”,一鳴天下驚。二里頭原本是一個洛陽普通村莊的名字,直到50多年前她進入中國考古工作者的視野。隨著最早的宮城、最早的中軸線佈局的宮殿建築群、最早的青銅禮樂器群、最早的青銅器鑄造作坊等重大發現,以及大型“四合院”建築、玉質禮器、各類龍形象文物、白陶和原始瓷的發現,和骨卜的習俗、鼎鬲文化的合流等“中國”元素在此大匯聚,“華夏第一王都”躍然村上。

  夏朝,開創了由“多元邦國”到“一大統”的王朝,構成了華夏早期文明的主流,確立了以禮樂文化為根本的華夏文明的基質,拉開了中國“國家文明”的序幕,在中華文明發展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歷史意義。

  當今世界既是一個國家的世界,也是一個民族的世界。3000多個民族分佈在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民族就有民族問題,民族區域自治始終是中國最重要的政治文化基因之一。“修其教不易其俗,齊其政不易其宜”,實現“大一統”,始終是歷代王朝處理民族問題的基本方略。

  中國歷史上“民族區域自治”的“第一縷陽光”照在了河洛大地。湯之《盤銘》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這是商朝的開國君主成湯刻在澡盆上的警詞,旨在激勵自己自強不息,創新不已。成湯在“浴身”的同時不忘“浴德”,商湯滅夏之後,為了統治九州,把都城設在夏都斟鄩,並對夏后氏貴族依然保存“夏祀”的權力,贏得了亡國的夏后氏上層貴族、夏民的支援。正如《呂氏春秋·慎大覽·慎大》所記載的:“湯立為天子,夏民大悅,如得慈親,朝不易位,農年去疇,商不變肆,親殷如夏。”在二里頭遺址中,也發現在兩王朝更替的二里頭文化四期,宮殿區仍在使用中,都邑性質的新的大型建築工程,服務於夏后氏上層貴族的手工業還在繼續。這一考古發現更加證實文獻《墨子·非攻下》記載,而湯“欲遷其(夏)社,不可”。

  順文明潮流、體時代脈動、展歷史未來、革故鼎新的北魏孝文帝“漢化”新政。北魏的開國皇帝魏道武帝拓跋珪,佔領中原以後,沒有採取武力高壓政策強迫漢族退回到奴隸社會,而是讓中原封建制度繼續存在,凡漢族士大夫“諸軍門者,無少長,皆引入賜見”,廣聽意見,儘量採用。任用漢族文人做官,建立封建的政治機構。平城四郊種田人大多來自中原,拓跋珪採取“計口授田”的封建生產方式。北魏實行了約一個世紀“一國兩制”的政策,封建制度的優越性在與奴隸制度的和平競賽中日益明顯。

  從“開天闢地”到“改天換地”。西元471年,孝文帝即位,太和十九年(西元495年)九月,“六宮及文武,盡遷洛陽”。自此洛陽作為北魏的都城,以“衝破思想觀念障礙,突破利益固化藩籬”的勇氣,“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涉險灘”的決心,和“沒有比人更高的山,沒有比腳更長的路”的氣魄,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漢化”新政,曲“劍”為“犁”,從根本上改變了北魏的前途命運。遷洛之民,死葬河南,不得北還,代人南遷者,悉為河南洛陽人。改胡姓為漢姓。文帝以土為黃中之色、萬物之元,故改拓跋氏為元氏。接著,把多字的胡姓一律改為漢姓。斷北語,講漢話。不得以北俗之語,言于朝廷,若有違者,免所居官。不僅是廢除鮮卑語,而是廢除一切非漢語的胡語,一律改說正音,即洛陽官話。禁胡服,改禮俗。孝文帝命尚書李沖和遊明根、蔣少遊等改制漢人的衣冠,禁穿胡服。對於私著胡服的人,官府要糾察。就連頭髮的樣式也要同於漢人。廢除鮮卑人西郊祭天的禮儀,改行漢族皇帝“圜丘祭天,方壇祭地”的儀式,改官制,定律令。孝文帝倣照漢魏官制進行改革,設三師、三公等中央官制,地方設刺史、郡守、縣令。首都洛陽置司州,設司州牧。下設河南郡,設尹和丞。郡下設洛陽縣,置縣令。廢除鮮卑法律中一些酷法,實行較為人道的漢法。同時孝文帝還強化了遷都洛陽之前的均田制等一系列政治經濟改革措施,不可逆轉地結束了北魏的內憂外患,促進了北方以鮮卑族為中心的民族大融合,消除了民族隔閡,為國家由分裂到統一奠定了基礎,書寫了人類發展史上壯麗的北魏史詩。

  茫茫九脈流中國,縱橫當有淩雲筆。面對偉大中國夢的感召,面對深層次矛盾和“成長中的煩惱”,十八屆三中全會以全面深化改革為主題,擘畫改革新藍圖,吹響了改革集結號。綜觀國際國內大勢,我國發展仍處於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機遇不僅是“時機”,更要能“遇合”,把握和運用機遇的能力決定著機遇的價值。能否抓住機遇,關鍵在於能否以“變革”的勇氣乘勢而上,將各種有利條件和因素轉化為國家發展的動力。(任德成周健 張正良 陳旭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