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晉韻--海峽情”書
·忠義精神聚兩岸 三晉文化
·台灣記者三晉行 平遙國際
·跨越海峽的溫暖
當前位置>>名人名門
介休冀氏
2015-07-08 16:00:56    華夏經緯網

  冀氏是宋代從山西臨晉縣遷入介休縣鄔城,後又遷入介休北辛武村。冀氏是大戶,其“支派分出,丁口益眾,梓堿蛦{,每難識別,兼以宦遊遠省者有人,服賈他鄉者有人,又遷廣平、遷湖北、遷陜西、遷北口”。冀氏約在乾隆時開始發跡,到冀氏十七世冀國定時期,冀氏商業已相當可觀。《清稗類鈔》稱介休冀氏有資產銀30萬兩。

  道光初,冀氏在湖北樊城、襄陽等地的商鋪有7O多家,經營以當鋪為主,次為油房、雜貨舖,其中資本在10萬兩以上的商號有鐘盛、增盛、世盛、痦情B永盛當鋪和平遙謙盛亨布莊。這時,冀氏有資產達300 萬銀兩。但冀氏富後不願露富,冀國定為掩飾其富,有對聯雲:處世無才惟守拙,容身有地不求寬。

  冀國定是冀氏單傳,到國定年逾40歲時,又膝下無子,遂繼娶四房馬太夫人,後生以公等五子。國定去世後,因“諸子未更事”,內外造事皆由馬太夫人經理。她“不出戶庭,而大轡在手,綜理精密”,絲毫不比國定遜色,據說平遙縣開標利,如馬太夫人不到,就開不了,因為不知她是放還是收。其經營才幹由此可見。。據清人徐繼畬《冀母馬太夫人七十壽》載:

  “太夫人為誥贈資政大夫一齋冀公之繼室,母家簪纓世胄,夙嫻詩禮,贈公自祖父以上單傳者七世,家稱富有,而苦於襄助無人,自太夫人來歸,乃準母家儀式相之,以立家規,贈公資業半在荊楚,又有在京師畿輔山左者,往來照料,井井有條,而家政則一委之太夫人。贈公自奉儉約,兩歲睌瓛扲獢C太夫人曰:此惜福之道也。然自奉宜薄,待人不厭其厚。即擅素封之名義,所當為不宜居人後。贈公深以為然,故指囤贈舟之事,不一而足。會垣修貢院,首捐萬金,族戚鄰里之待以舉火者,無慮數十百家,皆太夫人贈助成之。贈公既逝,太夫人以諸於未更事,內外諸事悉自經理。南北貿易經商字號凡數十處,夥歸呈單薄稍有罅漏,即為指出,無不咋舌駭服。不出戶庭,而大轡在手。綜理精密,不減贈公在時。又待夥極厚,故人皆樂為盡力。……太夫人男子五,有己出,有庶出,撫之如一,教文如一。諸子雖得高爵,而躬躬修敕不敢以裘馬耀鄉閭,供客極豐腆,而家中兩餐仍儉素。曰:惜福則福自長也。故諸子生富家而能飽粗糲。”

  大約在咸豐六七年間,馬大夫人曾為五個兒子分家各立門戶,從此冀家有“五信堂”之稱。冀氏所經營的商業,除平遙謙盛亨布莊(後改為票號)歸五堂共有外,其餘均分給各門,加上他們在分家後又新設的商號,各門的情況是:

  以公(悅信堂):析產分到增盛、廣盛當鋪,之後在直隸大名府又設當鋪、顏料莊數家,在介休張蘭鎮設悅盛昌、悅來號錢莊,又在湖北通過當鋪放帳兼併了部分土地。

  以廉(篤信堂):析產分到鐘盛、益盛當鋪,後在介休張蘭鎮又設謙盛晉錢莊、平遙縣寶興成綢緞莊。

  以中(立信堂):析產分到痦情B文盛當鋪,後在介休張蘭鎮又設痦戚Z商號。

  以和(敦信堂):析產分到永盛、星盛當鋪,後在湖北樊城又設鼎順、永順二當鋪,在北京設仁盛當鋪,在庫倫(烏蘭巴托)、喇嘛廟和張家口等地設痗項o等皮毛商號,又在介休萬戶堡購買土地二頃多,在洪山購買水地一頃多。

  以正(有容堂):因同馬太夫人在一起,析產只分到世盛當鋪,另有現銀10萬兩,後在祁縣設天聚和茶莊。以正是秀才,據說為考舉方便,在平遙設其德昌票號(兼營布匹),在太原設其昌水綢緞莊,在晉祠設其世昌、其昌泰雜貨莊,號稱“四桿旗(其)”,並在晉祠購稻田四頃。

  “五倍堂”除在外地購買土地外,在原籍本村共有土地30多頃,佔全村土地的三分之一。光緒初年,以廉、以中各以銀30萬兩建大宅院,以正用銀10余萬兩購北辛武村破產財主“閻百萬”房舍,以和用銀10多萬兩新建房舍和花園,只有以正留住原宅。冀氏房室裝滿富麗堂皇,十分講究,又在北辛武村開設雜貨、肉、藥、當鋪,以方便其生活需要。

  冀氏十九世靈哥是冀氏家族中的紈绔子弟。前述介休民間流傳的說法:“介休有個三不管,侯奎靈哥二大王。”靈哥是冀以公的長子,名惟聰,靈哥是乳名。他自幼嬌生慣養,長大後奢侈浪費,揮金如土。介休縣張蘭鎮逢農曆九月二十日有廟會,靈哥與介體二大王(郭可觀)各養一戲班,比賽哪個戲班的戲演得好。靈哥又與北賈村侯奎比賽跑馬車,壓死人後,行賄地方官吏,竟逍遙法外。

  冀氏商業從咸豐時起已因戰爭遭受損失。太平天國戰爭爆發,冀氏“商號之遭兵燹十余家,資已去大半”。馬太夫人從湘南兩湖調回山西現銀五六十萬,資本向北方轉移,並在天津設立當鋪。這時“晉省捐輸之議亦起”,冀氏“接連六七次,計前後捐輸凡數十萬金。”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冀氏在北京的“海淀字號被焚掠者四,山左直隸諸字號資本亦大半被焚掠,較之以前家資不及十之二三”。光緒二十六年(1900)庚子事變,冀氏在天津、北京的當鋪被搶掠燒燬,平遙縣、介休縣張蘭鎮的謙盛亨票號、謙盛錢莊發生倒賬,損失銀 150萬兩,冀氏商業從此衰敗。冀氏到光緒時,人丁稀缺,庚子事變前“五信堂”只有冀以和一人在世。庚子事變後,男子只有惟清,女性只有惟聰小女兒馬奶子在世。冀氏商業衰落後,由他倆代表各處清理債務。他倆又邀請張蘭鎮賈退安協助。並公告大家稱:“庚子年後,民家生意,四處損失,無法清理。協同債權,邀請張蘭賈退安先生。破產還債,以清各處財源。止利歸本,分期歸還。”

  摘自《晉商興衰史》,山西古籍出版社,張正明著

婚俗 生育習俗
春節 廟會
遊藝 其他節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戲 山西鑼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遺產
山西戲曲 萬榮笑話
藝術人物 藝術研究
三晉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將 歷代佳麗
文化名人 當代名人
名人與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晉菜 特色麵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穀雜糧 地方特產
手工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