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兩岸媒體聯合採訪活動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台灣未來媒體人河南創作交流之旅
·第九屆豫臺經貿洽談會
·【有問有答之求學篇】臺籍考生高考加分政
·【有問有答之攻略篇】辦理臺胞證的具體流
·如何申請辦理相關赴臺個人遊手續?
·【圖解新聞】台灣律師在大陸執業範圍將擴
·【圖解新聞】《台灣學生獎學金管理辦法》
 
  當前位置  >>  豫臺淵源
為什麼說中原文化是中華文明的正統文化?
2018-02-07 10:05:06 華夏經緯網
    在古代中原與中國、中州是同意語。如《禮記·王制》就記載說:“中國戎夷,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東方曰夷……南方曰蠻……西方曰戎……北方曰狄。”《太平禦覽》記載:“王者受命創始,立都建國必居中土,所以控天下之和,據陰陽之正,均統四方,以制萬國者也。”(《太平禦覽》卷一五六)身處南方之地的楚君就曾自己聲稱:“我蠻夷也,不與中國之號謚。” (《史記·楚世家》)由於中原適中的地理位置,讓人意識到“當取天下之日,河南在所必爭。”得中原者得天下,成為歷代政治家、軍事家的信條。古人劃分天下曾將中國分為九州,何謂九州?古籍所記,各不一致。《禹貢》九州為:冀、兗、青、徐、揚、荊、豫、梁、雍。《爾雅》九州是:冀、幽、兗、營、徐、揚、荊、豫、雍。《周禮》九州即:冀、幽、並、兗、青、揚、荊、豫、雍。《呂氏春秋》九州為:豫、冀、兗、青、徐、揚、荊、雍、幽。考之舊說,《禹貢》九州說乃是根據黃帝割地布九州之說。(見孔疏)《漢書·地理志》亦明白記載說:“昔在黃帝……方制萬里,畫野分州……堯遭洪水,懷山襄陵,天下分絕,為十二州,使禹治之。水土既平,更制九州。”關於豫州的方位,《禹貢》雲:“荊、河惟豫州。”荊即荊山,北至黃河。《呂氏春秋》雲:“河、漢之間為豫州。”河指黃河;漢指漢水。高誘注:‘河在北,漢在南,故曰‘之間’。” 《爾雅》:“河南曰豫州。”由此可見,豫處河、漢之間,乃中原之地,九州之腹心。  

    中原以其居中的地理位置,自古視為帝王州。早在五帝之時都是活動在中原這塊土地上。如黃帝都有熊在新鄭,顓頊都帝丘在濮陽,堯都平陽在臨汾,舜都蒲坂在運城地區,為締造中華文明建立了豐功偉績。逮至夏商週三代,如夏都陽城、陽翟、斟鄩、原、老丘,商都亳、隞、相等,均在河南境內。周王朝建都在豐、鎬,地望在廣義的大中原內,但周滅商後,武王便提出要把政治中心轉移到中原。《史記·封禪書》雲:“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之間,故嵩高為中嶽,而四岳各如其方。”這是說河洛地近中嶽,為天下之中,故三代之君皆宅京于斯。不僅三代之君都中原,而且自西漢至北宋正統王朝建都也全在中原,所以說中原地區一直為帝王都,是幾千年的中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逸周書·度邑解》記載:周武王伐紂滅商後,曾瞻望中原,指出“自洛汭延于伊汭,居陽無固,其有夏之居。我南望過於三涂,我北望過於有岳,丕願瞻過於河,宛瞻于伊洛,無遠天室。”天室就是中嶽嵩山。為什麼要在中嶽附近營建帝都?《史記·周本紀》說:“成王在豐,使召公復營洛邑,如武王意。周公復卜申視,卒營築,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塈﹛C”這裡文意很清楚,營洛邑遷九鼎,主要是這裡是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遠近皆宜。《尚書·康誥》中說:“周公初基,作新大邑于東周洛,四方民大和會。”孔注說:“初造基建,作王城大都邑于東周洛汭,居天下之中,四方之民和悅而集會。”《康誥》還說:“侯甸男邦採衛,百工播民和,見士于周。“孔注說:這是去王城千百里之外的“五服之百官,播率其民,和悅並見,即事于周。”《疏》堣]說:“周公初造基址,作新大邑于東周洛水之汭,四方之民大和悅,而集會言政治也。”、因此說河洛地區不僅是“四方入貢送塈﹛芋A而且也是四方之民的政治中心。 

    中原除了位置居中之外,還有它優越的地理形勢。清人顧租禹在《讀史方輿紀要》一書中說:“自天下而言,河南為適中之地;自河南而言,許州又適中之地也。北限大河,曾無潰溢之患;西控虎牢,不乏山溪之阻;南通蔡、鄧,實包淮、漢之防,許亦形勝之區矣。豈惟土田沃衍,人民殷阜,足稱地利乎。”(顧租禹《讀史方輿紀要》,卷 47 ,河南 2 )又說:“河南閫域中夏,道媬蝧瞗C頓子曰:‘韓,天下之咽喉;魏,天下之胸腹。’范雎亦云:‘韓、魏,中國之處而天下之樞也。’秦氏觀曰:‘長安四塞之國,利於守;開封四通五觀之郊,利於戰;洛陽守不如雍,戰不如梁,而不得洛陽,則雍、梁無以為重,故自號為天下之咽喉。’夫據洛陽之險固,資大梁之沃饒,表堛e山,提封萬井。河北三郡,是以指揮燕、趙。南陽、汝寧,是以控扼秦楚。歸德,足以鞭弭齊、魯,遮蔽東南。中天而立,以經營四方,此其選也。”(同上注)讀此,可以知道作為中原地區的河南的地理重要性了。  

    中原居九州之腹心,中天而立。地勢西高東低,關山險厄,勢利形便。東據芒碭之險峻,西依連綿之秦嶺,南亙蜿蜒之大別,北依太行之巍峨,巍巍嵩嶽,屹踞中立,奔騰澎湃的黃河浩浩蕩蕩橫貫期間。名山大川,交相輝映;平原沃野,人民殷富。《管子·乘馬篇》有言:“凡立國都,非于大山之下必于廣川之上。高勿近旱而水用足,下勿近水而溝防省。”山川水土是定都者首先要考慮的因素。因為中華民族是一個重農的民族,任何一個朝代都不能不考慮農業經濟的發展。正是基於此種原因,中國絕大多數政治家、軍事家都看中中原,逐鹿中原,建都定鼎于中原,決定中原在中國歷史上的中心地位,其實是中原得天獨厚的中天而立的優越的地理形勢。

    關於中原文化的特點,不少學者曾作過不同的探討。本文根據自己的理解談一點粗淺看法,以抒己見。  

    (一)創造性。中原文化是中華文化之根。中原人民在歷史長河中就發揮出了偉大的創造能力。他們依據自己的生存方式,創造了獨特的文化。《易經》記載有這樣一段話:“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易經·係辭下》傳第二章)在中原地區靈寶黃帝鑄鼎原,發現了五千年前仰韶文化時期建築面積達 500 多平方米具有宮室性質的大房子,四週有回廊,的確是上棟下宇。其他同時期的房子,都是木骨泥湀棜邧峇ㄥ簹漲a面建築。在這一時期出現了夯築技術、出現了原始水泥和人造輕骨料等建築材料。仰韶時期的房屋建築為中國五千年民族建築風格打下了基礎。大概在一百多萬年以前,或者還要更早時期,人類祖先已在中原繁衍生息了,那時的人們沒有固定住處,冬居穴窟、夏棲橧巢,群居生活,為了生存,與自然抗爭,跟野獸格鬥。不知經過多少萬年,他們終於把堅硬的石頭琢磨成粗獷的石器。如石斧、石矛、石刀之類的工具,用來狩獵、宰割肉食,甚至征戰。早期人們不知用火,茹毛飲血,饑則求食,飽則棄余,不媒不娉。神農之世,教民耕而陶,始有農業,人們能夠蒸煮熟食。相傳到了黃帝時代,《史記·五帝本紀》說:黃帝“治五氣,藝五種,撫萬民,度四方。”《集解》曰“藝,種也,樹也。五種即五穀也。”引鄭玄曰“五種:黍、稷、菽、麥、稻也。”在中原地區的確考古發現了粟類和稻穀。原始人赤身裸體,夏披樹葉,冬穿獸皮,到黃帝、堯、舜時期人們學會紡織有了衣服穿,與他們相對應的考古學文化中發現了麻織品和絲織品的衣服原料,這與黃帝正妃嫘祖教民養蠶繅絲可能要有一定關係。中國天文曆法發現很早,《史記·歷書》中說:“蓋黃帝考定星歷。”《索引》引《世本》及《律曆志》均說:黃帝的天文官容成子著《調歷》。《路史·疏仡記·黃帝》中說:黃帝“設靈臺,立五官以敘五事,命諛區占星,計苞受規;命羲和佔日,尚儀佔月,車區佔風,隸首定數,伶倫造律,大橈正甲子;命容成作蓋天;命大容作承雲之樂,大卷著之椌楬……乃命沮誦作雲書,孔甲為史;命俞附、岐伯、雷公、巫彭、桐君處方。”這段話說天文、曆法、數律、甲子、音樂以及作書、作史、醫藥等都是在黃帝時代發明創造。特別是“容成作蓋天”一句,正與濮陽仰韶文化 45 號墓“蓋天說”形狀相符合。《韓非·五蠹》、《呂氏春秋·君守》等都提到“倉頡作書”,作書即造字。《世本》說:“沮誦、倉頡作書”。宋衷注說:“倉頡,黃帝臣。”《世本》還說:“史皇作圖”,宋衷注:“史皇,黃帝臣也,圖為畫物象也。”張澍粹注引《易卦通驗》說:“軒轅子苗龍,為畫之祖。”上述諸多發明創造,後代文人都把它歸到黃帝身上,黃帝是中原地區的盟主,黃帝族團一直是中原的領袖,他開創了中原文化創新的先河。除此之外,在考古發現中證實,裴李崗文化、仰韶文化、龍山文化、二里頭文化中都發現了象形文字或符號文字,到了商代的甲骨文形成為比較成熟的中國文字。中國的青銅器最早出現在仰韶文化中,到了商周時發展為高度的青銅文明。鐵器的出現,最早也是在中原地區。銅與鐵的出現都是劃時代的發明創造。以上只是簡單舉一些例子,足以說明中原文化具有強大的創新特點。人類需要創新,不創新就沒有生命力。“湯之盤銘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誥》曰:作新民。《詩》曰:周雖舊邦,其命維新。(《禮記·大學》)這裡的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作新民,其命維新,都是告誡人們不要保守,要創新,要進步。中原人民一向重視創新,中原文化具有明顯的創造性特色。  

    (二)延續性。中原文化如果從河南裴李崗文化算起,已綿延 8000 年之久。它從一開始就踏著強健的步伐走來,中間雖經歷了時盛時衰的曲折過程,但始終沒有中斷。從裴李崗文化、仰韶文化再到河南龍山文化以至三代的夏、商、周文化,以及秦漢及其以後,各朝代文化始終延續發展。即使鮮卑族拓拔氏建立的北魏王朝、蒙古族的大元帝國在中原建立政權,不僅沒有使中原文化中斷,反而使他們自身受到漢化。在優勝劣汰的自然原則支配下,使他們不得不改變自己,自覺接受中原文化。在漫長的歷史演變過程中,只有中原文化始終自成體系,向來不曾被異化、被中斷。這一點,在中國所有地域文化中恐怕是最為突出的。再以龍山文化為例,與中原龍山文化時代大體相同的考古學文化有:海岱地區的龍山文化、太湖地區的良渚文化、江漢地區的石家河文化等。這三個地區的古文化,從發掘資料的實際情況看,它的水準與中原的龍山文化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但這三個地區的古文化最後有的徹底中斷,有的走向低谷。如海岱地區的龍山文化,它的繼承者是岳石文化,其文化水準明顯地衰退;太湖地區的良渚文化,是我國東南地區最燦爛的一支文化,但是它的歸宿不知所終,成為學術界不能理解的謎團。石家河文化最後融入中原龍山文化之內。在中原龍山文化的基礎上,出現了堯舜聯邦王朝,出現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世襲王朝。以上這些情況就有力地說明中原文化它呈現出來的極強的生命延續性特點。  

    (三)相容性。中原文化乃至中華文化都有吸收外來文化成就藉以提高自己的理論水準的優良傳統。中原文化之所以表現出強大的生命力,其中一個重大的原因就是在於它善於自我繼承並不斷吸納其外來文化,從不拒絕外來文化,並善於將外來先進文化與本身固有傳統融合起來,使之更加輝煌燦爛。如傳說中的黃帝時代,在黃河流域實際上是多種文化並存,通過戰爭、通婚、聯盟,使各族團之間不斷融合。如在中原地區是以黃帝族團為主體的早期華夏族,當時有萬諸侯,圖騰信仰也是不同,最後黃帝的龍圖騰形成了主體。聞一多《神話與詩·伏羲考》中說:“這個大蛇為圖騰的團族,兼併了、吸收了許多別的形形色色的圖騰團族,大蛇這才接受了獸類的四腳,馬的頭,鹿的角,狗的爪,魚的鱗和須。……於是便成為我們現在知道的龍了。”傳說中龍的出現就是相容的典型例證。黃帝族團雖然以龍圖騰為主,但是在族團內仍容有許多其他圖騰信仰。如電、星、風、雲、雕、鶡、鷹、鳶、大鴻、熊、羆、貅、虎、狼、豹、豸、犬、馬等 21 個圖騰族。(見許順湛《中原遠古文化》,河南人民出版社, 1983 年版)黃帝戰勝蚩尤後,並沒有驅逐或殺絕,而是採取了相容的態度,他把蚩尤族的領袖吸收到政權的領導層內,如《管子·五行》說:“黃帝得六相而天下治,神明至。蚩尤明乎天道,故使為當時(管天時)。”蚩尤是黃帝的敵人,能夠任為六相之首,發揮他的長處,的確難能可貴。黃帝族的相容性為華夏族的形成打下了基礎,歷經堯舜和夏商週三代多元一體格局的華夏族形成,在華夏族的基礎上,于漢代之後形成了漢族,它繼承了相容的優秀傳統,使漢族如滾雪球一樣不斷強大,形成了中華民族的主體。反映在考古學文化上,如仰韶文化的分佈縱橫數千里,西達甘青,東到魯西,北至內蒙古,南到江漢地區,都有仰韶文化的出現,但是海岱的大汶口文化、江漢地區的屈家嶺文化也發展到中原地區,中原文化相容了其他地區文化的精華,使它增加了活力,最後發展為獨樹一幟的河南龍山文化、夏商週三代文化。進入秦漢以後,中原文化吸收外域文化的能力更強,使中原文化光芒四射,從來沒有被外來文化所干擾。正如孟子所說的“吾聞用夏變夷者,未聞變于夷者也。”(《孟子·有為神農之言者章》)中原文化在其成長髮展過程中以其恢弘的氣度、開闊的胸襟、不斷從周邊地區文化中吸取營養,博採眾長,融會貫通促進自身發展。這是中原文化又一個最為突出的特點。  

    中原文化雖屬地域文化,但它不同於一般區域性文化,它以其特殊的地理環境、歷史地位、人文精神,在中華傳統文化中居於正統主流地位。  

    (一)中原文化是中華文明的源頭和核心  

    在五帝時代邦國林立,神州大地出現了許多地區性的文明。如江漢地區文明、太湖地區文明、海岱文明、甘青文明、燕山地區文明以及中原文明。中華文明的源頭在中原地區。許順湛先生在《再論黃帝時代是中國文明的源頭》文章中,把這個問題已經說的很清楚。他提出:農業生產社會化、手工業專門化、腦力勞動階層化、部落酋邦化、禮制規範化五條標準,與中原文化都能夠對應,黃帝族團活動的地域主要在中原地區。關於文明的要素和文明社會形成的標誌,國內外學者提出了許多不同標準,匯總起來有:文字、會對自然物進一步加工、一夫一妻制、城市、第三次分工、階級和國家、禮儀建築、宮殿廟宇、巨型建築、青銅等。這些標準或稱之為要素,與黃帝時代的中原地區文化相對應,基本上都很吻合。即使退一步說,把中華文明源頭認定在堯舜時代,與它對應的考古學文化是中原龍山文化,近來文明探源工程確定了四個要點,即山西臨汾的陶寺遺址、河南鄭州市轄區的登封王城崗遺址、新密的古城寨古城遺址、新寨古城遺址。這就是說從考古學角度來看,學術界也把中華文明的源頭鎖定在中原大地。  

    國家文明多在國都中體現的比較突出。五帝時代屬於邦國文明,夏商週三代屬於王國文明,秦漢以後屬於帝國文明。這些文明就是中華文明不同歷史階段的文明,它反映了中華文明的全過程。但是中華文明不僅它的源頭出現在中原地區,而且從它幾千年發展史來看,其核心地區也在中原文化圈內。前邊已經作了介紹,從五帝到三王再到秦漢以後,其邦國、王國、帝國的國都基本上都在中原地區。如《史記·封禪書》 : 雲:“昔三代之居皆在河洛間,故嵩高為中嶽,而四岳各如其方。”《正義》引《世本》和《帝王世紀》,不僅具體的介紹了夏禹、商湯、盤庚之居在河洛間,而且指明“周文、武都豐鎬,至平王徙都河南,”也在河洛之間。《國語·周語》記載:“昔夏之興也,融降于崇山,”“商之興也,檮杌次於丕山”,“周之興也,鸑鷟鳴于岐山。”岐山在關中,丕山在滎陽,崇山即中嶽嵩山。進入封建帝國時代,其國都基本上是在西安、洛陽、開封。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中深刻指出“國家是文明社會的概括”(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人民出版社 1972 年版,第 17 頁)。國都是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的核心,也是一個國家的代表。不同時代,不同國度的國家的國都文化,是中原文化區別於其他地區文化的最大特點,它不僅是中華文明的核心,在一定意義上講,它也是中華文明的代表。  

    (二)中原文化對中華文明的貢獻。  

    關於史前中原文化對中華文明的貢獻,許順湛先生在《黃河文明的曙光》一書中對氏族部落時期,即裴李崗文化時期歸納為八大貢獻:第一,發明瞭耒耜,使農業跨入鋤耕農業新的歷史階段;第二,發明瞭地下糧倉;第三,發明瞭半地穴的房屋建築;第四,發明瞭編制和紡織技術;第五,發明瞭燒陶窯;第六,發明瞭糧食加工工具;第七,發明瞭樂器;第八,發明瞭符號文字。從部落聯盟到酋邦出現,即仰韶文化時期,中原文化對人類社會文明做出了十大貢獻:第一,發明瞭犁耕農業,為古代文明奠定了經濟基礎;第二,制陶科學技術的飛速發展率先走向專業;第三,冶鑄青銅的火花照亮了文明社會的道路;第四,家畜的馴化奠定了幾千“六畜“的基礎;第五,建築科學的發展奠定了民族建築風格的基礎模式;第六,衣著裝飾是社會文明的風貌;第七,繪畫藝術的發明,為社會文明穿上華麗的衣衫;第八,文字的出現是精神文明的催化劑;第九,度量衡是人們在社會經濟生活領域活動的標準;第十,天文、律曆、易學的出現是古代文明中科學技術的高峰。酋邦聯盟到世襲王朝,即中原龍山文化到二里頭文化時期,對社會文明也做出了十大貢獻:第一,農耕技術進一步發展;第二,建築技術的新成就,出現夯築、高臺建築、石灰、土坯等;第三,製造陶器普遍使用快輪;提高了效率和品質;第四,青銅技術大有提高,併發明瞭鑲嵌工藝;第五,發明瞭木漆器;第六,制玉工藝飛速發展;第七,文字的發展和樂器的新發明;第八,出現了絲織品;第九,發明瞭水井;第十,發明瞭釀酒技術。(見許順湛《黃河文明的曙光》,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3 年版)以上均係中原考古學文化的反映,其實與史書記載也基本吻合。  

    中原文化中的“河圖”、“洛書”、《易經》集中反映了“天人合一”、“天人和諧”的哲學思想,“陰陽對立統一的宇宙觀,“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的民族精神,及“和合”思維理念,一向被學術界譽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活水源頭。文字萌芽于五帝時代,到商代在安陽殷墟出土的甲骨文,已經是成熟的文字,它是中國漢字的鼻祖。由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直到楷書一脈相承,東漢許慎著《說文解字》,對中國的漢字進行了規範。天象曆法出現在五帝時代,到夏商周大有發展,進入秦漢以後更加成熟,以張衡為代表的科學家首先在東漢國都營建了靈臺,這是有遺跡作證的中國最早的天文臺。中國最早的鑄銅技術和冶鐵術的發明,對社會發展起到劃時代的作用。漢代的球墨鑄鐵技術早于西方國家一千多年。漢代的疊鑄技術、造紙技術、水利機械、製造技術,以及後代活字印刷技術等,都是首先出現在中原。東漢在國都興建太學,是國家的最高學府,學生最多時能達到三萬多人,歷經曹魏、西晉給全國培養了大批人才,揭開了中國教育史上輝煌的一頁。先秦諸子百家形成了不少學派,影響後世最大的是儒、道、墨、兵、雜諸家,他們活動的地域大多在中原地區。儒家創始人是孔子,出生在魯,祖根在豫,他尊崇周公,入周問禮,向李耳求教,週游列國十四年,足跡遍佈中原。道家鼻祖李耳,出生鹿邑,在東周王朝為柱下史,在靈寶函谷關寫下《道德經》五千言經典。墨家的鼻祖墨翟,毛澤東稱他為平民聖人,他的老家在魯山。有中國特色的佛教文化,它的釋源是洛陽白馬寺,禪宗祖庭是登封少林寺。有影響的漢學、玄學以及北宋的理學都是在中原發跡。  

    典章制度形成于中原。關於典章制度,在早期實際上就是禮樂制度,或稱禮儀制度,它在新石器時代已經出現。美國有一位學者說:“制度通常包括一套習慣和傳統,一系列法規和準則,以及物質的延伸,如建築、懲罰手段、溝通和訓誡機構。由於認識社會的人,這些成分有些大概從很早的時代開始即已存在,但完整形態的制度看來是新石器時代的一項成就。”(美·伯恩斯、拉爾夫合編《世界文明史》第一卷,,商務印書館, 1988 年版)這裡所說的制度就是中國史書上說的禮制。禮儀制度是中國古代精神文明的集中表現。在國家出現後的 ,它是宗法等級秩序、政治體系和全面的倫理道德規範。禮制是古代國家機器正常運行的法則,是人們言行的標準,國家賴以生存,社會賴以安定。《周禮》、《儀禮》、《禮記》的中心思想是:“惟王建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設官分制,以民為極。”(《周禮·天官家宰第一》)其實這“三禮”便是當時的典章制度。早在堯舜時期,《史記·五帝本記》記載的很清楚,如說:‘舜乃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遂類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辯于群神。”“修五禮、五玉、三帛二生一死為摯,如五器,卒乃復。”“歸,至於祖禰廟,用特牛禮。”“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撲作教刑,金作贖刑。眚烖國,赦;怙終賊,刑。欽哉,欽哉,惟刑之靜哉。”夏商周直至秦漢以後的典章制度,即禮制不斷完善以至更加成熟,成為精神文明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可以肯定地說,反映高度文明的禮制,都是在中原地區歷代國都中制定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