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強調,堅持“一國兩
·共同開創中華民族美好未來
·台灣媒體山西根祖文化民俗
·汾酒飄香 台灣記者三晉行
當前位置>>藝術研究
火辣辣的二人臺
2008-10-13 15:41:49    華夏經緯網

  綿亙萬里的黃河,七回八轉,浩浩蕩蕩,在偏關老牛灣撞開了山西的大門,在河曲奏響了華夏文明第一曲。

  生長在河曲的人民能歌善舞,人俊音甜,這裡處處都能聽到動人的歌聲。作為山西地方劇種之一的“二人臺”就根植于這塊古老而又淳樸的厚土上。

  千年不絕的民間社火

  二人臺是生長于黃土高原上的一枝藝術奇葩,流傳在華北、西北的晉蒙陜冀等地區。那麼,二人臺何時誕生?又經歷了怎樣的歷史沿革?為了更廣泛地了解二人臺,記者找到了山西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國家一級編劇王頌先生。

  據介紹,河曲地處山西西北邊陲,隔黃河與陜西北部、內蒙古西部相望,這裡自古以來就是有名的歌鄉,被人們譽為“民歌的海洋”。二人臺這一地方小戲就是在山曲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

  二人臺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五代、宋初時民間的“舞鞭”(即霸王鞭)。明清時,舞鞭的表演形式融入民間社火。據老藝人們講,大約在明朝末年,有許多鬧紅火的人們,每到農閒和春節期間,經常聚在一起,在屋內、院落、村頭、廣場等地進行地攤演唱,他們唱的都是河曲民歌的小曲小調,如《拜大年》、《刮大風》、《打櫻桃》等,演唱者一般不扮菑]不表演。當時人們稱這種形式的演唱為“打坐腔”。

  到了清咸豐初年,這種“打坐腔”從“社火玩意兒”如秧歌、高蹺、旱船、道情等姐妹藝術中汲取了豐富的營養,並且有了一些舞蹈動作,由旦、醜兩個角色一進一退走場表演。演唱者進行了一些簡單的化菕A如丑角的鼻子部位畫一個蛤蟆、石榴、蝎子,或在眼部、嘴部用白粉抹一斜道,旦角通常是男扮女菕A塗抹一些脂粉,與丑角區別開來。這一時期的表演一般為兩個人,演出場所也從屋內搬到了街頭或場院,觀看者圍成一圈,演員和樂隊在圈內表演。如果遇上過年過節,觀看者則圍在“火龍”即旺火四週,演員和樂隊在火龍旁邊載歌載舞,這種表演形式被為“轉火龍”。從此,“打坐腔”發展為“玩藝兒”或“二人班”,這一階段的節目基本上還屬於歌表演。

  大約到了清同治年間,經過民間藝術家們長期的實踐摸索,並吸收、借鑒了北路梆子、道情、大秧歌的表演形式,成為具有戲曲雛形的地方小戲。

  清末民初,二人班與道情“分門立戶”,其唱腔初為一劇一曲,劇名即曲名,後來發展為一劇數曲。演唱時多采用“推閃”、“躲”、“讓”等表演動作,道具多用“鞭”、“扇”、“絹”。採用方言土語作說口,再加上排比、比喻、擬人等多種修辭的道白,透出了“酸澇飯”特有的清香,極受百姓喜愛,一時間呈現出繁盛的局面。當時,河曲縣已有職業、半職業二人班社30余個,偏關縣有5個,保德縣也有10多個。這些班社在晉、陜、蒙三角地帶廣泛活動,又從內蒙古“長調”、陜西“爬山調”中吸取了許多營養,日漸完美。

  《走西口》成了二人臺的代臺詞

  二人臺更為成熟的標誌當推《走西口》的問世。

  走西口,是特定的歷史條件下勞動人民血與淚、苦與恨、情與愛的生動寫照。

  古時,黃河在這一帶沒有橋,晉、陜、蒙三地之間的貿易,全仰賴於黃河之運。河曲縣城附近的長城隘口———水西門口外,即成為晉西北的水旱碼頭。所謂的走西口,就是指走出水西門口,然後登舟過河,外出謀生。

  “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挑苦菜。”在封建社會,這裡人多地少,十年九旱,明末封建剝削的殘酷,苛捐雜稅,廣大農民苦不堪言。於是,他們將希望的目光投向了黃河對岸遠離家鄉的遼闊大地———口外,一批又一批地背井離鄉,去口外即今河套、後山一帶去墾荒。

  據河曲舊志記載:“河邑人耕商塞外草地,春夏出口,歲暮而歸,但能經營力作,皆足糊口養家。本境地瘠民貧,仰食于口外者無慮數千人。”許多貧苦農民為養家糊口,到“天下黃河,惟富一套”的口外出賣勞動力。《走西口》即當時人民痛苦生活的一個縮影。

  《走西口》創作于1855年,反映山西大旱災以後,太春和玉蓮這對新婚夫婦,為了生計,忍痛分別時的悲苦和淒涼情景。太春出去借糧沒有結果,就和夥伴們相約遠走西口,當最後不得不把動身的消息告訴妻子玉蓮時,整齣戲的情節達到了高潮,通過人物的對話,表達了夫妻倆戀戀不捨的痛苦心情:哥哥走西口小妹妹也難留止不住那傷心淚蛋蛋一道一道往下流……

  我們仿佛看到了這樣一幅畫面:送行的妹妹淚眼汪汪望著漸漸遠去的哥哥,多情的哥哥一步一回頭望著站在村口、山峁上的妹妹。

  《走西口》的情節並不複雜,但每一個細節都能打動人們的心。如:

  走路走大路

  我決不走小路

  大路上人兒多,

  能給哥哥解憂愁

  坐船你要坐船艙

  我決不坐那船頭

  恐怕那個颳風下雨

  風擺浪呀擺浪擺浪

  擺在哥哥河媕Y

  住店要住大店

  我決不住小店

  大店堥滬

  人呀人兒多

  茶水也方便

  吃飯你要吃熟

  生飯冷飯可可吃上

  可不美口

  ……

  夫妻兩人情深意切,一方語重心長,一方聲聲相應,對話娓娓動聽,情意綿長,撼人心肺。

  走西口既是昔日山西人持續了數百年的生存路線,也是二人臺藝術最集中的表現題材。經過一代代藝術家們的錘煉,《走西口》幾乎已成為二人臺藝術的代名詞,成為二人臺最具有影響力的代表作品。

  永不停歇的傳唱

  二人臺紮根于生活,紮根於民間,有深厚的群眾基礎。在上百年的歷史中,民間藝人們創作了近萬首大大小小的歌曲,有許多曲目至今家喻戶,如《五哥放羊》就是其中的一首:

  正月堙@正月正

  正月十五挂上紅燈

  紅燈挂在大門外

  單等我五哥

  他上工來……

  但是,在田間地頭廣為傳唱的二人臺的現狀如何?記者採訪了山西電視臺電視劇部主任,本次四省區二人臺大賽統籌鄔二田先生。

  鄔二田是河曲人,他的二人臺情結很深。他告訴記者,2004年四月份起,在中宣部的關懷下,晉蒙陜冀四省區宣傳部、廣電局、電視臺聯合發起組織了二人臺藝術電視大獎賽。上千名來自基層的二人臺愛好者和藝術團體的專業人員參加了初賽、復賽,在黃河兩岸掀起了一股強勁的二人臺熱潮。

  鄔二田說,在河曲的初賽現場發生的一件事,讓他至今想起來都覺得心酸。辛禮生,一位土生土長的河曲人,唱二人臺已經幾十年了,他的家堬{在還保存著唱二人臺所得的許多獎狀。他聽說要進行二人臺大賽,非常激動,從30里外的家趕到縣城參加比賽。按規定參賽者要辦理登記手續,可他沒有,唱完後就匆匆忙忙地走了。原來他剛花30塊錢買了5畝地的茴子白秧苗,今天要趕回去種上。鄔二田說小時候就聽過辛禮生唱過二人臺的段子。

  晉蒙陜冀四省區“二人臺”藝術電視大獎賽搞得紅紅火火,二人臺幾乎唱成了萬人臺。最後在進京彙報演出時也獲得成功。中央電視臺有關領導觀看後曾表示要將二人台中的一些節目搬上春節晚會。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能感到二人臺近年來的發展不景氣。此次參賽的演員年齡大多在四五十歲左右,明顯偏大,缺乏年輕的二人臺演員,觀眾中年輕人也比較少,專業的編導匱乏,大多是把一些傳統劇目修改加工後參加比賽,真正像上世紀50年代前後那些膾炙人口的好作品,在百姓中廣為傳唱的作品比較少。同時,因受地域文化的局限,二人臺的活動範圍受到影響,又沒有系統地挖掘整理,這些都不同程度地影響著二人臺這一民間藝術瑰寶的傳承。

  河曲是二人臺的家鄉,但這裡幾乎沒有專業人員演唱二人臺了,雖然民間班社有50多個,河曲周邊地區的保德縣、偏關縣、神池縣自發組織的民間二人臺班社也不少。他們大多走村串戶,在紅白事上唱,也在一些茶社堸菕C

  不過,這次比賽給了二人臺一個發展的契機,從省委宣傳部到大同、忻州等各級宣傳部門,都開始對二人臺重視起來。忻州市準備將忻州文工團改為忻州市二人臺文工團,打算在忻州師院成立二人台中專班,每年招收兩個班,為二人臺培養接班人。

  二人臺在貧瘠的土地上生存了近百年,有頑強的生命力。只要政府重視,社會各界支援,藝人們堅持不懈,二人臺不僅在民間能不停息地傳唱下去,而且能夠走向全國,走向世界。■
 
本文作者:楊素琴,摘自《山西晚報》
 
太原道
 
婚俗 生育習俗
春節 廟會
遊藝 其他節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戲 山西鑼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遺產
山西戲曲 萬榮笑話
藝術人物 藝術研究
三晉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將 歷代佳麗
文化名人 當代名人
名人與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晉菜 特色麵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穀雜糧 地方特產
手工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