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強調,堅持“一國兩
·共同開創中華民族美好未來
·台灣媒體山西根祖文化民俗
·汾酒飄香 台灣記者三晉行
當前位置>>藝術研究
晉南眉戶的前世今生
2008-10-13 15:42:04    華夏經緯網
 
  山西是中國戲曲的發源地之一,有著悠久的戲曲淵源,地方劇種50多個,其中,“蒲劇、晉劇、北路梆子和上黨梆子”是山西劇種中的大戲,而晉南眉戶,是小劇中的大戲,它又名“曲子”,是由黃河兩岸及山西南部的民歌小調發展而來的。上世紀50年代初,受陜西“眉戶”的影響改“迷戶”為“眉戶”。晉南眉戶曲調優美動聽,在晉、陜、豫、甘等地深受群眾歡迎。

  其實,對於晉南眉戶,記者並不陌生。因為生長在晉南大地,孩提時的我經常能聽到眉戶的唱段。每年春節和元宵節期間,除了跑旱船、踩高蹺等民間社火外,在縣大禮堂不是放映電影,就是演各種戲。像眉戶戲中的“兄妹開荒”、“夫妻識字”等優秀劇目,現在臺詞雖然已經記不清了,那帶著泥土氣息的熟悉曲調至今難以忘懷。不過,那時候年齡小,聽戲也多是看熱鬧,對眉戶劇種的形成和發展,知之甚少。

  9月10日早晨,記者踏上了開往臨汾的列車。窗外,是一派美麗的田園風光,而我腦海埵^想的都是那打兒時留下的親切旋律。

  從地攤說唱走上戲劇舞臺

  “臨汾站到了。”報站聲將我的思緒一下子拽了回來。隨著下車的人流,記者走進了古城堯都,見到了臨汾市文化新聞出版管理局戲研室主任、對眉戶劇頗有研究的王建武先生。

  眉戶的發源地究竟在哪?一種說法認為出自太白山麓的陜西眉、戶二縣;另一種說法認為產生於自古民歌小調就很盛行的陜西華縣。這兩種說法都有待進一步去考證。

  王建武說,現在流行極盛的晉南眉戶是由陜西眉戶演變而來的。它的唱腔中,有眉、戶二縣的太白山歌,也有華縣的民間小曲,更有晉南的民歌調。晉南眉戶與陜西眉戶各有韆鞦:陜西眉戶委婉纏綿,晉南眉戶優美健壯。據一些眉戶老藝人回憶,眉戶曲調原是集晉南蒲州一帶的黃河兩岸民歌小調而成,因曲調特別悅耳,在當地百姓中廣為流傳。起初,只是一些眉戶愛好者三五成班坐地說唱。他們以三弦伴奏,演唱者以四葉瓦擊節拍,唱詞由演唱者自編,其格律自由不拘,說唱性極強。在舊社會,從事這種藝術的多是窮苦盲人。每到黃昏,他們彈唱街頭,賴以謀生。“盲女琵琶曲,黃昏市上游,何人呼侑酒,唱到月當頭”,就是其真實的生活寫照。

  一直到清末民國初年,這種說唱藝術才搬上了戲曲舞臺,樂器也較以前豐富了許多,加進了板胡、笛子和打擊樂等,演唱內容也有了較為複雜的故事情節和戲劇性的矛盾衝突,編出了《皇姑出嫁》、《張連買布》、《鬧書館》、《親家母打架》、《探情郎》等生活小戲。如《親家母打架》中的一段唱詞:親家母,你坐下,我給你裝煙又倒茶。來,來,來,我給你把面下。吃了飯,咱再把話拉。

  這些臺詞特別接近老百姓的生活語言,親切生動,易記易唱,瑯瑯上口。

  民國十八年前後,晉南各地相繼出現了不少眉戶社,如解州社東村段躍功戲班,趙連城眉戶班,絳縣孫福勝班,蒲州黃忠班等。這一時期出現了很多的馳名藝人,如鄰近縣姚村莊的著名小旦鬥鬥,她的唱腔以情帶聲,快慢變化出人意料,往往能打動人心。她演《賣水》中的梅英,將人物刻畫得生動逼真,至今老年觀眾還唸唸不忘。在將近半個世紀堙A晉南眉戶有了比較大的發展,劇目也由摺子戲發展到大本戲。如《拾萬金》、《如意壺》、《陰陽扇》、《反大同》、《走南陽》、《白玉兔》、《三進士》、《泰山圖》、《水晶帶》、《天平山》等百餘本。後來,抗日戰爭爆發,好多班社解體,藝人們自謀職業。晉南眉戶一時銷聲匿跡。

  晉南職業眉戶戲班出現後,相繼吸收了蒲劇的帽翅、水袖、手帕等技巧。而且,藝人們在實踐過程中,還創造了許多別有特色的絲弦曲牌、嗩吶曲牌及鑼鼓經。在唱腔上借鑒了蒲劇的“間板”、“滾白”、“流水”等板式,從而彌補了眉戶劇不易表現人物慷慨激昂情緒的缺陷。

  王建武說,眉戶戲生、旦、凈、醜行當齊全。但通常以生、旦、醜登場為主,花臉戲相對較少,多演“三小戲”即小旦、小生和小丑,其傳統劇目有180余本。眉戶音樂屬聯曲體,曲調豐富。在多數曲調中以燕樂徵調式為主。音階中的偏音,遊移性很大,藝人們習慣把“4”和“7”稱為“水花音”就是這個意思。

  眉戶的打擊樂有十多種,有鼓板、字板、梆子、碰鈴、釵、鑼、堂鼓、三角鐵等,現在已發展為中西混合編制的中型樂隊了。

  眉戶曾有72大調與36小調的說法。據近年來的整理,大小調約200個。大調中最具代表性的為:金錢、大金錢、反金錢、背弓、黃龍滾、老龍哭海、羅江怨、邊關、吹腔、慢長城、滿山紅、風入松、混江龍、小喬哭周等,通常使用的小調為:崗調、月調、四平、五更、一串鈴、西京、十里堆、扭絲、太平、連香、紗窗、割韭菜等。這些曲調的用法為:用西京、五更、長城、滾白、哭紗窗表現悲哀的感情;用十里堆、太平、剪花、戲鞦韆等表現快樂昇平景象;用琵琶調、越調、勾調表現說理的情形;四平、崗調、一串鈴等表現陳述情況。眉戶的唸白沿用蒲白,在節奏上卻有一些微小的差異。在表演時,注重使用水袖、扇子、手帕、翅子、梢子等技巧。

  伴隨著歲月的流逝,從地攤說唱走上戲劇舞臺的眉戶劇,表演藝術越來越高。

  “梅花”香自苦寒來

  記者以為王建武只是對眉戶進行研究,在採訪中卻驚喜地發現,他對晉南眉戶有著很深的感情,他在臨猗縣度過了少年時代,1964年才離開家鄉,從小聽著眉戶長大。在擔任臨汾眉戶劇團團長前,他曾經在眉戶舞臺上活躍了幾十個春秋。

  王建武告訴記者,現在全國活躍著三大眉戶劇團,即陜西省戲劇研究院眉碗劇團、山西省的臨猗眉戶劇團、臨汾市眉戶劇團。臨汾眉戶劇團成立於1952年,幾經風雨,現在已是山西省著名表演藝術團體之一。最早的演員都是從舊社會過來的老藝人。這些演員雖然文化水準不高,但是,他們每個人的肚子堻ㄕ陶\多戲,長期活躍在民間。臨汾眉戶劇團多年來即演古裝戲又創作演出現代戲。近年來,尤其是1986年以來,所創作演出的劇目多次獲獎,如1990年《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一劇獲第五屆全國優秀劇目獎,1997年《月好媽媽》一劇獲山西省委宣傳部“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1999年《鳳凰嶺》獲編劇、導演、音樂、舞美、演員表演七項獎和“五個一工程戲”等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現任臨汾眉戶劇團團長許愛英,曾在1991年榮獲第七屆中國戲劇“梅花獎”。

  王建武任臨汾眉戶劇團團長時,許愛英就是團堣@名出色的青年演員。王建武說,許愛英出生在山西省襄汾古城鎮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堙A小時候就喜歡聽戲,每逢鎮上有戲唱,她總是圍著戲臺和演員轉。1974年,臨汾地區藝術學校去襄汾縣招生,許愛英過關斬將,為自己打開了走向藝術殿堂的大門。在藝校學習期間,她和同學們一起,每天天不亮就起床練功吊唱,像踢腿、劈叉、拿頂、搶背……等基本功的訓練,特別艱苦,一到晚上躺在床上渾身骨頭就像散了架似的,她非常堅強,從不喊苦叫累,為她以後的表演打下了堅實的基礎。1979年,許愛英畢業分配進了臨汾地區眉戶劇團。

  許愛英在藝校學的是蒲劇,畢業後改唱眉戶,對她來說是一種新的挑戰。許愛英坦然地接受了,並立志要唱好眉戶戲。那時,她自己借錢買了一台錄音機,一有空閒就放聽陜西眉碗劇團的名演員李瑞芳的錄音,邊學邊唱。就這樣,她在很短的時間堙A就掌握了眉戶演唱的基本唱法。而且,她喜歡看別人的演唱,舞臺兩側的幕條幾乎成了她的專座,臺上學了,台下趕緊悄悄練習,學老演員的演唱技巧,模倣其形體動作。功夫不負有心人,許愛英的演藝越來越成熟了。後來她演了《梁山伯與祝英臺》中的祝英臺、《三進士》中的白玉蓮、《紅樓夢》中的薛寶釵、《李亞仙》中的李亞仙、《狀元與乞丐》中的柳氏等角色。

  1990年,許愛英在《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中成功地扮演了喜鳳這個角色。《兩個女人和一個男人》一劇以三個青年人的愛情糾葛為主線,講述了上世紀80年代發生在偏遠山村的一個令人深思的故事。劇中的段喜鳳是一名寡婦,在她身上既有中國傳統婦女的美德又有封建禮教束縛。她渴望美滿的婚姻,而現實帶給她的卻是痛苦,她經常處在怨和恨、憂和悲的感情矛盾中。在表演中,許愛英力圖表達人物的內心感情,運用了“內動外靜”的手法,不用語言卻用眼睛、心來完成,並吸收了陜西眉碗劇團李瑞芳老師《杏花村》唱段堛漁蟥n唱法和搶板、拖板唱法,同時借鑒“西北風”的演唱特點,唱得纏綿深沉、憂鬱淒涼,聲淚俱下。此劇所演之處,無不引起轟動。

  幾分耕耘,幾多收穫。熱愛眉戶表演藝術的許愛英將喜鳳這個角色塑造得栩栩如生,並因此摘取了中國戲劇最高獎項“梅花獎”。

  癡心現代戲五十載的臨猗“眉戶人”

  說起晉南眉戶,有一個團體是不能忽視的,那就是臨猗眉戶劇團。

  9月11日清晨,在本報駐臨汾站首席記者李廷禎的幫助下,記者來到了臨猗縣城,採訪了臨猗縣文化局局長劉武。

  1953年12月10日,在建設新中國的熱潮中,一個農民自己組成的劇團———臨猗眉戶劇團,在臨猗縣城關原頭村的一座廟前誕生了。這個剛剛成立的劇團一開始便遇到了一個難題,即演古裝戲還是演現代戲。當時,有關部門以為“不穿靴子、不扎靠子是糟蹋行情,演現代戲,不算正式劇團。”因此,不為劇團備案。面對困難和壓力,何去何從?他們經過慎重考慮後決定:演現代戲,並且要長期堅持下去。

  劉局長說,臨猗眉戶劇團始終從老百姓的喜好出發,所創作的劇目均來源於豐富多彩的現實生活,他們寫身邊的典型,演身邊的人,唱身邊的人。臨猗眉戶劇團一開始曾叫做“火柴盒”劇團、“羊毛手巾”劇團和“紅薯”劇團,從這些樸素的名字上,我們的腦海中會勾畫出一幅幅這樣的圖案:在鄉村的小道上,一隊人馬扛著裝著簡單道具的火柴箱,送戲下鄉;在演戲時,演員們從老鄉那堶氻@條羊毛手巾;吃飯自然與老鄉們一樣,以紅薯為主。正因為他們與老百姓水乳交融,能體會到群眾的喜怒哀樂,所以劇團所編創的劇目總能打動觀眾,與觀眾共鳴。如上世紀50年代,劇團演出了《梁秋燕》後,在農村姑娘中引起強烈反響,她們認識到封建包辦婚姻的危害,紛紛走上婚姻自主的道路;1954年宣傳義務兵役制的時候,在臨猗縣東張鄉演出了《志願軍的未婚妻》,演出一結束,馬上有7個姑娘為未婚夫報名參軍。當時,不少村幹部興奮地誇獎說:“你們一台戲,比我們開幾個大會都頂事。”

  《一顆紅心》,臨猗眉戶劇團的代表作之一。該劇是以臨猗縣好義村全國勞動模範王傳合為原型創作的。編創演職人員曾多次到好義村體驗生活。扮演許老三的演員李英傑與王傳合一起勞動,一起吃住,將人物刻畫得生動逼真。現在雖已過去了近四十年,但熱愛集體的模範飼養員許老三的形象仍印刻在許多人的心中,劇中的精彩唱段至今在民間廣為流傳,經久不衰。

  改革開放以來,臨猗眉戶劇團又先後創作了《雲散月圓》、《黃土情》、《女兒的心願》、《嗩吶淚》、《山風》、《戲緣》、《酸棗樹甜棗樹》、《張小民》、《十里花香》、《山妹》等劇目,均以極其深刻的思想性和精湛的戲曲藝術得到了廣大觀眾的青睞。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現代眉戶戲《村委主任》。它是根據臨猗縣蔡村村委主任張小民的模範事跡編創的現代眉戶戲。該劇以紀實的手法生動地將張小民全心全意為村民服務、積極帶領群眾奔小康、大公無私廉潔從政的典型事跡搬上了文藝舞臺。

  說到這裡,劉局長顯得特別動情。他說他無法忘卻《張小民》在河東會堂首場演出的情景:小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但人們觀看《張小民》的熱情絲毫未減,大家很早就來到劇場等候,在演出的兩個多小時堙A觀眾情緒高潮疊起,淚濕衣襟,大家都被張小民的事跡深深地感動著。

  劉局長說,堅持送戲下鄉,是臨猗眉戶劇團多年來的優良傳統。為了把戲送到老百姓當中,在冰天雪地,他們睡過地鋪;在小街窄巷,他們扛過戲箱;在酷暑盛夏,汗水濕透衣裳。從長城腳下,到黃河之畔,留下了他們多少跋涉的足跡,回蕩著多少晉南眉戶的聲音。老百姓喜歡送戲下鄉,他們會奏樂鳴炮在村口歡迎,他們會趕著毛驢車給演員送來新鮮的瓜果、煮熟的雞蛋和糧食,他們會給演員送來乾淨的新被褥,他們會在看到精彩處,給演員們披紅帶花……

  彈指一揮間,半個多世紀過去了。臨猗眉戶劇團一直堅持努力踐行“貼近”,在全國三千多個縣劇團中獨樹一幟,終於取得了驕人的成績,闖出了一塊金字招牌。他們先後參加市、省、華北地區及全國性的調演29次,兩次受到文化部的表彰獎勵,《一顆紅心》、《澗水東流》、《嗩吶淚》等劇被拍成電影在全國播放,曾六進北京,四進中南海,一進人民大會堂,為周恩來、劉少奇、朱德、鄧小平、李先念、彭真等老一輩革命家及江澤民、吳邦國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進行過專場演出,受到了極高的評價。

  現在,李英傑、郭啟農、郭高計、張俊芒、范琳、閻慧芳等一批國家級編、導、演優秀人才,成為劇團的藝術骨幹,為劇團的發展與輝煌奠定了基礎。而李崇喜、楊思強、秦紅州、楊俊鵬、樊銀海、韓變琴、王彩燕、衛成紅等一批新秀的脫穎而出,又為臨猗眉戶注入了新的活力。就這樣,一個小小的縣劇團,帶著它特有的鄉土氣息,譽滿秦、晉、豫黃河金三角地區。

  眉戶,活躍在臨猗的每個角落

  臨猗縣是有名的“眉戶窩子”,除了臨猗眉戶劇團這一專業文藝團體中聚集著一批專業眉戶演員外,在每個鄉村都能找到許許多多的眉戶迷。劉局長的言語中充滿了自豪。

  在劉局長的引領下,記者來到了縣城附近的猗氏鎮貴戚坊村。臨猗縣大力實施“10611”特色文化工程。樹立十個特色文化村,六個特色文化鄉鎮,一個明星演出隊,一個兒童文化園。這個村就是十個特色文化村之一。剛進村子,碰到幾位村民,在路邊閒聊。記者便問他們會不會唱眉戶,他們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穿過兩條巷子,我們到了貴戚坊村黨支部副書記何仁計家的大門前。一進院子,樸實憨厚的何書記熱情地將我們讓進屋堙C他說,他從小就特別喜歡聽眉戶,那時,只要聽說劇團到村子媞t出,他總是早早地就跑去等著,同樣的戲看好多遍還想看,有好多次,他和小夥伴們一起走幾十里路到別的村子聽戲,一點也不覺得累。好多眉戶的唱段並沒有刻意地學,但聽得多了自然就會了。長大後,逢年過節,尤其是春節、元宵節、重陽節,村子媟f臺唱眉戶,他也是積極分子,經常登臺演出。

  看著何書記激動的神情,我禁不住想聽一段原汁原味的晉南眉戶段子。何書記很爽快地清唱了《一顆紅心》中許老三的那段膾炙人口的段子:

  更深夜半
  人聲靜,
  我心事重重
  睡不寧,
  一會兒
  好像看見病牛影,
  一會兒
  又好像聽見馬叫聲
  ……

  唱罷,我們都交口稱讚。何書記卻謙虛地說,在村子堙A像他這樣的太多了,隨便找幾個村民,尤其是三四十歲以上的,都能唱一段。村9隊就有一家,三代人都熱愛眉戶,唱得也特別好。還有不少經常一起上臺唱眉戶的夫妻。縣劇團早期的名演員如郭高講、任洪等都是從他們村走出去的。為了讓孩子們也喜歡眉戶,1994年起,村小學設了一個眉戶班,每年有近百名學生。他的一個兒子從小在眉戶班學習,現在在中國戲劇學院上學。

  劉局長說,在臨猗,你任意去哪個村子,如果想找一二百人來唱眉戶,都是很容易的事。每年春節、元宵節、重陽節等節日來臨時,全縣有七八十村莊,都要組織演唱眉戶。西城澤村,春節期間10天媞t出節目都不重復。

  臨猗,晉南眉戶生存的民間基礎的確深厚。

  後記:在臨汾採訪時,王建武說:現在眉戶戲的農村市場比城市市場大得多。上世紀70年代,臨汾眉戶劇團的一個好劇目能在臨汾市連續上演40天,且場場爆滿,觀眾買不到戲票是常事。而如今一齣戲在臨汾市上演不到一個星期就已經沒什麼人看了。當時他的神情和言語中流露出對眉戶前景的擔憂。不過,我沒感到多嚴重,我想,城市堛漲~輕人喜歡聽戲的雖然不多,可許多中年以上的人對戲曲還是情有獨鍾的。當結束了在臨猗的採訪後,我感到了王建武那幾句話的分量。雖然,在臨猗的每一個村莊,人們都聽唱著眉戶,眉戶已經成為他們精神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有一個問題擺在了面前:在市場經濟大潮衝擊的今天,晉南眉戶怎樣才能既擁有“莊戶人”的掌聲,又擁有“城市人”的鮮花呢?■
 
本文作者:  ,摘自《山西晚報》
 
太原道
 
婚俗 生育習俗
春節 廟會
遊藝 其他節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戲 山西鑼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遺產
山西戲曲 萬榮笑話
藝術人物 藝術研究
三晉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將 歷代佳麗
文化名人 當代名人
名人與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晉菜 特色麵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穀雜糧 地方特產
手工藝品