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簡介
·河南省交通概況
·河南省教育概況
·河南省經濟概況
·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小康路上R
·兩岸媒體聯合採訪活動
·豫臺交流30週年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河南省政協委員提案復文公開目錄
·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轉發省臺辦省發展改
·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
·《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政策圖
·河南設置225個港澳臺居民居住證受理點
·一圖速覽!港澳臺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全指
 
  當前位置  >>  豫臺淵源
歷史豐碑 根親紐帶(上)
2018-03-05 10:23:21 華夏經緯網
  在由晉唐至明清的漫長歲月堙A地處江淮間豫皖結合部的“光州固始”,因其特殊的地理區位、自然條件、歷史因緣,成為歷代中原河洛人南遷的肇始地和集散地,在河南移民史上有著顯著地位和重要影響。血緣、文緣、史緣、地緣關係“編織”的特殊精神紐帶,穿越歷史時空,將閩臺同胞,海外僑胞,客家民係,同祖地固始緊緊地連在了一起。徙居閩粵的固始籍民,為當地帶去了先進的中原文化、生產技術、農耕文明,加速了我國東南邊陲人類社會的發展進程,其歷史貢獻與影響,將永遠輝映于史冊。漸次播遷海外、旅居世界各地的華人華僑,客家群體,創業異國他鄉,傳播華夏文明,為世界的文明進步作出了寶貴貢獻,贏得國際社會的廣泛讚譽。由古至今,千百年來,他們譜載口授,世代相傳:牢記鄉關祖地,勿忘“光州固始”。固始因此成為蜚聲海內外的中原僑鄉,“唐人”故里,客家之根,閩臺祖地,成為“天下固始人”心目中永遠的“大槐樹”。近30年來,海內外研究移民歷史、尋根文化的專家學者和大眾媒體,也隨之將熱情的目光投向固始,考察、研究、傳播固始根親文化現象。尤其是以唐初陳元光、唐末王審知為代表的移民文化與根親情結,成為備受關注的焦點和熱點。 

  上篇:戍閩開漳篇 

  在西元七世紀中期的我國唐代歷史上,從中原河洛地區的“光州固始”,走出一個造福南疆、飲譽朝廷的家族;這個家族中有一位獻身七閩百粵,感動海峽兩岸,功耀古今、名播海外的將軍。這位將軍就是唐初奉朝廷之命,戍守閩粵,平撫“嘯亂”,創建漳州,傳播中原文化和農耕文明的“開漳聖王”陳元光。 

  陳光元,字廷炬,號龍湖,河南“光州固始”人。世居江淮之間的大別山北麓浮光山下。唐顯慶二年(657)出生於潁川望族、開唐功臣門弟、將軍世家。少懷大志,崇文尚武,十三歲領“鄉薦”第一。祖父陳犢,字克耕,曾以5萬精兵助唐滅隋,被唐廷封為開國元勳,任玉鈐衛翊府中郎將懷化將軍。祖母魏敬,世稱魏媽,字玉玨,號雲霄,隋中書魏潛之女,唐相魏徵堂妹。幼習詩書,尤喜戰陣、騎射之術。曾和丈夫陳克耕為助唐滅隋並駕齊驅,逐鹿疆場,被封為唐開國元勳夫人。父陳政,青年時隨父母馳馬河洛,剛果有為,被唐太宗任為左郎將。兩位伯父陳敏、陳敷,分別在朝中任中郎將懷遠將軍、右郎將雲麾將軍。 

  穿過歷史的隧道,回望當年的烽煙,陳元光舉家奉詔南下,緣起于唐初的一次武裝移民。時間是:總章二年至鹹亨元年,即西元669-670年;屯師目標:泉州與潮州之間閩粵贛結合部“方數千里”“蠻荒之地”;廷命任務:平息少數民族動亂,開發建設  東南疆域。 

  南國烽煙:隋唐以前,泉州與潮州之間廣大地區的原住民(時稱“南蠻”或“蠻獠”)尚處於氏族公社社會階段,沒有本民族的文字,或隨山洞而住,或編荻架茅而居。其俗“斷發紋身,好相攻討”。除狩獵之外,也“刀耕火耨”,“去瘠就腴”,不斷佔領新的地盤,因而和安居務農的漢族群眾時有衝突。到了唐初,這一肇始於漢代延續了近八百年的漢蠻矛盾激化升級。西元669年,潮州與泉州之間終於爆發了一次大規模的“蠻獠嘯亂”,嘯亂武裝由打家劫舍,發展到陷城略地。生靈涂炭,苦不堪言。 

  奉詔南下:告急文書馳入朝廷,唐高宗遂于總章二年(669)詔命陳元光之父——玉鈐衛翊府左郞將歸德將軍陳政為朝議大夫、統領嶺南行軍總管事,率府兵3600名,營將123員,由中原出征,入閩平亂。因眾寡懸殊,交戰失利,陳政退守九龍山,奏請朝廷增援。於是朝廷命陳政兄陳敏、陳敷率58姓“光州固始”子弟赴閩增援。時年72歲的陳元光祖母魏氏夫人見國家危難當頭,毅然隨軍南征。援軍行至須江(今浙江江山縣境),陳敏、陳敷二位將軍相繼染疫病逝;至漢興(今福建浦城),陳敏之子元敬、陳敷之子元敡也不幸夭折。魏氏夫人不顧失子喪孫之痛,代子領兵,繼續南下。 

  兩軍會師後,“結筏渡江”,採取招撫多數,“圍剿元惡”的戰略方針,突破圍追阻截,打通前進道路,得以進屯梁山之外的雲霄火田一帶建宅落居。 

  元光受命:陳政不負朝廷厚望,出生入死,曆盡艱辛,“靖寇患于炎荒,奠皇恩于絕域”。鎮守閩粵之吭,澤被泉潮之野。歷時9年,積勞成疾,于儀鳳二年(677)病故于軍中。 

  陳元光時年21歲,奉詔代理父職。13歲隨家南征的陳元光,此時已經歷了8年的戎馬生涯。由於家庭熏陶,疆場歷練和中原文化的滋養,使陳元光逐漸成長為集文韜武略于一身的政治家、思想家、軍事家和詩人。他統軍主政後,先後平撫了潮州、循州、惠州一帶的“嘯亂”,閩南、嶺南社會由此得以安定。事聞于朝,于永淳二年(683)進階陳元光為正議大夫、嶺南行軍總管。 

  建漳置郡:是年(683),陳元光奏請在泉、潮間建州設縣,以鞏固東南邊陲,實現長治久安(唐時所指“泉、潮間”,為今天福州到潮汕之間包括漳、泉、廈、莆、仙等廣大地區)。他在表疏中指出:“茲鎮地極七閩,境連百粵”,其區位和戰略地位十分重要。但由於“職方久廢,學校不興”,所以人們“所習者暴橫為尚”,“撫綏未易,治理誠難”。因此,“其本則在創州縣,其要則在興庠序”,此“誠為救時之急務!”垂拱二年(686)武后頒詔允準于原綏安地域建置漳州,並新設漳浦、懷恩(今詔安)兩縣,任陳元光為漳州刺史兼漳浦縣令。 

  開漳業績:一是陳元光身體力行、持之不渝地用德禮教化民心,移風易俗,改造社會。對於嘯亂流寇,實行招撫為主,威德並用的方針,孤立、懲處首惡,教化團結多數。對於歸順者,劃區安置,引導其自我管理。提倡各民族一律平等,並積極主張和鼓勵部下與山越人等少數民族和親通婚,山越人由此逐漸漢化,實現了民族融合。 

  二是注重用中原的先進文化和生產技術,從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風俗上改造閩粵間這一蠻荒落後地區。具體表現在:(1)政治上,廉政奉國,開科選士,任用賢能,廣開才路。比如對“宅心正大、處己無私”的許天正,忠直驍勇的馬仁,“謀國竭忠”的林孔著,“處己方嚴、臨事果斷”的李伯瑤、林章,“用意精深、勤於職事”的盧如金、涂本順、戴汝孫,“性多慈仁、急於愛民”的張伯紀,“奉公惟謹、事上能恭”的趙伯恭、鄭業等隨屬部將和地方賢達,都能按其德才委以重任,因而軍政崗位人才濟濟,同心同德,上令下行。(2)經濟上,一是勸農務本,鼓勵耕織,興修水利,改善農耕。比如在漳江兩畔“障海為田”、“闢地置屯”,在漳江上游修建軍陂(即水壩)和水渠,使荒原旱野有了灌溉之利。二是扶持工商,發展手工業和行商走販。近海民戶則曬鹽、造船,內地居民則制陶、制茶,手工業漸成規模。工商行業啟興成市,商業中心蓬勃興起,商品集散地星羅棋佈,農產品、畜產品、手工業品等貨物齊全,市場活躍。三是寓兵于農,積極屯田。以火田一帶為軍墾基地,發動部眾開展大規模生產建設活動,既減輕了長期處於戰亂中的當地貧困百姓的負擔,保障了入閩府兵的糧餉供給,又促進了地方經濟的發展。四是大力推行均田制,招徠流亡,建宅墾荒。將六朝以來古綏安、蘭水一帶的荒地、無主地,按丁口分到戶耕種。動員民戶墾荒,自墾自種。五是輕徭薄賦,善政養民。對於歸附的山越“流移”,實行“不役不稅”,扶持生產。五是廣泛推廣應用中原農業生產技術,仿製農具,改進耕作。平原地區推廣了雙季稻,荔枝、香蕉等經濟作物廣為種植。由於多措並施,使該地區社會經濟實現了歷史性的進步,跨越性的發展。(3)在文教上,辦庠序,興書院,施教化,移風俗。州署(今雲霄西林村)設有專管教育的行政機構,松洲書院和各地書院相繼創立,興辦社學、義學蔚成風尚,使漳州大地實現了“民風移醜陋,土俗轉溫醇”的巨大變革。(4)在軍事上,實行府兵制,規定一定年齡的男子服兵役,參加軍訓。並於轄區置堡36處,作為軍事綏靖和教化之所;四境設立“行臺”,布崗巡邏,以保安寧。 

  以身殉國:唐睿宗景雲二年(711)十一月初五日,銷聲匿跡多年的嘯亂酋領藍奉高等死灰複燃,妄圖東山再起,率領殘部潛入郡治附近的岳山發起突襲,陳元光親陣禦敵,保境安民,不幸血染疆場,以身殉職,時年55歲。噩耗傳來,蒼山垂首,江海悲咽。漳州父老悲慟欲絕,泉潮百姓哀泣遍野。紛紛“肖其像”,設靈堂,緬懷其功績,感念其恩德,寄託無盡的哀思……當朝和之後歷代朝廷,對陳元光累有旌表追封,其中以宋朝追封的“開漳聖王”影響最為深廣。 

  前仆後繼:陳元光殉難後,其子陳珦奉詔代領州事,率部肅清了蠻酋藍奉高等殘余勢力,根除了漳州及潮汕地區社會動亂根源。陳珦在任27年,安民惠民,卓有政聲。陳珦退隱後,其子陳酆“使居祖職(漳州刺史)”,“恢拓先業”,“鋤強救災”,“歷任二十九年,一州安晏”。陳酆辭世後,其次子陳謨又“以平廣寇功授中郎將兼漳州刺史”。元和十四年(819),陳謨卒于任上,為造福漳州百姓獻出了畢生精力。從陳政起,上自其母魏敬夫人,下至陳元光等兒孫後輩,祖孫六代戎馬閩粵,勵精圖治,歷150余載,可謂滿門忠烈,遺愛萬民,歲月悠悠,豐碑長存。 

  突出貢獻:今天,我們用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來評價陳元光戍閩開漳的歷史貢獻,最重要、最突出的,是他奠定了泉、潮間閩中閩南地區政治、經濟、文化的三大基石。即:政治上,少數民族與漢族間的長期武裝對抗,轉化為蠻漢融合,結束了泉潮地區由西漢至唐初長達八百年的社會動亂,開創了民族團結和睦,社會穩定和諧的歷史新局面,為這一地區的全面開發建設奠定了安定的政治基石。經濟上,中原農耕文明的廣泛深入傳播和工商業的興起與發展,為泉潮經濟帶和閩南經濟區的形成奠定了基石。文化上,教育的普及,文風的日盛,為泉潮文化帶,尤其是以漳州為中心的閩中、閩南區域文化圈的形成奠定了基石。 

  歷史影響:其一,戍閩開漳,加速了我國東南邊陲人類社會的歷史發展進程,使蠻荒之地的少數民族歸順了朝廷,鞏固了大唐王朝的中央政權。使昔日蠻荒之地,漸成文明之邦,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風俗等開始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居民的血統、心理素質和民族意識自此與中原息息相通,源遠流長的華夏文化在閩粵之域得以發揚光大。此後千餘年來,閩南一帶未出現與中央政權相對抗的割據政權和勢力,並對後世產生重大影響。因此可以說,其歷史意義和影響是劃時代的。 

  其二,陳元光不僅是一位卓越的將軍,還是一位具有遠見卓識的封建社會的政治家,同時也是一位滿腹經綸的儒教學者、頗有成就的詩人。作為儒家政教思想的實踐者和中原文化的傳播者,陳元光重教興文,德禮施政,使閩粵贛結合部“方數千里”實現了“偃武修文,四夷自服”的社會變革。對漳、泉、潮、汕諸州日後成為飲譽海內外的歷史文化名城,其屬地成為民風淳厚、才俊輩出的禮儀之邦,勿疑起了文化拓荒、文明奠基的作用。 

  三是生產力的發展,社會的進步,極大地改善了人們的生存、生活條件,實現了各民族的和睦相處和安居樂業。這同時又大大增加了人口的生產,使七閩(後為八閩)、百粵之地人口總量顯著上升。先後兩批入閩開漳的87姓、近萬名將士及其家眷,就地安家落籍後,世代蕃衍,生生不息,其後裔成為漳泉潮汕地區主要人口成分,並呈扇形源源不斷地向臺、瓊、港、澳和東南亞及歐美諸地流徙,這就歷史地造就了“漳江思源懷固始,唐人訪祖到閩南”的“根文化”現象——當年開發閩粵,落籍南疆的大唐將士,成為中原漢人入閩入粵及其渡臺後裔的開基祖,成為由閩臺再漸次播遷東南亞的華人華僑的“根”,成為歐美各地“唐人街”的血緣與歷史源頭,成為聯繫閩臺同胞、海外僑胞和世界客屬的親情和精神紐帶…… 

  其四,陳元光祖孫六代戍閩開漳功績,為閩粵臺同胞和海外“唐人”世代景仰,廣為傳頌,人們一向尊奉陳元光為“開漳聖王”,紛紛立廟祭祀,至今香火如昔。漳州和潮、汕地區民間供奉“開漳聖王”的威惠廟、燕翼宮、州主廟遍佈城鄉。目前在台灣奉祀陳聖王的威惠廟、昭惠廟等有300多座,其中富麗堂皇、宏偉壯觀的超過50座,全島以宜蘭、桃園、台北廟宇數量、香火為最。在東南亞各地陳聖王廟也隨處可見。2006年10月,2007年3月,新加坡陳元光紀念堂——保赤宮管委會和中國福建省漳州市雲霄縣,先後舉辦了國際開漳聖王文化聯誼大會和開漳聖王文化節,數千名閩臺同胞、海外僑胞歡聚一堂,暢憶開漳偉業,緬懷宗功祖德,祈禱國家統一,民族振興,其情其景感人至深。2008年5月,這一盛大根親文化活動又在台灣隆重舉行。 

  故鄉情長:在陳元光將軍的故里——河南省固始縣陳集鄉,有為徙居海內外的開漳將士後裔們一心嚮往的陳將軍祖祠,祠之東南隅有陳氏祖塋“七星拱月墓”。2004年,在紀念陳元光家族奉詔入閩1335週年之際,固始縣修葺了陳氏將軍祠,在浮光山恢復重建了祭祀魏敬夫人的“奶奶廟”和紀念陳元光祖父陳克耕將軍的“望漳亭”。並在縣城中心位置辟建了佔地百畝的陳元光廣場,安放了由福建省雲霄縣縣委、縣政府和全縣人民贈送的陳元光將軍大型石雕像。全縣醞釀已久的創建“歷史名人園”的規劃即將實施,開漳聖王祖孫六代及其部將,將首期“入駐”名人園。 

  根親紐帶:據1953年台灣戶籍統計資料顯示,當時台灣全省戶數在500戶以上的100個大姓中,有63個姓氏的族譜上均記載其先祖來自河南光州固始。這63個姓氏共670512戶,佔當時台灣總戶數828804戶的80.9%,他們當中,絕大部分的開臺祖來自於閩南,而這些人的開閩始祖大多就是唐初跟隨陳元光父子入閩開漳的中原將士、固始子弟——“河洛郎”。這些入徙台灣的開漳河洛郎後裔,在開發建設台灣的活動中,形成具有血緣或籍緣關係的同宗、同鄉聚落,並把祖籍地的生產技術、地方語言、文化藝術、風俗習慣、民間信仰等帶入了台灣。而且在入臺聚落之地都建有祠廟,奉祠他們共同的祖王——開漳聖王陳元光。 

  故園有祠,閩臺有廟,一脈相承,相呼相應,歷經滄桑而香火不絕。對開漳聖王的這種虔誠的祭祀活動,成了人們敬祖溯根、思鄉懷親的一種精神載體,也是民族感情的一種外化,中華民族巨大凝聚力的一個標誌。近30年來,海外華人華僑和臺港澳同胞,源源不斷地專程到漳州雲霄威惠廟和河南省固始縣陳氏將軍祠、奶奶廟尋根謁祖,緬懷先賢,懇親聯誼,開展文化與經貿交流。為了報效家園,有的在固始創辦“反哺”企業,有的傾情捐資助學,有的以鉅資捐建根親文化工程。可謂大別、武夷、阿里山,關山重重,隔不斷同根之念;淮河、閩江、日月潭,碧水涓涓,流不盡手足之情。 

  功垂後世:2007年,是“開漳聖王”陳元光誕辰1350週年,也是(福建)漳州——(河南)信陽,固始——雲霄分別締結友好市、縣20週年。此間,兩地分別舉行了座談會、研討會、陳元光詩歌朗頌會等多種形式的紀念活動,人們追思陳元光家族及其部眾的戍邊歷史,緬懷先賢們為建設閩粵和諧社會,促進民族融合,維護國家統一而創建的豐功偉績,激勵愛國報國的情志,煥發建設美好家園的熱情,決心為增強民族凝聚力,促進祖國統一大業,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做出應有的貢獻。 

輝煌的開漳歷史,內涵豐富的開漳文化,及其在特定的時代背景和歷史條件下,所孕育、形成的開漳精神,具有時空的穿透力和無限的生命力。為什麼千百年來,閩臺同胞、海外僑胞對開漳先賢的追思與懷念,從未因歲月流失而淡化,也未因山隔水阻而疏斷?歷史回答曰:因為他們是文明之師,仁義之師。他們不是討伐者、征服者;相反,他們是閩粵蠻荒之地的開發者、開拓者,是各族人民新生活、新家園、新時代的建設者,和平與安寧的守護者,是中原文化和農耕文明的傳播者。 

  歷史告訴我們,推動歷史前進的人將永遠被歷史所銘記;造福於人民的人,將永遠為人民所懷念,所敬仰。陳元光等開漳先賢們正是推動歷史前進的人,造福於人民的人,所以歷史銘記他們,人民厚愛他們。 

  精神永存:我們憑吊先賢,是為了弘揚先賢的崇高精神。戍閩開漳先賢們在戎馬生涯和開發建設實踐中所創造、所形成的團隊精神,集中體現為元光精神,即開漳精神,這是極為寶貴的精神財富。比如,壯士們萬里赴戎機,不顧征途艱辛、環境險惡,慷慨赴徵,義無反顧,那種以國家江山社稷為重,以民族大義為重的崇高精神;那種燒荒屯墾,闢地紮營,披荊斬棘,勇往直前的開拓進取精神;為了“靖寇患于炎荒,奠皇恩于絕域”,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的犧牲精神;那種集思廣益,群策群力,眾志成城的團結協作精神,等等等等,至今令我們倍受感動,受益無窮。陳元光堅持奉行的“兵革徒威于外,禮讓乃格其心”的德治思想和以人為本的理念;獎勵耕織,優工惠商的古老發展觀;教育興州,人才興邦的戰略思想;正確的平亂方針和鬥爭藝術等這些閃耀著智慧光芒的思想和策略,仍然值得當代學習和借鑒。 

  緬懷陳元光及其家族與部眾非凡的戍邊平亂歷史和開發閩粵的輝煌業績,令人百感交集。陳元光由人到神,千百年來受到人們敬奉膜拜的文化現象啟迪我們:致力於民族融合,維護國家和民族統一,乃天人一願,其思想精神永垂不朽。今天我們弘揚開漳精神文化,即是弘揚中華民族的統一思想精神,併為實現這一願望,完成祖國統一大業而努力奮鬥! 

 

  參考書目:新、舊《唐書》、《雲霄廳志》、《漳州歷史叢書》、《十國春秋》、《閩國史匯》、《八閩之根》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